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成神后玩家总想禁我言[无限]——炸毛喵尾巴

时间:2020-08-01 10:01:37  作者:炸毛喵尾巴

 

 
  文案:
  【冷静睿智时而皮一皮受X强大性格恶劣经常皮一皮攻】
  被全球追杀侥幸捡回一条命后,林默隐姓埋名,开启了他对于神明的复仇之路。
  只是,他逐渐凭着一张嘴留下了骇人传说……
  偏僻山中古怪的独臂村落,来去无踪的魂体顷刻间夺人性命。
  林默(冷漠.jpg):乖乖给老子爬
  被迫跪在地上哭唧唧爬行的Boss:我不要面子的?
  夜半三更,敲门声起,应or不应都得死。
  林默(面无表情):你给老子按门铃
  被迫按了一宿门铃的BOSS:?
  某人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他媳妇一张嘴。
  某次惹怒媳妇后,他得到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你接下来七日霉运缠身
  经历走路劈叉、不幸快枪、差点挨草后,他果断堵住媳妇的嘴,誓死捍卫了男性尊严。
  林默:我一张嘴,你可能会死。
  罪恶之都的权限者们:祖宗!请千万别开口!
 
  一句话:言灵在手天下我有?林?傲天?默的称霸之路。
  苏苏苏,强强强,攻受强破天,1V1
  副本类型各异,主恐怖,偶尔穿插轻松愉快副本
  【作者玻璃心,不喜直接点x,对大家都好】
  【攻性格是真恶劣,追妻漫漫,介意勿进】
 
 
第1章 你只不过是个npc(修)
  拉开门的一瞬间,一丝错愕浮现于眼底。林默挑眉,正要开口,下一秒,冰冷的触感从太阳穴处传来。
  [警告!警告!40938号罪人违规使用枪|械!请立即停止!]
  [警告!请立即停止!]
  男人握紧了武器,无视脑子里疯狂跳动的警告声,双眼通红,眼中尽是疯狂,“林默,你给我去死!”
  “砰!”他果断扣动扳机。
  ……
  仿佛脑子中某根断裂的弦被接上了,生死攸关时刻,林默眸色微沉,感觉头脑前所未有过的清明,薄唇微抿,他冷静开口,“停。”
  男人疯狂的神情在眸中瞬间定格。
  抬手将悬浮在半空距离自己额头仅有一厘米的子弹握于掌心,林默后退一步,猛然抬起右腿狠狠踹向男人的肚子。
  “噗”的一声闷响,男人被迫定格在扣动扳机那一瞬间,神情依旧疯狂,眼神却透露着一丝痛楚。
  “接下来的时间,给我乖乖听话。”诡异的光芒在眼中流转,林默缓缓启唇,声音低沉却带着惊心动魄的魔力,似神在耳边低语,让人完全无法拒绝。
  “说吧。”林默夺下了他的手|枪,毫不犹豫地将枪|口对准他的面门,“我的好同事,为什么要杀我?”
  “完成任务。”愤恨之色浮现眼底,男人被迫应道,随后开始破口大骂,“要不是被限制住了能力,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吗?老子干掉你这个NPC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言灵算个屁,我呸!”
  NPC?
  眼睛微眯,林默冷声发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之前不杀我,而是等待了这么久?”
  这句话仿佛点燃了男人的愤怒。他咬牙切齿地瞪着林默,眼中是彻骨的杀意和滔天的恨意,“我试过,我当然试过。”
  困于这里已数月,他尝试过各种方法想要杀他,却总是还未得逞就被反杀。每一次失败都会被扣除积分,然而扣除积分后他却无法像往常般脱离副本,而是被迫开启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多次失败后,他的积分已经所剩无几,走投无路之下他却愕然发现他的任务目标变得越来越强。
  在积分仅满足最后一次机会时,他本想忍气吞声,潜伏在他身边等待一击毙命的机会。哪曾想,手中的S级预言道具突然告诉他——他不会再有成功的一天。
  怎么可能!?他不信!
  疯狂之下他仓促发起了攻击。然而,感受到额头冰冷的触感,他红着一双眼,无法相信自己就要生生殒落在此。
  “你这个该死的邪门的NPC!”他恨恨地骂道。
  林默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蓦地嘴角勾起一抹冷漠的弧度,
  “秃头佬,再敢骂一句我就送你上西天。”
  手下败将还敢这么嚣张,真是头越光亮人越嚣张。
  男人脸色一滞,表情仿佛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他恶狠狠地瞪着林默,良久,倏然大笑出声,“虽然我活不过明天了,但你以为你能幸免吗?”
  “你这个被不断戏弄、一次又一次被清空记忆重新开始的、该死的工具人!”
  “你会重复千千万万次被杀害的命运,却永远无法脱困!”
  耳边仿佛听到“咔擦”一声,自灵魂深处传来的破碎声——在一个被层层束缚加密的地方,突然不经意的一瞬间,有一道十分不起眼的枷锁断裂了。
  随后,像是触发了什么开关,一阵阵破裂声接连在脑海深处响起,震得林默太阳穴隐隐作痛。
  一连串的记忆碎片在脑海中横冲直撞,让他感觉下一秒自己就要大脑炸裂而亡。
  握着枪柄的手猛然用力,林默微蹙眉头,脸色阴沉,“聒噪。”
  [警告!警告!当前副本将发生不知名异变!警告!警告……]
  男人注视着林默的目光突然变得莫名惊惧。
  诡谲的波光在眼底间流转,林默勾唇,乌木般的瞳仁深邃而冷漠,“即使我只是个NPC,我也照样能杀掉你。”
  他猛地把手中的枪|支扔落在地,眼皮一抬,淡漠冰冷的目光扫了他一眼,“并且,不需要这个。”
  “它会脏了我的手。”他嫌弃地说道。
  空气中多了些危险的波动,下一秒,森冷的杀意把男人牢牢禁锢,让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而亡。
  男人只看到面前这个长相清俊的青年眼中涟漪泛起,紧接着,一道冷淡却格外危险的声音陡然响起,
  “死。”
  林默启唇缓缓开口。
  莫名的力量波动在空气中震荡。
  男人双目瞪大,表情定格在深深的震惊中,倏然间,身体向前一倾重重摔落地面。
  预言说的是真的……
  他彻底坠入了死亡的深渊。
  -
  无声的黑暗在室内流动弥漫。
  林默紧靠着墙缓缓坐下,额头沁满冷汗,剧烈的疼痛自大脑深处扩散至全身,无数紊乱的碎片持续不断地在脑海深处肆|虐横行。
  耳边仿佛还萦绕着男人歇斯底里的怒吼——你不过是一个NPC!
  ……不!他根本不是NPC!
  他激烈地喘|息着,眉头紧蹙,努力在一片混乱的大脑中找到解脱的道路。
  “检测到宿主精神状况极差,是否花费10积分兑换一张医疗卡牌?”
  熟悉的,伴随他多年的系统音猛地在脑中响起。
  林默猛地睁开了眼,眼中迟疑而又迷茫。
  他是谁?他是林默。
  他的人生本应无趣又无聊,却在他二十三岁生日那天突然得到了这个抽卡系统。
  自从得到这个抽卡系统后,他平静的生活犹如脱缰的野马般一去不复返。
  系统会给他颁布任务,任务完成后会奖励他一定积分让他去兑换卡牌。这些卡牌作用各异,但在他的几次人生转折点上都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他起初只是把系统当作无聊生活的乐子。但是到了后来,他越来越分不清自己的生活到底是系统安排,还是他自己所想要去过的生活。
  因为,他逐渐发现系统开始插手他的人生——发布任务让他去接近季言,甚至追求季言……
  对了,季言在这个世界里,是他的爱人。
  乌眸蓦地闪过凛冽的冷光。
  不……不对!根本不对!
  林默痛苦地抱着脑袋,他怎么可能会和别人坠入爱河?
  他才不是NPC,他应该是罪恶之都的权限者!
  他应该是遭遇背叛后跌落空间风暴,灵魂迷失的S级权限者林默!
  ……
  林默猛地站起身子,清俊的脸上透着决绝的杀意。
  忍着脑中剧烈的钝痛,他低声轻喃道,“休想……休想对我的记忆动手脚。”
  “休想……”
  -
  罪恶之都神之府邸。
  娃娃脸青年猛然抬头,望向正悠闲躺在花海中的男人,略带惊讶地开口,“斯深,你记得先前突然引发热议的B级副本吗?”
  “就在刚刚,它跃升为S级副本。”青年摸索着下巴,“有史以来第一个从低级难度骤增至S级的副本,罪恶之都这次又想耍什么花样?”
  “听起来好像很有趣。”
  清冽如山泉、却透着一丝慵懒的男声悠悠响起。
  男人伸了个懒腰,抬眼望向青年,薄唇微勾,眸中光芒跳动,“最近过得太无聊,我也得去找找乐子了。”
 
 
第2章 全副本追击(小修)
  强烈的不安在心底萦绕,季言沉默站立,整个人都陷入了阴影中。
  现在是凌晨3:55分,极度的不详缠绕在心间,让他一直徘徊在门后不敢进去。
  [意志,告诉我,他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仿佛历经古老岁月的洗礼,玄妙而沧桑的男声悠悠响起,
  [他还活着]
  意料之中的答案,季言心中不可避免地有些遗憾。
  [意志,这个人非常难搞,你我合作之下都已经数次失败了。并且这还是在你强行改变、封锁他的记忆之下进行的。]
  季言越想心底越是愤恼,
  [我明明身份上变成了他的爱人,但是他还是抱着极强的警戒心。我试过半夜醒来对他动手、在他食物中下毒……都无一例外失败了!真的有可能成功吗!?]
  玄奥的男声平静地响起,如清凉的微风抚去季言心中的激愤,
  [别担心。他是这个世界的bug,终有一日会被清除。否则,他将会影响整个世界的运转,这是不被允许的。]
  男声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突然激动开口,
  [抗衡我的力量正在急剧减弱,他好像意识迷失了!]
  男声音调猛地升高,[季言,好机会!]
  -
  浓郁的黑暗吞噬了整片空间,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不详,一片静谧。
  面容隽秀的青年安静地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眉头微蹙,像是正经历着一场不太愉快的噩梦。
  诡异的黑暗中,森冷的杀意凶猛扑向青年,欲把他彻底吞没。
  ……
  锐利至极的寒光自眸中猛然射出,林默在男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死死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早就觉得奇怪了,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原来是那个破意志在暗中捣鬼。”林默冷笑一声,阴冷的杀意在眼中跳动,透过季言径直涌向那个隐藏在暗处中的‘人’。
  “封锁并捏造我的记忆?你就只有这种低级手段了吗。”
  “意志,你封不了我一辈子。”
  磅礴的力量在精神海中急速聚拢,顷刻间形成了惊心动魄的力量风暴。
  “死。”
  惊人的风暴径直向季言席卷而去。
  ……
  察觉到潜藏在脑海中的意志分|身仓皇逃走,意识消散前的那一刻,季言莫名有这么一种预感——他再也没有重头开始的机会了。
  下一秒,全副本权限者的脑海里都跳动着系统疯狂的警告声:
  [警告!警告!当前副本发生不知名异变!副本难度升级为S级!]
  [警告!副本难度升级为S级!]
  [现开启全副本追击任务:阻止目标林默通关!成功奖励30000积分,失败扣除10000积分,积分为负将被抹杀。
  注意:①不可使用超出副本世界可承受范围的手段方式。
  ②禁止对副本世界做出不可逆转的改变。
  ③禁止对副本世界原生人类造成恶意伤亡。
  若有触犯,罪加一等!衷心希望各位罪人完整归来!]
  无数困于此副本无法找到通关之路的权限者们,沸腾了。
  ……
  屏障被打破,世界意志捏造出来的抽卡系统成功被隔绝出林默的意识。
  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时隔多年终于再次上线。
  “主线任务发布:活下去。
  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成功度过七天。期间该副本世界内所有罪人将会来阻止你,请小心谨慎,确保安全。任务成功灵魂回归罪恶之都,失败彻底抹杀。”
  “衷心祝愿104号罪人成功归来。”
  104号…这个熟悉的称呼,他已经有多久没听到了啊?
  -
  寒风萧瑟,冬夜冷清,因暴雪侵袭,街道入目皆覆盖了一层白雪。昏黄的路灯下,黑与白皆隐于孤寂。
  街道尽头,一间孤零零的小卖部在寒夜中依旧敞开,昏黄的灯光从屋内透出,不大的电视播报声在这片寂静的天地内显得十分响亮。
  “老板,麻烦来一桶泡面。”男人顿了顿,补充道,“有热水吗?”
  “有。”中年男人应道,起身将热水和泡面放在柜台上,颇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一下这个寒夜光顾的客人。
  客人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极低,脸上架着一副墨镜,一身黑色运动装衬得身高腿长,即使遮的严实也看得出长相不差。黑色耐脏,但小卖部老板还是从满是褶皱的衣服表面推测出这位客人经历了较长距离的跋涉。
  况且,这位客人此刻正低头匆忙吃着泡面,看起来似乎饿的不轻。
  “下面播报晚间新闻:
  A级通缉犯林默,男,汉族,22岁,身高178厘米,C市人。身份证号:4413XXXXX。其于1月26日在C市袭击两位市民后出逃,在逃途中连续作案,数次当街袭击多名无辜市民,作案性质十分恶劣,对社会危害极大。望市民多加小心,有提供线索者奖励10万人民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