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ALL叶]七夜谈——节操组

时间:2020-07-31 14:57:43  作者:节操组

 

 
 
 
第1章 
  楼冠宁把商务车停在别墅院子一角,一行人陆陆续续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联盟这次安排的活动规模不大,似乎是想走高端专业路线,只邀请了少数几位大神。活动地点处于市远郊,联盟本是要派车来送的,但恰好这次的度假别墅和楼家产业有几分关系,所以半个地主的楼冠宁主动自觉的揽下了这个工作,尽尽东道主之谊。
  虽然作为富二代在商界里混得挺游刃有余,但楼冠宁面对身边这些大神时,那也是相当有压力的。这几位不是冠军队队长就是荣耀顶尖有称号的大神,只有自己这个中游队伍的队长混在里面,实在画风不对啊!但这次他也确实在邀请名单里,也不算是个添头。"
  他走在前头,掏出钥匙开了门。
  这间别墅的大厅十分宽敞,装修风格复古大气,小细节却布置的很是温馨,每一件家具和摆饰都透着舒服的感觉。此时已是黄昏,夕阳将房间里的一切都西沉出长长的斜影。
  “啧啧,联盟这回下了血本了啊!找这么个地方给我们。”一走进大厅,黄少天就毫不客气地把整个人陷进了一座单人沙发里,半个身子凑到墙壁上的壁炉前,拿起一根拨火棍,拨弄着里面的木柴。“你们看哎,这壁炉还真不是个摆设。”
  “嗯,是个真火壁炉。”王杰希说。“燃木的,冬天效果比较好。”
  “呦王杰希,看不出来,你还挺懂啊。”
  “之前研究过。”
  “嘿,风水方面的吗?来来来,有什么心得体会不要藏私,分享一下啊!”
  黄少天思路已经跑远了,和王杰希凑在一起,开始研究起五行八卦了。喻文州也退了几步,准备欣赏一下壁炉的全貌,却正好和周泽楷不小心撞到了一起,两人都转过身,彼此客气地笑了笑。"
  “周队,恭喜你啊,这次又获奖了。”
  “嗯?嗯…………谢谢。”
  周泽楷这次拿了个某知名女性杂志的年度时尚奖,宣传做得很大。虽然周泽楷对于获得与荣耀无关的奖项这种事情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仍然礼貌地对着喻文州点了点头,有些期待地继续环顾四周,似乎在找什么人的样子。
  “除了我们,似乎还没什么其他人过来。”王杰希说,韩文清则是皱了皱眉头。
  “今天联盟那边似乎有个紧急会议,相关工作人员要明天才能到了。”喻文州笑笑,收起了手机。“你们也应该收到通知了。”
  “哦哦,的确啊!”几位大神纷纷摸出手机,果然工作人员的短信都已经发过来了。
  “那今天这个度假别墅就我们几个人吗?这里应该通网络了吧,哎呀不知道电脑够不够?联盟也真是的,虽然环境不错不过这地方也太偏远了吧,直接安排在市中心包个酒店,我们打打荣耀不也挺好吗?”
  “外景……”
  “啧啧,联盟又给我们安排拍什么广告片宣传片纪录片吗?我们的正职到底是选手还是模特啊?又不像某人一样,照片广告哪里都是。”黄少天吐槽联盟商业安排的时候还不忘一下对手,但周泽楷只是好脾气的笑笑,没有接话。
  虽然是联盟安排的活动,但今晚毕竟是难得的休闲时间,工作什么的,都等明天再说。几个人各挑了房间把行李一放,很快就都又回到大厅来了。毕竟各位大神虽然宅男是宅男了点,但这种聚会也确实比较难得,大家也是老相识了,凑一起闲聊一下甚至八卦一下都挺正常,毕竟零食可都在大厅茶几上呢!
  楼冠宁虽然身兼义斩战队的老板和队长,但在荣耀圈里还是后辈,此刻挺主动的去厨房冰箱里拿了几瓶饮料,挨个递给几位大神。
  周泽楷今天穿了件宽领的恤,整个人显得精神而挺拔。楼冠宁递给他一瓶绿茶,他扭身点头致谢的时候,露出一整段锁骨和一点肩膀。
  他肩头上有一圈浅浅的痕迹,在宽敞的领口下面闪现了一下,又很快地消失在衣服的遮掩里了。
  喻文州眼尖看到了,微笑着问。
  “周队谈恋爱了啊?”
  周泽楷一愣,马上知道喻文州看到了什么,脸顿时红了。但他也没隐瞒打算,而是冲着喻文州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嗯,在一起了。”
  “哎呦劲爆消息啊!不过就这闷葫芦嘴也能追到妹子?”黄少天抓紧每一个机会吐槽。
  “嗯……不是……”周泽楷似乎也不好解释,索性再一笑,就不说什么了。
  “恭喜。”韩文清说。即使是说这话的时候,他也是一脸严肃。
  荣耀圈非光棍的职业选手,那可是少之又少,大部分人都是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沉迷游戏,工作环境里妹子又是少之又少,脱团这个话题,是令绝大部分人羡慕嫉妒恨的话题。
  “这有什么的,”黄少天说,“我可是也……”
  话刚说到一半,黄少天就忽然卡了壳,然后就紧紧地闭上了嘴。""
  在座的几个人很少见到黄少天说话说到一半自动停下,这奇妙的安静,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嗯?还没听少天提过呢?”喻文州说。
  “……哈哈哈,没什么。”黄少天喝了一口手中的可乐,很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看到黄少天的表情,喻文州放下了手中的柠檬茶。
  “其实,我也有交往的对象了。”
  “咦?队长你也!?”
  “嗯。”
  喻文州再次微笑了一下。
  “其实……”
  叶修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就好像连续打了七场总决赛一样,叶修感觉浑身的耐力都被耗光了,身子软绵绵的,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他模模糊糊地听到一些杂乱的声响——走路的声音、椅子与木质地板的摩擦、玻璃杯里被倒上了水、什么人在不远处在交谈……
  这是哪里?
  他感觉浑身疼痛,几乎连触觉也消失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喉咙里却似乎有一把火在烧。"
  好渴啊。
  他微微张开双唇,却发不出声音来。
  在远处的声音越来越近了,逐渐清晰起来。那有些急促的声调听起来有几分熟悉。
  谁啊……好吵……
  叶修奋力把眼睛睁开一线,却什么也看不清,就像是隔了一层毛玻璃一样模糊。我什么时候变近视了?叶修迷迷糊糊地想着。一片迷茫里隐约有几个人影,最近的一个还算能看得清轮廓,倒是有点熟。
  是老韩吗……
  这个称呼在叶修的心头一闪而过,他忽然愣住了。
  老韩……是谁?
  叶修茫然地彻底睁开双眼。
  他发现自己正蜷着身子躺在屋子里的一座双人沙发上,沙发很硬,让他仅仅是躺在上面都感觉很是腰疼。身体像是被什么绑住一样,一动也不能动。他勉强转了转头,打量着不远处的几个人,心里默默回忆着他们的名字。
  一脸凶相让人走夜路看到都会吓一跳的是韩文清,五官一看就长得很有特点的是王杰希,正喋喋不休冲着人说话的是黄少天,旁边好脾气听着他说话的是喻文州,低着头很安静的是周泽楷,旁边坐在单人沙发上穿着很款的是楼冠宁……
  一个又一个人的名字从心底滑出,但却无法回忆起与之相关的任何事情。叶修仔细往记忆的深处摸索,却仍然是一无所获。
  我应该认识他们每一个人……
  然而,我又是谁?
  叶修的脑中空空如也。
 
 
第2章 
  第一夜 喻叶
  喻文州坐在三人沙发的中间,那双属于职业选手的漂亮的双手,下意识地摆弄着柠檬茶饮料罐上的拉环。
  “我和他交往了也差不多一年了。”
  “哇,队长你这也瞒得太好了吧!这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漏啊!”
  “也许这个保密工作,好得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喻文州笑了笑。
  “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你追人家还是人家追你啊?”黄少天代替其他的大神满足了好奇心,追问着喻文州。
  “要是说告白的话,是三年前吧。如果说喜欢上他,大概是第四赛季?”
  “靠!队长你口风也太紧了吧!那不是我们刚加入联盟的时候吗,我一点都不知道!太不够意思了!等等,队长你说第四赛季……难道是联盟里的人?我们认识吗!”
  一丝微苦的笑容从喻文州嘴角滑过,就好像平静湖面上一缕微风带起的水波。然而水面很快就重回平静,一如往常般温和有礼的微笑,重现在了喻文州的脸上。
  第四赛季常规赛,蓝雨客场和嘉世的比赛结束了,比分比,嘉世赢。
  此前被俱乐部着重栽培的黄少天,已经成为了蓝雨不可或缺的主力之一,而对于喻文州来说,这还是他第一次登上属于职业选手的舞台。"
  初次登场的紧张、进入战局的冷静、比赛败阵的失落、身临其境的兴奋……无数种情绪,在十八岁的少年心中混杂缠绕。
  然而即使有着如此复杂的情绪,这位少年稳重沉着的心态,也并未有过任何动摇。这在一个刚刚成年、初次以职业选手的身份登场的年轻人身上,实在是非常罕见。
  喻文州一个人站在嘉王朝会馆中心的选手通道里,面对着一台自动贩卖机。
  他感到有些口渴。然而在走出休息室的时候,他非常少见的忘记带钱包出来,摸遍了队服的口袋,也只找到两个一元硬币。
  还是换可乐吧。他有点无奈地想。
  正准备按下可乐的按钮的时候,一只手忽然从喻文州身后伸过来,向着硬币的投币口投下了一个硬币。
  柠檬茶的提示灯啪的亮起来。
  喻文州有些惊讶的回头,一个陌生的青年站在他身后,一只手闲散地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指指自动贩卖机。
  “看你站这半天了,不买吗?”
  “多谢。”喻文州向青年笑了笑,“我等一下拿钱还给你。”
  “不用,就一块钱而已。”青年毫不在意地摇摇手。“你快点买啊,买好了我还要买烟呢。”
  喻文州买好饮料,看着青年弯下腰,从自动贩卖机里取出一包香烟。青年的手长得非常漂亮,手掌很薄,手指修长,在体育场的灯光照耀之下,白皙得几乎有一种透明的质感。即使很多职业选手,也很难拥有他这样漂亮的双手。""
  青年抬起头,注意到喻文州的目光,又看了看喻文州队服上的名牌。
  “哦,你就是团队赛里出场的那个小术士啊。不错啊,蓝雨居然有个这么稳重的新人。啧啧,光看那个黄少天,我还以为你们蓝雨都要走老魏的没节操没下限路线呢。”
  那个人向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了打火机。他把手中的烟盒向喻文州扬了扬,“介意吗?”
  喻文州摆了摆手。
  打火机的砂轮与火石摩擦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火苗在烟上亲吻了一下,那个人以漂亮的两根手指夹着细白的烟身,夹在唇边吸了一口,冲着喻文州淡淡地微笑了一下。
  “战术意识出色,大局观清晰,很会设圈套,可惜,还缺点历练,”那个人以烟代替手指,指了指喻文州的双手,“和手速。”
  “很多地方都能看出来,你意识跟上了,但手速跟不上,所以被人抓着弱点打。面对气冲云水的时候处理得还算不错,但对上一叶之秋节奏就不行了。”
  被人当面指出问题所在,喻文州却一丝尴尬也没有。他平静地、认真地听着这个人说的每一个字。"
  对战局的形势解读准确,对操作的细节分析到位,无论是每一句话,都能直戳问题的根本。直觉告诉喻文州,面前这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青年,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甚至,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
  “不过,虽然有个渣手速,其他方面到都挺不错的。”青年抽完了烟,将烟头按熄在垃圾桶的沙盘上。
  “加油练吧,意识也是可以决定胜负的。”青年看着喻文州,露出了懒洋洋的微笑。“对于认真追求胜利的人,没有什么不可能。”
  “谢谢前辈。”喻文州说。
  “这就叫上前辈了?”青年笑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无论您是谁,都值得前辈这个称呼。”
  “哈哈”,对面的人笑了笑,“我是叶秋。咦,看你的表情似乎不吃惊嘛。我真是叶秋。”
  “叶秋前辈好。”
  叶秋扯了扯自己身上这件恤。"
  “可不能穿队服,穿队服可就跑不出来了。现在记者真是越来越精明了,还好我偷溜得早,跑到你们蓝雨的散场通道,假装你们的工作人员。哥英明不?”
  喻文州看着对方得意的笑容,一瞬间觉得这位大神,居然也有孩子气的一面。
  “多谢前辈指教,”喻文州认真地说,然后又笑笑,“还有你的饮料。”
  “哎,你要是觉得欠了我人情,就把你这队服借我穿穿,”叶秋对着喻文州眨眼,“等我溜出去了就放你们酒店前台,保证不给你弄脏弄坏!哎你们就住场馆对面那家对吧?”"
  “起初,他对我来说只是一位非常值得尊敬的前辈。”
  “后来,我开始慢慢了解了他。”
  "
  起初,在喻文州的心中,叶秋只是一位非常值得尊敬的前辈。但相处下去,他却慢慢看到了这个人的每一个不同的侧面。
  就像一个魔方一样,如果不得章法,只会越转越乱,让杂乱无序的色块搅乱心绪。但一旦知道方法,魔方就会在手中还原最根本最简单的样貌。
  "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