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渣完就丢的老攻找上门来了[豪门世家]——新苗

时间:2020-08-01 10:09:41  作者:新苗

 

 
  文案:
  被家里弃置了二十多年,临到头还被强行退了婚,单临溪决定自力更生,生个孩子争夺继承人位子,千挑万选终于看中一个,长得帅,气质佳,脑子聪明,好像还很有钱,基因一定不错,就决定是你了。和男人在国外厮混了半个月,约莫着差不多了,单临溪二话不说收拾东西悄悄回了国,连声再见都没说,就这么把人无情的渣了。
  本以为露水姻缘不会再相见,没想到不久后在自家公司的聚会上,两人竟然又相遇了。
  “来,临溪,给你介绍个朋友,这位是昆仑世正的傅以恒傅董,以君的哥哥,爸爸的朋友,你叫傅叔叔就行。”
  单临溪傻了。
  这不是被他无情渣了的老男人吗?!
  “不愿意叫叔叔,叫哥哥也行,别怕,我又不会一口吃了你。”
  想起自己满腔热情回到家,家里却早已人去楼空的情形,男人轻轻哼笑了一声,眸色渐深,一口吃了多没意思他要慢慢品尝。
  敢耍他的人小朋友还是第一个,既然敢跑,就要承担后果。
  他最不会的就是心慈手软。
  单临溪不知道第多少天腰酸无力的躺在床上,摸着肚子想,这婚必须得逃!
  看文须知:主受,架空,he,谢绝扒榜转载
 
 
第1章 “退婚”
  吧嗒吧嗒,又下雨了。
  单临溪趴在床上,迷迷糊糊听到窗户传来熟悉的声响,不用想,肯定又下雨了。
  这个地方雨季特别夸张,上一刻还是晴空万里,下一秒大雨就下来了,黑压压的乌云马上就能盖住太阳,遮得一丝光线也无,海也变得阴沉沉,唯有从灯塔透出来的一点光芒能让他心安。
  在这种环境下养胎的话对小孩不好吧。
  单临溪昏昏沉沉的想着,据说外界环境也会影响到孩子性格,夏天出生的小孩就比较外向开朗,雨季出生的孩子就比较内向敏感,因为正逢阴冷潮湿的雨季,天气总是阴沉沉的,孕妇看着这样的天气心情哪里好的起来,坏心情也会对小孩子造成影响。
  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小孩能开朗一点比较好,心里对这突如其来的大雨自然很讨厌,想翻个身躲躲吵闹的声音,却根本使不上劲来。
  身体又酸又沉,想翻身的那点想法,刚动了个小指头就被席卷而来的倦怠拍散了。
  算了就这么躺着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单临溪轻轻叹了口气,刚要睡过去,耳边凑过来温热的气息,暗哑低沉的声音听起来像在蛊惑他似的:“我订了餐厅,晚上一起去吃饭。”
  明明是命令的口气,他却不觉得讨厌,大概是因为对方声音太好听了,总是让他想起小时候听过的一首曲子,《G弦上的咏叹调》。大提琴手的样子他已经记不清了,但从他手里传出来的声音,他却一直记得,那么优美动听,令人心醉。
  单临溪敷衍的“嗯”了一声,男人满意起身,看见被子外露出来的一截瘦腰,抬手摸了一把,小朋友颤栗的样子让他十分满足,又低头补充了一句,“乖乖在家等我。”
  单临溪也不知道他回答了没有,因为下一秒他就睡了过去。
  助理看着门开了,立刻撑开伞,护送傅以恒上了车。
  大雨没有减缓的架势,傅以恒隔着雨幕看了一眼二楼卧室,想起上面那位赖床的样子,嘴角荡开一抹笑意,扭头道:“开车吧。”
  助理随即汇报行程:“丰汇工程项目书已经敲定了——”
  傅以恒打断他:“这个等会再说,告诉Conque dorée的老板,我改主意了,不要包间,把餐厅包下来。”
  助理有些吃惊,能让傅董推开公事,只为了在一顿饭上多花些心思,看来这位在傅董的心里还是有些分量的,他立即记下了:“好的。”
  傅以恒这才满意道:“接着说吧。”
  想象着床上人到时候惊讶的样子,傅以恒已经开始期待起晚上的约会。
  这几天两人相处十分和谐,那人俨然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又是张罗着做饭又是计划养猫,一时半会恐怕也离不开他。
  他喜欢这种感觉。
  单临溪是被脚心湿漉漉的刺痒弄醒的,一下又一下,坚持不懈的舔着他。挪开脚不一会又凑上来,搞得他只能把脚收进被子里,没想到没了脚添又过来添他的脸,这下单临溪实在忍不住了,抬手挡了一下,闭着眼睛咕哝着:“别舔了。”
  不听,还是接着舔,生生把单临溪给舔清醒了。
  他无奈睁开眼,眼前蹲着一只银渐层,见他醒了,打了个哈欠,单临溪摸摸它,想它大概饿了便起身给它喂猫粮,银渐层翘着尾巴亦步亦趋跟着。
  一看猫碗,里面还有余粮,自动饮水机也有水,小家伙看来并不饿,“你到底想干什么啊?”单临溪有些无奈。
  银渐层在他腿边蹭来蹭去,单临溪伸手摸它,它似乎等待已久,主动抬起脑袋蹭上去。
  单临溪便不客气地揉了两把。
  这猫是他捡的,说是捡的也不太对,他来着之前好像就在这蹭饭来着,有一天下雨,他见小家伙可怜兮兮的蹲在门廊下,便好心放进来躲躲雨,本想着第二天雨停了就放走,没想到起来时,就看见男人助理拿着猫包从外面进来,在他睡懒觉的时候,已经洗好澡做了驱虫。
  “喜欢的话就养着吧,不过还是得先把卫生处理好才行。”男人这么对他说着。
  他可没说要养,不过也没关系,反正马上他就要走了。
  两人本来就是露水情缘,打完炮就走的关系,只不过这个炮打得有点长。他没问男人名字,男人也没问他身份,穿上裤子谁也不认识谁,帮彼此省了不少事。
  “吃饱了就去睡觉吧。”单临溪看了一眼时间,起身的时候小家伙要跟进卧室,被单临溪关在门外。
  银渐层望着门,听了一会动静,在门边躺下了。
  洗了澡,把自己收拾了一番,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充足,想煎个蛋吃却又懒得动弹,昨晚他已经把厨房都收拾好了,实在懒得再收拾起来,想着到时候在飞机上吃也行,就忍着饿劲把卧室也给收拾干净了,不说一层不染,也跟他来的时候差不离。
  为了健康受孕,住在这里后单临溪一直坚持自己做饭,虽然厨艺不咋样,但应该比外卖要营养健全。
  拿上手机和身份证件,这就是他来时带的所有东西。
  哦对了,还有他准备用来包男人的钱。他听朋友说过高级会所的头牌一天十万起价,他就按这个价给的,一共九天,给了一百万,另外十万是额外奖励。
  本来一开始就应该说的,男人没提,他也就忘了,后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就拖到了现在。
  虽然男人看起来并不缺钱,但钱这个东西谁不喜欢,也许人家就等着他给呢,而且无论怎么说,这段时间也挺辛苦人家的,这钱该给。
  单临溪拿着东西出了门,把卡放在了茶几上,银渐层立马爬起来跟上,单临溪给它添了些猫粮,小家伙却不吃,缠着他的手蹭。
  “要好好吃饭哦。”单临溪摸摸它脑袋。
  银渐层吧唧一下躺倒,打算碰瓷,单临溪笑着摸了一把小家伙的肚皮,最后捏捏它的爪子算是告别。
  九点的飞机,傍晚落地。
  一下飞机,电话就响了,堂弟说有人找他,却不肯告诉他是谁,单临溪大约猜到是哪位,打车回了家。
  单家一家十几口人都住在一个大院里,大家长在后院,两个儿子分置两旁,单临溪跟堂弟从小玩到大,算是比较能说得上话的。
  堂弟看见单临溪立马赶上来,单临溪问道:“傅以君呢?”
  堂弟道:“你怎么知道是他?”
  “除了他还能有谁。”坐了一天飞机,单临溪累得够呛,刚坐下来喝了口水,就看见傅以君和弟弟单擎宇进了门。
  傅以君把一盒东西放下,退婚后,两人还是第一次见面。
  “还是觉得应该亲自把这些东西给你。”盒子里都是单临溪送给他的礼物,也没多少,巴掌大的盒子,都是袖扣手表什么的。
  单临溪看也没看,“你给我的那些还没收拾,等过两天再给你。”
  傅以君道:“没关系你要喜欢留着也行。”
  单临溪道:“还行吧也没多喜欢。”
  “……”
  单临溪说的是实话,本来也没多喜欢,都是奢靡华丽石头块,拿来砸核桃倒是挺好使的。
  傅以君尽然都挑贵的买,但他宁愿要一把路边薅得野草,也不喜欢这些没温度的礼物。
  说到底这人的心思没在他身上罢了,听说年初初恋从国外归来,那时他就感觉傅以君有点不对劲,约会迟到,短信不回,如今又突然悔了婚约,好好让他见识了一把传说中的“真爱的力量”。
  外面满城风风雨雨,这人倒像没事人似的,也是,他才是那个被退婚的。
  接下来就没话可说了,傅以君起身告辞,单临溪给他送到门口。
  春天风大,单临溪只穿了一件薄衫,领口被吹开了些许,迎着灯光,傅以君看见他胸口印着几点绯红,暧昧刺眼,霸道又无情。
  他虽然没跟单临溪发生过什么,却知道那可能意味着什么。
  “胸口怎么了?虫子叮的吗?”傅以君移开目光,看着单临溪。
  单临溪低头看不到,拿手摸了摸没什么感觉,“可能吧。”海边蚊虫确实挺多的。
  傅以君又看了一眼,转身上了车。
  关上车门,车里的人问道:“谈完了?”
  “嗯。”傅以君点点头。
  那人向车外看去:“长得倒是挺好看的,腰是腰腿是腿,怎么没瞧见单家夫妇谁有这么长的腿啊?”
  傅以君眼前闪过那抹绯红,道:“单临溪是随了他亲妈,单先生前妻是出了名的黄金比例美人,单临溪遗传了个十成十。”
  “哦,难怪。”
  傅以君见他别有深意,问道:“难怪什么?”
  男人道:“难怪这么不受宠,恐怕现任夫人打压的厉害,我刚还以为他会缠着你,毕竟再也找不到你这么好的结婚对象了。”
  作为一个弃子,能和傅家子嗣联姻,确实是高攀了,尤其被退婚后,单临溪身价更低,以后只能往低了找去,傅以君这样的是绝不可能的。
  傅以君刚才想劝他找个更好的,到底没开口,这个节骨眼,他也不想做那伤口撒盐的伪君子。
  他笑了笑,把那抹绯红打散,深情看着对方:“还说别人,论相貌你得先夸夸自己。”
  这声夸赞逗笑男人,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对了,你哥什么时候回国?”
  提起傅家大哥,傅以君兴致去了大半,道:“快了,公司的事应该早就处理完了,据说这两天正沉迷温柔乡,有美人缠着不让走呢。”
  “是吗?”男人声音沉了些。
  “恐怕现在正在应付这个痴缠不放的小情人呢。”
  “啪!”
  一张卡被扔到桌子上,男人两指夹着烟,脸色平常如初,甚至连语气也未有丝毫波动。
  但服侍多年的助理却清楚知道,这是大浪来临前的虚假平静,内里实则掩藏着无比森寒的戾气。
  助理道:“我刚才查了一下,卡里有一百万人民币。”
  “呵。”
  烟被狠狠地碾了一下,男人收回手,点头:“一天十万吗,还挺大方。”
  助理看着他的动作,越发觉得事情有些难办。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拒绝傅以恒,一声不吭走了也就罢了,还留下“嫖资”,俨然把傅家家主当成出来卖的,真是胆大包天,不知死活。
  银渐层在一旁躺着,他对单临溪热情十足,对给他买猫粮买猫砂的傅以恒就有些爱答不理。
  傅以恒摸了一把猫尾巴尖,眼中沉沉的光:“不过我傅以恒的床,可不止一百万。”
  银渐层不知怎的炸了毛,但是在傅以恒的抚摸下,老老实实趴着没敢动弹。
  助理大气不敢喘,但还是如实汇报道:“也是碰了巧,这两天有关二少退婚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我刚才看了一眼,正好看见个眼熟的身影。”
  他把平板放在傅以恒眼前,傅以恒抬起眉眼看去,目光凝滞了一瞬,勾起嘴角。
  “回国的机票是哪天?”
  “12号,还有一个月。”
  “改了,明天就起程。”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欢迎收藏!两本。
  《女装后被情敌标记了》和《全世界都等着我们离婚》
  《女装后被情敌标记了》↓↓
  身为二高的小霸王,端木阳横行霸道惯了,从来没在什么事上认输,基因测试说他会分化成a,虽然比情敌洛青临分化晚了,但他从没把洛青临放在眼里,像洛青临这种只知道学习的学霸,娘炮一个,他迟早要告诉他什么才是真正的a
  说到做到,第二天他就穿着小裙子站在洛青临眼前
  ……
  刚刚完成分化的绝A校草群O环伺,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被洛青临标记,作为迷妹的双胞胎妹妹正好面临分化体质虚弱无法到校,怕男神被抢走,便把哥哥推了出去。
  端木阳的任务就是击退全校情敌把洛青临追到手,然后等妹妹完成分化,再功成身退。
  退……退,他怎么退不了了!
  而且说好的分化成A呢!他这浑身的Omage信息素是怎么回事!
  端木阳捂着后颈看着步步逼近的洛青临:“你,你干什么?!”
  洛青临一本正经:“不是说每个月都要我咬你一口吗?”
  说好的情敌呢!?端木霖不干:“你离我远点!”
  洛青临摘下眼镜:“那可由不得你了呢。”
  新文:《全世界都等着我们离婚》求收啦!QAQ
  姜寻活了二十五年,突然有一天被告知,自己是孙家流落在外的亲孙子,现在有一笔巨额遗产等着他继承,这份遗产还包含一份婚约。
  婚约内容很简单,只要他和傅家大少结婚,就能获得五百万遗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