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快穿之病玫瑰[天作之合]——花色满京

时间:2020-08-01 09:57:19  作者:花色满京

 

 

文案

恰饭写手叶柳园,为了洽饭男男女女男女女男各种爱情都写过,但内心中却从不相信这世上有矢志不渝的爱,更不相信有人会爱他。

直到他因为熬夜码字猝死家中,遇见一个冒着绿光的系统……

叶柳园:……

————

“我是一朵生了病的玫瑰,我知道永远也不会有人爱我。”?

“直到在这柳园里,相遇我的挚爱,他执一朵玫瑰,穿林向我而来。”

*化用叶芝《柳园里》

 ————

1.是很甜很甜很甜的文,别被骗了。

2.快穿文,其实算是轮回文,攻都是一个人,受有记忆,但攻没有记忆。

3.瓶颈期调节的作品,狗血有,逻辑尽量有。

4.暴露作者糟糕癖好,每个故事开头有预警。

 

 

 

第1章 开端

  凌晨快一点,夜深人静,除了零星传来的狗吠和马路上呼啸而过的车声外,再没其他的声音。

  叶柳园的房间朝南,连着一个大阳台。此时秋天过了一半,张牙舞爪的秋老虎早没了之前的威势,反而带着些慵懒的余韵。

  阳台开着窗,夜里凉爽的风徐徐吹着。

  晾晒的衣服挂在晾衣杆上,在夜风中影影绰绰的,看上去比白天多了几分异样的鬼魅。

  叶柳园开着台灯,坐在电脑桌前,正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敲敲打打。

  一口气写完一段剧情,叶柳园长出口气,停下来活动活动手指和手腕,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转动电脑椅看向阳台上挂着的衣服放空了一会儿,休息休息自己高度集中的精神和紧绷的大脑。

  叶柳园是个写手,进一步讲是网络小说写手,更进一步讲是女性向网络小说写手,目前正在一个绿油油的网站上连载。

  至于他一个大四已保研的男人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女性向网络小说写手,这事说来话长,其实简单来说还不是被一个字逼的。

  钱。

  他上大学的学费、书费、住宿费、生活费都是他自己掏的。

  当年高考结束,他因为大学选专业这事和家里闹了矛盾,他爸放话他要是敢报历史系,他从此往后一分钱都不会给他。

  叶柳园也硬气,高考结束那个暑假,别人都去毕业旅行、考驾照、蹦迪约会,玩得乐翻天,他却一边兼职暑假工一边在网上写点小说,硬生生凑齐了上大学的费用。

  至于写小说为什么写女频,男频那边对更新的要求太大,叶柳园自认不是什么触手怪,没办法在兼职结束后有限的休息时间内日万。

  他开学后为了学业没那多时间去兼职,就渐渐把精力放在了写小说上。

  一开始是真的难,一个月写文能有一两千都算不错的了,更多时候连几百都没有。一个月只有几百的时候,他就只能每天掰着指头过日子,打壶水看着三分三分跳表的饮水机都肉疼。

  为了生活费,为了吃饭能点个二三十的外卖,为了换季能添身新衣服,他什么都题材都尝试过。男女爱情就不说了,有时候还会写男男女女或者女男。

  事实证明任何事坚持下来都会有成果的,叶柳园渐渐在那个绿油油的网站有了姓名,也有了一部分固定的读者粉丝,不说大红大火,也不再是查无此人了。

  月入也渐渐从几百到几千,从几千到几万。大二下学期就从六人宿舍搬了出来,和人合租了现在这套房子。

  至于和他合租的那位,叶柳园反射性看向了隔壁,那位只在叶柳园入住第一天露过面。叶柳园住的是主卧,合租人住的是次卧,次卧的房门常年关着,合租人也不见身影。

  叶柳园有时怀疑他从来没住过这栋房,有时又怀疑他一直都在次卧,从没有出过门。

  可是这可能吗?人总要吃喝拉撒,合租人要是一直住在次卧,总不可能连房门都不踏出一步。能一直呆在一个封闭房间的,恐怕只有尸体,如果是尸体,那他搬进来不到半个月一定会闻到尸臭。

  叶柳园一个写手,想象力不是一般的丰富,对于这位合租人他脑内幻想过各种可能。

  叶柳园还借口请合租人吃饭敲过次卧的门,但次卧里静悄悄得,没有任何回应。次卧的门反锁着,叶柳园打不开进不去,没有合理的理由也不好暴力开门,要是暴力开门后门内真的有人,那就又尴尬又惊悚了。

  一开始叶柳园还会怀疑,久而久之,他也就默认合租人从来没住进过这栋房子。

  没人和他抢卫生间、厨房,还有人分担一半的房租,何乐而不为呢?

  叶柳园将杯中最后一口咖啡饮尽,转回电脑前继续码字。

  今晚的状态不错,明天没课可以休息,他不能保证之后他的日子都有时间可以码字,存稿自然是越多越好。

  时间缓缓,在天色将明之时,叶柳园敲下这个章节最后一个字,他松了口气,紧绷了一夜的神经让他微微头疼,心跳地速度非常快,咚咚咚咚得似乎要从他的胸膛里蹦出来。

  叶柳园合上笔记本电脑,站起身,突然心脏处传来一阵尖锐的痛楚。叶柳园反射性一手撑着桌沿,一手按住心口。

  以前他熬夜久了或者喝太多咖啡也会有这种痛出现,一般只是一瞬就过去了,就像有根针扎了一下心脏。但这次却不同,痛楚持续了一会儿,然后叶柳园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

  叶柳园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他还残留着心跳过快的错觉,但很快他就发现这不是错觉。

  他正穿着一件宽松的卫衣靠在宽大的沙发,各种五颜六色的放射灯不停闪烁着,震耳欲聋的音乐霸道地侵占了他的双耳。

  视觉和听觉都被周围嘈杂的环境狂轰滥炸,让叶柳园有种头晕目眩的荒谬感,不仅如此,酒精侵蚀了他的大脑,各种饮酒过量的不适和眩晕感混合在一起,让叶柳园更加无所适从。

  他右边一个染着一头红毛的小子正递给他一瓶瓶身上满是看不懂的文字的洋酒,周围围着的一群男男女女起哄着让他对瓶吹!

  一个看上去脸嫩的姑娘穿着一身束身衣,黑色蕾丝和皮带扣在她身上,有种欲盖弥彰的性感。

  看叶柳园没反应,这姑娘伸手接过红毛递过来的洋酒,从桌上拿过一个高脚杯往里一倒,娇软地靠过来连声道:“叶少来一杯,再来一杯。干了这杯,我给您拿鞭子过来。”

  什么叶少?什么鞭子?

  叶柳园被吓到近乎跳起来,这什么阵仗?

  他一洁身自好新时代好青年,兢兢业业码字赚生活费,老老实实完成学校导师留下的任务,按部就班地沿着他给自己制定的人生规划往下走,什么时候来过这种地方?

  怪不得他一醒来就觉得自己心跳过快,饮酒过量加上这么劲爆的场景,心跳不快才是怪事。

  那边那个端着高脚杯的姑娘都快把杯子怼到他唇边了,周围那些人起哄地更加厉害。叶柳园也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只能在周围人的起哄中草草灌下那杯洋酒,颇狼狈地起身说要去上厕所。

  “哎!叶少喝成还能认识厕所在哪儿吗?有眼力见吗?还不快点搀着叶少去!”那红毛拍了下姑娘的大腿,幸灾乐祸地大声道。

  那姑娘起身来扶叶柳园,被急于离开这里的叶柳园一把推开。

  出了包厢的门,叶柳园是真不知道厕所在哪里,他只觉得脚下的地面在转、天花板也转、周围的墙壁都在转,天旋地转之间叶柳园也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走。

  叶柳园扶着墙壁勉强走到一个安静些的地方,他沿着墙壁向前,摸到门把手,才意识到这是一扇包厢的门。

  叶柳园实在是坚持不住,靠着门缓缓滑坐到地上。

  酒精疯狂地轰炸着他不清醒的大脑,当叶柳园看见自己面前浮出一团绿光的时候,他甚至怀疑自己出现幻觉了。

  接着那团绿光就出声了:“叶柳园先生,您好,我是绿晋江系统第4354293号,以后将由我们一起合作,共同完成任务。”

  得,他不光出现幻觉了,还出现幻听了。

  “叶柳园先生,您并没有出现幻觉,也没有幻听,我们正在进行交流。”

  叶柳园皱起眉,伸手按揉太阳穴。

  所以,现在这个情况,他是穿越了吗?眼前这个冒绿光的东西就是他的系统?

  “这位……”叶柳园顿了下,他没记住那一串复杂的数字,只能退一步道:“这位系统先生,能麻烦问一下我之前怎么了?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经过系统查询,叶先生,您之前的身体突发心源性猝死,系统捕捉到您的灵魂波动,紧急情况下与您单方面达成合作契约。”

  “什么契约?”

  “叶先生为我司工作,根据叶先生的表现,叶先生可以赢取积分。只要叶先生赢取足够多的积分,我司可以帮助叶先生抹消这次心源性猝死。”

  叶柳园将头后仰,靠在门板上,被酒精侵蚀的大脑半天才理解这团冒绿光的系统的意思。

  他死了,他之前的身体心源性猝死,死后他的灵魂被这个系统捕捉并强制他签下了劳动合同。他给这个系统工作,赢取积分,足够的积分可以让他重返现实世界重新活过来。

  “你们这是强买强卖、霸王合约!”叶柳园勉强控诉道,他人都死了,压根没法反抗,就这么莫名其妙被带到这里来工作。

  “是的。”冒着绿光的系统干净利落地承认,毫不避讳,它道:“但如果叶先生无意复活,我们现在就可以解除契约。”

  不,这还是不了。

  叶柳园的人生刚刚起步,还有大好的年华,他还不想莫名其妙死在出租屋里。

  他一想到自己那个从不见人影的室友,如果没有系统,他的尸体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没人发现。直到尸体开始腐烂发臭,邻居或其他人忍受不了四散的恶臭才会报警发现他的尸体,这样的结果他根本不能接受。

  “不用了,系统先生,请问我该怎么赢取积分。”

 

 

第2章 猩红的缪斯(一)

  系统道:“每个世界,系统会下达一个任务,这个任务是叶先生在此世界的最主要目标,但任务不一定要完成。积分我司是综合叶先生完成任务期间的行为来给出的,主要判定标准有观看人数、观看评价、以及额外积分打赏。”

  “完成任务固然可以为叶先生应得大量积分,但观看者人数增加、观看评价条数多、额外积分打赏多,系统会额外为叶先生提供一定的帮助。所以,系统真诚建议,叶先生应该考虑观看者的感受以及如何留下更多观看者,而不是一味为了完成任务而工作。”

  “所以,你们还在直播是吗?我就是那个主播,还有人在观看?”叶柳园总结了下。

  “是的。”系统先生道:“换个叶先生更熟悉的表述,叶先生是一本小说中的人物,小说的结局其实并不是多么重要,过程与剧情如何才更重要。收藏、评论、点击和打赏,决定了叶先生能得到多少积分。”

  难道不是这样吗?叶柳园微微眯起眼,走廊里的灯光太刺目,让他眼前白茫茫的。难道他真的不是一本小说中的人物吗?难道他真的不是一场直播中的角色吗?

  这位系统能让他在现实中死而复生,谁知道他口中的“我司”到底是个怎样的组织,他又在这个组织眼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好,我清楚了,这个世界的任务是什么?”

  系统道:“叶先生,请注意查收原身的记忆与本次任务。”

  系统声音刚落,庞大的信息让叶柳园忍不住抱头有些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他现在这具身体是叶氏集团的小少爷,他上面还有两个哥哥。父母表面上很恩爱,总是出双入对,实际上貌合神离、同床异梦。

  叶大哥已经进了公司,一步步从基层做起,现在已经成了公司高管,摆明了会接手叶父的位置。叶二少是个钢琴演奏家,刚从国外最顶尖的音乐学院留学回来,在国际和国内都享有很高的声望。

  至于他,叶家被娇惯的小少爷,现在还在上大学。能上大学还是靠父兄捐款换来的名额,他名下有父亲记给他的几栋房产和各种基金,基本上后半辈子可以靠这些混吃等死,上大学也不过是走个流程,挣个学历。

  叶小少爷也不像别的二代玩的那么开,不抽烟不泡吧不玩车,最多最多有些酗酒。这次他是被自己大学认识的狐朋狗友,也就是那个红毛和其他人拐来玩玩找刺激的。

  这个‘玩玩’可不是一般的‘玩玩’,这地方明面上只是个酒吧会所,实际上地下还有个调教俱乐部。喧嚣与酒精的掩盖下,一些有特殊癖好的客人常常会光临这里。

  那位红毛和狐朋狗友难说是不是故意的,就算不是故意的,对原身大概也抱有几分恶意。

  原身有些酗酒,只要他醉了,不小心碰上什么还不是原身自己倒霉?

  多少人挣扎着让自己能活得好一些,凭什么会有原身这样生来就注定一生顺遂、什么都可以心想事成的家伙?

  那些狐朋狗友多多少少都抱着这样隐藏的恶意,也只有原身这种无忧无虑长大的富家少爷毫无察觉,一脚踏进了暗藏荆棘的陷阱。

  这次的任务目标则是——

  【系统任务:拿到宋会慈巅峰之作】

  宋会慈,原主的记忆中有这个人。这人是个天才画家,十几岁就扬名国际,现在的画价值千金,已经极具收藏价值。

  原主记忆中会有这个人,是因为宋会慈是他二哥叶柏容柏荣的好友,在叶柏容柏荣归国后拜访过叶家。

  原主对于这个人印象不是特别好,对于那个看上去寡淡的男人莫名地心含畏惧。

  “叶先生,系统提示您,您现在的收藏为10,当前积分172。因为叶先生是新人,系统赠送您一次新人场外帮助,请注意查收。”

  系统帮助也就是所谓的金手指了,这次的新手金手指是——

  【白皙皮肤:不惨白有血色,真正白皙肌肤,你值得拥有。】

  叶柳园一时不知该如何吐槽这个金手指,皮肤变白,他不理解这东西有什么用处……

  算了,有胜于无。

  叶柳园本来正靠在一个包厢的门上,突然门向内打开,毫无防备加上被酒精侵蚀大脑、反应迟钝,叶柳园向后仰倒,后脑重重磕在地上。

  还好地面铺了地毯,但这一下还是撞得他大脑发蒙,疼得瞬间眼睛都湿润了。

  叶柳园缓了缓,泪眼朦胧地对上了自上而下冷漠睨视他的人。

  这张脸,是宋会慈。

  宋会慈穿着一身极其有禁欲色彩的白西装,手上戴着一双白色手套,脸上架着金边眼镜,一条细细的金链垂在脸侧,深邃的眉眼被眼镜一遮更有距离感。唇很薄,唇弓却有着流畅优美的弧度,抿在一起像是锋利的刀刃。

  不可否认宋会慈确实俊美,但俊美中又带着凌冽的冷意,见他者如见薄刃,只觉杀气灌体、冷意乍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