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炮灰男配的逆袭之路[穿书]——狐灯破

时间:2020-08-01 10:04:44  作者:狐灯破

 

 
 
  文案:
  音乐天才冉以初误打误撞进入小说世界中,发现自己穿到了一个废柴男配身上,满世界拉仇恨不说还已有身孕?
  渣渣牧一鹤:“再给我一次机会。”
  冉以初回头看向不远处的美人司九祖,冷笑:“抱歉,我不喜欢你。”
  排雷:这是一个渣男追妻火葬场,真去火葬场的故事。攻出现的比较晚,希望耐心看完,鞠躬。
  cp:
 
 
第1章 
  “渣的要死,把男配搞怀孕就不管了。”
  一辆黑色保时捷匀速地在路上低调开着,车后座坐着两个模样相似却很漂亮的年轻男女。
  “男的也能怀孕?”漂亮男生优雅地坐在车内,修长又好看的手指跟着车内播放的李斯特钢琴曲《钟》的旋律轻轻地打着拍子,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哎呀,是小说设定嘛。”女孩儿微微撅起嘴巴撒娇道。
  “这类小说还是少看吧,多抽时间把我布置的曲子练习练习,下周回国我要检查。”冉以初说完也不再理会这个小自己一岁多的妹妹了,闭上了眼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现在要去赶飞机,妹妹冉以玥舍不得哥哥,非要跟过来送送他。
  明明知道冉以初喜欢安静,一路上冉以玥依旧改不了她那话痨的性子,话题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
  “哥,这次邀请你去参加的那个颁奖典礼,你肯定能获奖吧?”冉以玥对冉以初的水平是相当的有信心。
  毕竟,冉以初从一出生就会跟着音乐打拍子,刚学会走路就能自己爬上琴凳准确无误地找到中央C弹《小星星》,天赋异禀的他,八岁就在香港拿到了全国青少年钢琴比赛的第一名,九岁就举办了个人音乐会,后面的十三年更是像开了挂一样,上帝一路给他亮绿灯,人生顺畅到令人咋舌。
  年纪轻轻就被封为“国内百年难遇的音乐奇才”。
  冉以玥一想到家里有个房间专门为冉以初放各种奖杯奖牌,嘴角不由自主地往上微微翘起。
  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哥哥,冉以玥不知道被多少人羡慕过,听到最多的就是:
  “你哥又上电视了!”
  “我操!你哥竟然和国际大师XXX一起双钢琴演奏!”
  “你哥的手指是住着精灵吗?一根根地,像有灵魂一样。”
  “你哥琴弹的好也就算了,怎么还长得那么好看啊?”
  ……
  正当他们两个人各想各的事时,司机王叔突然往右边猛地打了下方向盘,车子顿时失了控制。
  “啊——”冉以玥大叫一声,抓住了冉以初的手。
  冉以初立马睁开了眼睛,就见前面一辆大货车朝他们这边飞快地撞了过来。
  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扑向自己的妹妹,用后背去挡碾压过来的大货车。
  脑袋瞬间被一个重物狠狠地压了下来,他连吭声的机会都没有就失去了知觉。
  等他再次醒来时,感觉身体轻飘飘地,一点疼痛感都没有,耳边,一片嘈杂声。
  他发现自己能从被压得面目全非的车子里钻出来。
  站在车祸现场,四周一片混乱。路上所有的车辆都停下来了,车里的司机、乘客纷纷下车自告奋勇地过来抬那辆侧翻的大货车。
  上百号人,犹如拧成一根麻绳般默契地喊着口号试图把大货车抬起来。
  冉以初伸出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是透明的。
  原来,他已经死了,现在的自己只不过是一缕幽魂。
  冉以初却没有多想,他只想知道自己的妹妹是否有事。
  过了会儿,消防车和救护车都来了。
  很快,吊车把那辆大货车吊了起来,压在底下的保时捷基本是报废了,司机当场死亡,而坐在后面的一对兄妹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当消防人员把车门卸掉后,就见到这样的一幕:
  一个男生死死地把女孩儿护在怀里,他的后背血肉模糊,后脑勺直接被压下来的车顶砸出了一个大窟窿,鲜红的血流了一车都是。
  在场的人见到这幅场景,全都沉默了,甚至有人偷偷地擦了擦眼泪。
  “快看,女孩还活着!”一个眼尖的人见女孩的手指动了一下,顿时激动地大喊了起来。
  很快,消防人员就把车顶都卸了下来,几个人一起把冉以玥小心翼翼地抱出来送上了救护车。
  一直在旁边观看的冉以初想跟上前去,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系统一样的全息交互屏幕:
  是否想知道冉以玥还活着?
  口是
  口否
  冉以初想也没想就点了“是”。
  很快,眼前的字幕转换成了有画面的屏幕,上面出现了一个女孩儿,她坐在轮椅上在医院的公园里晒太阳。女孩儿的表情很抑郁,眼睛呆呆地望着一个地方,空空洞洞的眼神像只经历了满世沧桑的洋娃娃。而这时,偏偏谁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放的是一首李斯特的《梦之幻》。女孩儿突然性情大变,双手用力地捶打着自己的双腿大哭了起来,嘴巴哆哆嗦嗦地喊着:“哥……冉以初……”
  看到这,冉以初早已泪流满面。他生前最喜欢弹李斯特的曲子,而冉以玥特别喜欢听其中的《梦之幻》,天天喊着要学,可每次坐在钢琴前,又说太难了,磕磕巴巴地用右手弹了几行旋律就罢工不干了。为此,冉以初没少嘲笑她。
  那块全息放了一小段画面就消失了。
  冉以初发疯地用手在空气中挥了几下,屏幕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正当他站在原地痛苦时,眼前又突然出现了一行字:
  如果给您一次重生的机会,您愿意吗?
  口愿意
  口不愿意
  冉以初犹豫了片刻,看着右下角一行小字幕显示着“5秒后窗口自动消失”,而上面的数字已经开始倒计时了,于是他迅速地点了“愿意”。
  紧接着系统又出现了一段话:
  我们公司会给您设定一个跟您生前相似的身份,不过弊端就是,您的命运将会非常坎坷,运气极差,您也愿意吗?
  口愿意
  口不愿意
  看到这,冉以初忍不住有些好奇地问出了口:“你们公司为什么要这么做?”
  原本以为得不到回应,结果字幕却转换成了画面,一个英俊的金发碧眼西方男人用一口流利的中文说道:“您好冉先生,我叫艾伦,是‘灵魂归守所’的一名管家。目前您被我们公司分配到了我的名下,今后您的一切服务都由我来打理。
  “我先来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公司吧。我们公司是专门为那些不甘死得太早的灵魂服务的,当然也不是无偿服务,我们公司会根据每个人的个人能力来获取报酬。而您,复活以后必须要为我们公司赚得一个亿。”艾伦顿了顿继续道:“现在您可以做选择了。”
  “若我没有赚到一个亿,后果是什么?”冉以初看着那个系统管家,冷漠地问道。
  “您有这个能力。”艾伦一脸微笑地自信道。
  既然对方都这么笃定他有能力赚得一个亿,冉以初也就没再犹豫,选择了“愿意”。
  他已经知道冉以玥没事了,那么他也可以安心地走了,至于这个系统会给他发配到哪里,他已经无所谓了,只要可以继续弹琴,就算当饿死鬼也没关系。
  “冉先生,您的重生系统即将被开启。”虽然没有了画面,但艾伦的声音还是清晰地传入冉以初的耳内。
  听完后,冉以初竟有一丝丝紧张了起来。
  滴滴!
  “系统错误,开启失败!”一个女声发出了警告的提示。
  “抱歉!”艾伦尴尬地从屏幕出现,然后又很熟练地用手指在屏幕上划动着。
  系统再次出现了错误警告。
  艾伦的额头开始冒出细汗。操纵系统失败可是第一次,就算是新手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才对,更何况他是个老员工。
  艾伦不由地抬起头来打量着眼前的冉以初。
  从他的角度看去,冉以初的个人信息可以一览无余。
  “原来BUG出在您身上。”艾伦看着冉以初身上的一排头衔,感觉压力有点大。
  “我?”冉以初一阵莫名其妙。
  “太过于完美了,系统无法给您在现实世界中匹配到合适的身份。”
  冉以初:“……”
  艾伦的余光忽然扫到了车祸现场掉在地上的一本小说,灵光一闪笑道:“有办法了!”
  “?”冉以初一脸疑惑地望着他。
  “虽然对您有些不公平,但这也是唯一的方法了。”艾伦说。
  “什么方法?”冉以初好奇地问。
  “穿到小说世界去。”艾伦为自己的过人机智疯狂打定话。
  “……”冉以初一阵沉默,半晌才问道:“我可以反悔吗?”
  “不可以。您之前按下‘愿意’的时候,系统已经直接提取了您的指纹,自动生成合同了。”艾伦说。
  面对如此自作主张的公司,冉以初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他知道,如果反悔失去这次重生机会的话,下辈子估计就没这么好命可以继续与音乐打交道了,于是无奈地说道:“开始吧!”
  艾伦见他同意了,立马操作起了系统,噼里啪啦地点开了一堆程序。
  “匹配成功,现在是否启动重生?”机器女声再次响起。
  艾伦看了冉以初一眼,点了“是”。
  很快,冉以初感觉眼前的景物扭曲了起来,四周变成了一个N维画面。
  “等等,我穿的小说名叫什么?”冉以初猛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我的渣男老攻》。”艾伦微笑地说道。
  冉以初只觉得很耳熟,却没有去细想,因为他很快就失去了知觉。
  作者有话要说:  或许有人会觉得冉以初这样开挂的人生太夸张了,其实现实中还真有不少这样的小孩。
  我接触的人群中,遇到一个特别厉害的小孩,那时候她才一岁左右,自己爬上钢琴弹琴,感觉她的将来一定不平凡,因为父母都是学音乐的。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胎教非常重要,当然后天培养更重要
 
 
第2章 
  冉以初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了自己的过去,当他醒来时,闻到了一股消毒液的味道,睁开眼看到自己躺在病房里,右手背上还打着点滴,而他的左手的手腕被纱布厚厚地缠着。
  他试图动了下左手的手腕,感觉很痛,手指不敢太用力。
  他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隆起的肚子让他隐隐感到不安。
  这时进来了几位查房的护士,见冉以初醒来了,就过来给他检查身体。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带头的护士询问他的情况。
  “饿。”冉以初实话实说道。
  “饿是正常的,你现在有了身孕,食欲也会大增。”另一个比较年长的护士说道。
  “身孕?”冉以初吃了一惊,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年长的护士。
  “对啊,你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吗?”又一个护士接上了话。
  冉以初的脸色瞬间就变了,那只受伤的左手颤抖地摸了摸自己那凸出来的肚子,无法置信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怀孕了。
  他的脑袋快速地运转着,从车祸到系统出现,再到穿越,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等那些护士给他检查了一遍身子觉得没什么问题离开后,这才对着空气说话:“艾伦,你在吗?”
  “我在。”艾伦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冉以初面无表情地说。
  “实在是抱歉,当时情况紧急,是我的疏忽。”艾伦歉意道。
  “我需要你给我重新安排一个身份。”冉以初并不想听他的解释。
  “抱歉,重新安排身份这件事我无能为力。”艾伦直接拒绝了冉以初的话,后面又补了一句:“为了弥补我的过失,那一个亿就给您打个八点八折吧。”
  冉以初气得额头上的青筋都暴出了。
  “我还有事,就不陪您多说了,拜拜。”艾伦怕冉以初闹事,于是匆匆下了线。
  冉以初躺在病床上思考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来到底是哪个地方不对劲。
  是那本小说!
  他现在进的这具身体就是冉以玥说的那个怀孕男配的,也就是说他穿进了冉以玥说的那本男男小说里了。
  他并不歧视同性恋,只是不能接受一个男的能怀孕这件事。
  思考了很久,他决定打掉这个孩子,于是按了呼叫铃。
  很快,就来了个中年医生以及一名护士。
  “身体不舒服吗?”中年医生看了看他,问道。
  “我想打掉这个孩子,你们尽快帮我安排手术吧。”冉以初刀枪直入道。
  “这……”中年医生犹豫了一下,推了推眼镜说,“你现在身孕四个月,若打掉孩子的话,实在是有些残忍,还是再想想吧。”
  冉以初一向做事果断,特别是在怀孕这件事上,几乎都不想再多考虑,语气坚定地回道:“不用考虑了,越快越好。”
  “那你稍等。”中年医生又看了他一眼,离开了病房。
  不知过了多久,冉以初都快等睡着了,突然听到了开门声,于是立马睁开了眼睛朝门外望去。
  推门而进的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看起来二十多岁,脸上却带着一丝冷意,他个子很高,进门的瞬间头顶都快撞到上面的门框了。
  男人穿着一身量身定做的黑色西装,身材极好,看起来倒像个模特。
  他走到病床边冷冷地扫了冉以初一眼,用低沉的声音问道:“你想打掉这个孩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