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今天妖怪村脱贫了吗[幻想空间]——木兰竹

时间:2020-08-01 10:06:20  作者:木兰竹

 

 
 
 
第1章 
  “您好,对,我是青言。今天下午去报道?请问几点?晚上七点前都行吗?好的,谢谢。”青言挂断电话之后,把电话往兜里一塞,蹲在地上继续埋头吃盒饭。
  “青言,是新工作吗?你不用搬砖了?”旁边工友好奇道。
  “小言找到新工作了?”
  “小言是大学生,找新工作多容易。”
  “诶?青言你是大学生吗?哪个大学的?”
  搬砖的工友们纷纷凑过来询问。虽然青言是临时工,但他每周六都会来这里搬一整天的砖,干活勤快嘴也甜,一来二往大家都熟悉了。
  “嘿,你们不知道,青言可是水木的硕士。水木大学!硕士!”包工头挺着怀胎三月的啤酒肚,晃悠悠走过来,“咱们也是和水木大学的高材生共事过的人了,回家可以吹一辈子。”
  “真的?”刚来的一工友惊讶道,“水木大学的学生还来搬砖?就算需要赚生活费,不是可以当家教什么的吗?”
  “我周日做家教,周六搬砖。”青言咽下最后一口饭,扯了张餐巾纸擦完嘴后道,“搬砖时间来钱快。如果不是做家教的时候,徐头儿说可以介绍我来工地,我还找不到这么好的工作。”
  包工头笑道:“我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你还真的来搬砖。不过我没骗你,对吧?搬砖临时工都是按照搬砖的数量日结工资,只要肯干的确来钱快,就是累了些。”
  “原来是徐头儿介绍来的?小言就在徐头儿家当家教?”一个年纪较大的工友看着青言嫩生生的小脸,有些心疼,“咱们贫穷人家的孩子读书不容易。虽然吃了很多苦,书读出来了就好了。水木大学毕业,以后肯定能找到很好的工作。”
  其他工友纷纷点头,还说要凑份子请青言吃一顿好的,祝贺青言找到好工作。
  “也不算什么好工作,小言有理想,要去支援西部,当大学生村官。”包工头听青言提起过这件事,跟炫耀自家孩子似的炫耀道,“从贫苦地方走出来的高材生,毕业之后回贫苦地方去帮助更多的人走出山里。你们说小言是不是很有理想?”
  工友们一听,看向青言的目光更加敬佩和心疼。真是个好孩子啊!
  青言讪笑了几声,没好意思接嘴。
  他其实不是什么贫苦人家的孩子。他老家是个十八线的小城市,父母做建材生意,家里有好几套房子。只不过他大二的时候因为性向问题和父母闹翻,被断了经济来源,学费和生活费都要靠自己攒罢了。
  学校得知他的困难之后,给他补办了助学贷款,靠着奖学金和打工,青言过得不算太艰难。只是毕业之后有许多急需用钱的地方,青言才找了搬砖的工作,想着至少攒几个月的房租出来。
  青言报名参加大学生村官计划,也是冲着大学生村官有宿舍有食堂,能攒钱攒资历去的。
  他本来计划着当三年大学生村官,攒个七八万块钱,接下来无论去哪找工作,都暂时不用愁经济压力,也能尽快把助学贷款还清。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报名成功后的第二天,就被有关部落找上门,安排了一项特殊工作——去华国最后一个国家级贫困村任职。
  青言刚接到这份工作的时候有点懵,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特殊关照。难道是因为学校和学历加成,让上面大佬觉得自己是可塑之才?
  后来他被叫到有关部门喝了一天茶,就更懵了。
  最后一个国家级贫困村的村民全是妖怪?这什么和什么啊?您看我这小胳膊小腿的,我就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任何奇遇,没有阴阳眼没有系统没有随身带着老爷爷或者小姐姐,您觉得我够妖怪一口吃吗?
  青言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但对方开出的丰厚条件让他犹豫了。
  三年任职期间食宿全免还有生活补助,工资按照帝都基层公务员标准发放?如果任期内妖怪村摘帽子成功,还奖励一套帝都三环内套内面积一百平米产权完整的房子?
  嗯……这个……这个……
  “小同志啊,你要相信国家。如果这个村有危险,我们怎么会安排普通人去呢?”仿佛弥勒佛一样慈祥的胖领导微笑道,“妖怪村也是我国领土,妖怪也是我国公民,这场扶贫攻坚战就交给你了!不要辜负组织的期待啊!”
  从小生在新华国,长在红旗下,对党妈充满信任的青言心一横:“组织放心!妖怪也是我国公民,我绝对不会种族歧视,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我了!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完成任务!”
  没错,我是为了理想为了抱负为了人民的幸福,并不是你给的实在是太多了……青言看着手中的地图,心中暗暗道。
  婉拒了工友的请客吃饭后,青言匆匆回宿舍洗澡换衣服,地铁转公交绕来绕去,终于找到了地图里所指的小胡同。
  电话里说,他今天要去一个叫“灵子研究所”的地方报道,见一见会和他一起去妖怪村的另一个村官,听那个村官介绍妖怪村的基本情况。那个村官是有正式编制的村干部,也就是他今后的上司。
  据说那个人也是水木毕业。所以上面才会把这个任务交给他吗?同一个学校的校友共事,可能会更融洽一些?青木心想。
  “111号,是这里吗?”青言比对了门牌号,小心翼翼叩响了四合院大门挂着的铜环。
  木门“嘎吱”一声打开,青言还没看清来人的脸,就退后一步鞠躬道:“您好,我是来报告的妖怪村……隙村的大学生村官青言。”
  “小言?”打开门的人惊讶道。
  青言猛地抬起头,看清了那个披着一身实验室用白大褂的男人的脸。
  虽然四年未见,但这张脸经常出现在青言的梦中,他一眼就认了出来:“敖学长?!”
  敖琅皱眉:“怎么会是你……先进来。”
  青言手脚僵硬。敖学长怎么会在这?敖学长不是出国了吗?他刚回国吗?
  敖学长看上去比四年前成熟了许多,一直板着脸的模样让他有点陌生。不过那一对红色耳钉实在是太显眼了,衬得敖学长的气质活泼了不少。青言一边偷偷打量敖琅,一边跟着敖琅走进四合院的厅堂。
  敖琅从饮水机给青言接了一杯白水,问道:“你知道隙村是什么地方吗?”
  “知、知道。”青言想喝口水掩饰自己的尴尬,水一入口就烫得惊呼出声,差点把水杯扔了。
  “小心!”敖琅立刻伸手握住青言拿着水杯的手,语气有些无奈。
  青言尴尬道:“对、对不起。”
  敖琅松开手:“把水杯放好。”
  说完,敖琅转身离去。
  青言讪讪的将水杯放木桌上,手脚更加无措。
  任谁看到四年前告白失败的对象,都会有点尴尬吧?冷静冷静,那都是四年前的事了。敖学长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
  敖琅很快就从屋里出来。他手中拿了一听可乐,拉开易拉环之后递给青言:“冰过的。”
  青言接过可乐抿了一口,刺痛的舌尖和他紧张的精神都被冰可乐安抚住了:“谢谢学长。”
  呼,终于冷静下来了。青言松了一口气。
  “你在紧张什么?”敖琅眉头微微皱起,“你猜到我是妖怪,在害怕?”
  青言抬起头,视线撞进敖琅的双眼。敖琅双眼黑色的眸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金色的竖瞳,看上去好似兽类似的,让人忍不住汗毛倒竖。
  敖学长是……妖?
  等等,如果敖学长是妖,那么敖学长的姓氏很容易让人脑补很多……
  “敖学长是龙?!会飞吗?会潜水吗?海里真的有龙宫吗?龙宫里是不是有很多宝贝?定海神针真的存在吗?孙悟空……”青言脑袋一懵,嘴里不假思索的冒了一连串问题出来。
  “停停停。”敖琅眨了几下眼睛,双眼竖瞳变回了正常的人类瞳孔模样,“我算是龙。没有龙宫,没有宝贝,没有定海神针也没有孙悟空。”
  敖琅语调比刚才轻快许多。虽然他仍旧面无表情,但青言总觉得,他的话语中带着笑意。就像是四年前那样。
  四年了,敖学长从开朗爱笑的阳光大男孩,变成现在神情严肃的成熟男人;我也从当初娇生惯养一千米都跑不及格的弱鸡,变成了现在力速双A的搬砖工……青言在心里跟自己开了个玩笑,缓解内心的不安。
  “你知道隙村的村民全是妖怪,还准备赴任?”敖琅接着之前的话题道,“有人逼迫你?”
  青言连忙摇头:“没有没有。他们只是说这是西部大开发计划的一环,隙村是全国最后一个贫困村,妖怪也是我国公民,必须脱贫。”
  敖琅严肃的表情崩裂了一点点:“还有呢?”
  青言双手握着冰可乐,小声道,“如果妖怪村在我任期内脱贫成功,奖励我三环内一套产权完整的房子。”
  敖琅心情复杂。
  三环内一套产权完整的房子就把你收买了?你一个人类跑妖怪村去当大学生村官,不怕遭遇危险吗?要钱不要命吗?
  敖琅想说的话很多,但话都梗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喝完可乐跟我来书房,我把整理好的资料给你。”敖琅最终将劝说的话咽了下去。
  他两只手揣进白大褂的兜里紧紧握住,指甲扎得手心有点疼。
  “我可以去吗?这里不是研究所吗?”青言好奇道,“大家都放假了?这里怎么只有学长?”
  “这里是研究所的一个入口。我住在这里。”敖琅回答道,“书房是我的书房,不是研究所的书房。”
  “我不喝了,正事重要。”青言放下可乐。他现在急需做点什么来缓解尴尬。这样干坐着聊天,他怕冷场。
  “好。”敖琅道,“跟我来。”
  说完,敖琅直接转身带路。青言连忙站起来,加快脚步跟在敖琅身后朝书房走去。
  敖琅进书房后脱掉了白大褂,露出了里面的衬衫。他衬衫的袖子高高挽起,露出了结实的臂膀,看得青言脸有些烧。
  “我先给你介绍一下隙村的情况。”敖琅提了一把椅子,坐到青言身旁。两人身体贴得很近,青言甚至能感觉到从敖琅身上散发出的热度,“你边听边提问。”
  青言胡乱的点了几下头,强迫自己把视线固定在桌面的资料上:“好。”
 
 
第2章 
  “妖怪村是连接人间和灵界的缝隙,隙村的隙,即缝隙的意思。”敖琅似乎没有注意到青言别扭的神情,面无表情的开始介绍妖怪村的事。
  “此界人道昌盛,彼界灵能昌盛,两界天道规则不一样,发展方向不共通,相当于阴阳两面。缝隙的存在,可以让两界不能存在的浊气互通,形成循环。”
  “两界人不能到另一界去,隙村即是边界处,也是规则唯一模糊的地方。”
  “两界上层该探查的都探查了,能做的实验都做过了。原本是打算无视这个地方。但妖怪村与灵界天然相连,却与人间界的联系越来越少。长此以往,妖怪村就会和人间界断开,坠入灵界之中,给两个世界都造成灾难。”
  “是不是听着有点晕?其实我们要做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扶贫。让妖怪村的村民赚取更多此界的货币,与此界人建立更多的经济联系。”敖琅道。
  青言听完之后挠挠头:“我只要在对公众保守妖怪村秘密的前提下,做好扶贫工作就可以了?”
  敖琅点头,继续介绍妖怪村的概况。特别是妖怪村之前扶贫扶不起来的原因。
  妖怪村拥有外界没有的物质“灵子”。灵子力场会影响电磁场,所以妖怪村没通电没通网,连电子设备都会失灵。基础设施的制约让妖怪村很难与外界建立经济联系。
  不过近些年灵子研究所已经从理论上解决了灵子力场的问题,敖琅回村之后就会着手解决这件事,所以上面才放心的定下了“三年脱贫”的计划。
  “有学长在,肯定没问题!”青言笑道,“学长,难得又见面,我请你吃饭?”
  “下周六就要出发,你先回去好好收拾行李,和家人和朋友告别。”敖琅停顿了一下,道,“你父母知道你要去妖怪村的事吗?他们同意吗?”
  学长不知道我被赶出家门的事?青言视线微微下垂,微笑道:“妖怪村的事肯定不能告诉他们。不过他们知道我要去当大学生村官。”
  “那就好。”敖琅站起来,“我送你出去。不然你还会绕远路。”
  青言拿出地图:“这个地图是绕远路?”
  “没有人带路,这个地图就是最短的路线。”敖琅道。
  青言跟着敖琅走出四合院大门,他脚刚一迈出门,就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胡同的入口处,对面就是人来人往的大马路。
  这时候,他终于有了一点见识到“另一个世界的事”的实感。
  ——
  敖琅送青言上地铁后,回到四合院中关上大门。
  【他一直在偷看你,他仍旧喜欢你。】
  “闭嘴。”敖琅沉声道。他双耳的红色耳钉散发出妖异的光芒。
  【不想见到他就赶他走啊?】
  【为什么你无法劝说他辞掉这份工作?】
  【承认吧,你和我一样,都想把他锁在身边。】
  敖琅双耳红色耳钉就像是液体一样化开,形成了红色的雾气,一点一点的消散。
  他按着额头,脚步踉跄,没走几步路,就摔在了地上。
  “把他锁在身边……”敖琅喃喃道,“除了我身边,他哪都不能去……”
  他的双眼变成了金色的竖瞳,头发逐渐变长,黑色的发丝中出现了一缕一缕的金丝。
  “闭嘴!!”敖琅像是突然惊醒似的,双手握拳狠狠捶向地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