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朱明怀寸心——归鹤远山

时间:2020-08-01 10:08:28  作者:归鹤远山

 

 
  文案:
  轻松沙雕向,掳走美人后发现对方是宿敌。
  原创小说-BL-长篇-完结
  主攻视角-古代-美强-武侠
  受宠攻
  病弱美人攻x燃情狼狗受,cp不拆不逆不反攻。主攻1v1
  文案受视角,正文攻视角。
  魔教教主段宁沉在青楼得见一美人,惊鸿一瞥,顿时惊为天人,遂将其掳走,恃救美人于危难之中。
  美人身娇体柔,一颦一笑把段宁沉迷得神魂颠倒,掩嘴轻咳又叫他心尖尖颤个不停。
  受:啊!他在那种水深火热的地方一定受了很多苦,但是这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他有我!我的心我的肝,我要把你宠上天!
  攻:……mdzz。
  后来,他发现好像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受:????这个一个打十个的猛男是谁?他一定不是我家弱不禁风的可怜小美人!
  攻:呵呵。
  最后,他发现小美人就是自己时刻欲除之后快的死对头。
  受:……
  攻(冷漠):……
  *
  注:1.原名《被魔教教主掳走后》。现在的文名显得很正剧,其实正文很沙雕,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2.受追攻。前期受宠攻,后期互宠。
  受控慎入!
  切勿拿攻受印象刻板化那一套束缚在他们身上。认为“攻天生就该宠受”的以及“受追攻就是委屈受”的勿入。追妻火葬场,以及“攻不像攻”这类言论都是我的天雷。
  3.其实是前世今生,番外会武侠变仙侠。
 
 
第一章 
  银装素裹,寒风萧瑟。
  行人行色匆匆,街道上的积雪被铲到了路旁,却仍有冰霜凝结在路面上。
  羽毛般的雪飘飘然从天空降落。
  一辆马车悄无声息地停驻在了一个无人的小巷。
  车身厚重偌大,是紫檀木打造的,马匹健硕,毛色光亮,任谁看都能看得出这马车的主人身家不菲。
  十数名侍卫跟随在马车旁边,待车停稳,为首的侍卫聂彬来到了马车前,抱拳弯身,恭敬地道:“主上,到了。”
  半晌后,车厢内传来了应声:“恩。”
  聂彬得了这一声,跨步上了车,入了车厢。
  而其他侍卫麻利地取出了斜板,放在了车旁,一人掀开了车帘,其他人则是垂手恭立在一旁。
  毋多时,聂彬推了一架轮椅出来。
  轮椅上端坐着一名身着雪白大氅的青年。
  胜雪的貂毛越发是衬得他容貌精致,眉眼深邃,眼瞳漆黑如墨,如是世上最优秀的匠人费尽一生心血雕琢出来的,每一处都完美得毫无挑剔。
  只是他的脸色显得过于苍白了,肤色白得几乎透明,嘴唇毫无血色。任谁看都可以看出他的体弱。
  这厢,一从温暖的车厢来到寒冷的户外,裴叙就忍不住掩嘴轻咳了起来,抱紧了捂在小腹的汤婆子。
  聂彬不敢耽搁,忙推着他进了门,其他人紧随其后。
  院内早有人在等候。
  那是个中年女子,“恭迎主上!”
  裴叙清淡地应了声,抬眼看向了此地的据点。
  这是一座青楼,此时是夜晚,正是生意兴隆之时,灯火璀璨,语笑喧阗。
  “属下为主上准备好了房间,主上这边请。”
  中年女子叫邵凤,明面上是这座青楼的主人,暗地里是他东三省势力的负责人。
  邵凤早已安排人在房间内摆了数个暖炉,此时房间内温暖如春,并早有一个中年男子在里面等候。
  听到了开门声,中年男子忙不迭地站起了身,行了一礼道:“四爷。”
  “杨大人,别来无恙。”裴叙语气淡淡。
  聂彬推着他到了桌边,邵凤斟了两杯茶,分别给了他们二人后,悄然退下了。
  “劳得四爷在这寒冬腊月亲自跑这一趟。”杨乐显得有些愧疚。
  裴叙道:“无妨,我本就打算回京,来昌州也不过顺路罢了。事情查得如何?”
  杨乐垂下了头,“已确定苏玮暗中勾结魔教,私收贿赂,成为了魔教的保护伞。”他从袖中取出了一本册子,呈给了裴叙。
  裴叙接过,随便翻看了几下,便将册子放到了桌上,“关于林总督遇刺一事,可查清了是否乃魔教所为?”
  “目前也没有查出来。”
  “新春佳节将近,正是事端频发之际。务必加强防备,莫要让魔教钻了空子。”
  “是,下官定会小心注意。”
  裴叙又道:“对于苏玮,你打算如何处置他?”
  杨乐小心翼翼道:“下官打算将这些证据上于圣听,让圣上来做决断。不知四爷意下如何?”
  裴叙微微颔首,“可。就按你想的去办。”
  杨乐闻言,松了一口气。
  正事告一段落,杨乐又道:“今日天色不早了,四爷今夜可是打算在此处休息?”
  “杨大人想说什么?”
  尽管他是坐在轮椅上,神情始终淡然,没有流露出丝毫迫人的气势,但杨乐被他那双透彻如琉璃的黑眸一注视,就莫名地觉得压力山大。
  他有种自己的内心都被剖析到了光天化日之下的感觉。
  他也是知道这位爷的手段与实力的。
  毕竟是能够凭借一己病弱之身,颠覆整个朝局,乃至整个天下的人。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他恨得嚼穿龈血,每月不知多少明枪暗箭,但他仍是毫发无伤。
  只是……
  杨乐目中隐含担忧地瞅了眼他苍白如纸的脸色。
  四爷的身体似乎越来越差了。
  不吉利地想,若四爷真的去了……只怕局势又要有巨大的变化。
  ——这变化总不会是往好方面的。
  杨乐道:“下官那里刚收了几株灵芝,想要送给四爷。”
  “有心了。”裴叙道,“但不必了,我这里的药材还够用。”
  杨乐想,大概是四爷不想要欠他的吧。只得道:“四爷客气了。”
  他知裴叙的性子,也知对方不喜聊天,便站起了身道:“四爷好好休息,下官告退。”
  裴叙却叫住了他,“等等。”
  杨乐:“四爷?”
  裴叙苍白的指尖触碰了茶杯,看指尖微微变红,很快红色褪去。他淡声道:“外面有刺客,暗卫在处理。”
  语气好像是“外面有只老鼠,我叫人去灭了”一样。
  杨乐:“……”
  他干巴巴地应了一声,重新坐了下来,这次就难免有些坐立难安,竖起耳朵,仔细听外面的动静。
  可惜除了前院青楼的靡靡之声外,他没有听到其他声音了。
  寒气忽然上涌,裴叙脸色一变,掩嘴剧烈地咳了起来,他另一只手探入了袖中,欲拿出药瓶,却想起来药瓶被放在了马车上,忘记拿了下来。
  他看了眼聂彬,以两人之间的默契,聂彬懂了他的意思,道:“属下这就去取药。”
  房内只剩了裴叙与杨乐。
  杨乐看裴叙咳个不停,想要出言问候,想到这时候的裴叙多半也不会回复他。但他就在旁边看着,似乎也不大好。
  “四爷,下官扶您到床上躺会儿吧?”他道。
  裴叙抬起羽睫看了他一眼,轻微地点了下头。
  杨乐上去推轮椅,到了床边,小心翼翼地搀扶他挪到了床上。
  裴叙躺在了床上,咳嗽暂且停止了,只是手脚开始发麻,如是全身浸入了冰水之中,他几乎感受不到自己肢体的存在了。
  寒到极致后,他又感到了一阵的虚热从自己丹田扩散来。
  他面上浮现了不健康的红色。
  裴叙微阖着双眼,轻轻喘着气,勉强开口道:“你替我将衣服解开。”
  ***
  段宁沉是轻岳教主。
  轻岳教是他们的本名,外界都是叫他们魔教。
  段宁沉是个很有野心的男人。
  自从年少起,他就立志要一统江湖,称霸武林。目前他二十四岁,始终在为这个目标而努力。
  他第一步搭上了昌州都尉苏玮,有了苏玮的帮助,他们轻岳教的行事方便了许多。
  只是最近苏玮紧急联系到了他们,说太守杨乐好像查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段宁沉作为教主亲自出马,跟踪了杨乐数日,打算寻找杨乐的破绽。
  然后今夜,他就眼睁睁地看着杨乐进了青楼。
  噫!
  段宁沉心中鄙夷。
  亏那杨乐是什么刚正不阿,持身周正的清官呢?还不是犯了戒!
  他作为一个一心事业的男人,从来没进过青楼这种地方。本能地对于这种地方,有种天然的畏惧。
  然而不过是在门口徘徊了一下的工夫,再进去,就找不到杨乐的人影了。
  他也想看看杨乐的姘头是什么样的,顺便考虑能不能从他姘头那里下手。
  在偷看了无数辣眼场景后,段宁沉仍是没寻到杨乐的人。
  正当他一筹莫展之时,他又发现这青楼还有不对外开放的后院,竟是守卫森严!
  段宁沉精神大震。
  这里面肯定有鬼!
  守卫森严,也是绝对难不住他的。他轻而易举地躲开了守卫,顺利进入了后院,并一打眼就看到一间屋子亮着灯,门口的侍卫正是杨乐身边的那几个。
  可算是被他抓了个正着!
  他从偏僻处悄无声息地跃上了房顶,掀开了砖瓦,往里看。
  然后他就看到了杨乐矮胖的身影站在床边,床上躺着一人,杨乐在给对方解开衣带。
  段宁沉看得出床上的是个男子。
  噫!没想到杨乐还是个断袖!
  他心中鄙夷更甚,也想看看那男子长得何模样,于是乎,挪了点位置,又揭开了一块砖瓦往里看。
  不看不要紧,一看段宁沉就给惊住了。
  这人……
  他瞳孔一缩,目中露出了痴迷。
  这世间怎得还会有长得如此好看的人?
  他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咚咚咚,仿佛要从他胸膛内撞出来了似的。
  他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心想,这难道就是心动的感觉吗?
  又看下面,杨乐已经揭开了美人的衣服,露出了美人白皙的肌肤,一股无名怒火直冲上了他的脑门。
  杨乐那矮胖子,怎么敢!
  感情战胜了理智,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一掌劈破了屋顶,落到了屋内,另外两人齐刷刷地看向了他。
  段宁沉后知后觉地想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事已至此……
  他一不做二不休,平生二十四年以来,头一遭有了股侠义的凛然,冲上前,抱起了美人,就往外跑。
  杨乐:“??????”
  他是彻底懵逼了。
  这人是谁?和四爷是什么关系?
  打段宁沉一接近这里,裴叙听声音,就知道是他。
  只是恰巧逢他病发,他无瑕顾忌这么多,料想段宁沉是随杨乐而来,查探情况的。
  更料想段宁沉不会轻举妄动。
  在段宁沉打破屋顶时,他的神智恢复了些许,首先想到的就是段宁沉察觉到了他的身份,袖中的暗器迅速落到了掌中。
  然而他没有从段宁沉身上感受到杀气,段宁沉的举动更是让他也琢磨不透了。
  被抱出去了后,他掩嘴咳了三声,两轻一重。
  欲出救主的暗卫们重新回到了暗处,无声无息地跟了上去。
  段宁沉毫无所觉,迅速抱着美人逃离了现场。
 
 
第二章 
  外面很冷,虚热很快降了下去,裴叙拢紧了被解开的衣服,乌白的唇微微打颤。
  段宁沉察觉到了他的动静,难得铁汉柔情地安慰道:“别怕,本……我不是坏人。我这就救你出去。”
  裴叙从病痛中分出了一丝的意识,眉头微不可见地一皱。
  这魔头看来是不知道他的身份。
  其次,“救”又是从何一说?
  难道这魔头以为他是小倌么?
  得出了这么个结论,他倒没觉得有被冒犯,只是觉得滑稽。
  他道:“你又怎知我想要被你‘救’?”
  他们越出了院墙,后面追着的是听到动静的护院。
  “你是因为缺钱才会委身于这种地方的吧?我可以给你钱。”
  裴叙面无表情道:“你很有钱吗?”
  段宁沉挺起了胸膛,谦虚地道:“一般般,不过多养活一个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以前只觉得这魔头自大,现在发现他是个真傻子。
  裴叙冷嘲心想。
  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右手握住了暗器,左手掩嘴,怎奈刚一咳,段宁沉就停下了脚步,蹲下了身,将他放在了自己腿上,握上了他冰冷的手,输入了内力。
  却万万没想到,寒气在外来内力的注入下,渐渐地趋于稳定。
  裴叙瞳孔微缩,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魔头的内力竟能够压制他的寒症!
  只可惜段宁沉只注入了一点,就收了手。
  但很清晰的是,他体内的情况已经趋于稳定。
  “好点了吗?”段宁沉重新将他抱了起来。
  裴叙心脏因为这个重大的发现,在胸膛里砰砰直跳,几近凝结的血液在血管中都加快了流动的速度。
  没有什么是比在死地看到一线生机,更令人激动的了。
  今年越发凶猛的病情,让他以为自己会死在今年冬天。未曾想,竟是迎来了转机。
  他按捺下了心头的震荡,淡淡地开口道:“你想要做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