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小受又被弄哭了——半缘君

时间:2020-08-01 10:03:29  作者:半缘君

 

 
  文案:
  穿进老攻是个病娇鬼畜且还是个暴虐狂的酱酱酿酿小说里,许一凡是那个最悲惨的男配。
  他本来直的不能再直,现在不仅被掰弯送给了老攻男主,还变成了小受男主的一个垫脚石。
  瑟瑟发抖……怎么能活着直着爬下老攻的床?
  偏执阴鹫病娇黑化攻VS每天都在掰直自己的傲娇受
 
 
第1章 和漫画里的悲惨男配同名
  胸口沉甸甸的,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头,许一凡觉得自己五脏六腑好似都被压成了渣渣,连气都喘不上。
  好不容易睁眼,就看到有个男人压在他身上。
  他腿,还是被扛起来的……
  卧槽!
  什么状况?
  难不成,是他喝醉被捡尸了?
  被女人捡尸还能忍,被男人捡尸是个什么状况?
  许一凡瞬间想剁了这家伙的叼!2
  事实上,他这么想的时候,也这么做了。
  屈膝一踹,踹的就是这男人的叼。
  显然男人没想到许一凡突然来这么一下,闷哼了一声,就被许一凡又一推,掉下了床。
  许一凡一骨碌起身。
  尼玛!
  菊疼!
  疼死了!
  他从来没想到自己有那么一天,竟然会被人搞了后路。
  许一凡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气得想把罪魁祸首阉割。
  就算不能亲手阉割,他也想把这男人送进牢里。
  但他知道,强女干这种事情,要是男女还好说,告也能有个结果,可两个男人,他要是起诉被个男人强了,说不准还会被全民嘲笑。
  这以后就是他一辈子的黑历史。
  他丢不起这么个脸。
  许家更丢不起这种脸。
  他还没被全民嘲笑,可能就得被家里那位活活打死。
  许一凡疼的连抬脚踹的力气都没有。
  四周一瞧,把地上的衣服套身上。
  地上男人醉醺醺的,明显也喝了很多酒。
  麻蛋,男人喝醉了,怎么还能做这种事情?
  再一瞧男人那伟岸的叼,许一凡又愤怒又嫉妒羡慕。
  他干脆抽出裤腰带,强忍着某处强烈无比的疼痛与不适,费九牛二虎之力将男人绑在椅子上。
  他找出男人的身份证。
  “南宫斐?”
  这名字,还真尼玛的熟悉。
  而且这个名字瞧着就让许一凡生理性厌恶。
  后知后觉地想起,前两天表妹刚看过的一本漫画里,男主就是这个名字。
  那本漫画里有个下场悲惨的男配和许一凡名字一样,表妹特意把漫画拿来给他瞧。
  是本耽美漫画,真是冲击了许一凡的三观。
  里面男主南宫斐是个人渣里的人渣,不仅对别人渣,对他自己的小受更渣,许一凡觉得这种漫画简直毁三观教坏小孩子。
  什么狗屁作者啊,竟然写出这种灭绝人类的漫画。
  这种作者就是社会毒瘤!10
  因为漫画男主和眼前这男人同名,而且自己还被这家伙搞了。
  许一凡绑男人的时候,手下一点都不留情。
  哦,瞧了眼这男人翘起的叼,他果断又踹了一脚。
  南宫斐的脸色通红,神智也有些迷糊。
  但连续两次叼疼令他神智恢复了不少。
  他睁眼,盯着正俯身望着他的许一凡。
  许一凡本来在打量他的眉眼,啧啧,长得这么端正干什么不好,非得捡尸。
  南宫斐突然睁眼,吓了许一凡一跳。
  这男人目光兽性十足,太有侵略性,本来五官就很硬朗凌厉,两眼睛里的凶悍杀气就像是个凶穷极恶的人。2
  许一凡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但马上他反应过来,这男人被绑着呢,
  怕什么怕!
  才不怕!
 
 
第2章 被捡尸了??
  许一凡立刻挺直脊背,也恶狠狠地瞪着男人:“瞪什么瞪,再瞪挖了你眼珠子!”
  呵,他许一凡,长这么大,又不是被吓唬大的。
  为表示自己的凶残,许一凡还用手指戳了戳男人的眼睛:“敢招惹爷爷我,你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妈哒,这要搁在平日里,他不把这家伙的叼打断就不是许一凡!
  南宫斐盯着许一凡的目光微微一眯。
  许一凡晃了晃手中那些属于男人的卡:“这些卡的密码是多少,乖乖说出来,不然我也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爆句。”
  说最后两个字的时候,许一凡咬牙切齿
  要不是时间紧张,又怕被那人发觉,他此刻,是真想拿根拖把戳烂这家伙!
  南宫斐冷笑了一声:“卡都没有密码。”
  许一凡:“哦,还挺识趣啊。”
  将卡都装在自己口袋里,许一凡还把南宫斐手机也顺手逮羊地拿走,哦,当然不忘把指纹先改成他自己的:“算你识趣,警告你最好不要报警,要不然,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自取其辱。”
  “自取其辱。”南宫斐盯着许一凡重复这四个字。
  他一字一顿地,不知道为什么的,许一凡听着他重复这四个字,总有种浑身发毛的错觉。
  甩了甩头,把这种念头抛开。
  许一凡揪住他的头发,令他被迫的头仰起,与自己对峙,他的手一下一下拍在男人的脸上:“小爷还从来没吃过这种亏,你最好乖乖活到小爷再找你的时候。”
  身体不舒服,而且自觉这种地方不能多留,许一凡快步朝门外走去。
  他出了门才发觉,身处一处别墅里。
  下楼出门,别墅�
  ��院子还挺大,他绕了好一圈都没有找到院门。
  凌晨一点,天很黑,四周有路灯,灯光雾蒙蒙的,不知什么时候天空下起了雨。
  淅淅沥沥的雨越下越大。
  噼里啪啦砸在许一凡身上。
  他没在意,还在找着院子大门。
  因为结婚的事情和老爷子闹掰,订了凌晨四点的机票偷摸去国外。
  许一凡觉得自己今晚再不离开,明天说不准就会被铁面无私的老爷子扔进军队里去。
  说起来,他脑子抽了吗,不好好离开反而要去酒吧买醉……
  想到了这里,许一凡脑子,突然就一个激灵。
  不对,他没有去酒吧买醉。
  他从许家出来,打算连夜离开,在路边等狐朋狗友开车来接他去机场,却遇到一个小孩站在路中央。
  正好一辆车子驶过来,许一凡冲上去将小孩抱起朝一旁滚去。
  再后来……
  是刺骨的疼以及黑暗……
  这些记忆一幕幕出现在脑海里,令许一凡,有那么一瞬间茫然。
  那些记忆,是他做了个梦吗?
  或者,此刻这一切是梦?
  别墅的大门终于找到,只是大门紧闭。
  门卫亭的门也紧闭着。
  他敲不开大门,只能沿着墙转悠着,想要爬墙出去。
  脑袋这一刻有些恍惚,有些惊恐。
  他搞不清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他到底是在路边等车呢,还是在酒吧买醉被捡尸了?
 
 
第3章 啊啊啊啊……
  掏出南宫斐的手机,许一凡想拨打给自己那些狐朋狗友。
  然而,对着手机盯了半天才想起,狐朋狗友们的号码,他一个都不记得。
  唯一记得的,只有那人以及老爷子的电话。
  这么晚打扰老爷子不太好。
  愣怔许久,他拨号给了那人。
  想着,电话接通后,确认是那人,他就挂断。
  然而,电话那边却传来机械式声音:“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请确认后再拨……”
  怎么,会是空号?
  脚下一个踉跄,许一凡跌倒在地。
  雨那么大,地上全是泥泞。
  他试图爬起,结果又滑了倒,索性就坐在地上,又拨打老爷子的电话。
  同样,是空号。
  怎么可能?
  一个不祥的念头出现在脑海里,但又被他强自压下。
  他颤巍巍地打开网页,搜索许家,搜索老爷子那全国皆知的大名。
  搜索他自己的微博以及各种账号。
  结果,都是空白。
  此刻许一凡,大脑也成了一片空白。
  鬼使神差地,他在搜索栏输入了南宫斐的名字。
  #南珠创始人#
  #殭北董事长#
  #天元总裁#
  #国民老公#
  ……
  除了这些名头,下面还有无数关于南宫斐的花边新闻。
  许一凡越看越心惊。
  这,这和表妹与他说的那个漫画里的主角名头一样……
  他觉得自己一定出现幻觉了,垂死挣扎又在搜索栏输入另一位男主名字:许离然。
  ……
  也是一堆名头。
  而且,也与表妹说的人物对上号了。
  不会吧……
  尼玛他竟然穿进了一本漫画书了?
  这怎么可能?
  一定是有人在搞鬼。
  一定是他那些狐朋狗友们在搞怪。
  许一凡浑身冷汗渗渗,但依旧不愿相信这个现实。
  他收起手机,继续朝前走,终于找到墙边有一棵大树的地方。
  心头一喜,忙爬上树沿着树干朝墙头爬去。
  刚爬了没一半,目光瞟到南宫斐带着几个保镖走到了树下。
  保镖帮南宫斐撑了一把大黑伞,使得这个男人哪怕是在大雨中,也依旧没有半分狼狈。
  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南宫斐,面无表情的望着许一凡。
  许一凡偷偷瞟了好几眼南宫斐了。
  这男人,不穿衣服的时候是禽//兽,现在穿上衣服,就成了个衣冠禽//兽。
  想到自己不仅被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侵犯,而且他还把这家伙的叼踹了两次,一旦再落在这男人手中,指不定会尸骨无存。
  许一凡也就更加坚定,赶紧跳墙离开的决心。
  他才不要做那劳什子最惨男配!
  眼看着就要爬到墙头,胜利就在眼前。
  南宫斐终于开口,他慢悠悠地问身边保镖:“墙上的安保功能没有坏吧?”
  保镖垂头,恭谨答:“安保功能正常,一旦有人碰触,可以在一瞬间内把人电成人干。”
  正要去抓墙头的许一凡闻言一个激灵。
  恰好他抱着的枝干脆弱,晃悠悠的承受不住,“咔嚓”一声,断了。
  他在“啊啊啊”的尖叫声中掉在地上!
 
 
第4章 把人洗刷干净带他面前
  南宫斐盯着落地的许一凡,微微皱眉,眼底难掩嫌恶。
  许一凡倒是想坠晕过去,幻想着说不准再一睁眼就能回到他自己的世界。
  只要能回去,哪怕被老爷子扔进军营里,他也认了。
  但,终究是奢望。
  虽然砸在地上浑身疼痛,不过手脚全部完好,没有断胳膊断腿,更没能晕过去。
  他在地上躺了许久,直到冰冷的泥泞让他实在躺不下去。
  他这才缓缓起身,伸手抹了一把满脸的雨水,忽略南宫斐和他的保镖,默默朝前走去。
  走了没两步,许一凡的路被南宫斐的保镖堵住。
  他换个方向,依旧被堵。
  许一凡只得走到南宫斐的面前。
  掏出口袋里的手机,递给南宫斐:“你手机,拿去。”
  声音很拽,就好似在说:为了个手机带着这么多保镖追出来,至于么!
  南宫斐没有接手机。
  他身边的保镖将手机接了过去。
  许一凡耸了耸肩,继续对南宫斐说:“你对我做的事情有违人道,你不会觉得自己很有理吧?”
  说实话,向来是用拳头说话的许一凡,在说出这种话的时候,明显还是很鄙视自己的。
  搁在从前,他早就撂翻这些保镖一拳头砸过去了。
  但他能怎么办,他现在也很绝望。
  南宫斐抬了抬下巴:“你说你再见到我,会要我好看。”
  他话落,唇角勾起,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兴味十足地盯着许一凡:“你,现在见到我了。”
  许一凡:……
  要不是菊疼的不行,许一凡一定要和这家伙单挑。
  当然
  就算菊疼,他也不示弱:“对,我说过这话。”
  许一凡说:“别以为你有保镖就了不起,一对一单打,我一拳头就能把你砸的跪地求饶。”
  毕竟当年,他可是军区大院里小霸王。
  南宫斐嗤笑了一声。
  他对身边保镖说:“把人洗刷干净带我面前。”
  话落,转身就走。
  来的无声无息,走的毫无防备。
  但,南宫斐一走,许一凡也没能自由。
  人高马大的保镖走到他面前,像是老鹰提小鸡一般地把他拎了起。
  许一凡脚踢手打的挣扎:“放开我,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保镖手一松,许一凡掉在地上……
  屁股好像都被摔成了几瓣。
  许一凡对上保镖挑衅的目光,无比肯定以及确定,这个保镖就是故意的。
  刚刚一番挣扎令许一凡出了一身虚汗。
  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这身板根本不是他自己的那个有六块腹肌的强健体魄。
  这身体软软弱弱的,不仅没有力气,而且承受力也不强。1
  竟然,连身体都不是他自己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