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星际之完美契合——冰糖莲子羹

时间:2020-08-01 09:58:59  作者:冰糖莲子羹

 

 
  文案:
  重生后的陆榕,心里有一个上辈子爱而不得的人,眼前有一个又讨厌又羡慕的人,游戏里有一个被强制分配的老公。
  后来,他发现这三个家伙居然是同一个人。
  陆榕:“……”我圈圈你个叉叉,这操作骚的够可以。
  西法尔:“本王是最强黑暗哨兵,向导是什么东西,也配进入本王精神领域。”
  后来,西法尔觉得真香。
  这暴力小向导真是该死的甜美。
  大宇宙时代,源体人入侵,虫族出没,哨兵向导应运而生。
  帝制重萌,军团对峙,皇储之争,帝国命运将何去何从。
  陆榕说:“西法尔,你眼中有星辰,胸膛中有大海。”
  陆榕说:“西法尔,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这是一本披着各种皮谈恋爱的星际文,私设如山,甜宠为主,二月参赛,预求枝枝】
  星际之完美契合的关键字:星际之完美契合,冰糖莲子羹,甜爽,军校,强强
 
 
第1章 赵家说客
  “榕少爷,如今有两个选择摆放在您面前,一个是代替嘉述少爷嫁给大皇子做皇子妃,另一个是继续在这片荒星挖矿三十年,相信以您的智慧,一定不会选择一辈子都蹉跎在这偏远贫瘠的荒星。”
  前来与陆榕做交易的是赵家家主的贴身秘书,名为丁思哲,是个脸上总带着得体笑容的男人,然而他说的话,却让陆榕尤为反感。
  陆榕扫了眼智脑板上面列举的种种好处,心中却是毫无波澜……不,也不能说是毫无波澜,毕竟他刚刚意识到自己上一秒还在牢狱之中被人一枪毙命,下一秒便死后重生,还刚巧不巧回到了十七岁尚在荒星的时候。
  重生的具体缘由,他来不及想,估计也想不清楚,但面前这个人,他是立刻马上便要应对的。
  陆榕曾经经历过一次这样的选择,且他毫无选择地选择了第一个。
  他要替赵嘉述嫁给大皇子。
  按道理来说,当皇子妃可谓是一步登天,日后衣食无忧,陆榕的母亲还将会得到娘家赵家的一大笔嫁妆,足以让她顺利嫁给那个总是在婚事上拖拖拉拉的小贵族。
  但是,这位大皇子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在战中受重伤,成了个精神领域溃散崩塌、陷入深海状态的废人,就算他拥有再怎么尊贵显赫的身份地位,对于一个无法战斗的哨兵而言,他这一生已经注定废了。
  而他的皇子妃,也会一生被禁锢在那个牢笼之中,成为一只折翼的鸟,甚至会丢掉性命,就像是上辈子的陆榕。
  陆榕再次看了眼那上面罗列的各种好处,如同上辈子一样,问道:“皇室指名道姓要让赵嘉述嫁过去,大皇子便是看中了和赵嘉述之间的精神契合度,听说他们两人的契合度高达78%,我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纵然李代桃僵,难保事后会被追究。”
  皇室要和八大军阀之一的赵家军阀联姻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哪怕陆榕身居这偏远荒芜消息滞后的边缘荒星,也已经从不少人口中听到此事。
  大皇子纵然废了,也还是皇室之人,赵家这般戏耍,倒是胆大包天,虽说银河帝国如今八大军团分庭抗礼,各个地位崇高,但皇室依然是权力最为集中强大的存在。
  丁思哲露出了得体的微笑,打量着眼前这位穿着破旧但难掩姿色的少年,道:“此事家族自会打点,榕少爷不必担心,而且,家族自会保证榕少爷入了皇室之后的安全。”
  陆榕心中不禁讽笑,打点倒是会打点,却与他无关。
  上辈子他嫁给大皇子的当日,身份就已经暴露了,只是皇室已经收了赵家军阀三颗星源矿星的好处,自然不会为了这么个废了的皇子大动干戈,竟是就这么认了。
  只是,他的安危就无人理会了。
  赵家甚至期待大皇子一怒之下能杀了他,这般还能杀人灭口,解决一个隐患,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大皇子看他虚弱可怜,竟是留了他一条性命。
  然而,陆榕只是保住一条命罢了,待到大皇子一母同胞的弟弟邪王归来,陆榕的日子又重新陷入了水深火热中,连一丝安稳都求不来,总是被人捉弄欺负,日子过得并不舒坦,堪称提心吊胆。
  陆榕那双清澈透亮的黑眸带了几分无辜,看着丁思哲问道:“为何赵嘉述不愿嫁入皇室?这种事情,应当是尊荣才对吧?”
  他深知原由,却又不得不装傻充愣,以此来麻痹对方。
  果然,丁思哲露出了一抹难以捕捉的轻视之色,对于这种白痴问题,他实则是不屑解答的。
  不过,碍于这位被发配荒星的弃子陆榕少爷如今还有废物利用的价值,丁思哲便耐着性子道:“嘉述少爷乃是精神力等级为A的强向导,他是赵家重点培养的对象,他结婚对象至少也是同为A级的强哨兵,而不是一个只能坐在轮椅上的废人,而你——”
  他笑了笑,接着道:“这对你来说却是个跻身上流社会的良机,不妨想想看,与其在这荒星蹉跎一辈子,不如豁出去赌一把,说不定你得了大皇子宠爱,便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更何况,你母亲赵舒兰小姐,如今恰需要一笔嫁妆让她能够风光地嫁给摩斯男爵做他第二位夫人。”
  第二位夫人,说白了就是个二房罢了。
  可赵舒兰只是个普通人,还是个未婚先孕前夫叛国的女人,她既是一定要嫁入贵族高门,便最多只能当二房了,甚至能够让那位年龄足以做她父亲的摩斯男爵给个名分,已经是她求之不得的事情了。
  赵舒兰远在帝都,数万光年之外的陆榕在荒星上还要替她终身大事操心,陆榕心里面也是日了狗了。
  可是,纵然赵舒兰对他多年不闻不问,毫无心理负担地将他丢在荒星自生自灭,他也还是对赵舒兰生不出恨意——毕竟是她给了他生命,没在他一出生的时候便将他掐死,而且在他养父叛国之前,赵舒兰对他还算不错。
  陆榕露出了为难之色,道:“我需要仔细想一想。”
  丁思哲收起了智脑,看了眼腕间的终端,道:“此事刻不容缓,最多明日中午十二点前,你要给我结果。”
  陆榕点头,道:“好。”
  丁思哲临走之前,对他语重心长地说道:“榕少爷,我知你这些年心中对家族必然有些不满,但你也知道这世界就是充满不公平,若你是个哨兵或是向导,纵然出身如此,也会得到家族重用,不过,家族到底还是惦记着你,给你脱离苦海的机会,也算仁至义尽。”
  “……”
  仁至义尽你妈的狗头!
  陆榕内心无情吐槽,脸上保持懦弱的笑容,道:“我明白,我会尽量让家族满意的,只是要做些心理建设而已,丁秘书不必担心。”
  丁思哲这才起身,心满意足地离开这个破烂不堪的屋子,上了车便将陆榕的反应告诉赵家。
  他想,这果然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软柿子,甚至他还不曾说出威逼的话来,光是呈列出来的零星好处,就已经让陆榕双目放光。
  赵家那边,家主赵毅得了丁思哲的回答,甚是满意,隔着终端光脑对他说道:“谅他也没胆子抗拒家族的安排,若是明日他还在犹豫,便直接将人打晕了带走,免得耽搁时间。”
  旁边,赵嘉述的笑声传来,道:“爷爷,能让他嫁给大皇子成为帝国皇子妃,他只怕心里面求之不得,对您感激涕零呢,只是嘴巴上说得委屈而已,否则以他私生子的身份,只怕一辈子都不敢离开第十八区荒星呢。”
  “不错,他该知道感恩。”赵将军说。
  “……”
 
 
第2章 小嫂子
  陆榕坐在他那背光的小屋里面思索了许久,他脑子里面有些凌乱,但很快便被他捋顺。
  从重生到过去的震惊之中已经回过神来,陆榕当下最在意的是他该如何抉择之后的道路。
  重蹈覆辙嫁入皇室是绝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赵家显然只是通知他一声罢了,丁思哲带了赵家的军队,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拒绝只会让自己多吃些苦头。
  只是,陆榕记得清楚,上辈子在答应代替赵嘉述联姻回去帝都的路上,他突然分化成了向导,释放出强烈的向导素,引得整个飞船的哨兵都几乎发狂,他在节操掉一地在虚弱中被人玩儿死和成为一个半废向导之间,毅然决然选择了后者,他用刀子将储藏向导素的后颈腺体给直接割了。
  这等决然,震惊了一整个船舱的哨兵。
  他保住了一命,却一辈子都成了个半残。
  说来也是好笑,他嫁的大皇子是个废人,他也成了残废,两人废物到了一起,也算是搭配。
  他不爱大皇子,大皇子也不爱他,在嫁入皇室的第一晚,大皇子便把话说的明白——
  “你我只是名义上的夫夫罢了,你不必干涉我的生活,我也不会干涉你,而且,只要你把嘴巴闭紧,不该说的不要乱说,我能保你在力所能及范围内,最大的自由。”
  许是同病相怜,两人倒是相敬如宾地过了几年,关系也还不错,只是后来大皇子精神领域崩溃陷入相对死亡状态,陆榕身为大皇子身边人有重大犯罪嫌疑,被拉入监牢审讯。
  经过一番酷刑之后,陆榕见到了邪王。
  邪王是大皇子一母同胞的亲生弟弟,也是在那个皇宫之中,陆榕既敬且惧的一个特殊存在。
  他隐约记得邪王在他昏沉之中于他耳畔叫了声“小嫂子”,然后以一种邪王不该有的轻柔力道为他擦干净了脸蛋,而后对他说:“本王只走了两个月,你就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真可怜。”
  陆榕咳出了血水,夹杂着血色的唾沫有一些落在了邪王的那张从不离身的铁灰色面具上。
  邪王的手顿了一下,才漫不经心地将那血水用带了白手套的右手擦掉,他看了眼上面的血渍,沉着声音道:“最多三日,本王带你出去,他们不敢再对你用刑,你也争气点,活过这三日。”
  “活着太累了,西法尔。”陆榕努力抬起头,第一次喊了他的名字。
  他看着他那张冰冷的覆面,道:“你杀了我吧。”
  邪王苍蓝色的眸中有风起云涌。
  陆榕看不清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究竟如何作想。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长什么样子么?”邪王拉下了他不离身的白手套,白玉雕琢骨节分明的手指按在了陆榕的脸颊上。
  这种触感像是清亮的玉石在面颊上移动,所触之地一片舒服的微麻。
  “等你出来,我便告诉你。”邪王的手指慢慢落在了陆榕的眉心,他似乎叹了口气,低声说道:“乖,听话,本王一定会带你回家。”
  思及此,陆榕眼眶有些湿润,他按着不停跳动的心口,缓缓叹了口气,仰起脸来以防眼泪因为重力影响滑落。
  那应当是邪王对他最温柔的一次了。
  那么多年,他始终看不懂邪王的心思,但他却清楚自己的心思。
  可惜,他让邪王失望了。
  邪王离开后的第二天傍晚,有杀手闯入了铜墙铁壁般的监牢之中,将他一击毙命,子弹穿过了他的头颅,他听到了脑子崩裂的声音,他最后一个念头便是——如果有下辈子,他不要再当他的小嫂子了。
  真可惜,邪王答应他待他出去之后,便给他看那张冷硬地面具下面的真容,然而他永远也出不去了,不知道邪王看到他的尸体之后,会是怎样的心情,是失望,还是愤怒。
  说实话,就连陆榕自己都不曾想到,邪王竟是唯一一个来救他的人,毕竟这个家伙在以往的几年里,总是戏弄他、变着法子惩罚他,叫他做许多看似不可能完成的训练,甚至还带着几分卷翘的尾音,叫他“小嫂子”,他像是个引诱着夏娃去咬苹果的毒蛇一样,让他恐惧,却又忍不住想要靠近。
  陆榕强硬地将自己的思绪拉回到现世,脑海中已经有一个几乎成型的计划。
  他出了门,外面的天色已经晚了,傍晚六点半的荒星,天空是如同一张大嘴似的空洞漆黑,上空漂浮着各种杂尘粒子,远处传来“嗡嗡嗡”“嘟嘟嘟”的机械声。
  这里是杂星,也是矿区,只是此处的矿产并不丰盛也不名贵,和那些丰腴富饶的矿星可谓天壤之别,然而这颗荒星的负责人依然坚信能够通过挖矿改变现状,锲而不舍地日夜动工开采,是以原本环境便恶劣的荒星上空,悬浮着更多灰黑的杂尘粒子。
  此处的人,大多都是占据帝国人口百分之九十的普通人,他们成日为了生活奔波,早已没有精神追求。
  这颗荒星上的大多人,祖祖辈辈,都生于此死于此。
  陆榕不喜欢这个地方,所以他没打算一辈子都在这里。
  陆榕踹飞了两个挡在路中间的石块,来到巷子尽头的那间小屋门口,敲了敲门。
  “谁?”一道属于少年和成年之间的声音传来。
  “你祖宗。”陆榕说话毫不客气,道:“开门。”
  连白赶紧把门打开,张望着四周,顶着一张青青紫紫的脸,有些紧张地说道:“榕哥你来了,妈的这几天卢峰那个疯子成天派人盯着我,我都不敢出门了。”
  陆榕皱了眉头,道:“他找人打你了?疼不疼?”
  “早好全了,我虽然弱鸡,但好歹还是个哨兵吧,这点儿小伤还成吧。”连白揉了下脸,嘶了一声,身后那只同样鼻青脸肿的量子兽小白熊垂头丧气地跟着进来。
  小白熊凑过去扒拉陆榕的裤腿,奈何陆榕此时尚未分化,看不到这只有哨兵向导才能看到的异次元量子兽。
  小白熊大败而归。
 
 
第3章 他的打算
  连白屋子里面连个板凳都没有,陆榕直接一屁股坐在桌子上。
  那桌子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晃悠了两下,陆榕赶紧站了起来。
  “哎呀,您老对他好点儿,我花了七星币从跳蚤市场买的。”
  连白一脸肉疼地把桌子给扶好,道:“这不是前几天你莫名其妙突然发高烧,我寻思着去给你弄点儿药,结果被卢峰的一个马仔给耍了,特么花钱买了一瓶糖水回来,我气不过,就拐回去把他打了一顿,谁知道他居然告状,这不卢峰带人又打回来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