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患病进度条[少女漫]——暖阳天

时间:2020-07-31 14:57:15  作者:暖阳天

 

 
 
  文案:
  剧情篇:
  “平凡”的网球少年幸村无意中收留了一只黑猫后发现自己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为了冻结死亡进度条他与黑猫奈奈签订契约踏上了拯救世界的旅途。
  在打破次元壁的过程中,他与柯南狼狈为奸,促成猫眼与基德强强联手,成为巨星京子背后的男人,还差一点被命丧游轮……
  1.黄金城堡篇:迹部VS铃木,日本首富之争,来自怪盗的挑战书。
  2.友枝町篇:记录一次失败的房产开发。
  3.异世界网友篇篇:拯救失学少女,打造巨星吧!
  4.游轮绑架案篇:游轮绑架大混战事件,绑匪与怪盗齐飞,艺术就是爆炸。
  5.前世因果篇:妖怪的混战,宿世情缘。
  感情篇:
  两根相交线,偶然在某一个点相逢,或许就会产生奇迹的耦合。
  你喜欢玫瑰,而我钟爱矢车菊,然而我喜欢你,就像天空绽放的焰火,旁人看稍纵即逝,于我,瞬间即永恒。——幸村
  惺惺相惜亦或是日久生情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永远相信你,比任何人都喜欢你。——迹部
  迹幸初心不改,日更中,欢迎收藏评论~
 
 
 
第1章 捡到黑猫
  神奈川的雨季到了。
  从早晨开始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天,网球部的训练也不得不取消了。
  幸村撑着一把伞,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街上的行人来往匆匆,各色的雨伞汇成一片色彩斑斓的霓虹。清水混凝土建造的楼房,雨滴沿着墙壁一道道地滑落,汇入低洼的浅坑。
  经过街角巷道的时候,幸村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声低弱的叫声,像是来自受伤流浪猫的呼救。
  幸村循着声音走了进去,只见昏暗的巷子里,一只小黑猫趴在一堆脏乱的纸箱旁,身上有许多处伤痕,雨水打湿了脏乱的皮毛渗出细细密密的血水。
  “喵~”
  听到脚步声,黑猫敏锐地竖起耳朵,吃力地抬起头,一双碧蓝的眼睛盯着幸村。
  它的眼神看起来很通人性。
  一开始是防备,但一晃而过变成了有些亲昵的申请,叫声里也带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幸村是个彻头彻尾的猫派,见这只小黑猫这么通灵性,他只觉得冥冥之中可能有什么特别的缘分,于是连忙用纸箱包裹住小猫的身体,带它到附近的宠物店治疗。
  “奈奈,你不能吃小饼干,小猫咪就应该吃猫粮。”幸村晴美蹲在猫窝前,用一只逗猫棒勾着新来的小猫,自从哥哥把他捡回来,这只小猫很快成为幸村全家人的心头好,入住一个月顺利挤掉幸村爸爸位列食物链上游。
  很特别的是,这只小猫既不怕人也不亲人,这么说也不准确,全家人里他最喜欢幸村,也只会在幸村在的时候黏在他身边躺平任抚摸,其他人只会得到冷漠的王之蔑视,然后被尾巴轻轻扫开,直到现在才偶尔允许其他人摸一摸。
  “奈奈真的比别人家的猫咪聪明很多诶,不过我从来没有见过嗜甜的猫咪,这样真的没有关系么?”丸井睁大一双猫眼凑到奈奈身旁,和晴美如出一辙的动作放在别人身上可能略显幼稚,但他做出来却一点也不违和。
  老好人桑原负责在队友脱线的时候看住他,见状连忙道:“你可别抢奈奈的饼干,他真的会挠人的。”
  “知道知道。”丸井举起双手摆出一副投降的姿态。
  “丸井,桑原,今天来幸村家是来补习功课的,你们俩就别围在那里了,等会儿真田到了肯定会发火。”柳翻开笔记本,“生气概率78%。”
  “都高中了,真田还是这么一丝不苟。”仁王绕着一撮银发,百无聊赖地靠在柳生身上,“但是我根本不会挂科为什么还要来补课。”
  柳生推了推眼镜:“雅治,你再啰嗦下去真田会让你给切原补习英语你信不信?”
  “他才想不到这种恐怖的惩罚方式呢~”仁王笑嘻嘻。话还没说完就听柳补充道:“幸村会主动提议的几率高达90%。”仁王瞬间噤声。
  “话说赤也怎么还没到,这家伙该不是又迟到了吧?”丸井摸了摸下巴,“不过来部长家都已经几十次了,再迷路的话,怎么说也过分了吧。”
  “切原那家伙还真可能。”桑原摇摇头,“希望他别在门口正面遇到副部长,真田说他剑道训练要迟到半小时,要是比真田来得还晚……”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爆呵。“真是太松懈了!”然后紧接着就是几声求饶:“副部长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迟到了!”然后就看见真田提着切原走了进来。
  晴美忍俊不禁,不管看多少次都会觉得哥哥的队员们相处起来很有意思。她抱起小猫,开心地摸了几下后走进厨房:“哥哥需要我帮忙么?”
  “那晴美帮我把饮料给大家端出去吧,托盘拿稳。”幸村温柔地拍了拍妹妹的头,“谢谢晴美来帮我。”晴美听完高兴地把小猫放下,然后捧着托盘走了出去。奈奈留在原地,娇俏地“喵”了几声吸引幸村的注意。
  “今天只能吃十块小甜饼,一块也不能多。”幸村蹲下来认真地看着奈奈的蓝眼睛。
  “喵~我还想吃一袋,厨房里不是还有很多么。”令人诧异的是刚才还在撒娇的小猫,画风一转竟然开口说出了人话。
  “晚上偷偷给你准备了小蛋糕。”幸村说完拍拍小黑猫软乎乎的头顶就捧着一盒蛋糕走了出去。
  客厅里的立海大正选们已经开始各自学习了,这么多年下来,他们早已经形成固定的捉对搭档。柳生、真田、柳、幸村都是优等生,仁王有点偏科,桑原不过不失,所以一般都是桑原、柳给丸井补习,柳生给仁王补习,真田、幸村负责切原。
  虽然已经进入高中部,但成绩不合格不能参加运动社团比赛的禁令比国中更加严格,除了提前获得东大推荐资格的柳生和真田,其余人在高中面临的学业压力也只大不小。
  见幸村准备了点心,所有人暂停手上的工作,七手八脚地把桌子腾出空间,然后自觉地开始帮忙分蛋糕。
  本来网球部里除了丸井没有人是甜食控,尤其真田和柳都是很传统的日式口味,不过自从幸村点亮厨艺技能后,所有人都乐于成为部长大人的小白鼠,谁让幸村做的点心真的好吃得不得了呢。
  “哇,草莓蛋糕!”丸井兴奋地喊道。一旁的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掏出手机迅速拍照存档,一边还不忘记录下时间地点。
  “喂喂,这是不是有点夸张了,柳。”仁王满脸黑线地看着柳,“我们就不能愉快地吃点心么?”
  柳生推了推眼镜,仔细打量了一眼蛋糕,走到幸村旁边轻声问道:“我怎么感觉这个蛋糕看起来颜色不太对?”
  “新鲜的草莓果酱,味道应该不错……”幸村话还没说完就被切原的一声惊呼打断了:“这个果酱?!这个果酱分明是番茄酱吧。”
  “啊?”幸村一愣。然后就见切原自觉地土下座:“部长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迟到了!”显然是把蛋糕的问题归咎到心血来潮恶作剧的部长大人身上了。
  幸村抿了抿唇,自己品尝了一口蛋糕确认确实把果酱夹心放错了,喉头滑动了几下,最后只是微笑着说道:“我最近很好奇番茄味的果酱做出来的草莓蛋糕味道如何,没有想到看上去真的能够以假乱真。”
  还没下口的丸井露出逃过一劫的表情。好在蛋糕的味道虽然有点奇怪,也还不至于不能入口,总不至于像青学的乾汁一样丧心病狂,最终大家还是迅速分食玩蛋糕,继续开始复习。只有敏锐的柳瞥了幸村一眼,微不可查地皱起眉头。
  次日部活训练。
  “今年是我们立海大一雪前耻的时候,全国大赛三连冠没有死角。立海大以强者为尊,只要是有才能的人,都有机会挑战正选取而代之,每个月的正选挑战赛就是你们的机会,听清楚了么?”球场上的幸村不似往日的温和,带着三份睥睨天下的傲气,台下的部员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仰望着他,憧憬并敬佩。
  “听清楚了!”整齐划一的声音动作令球场外《网球月刊》芝纱织和井上都心生佩服,井上不由得感叹:“失去越前龙马和手冢国光这两员大将的青学今年恐怕再也无法阻止幸村率领的立海大了吧,去年他们刚升入高一就横扫整个高中网球界,连U-17里的那些老将都不是对手,今年我想不到还有哪支球队能够狙击立海大。”
  “是啊,青学的两代支柱都去进击职网了,恐怕是没有机会看到他们对战了。不过今年的冰帝也延续了国中的全盛阵容,说不定有机会冲击一下立海大的宝座呢。”说到冰帝,芝纱织眼前一亮,“我听说那位大少爷今年打算组建自己的俱乐部,不知道立海大的正选们会不会有人加入,真是期待啊。”
  门外两位记者讨论得热火朝天,门内的训练也不遑多让。
  立海大高中网球部比起国中部的选拔更加严格,也不乏有其他国中劲旅的球员,他们大多由于升学的原因选择了立海大,成绩和球技都很稳定。幸村之前和真田讨论过要从其中再选拔出一支二军,以备高强度赛事时可以轮替。
  和国中赛事一局一胜不同,高中部赛事一般是三局两胜,对体力的考验更大,想要用一个完整的阵容打完全程是不可能的,更不用说除了国赛,高中网球赛事由于和职网关联,有些成员还要参加个人赛事乃至U-17。
  不过这一点对立海大的影响不大,现役的网球部正选中打算毕业后走职业网球道路的目前只有切原。尽管三巨头在网球上都有很高的天赋,但奈何幸村的性格无拘无束,他喜爱网球但抛开胜负心并不打算成为职业选手,真田毫无疑问要继承家中的剑道道场以后很可能进入警视厅工作,至于柳,比起网球他的未来在数据研究上。
  此时幸村和真田正在场内观察新生的基础练习,包括正选在内所有人都必须完成柳制定的训练计划,正选训练量通常在非正选的三倍以上。
  网球场后方垒了几大框网球,眼看发球练习的网球用完了,候场的几个新生连忙走到后面搬网球框,不料其中一个人身高不够,勉强够到最高的框却没有扶稳,一个失手球框翻了下来,一大桶网球都洒了出来,连锁效应带动下面的球框全部倒塌。
  幸村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只听面前的新生惊恐大喊道:“部长!!”
 
 
第2章 厄运
  “部长!”
  幸村没来得及反应,只凭借着下意识动作灵巧地闪避了一下。数不胜数的网球和几个沉重的球框倾盆倒出正砸在幸村刚才的位置上。
  好在虚惊一场。
  拿框的新生眼看犯下大错吓了一跳,旁边的真田按捺不住火气瞬间就要开口斥责,但马上被幸村挥手示意无恙。
  “没事,你们把这些球和球框收好,以后不要垒得这么高,搬运起来很费力。”幸村一般不在这种小事上批评部员,尽管刚刚差点砸伤他,但也是他之前没能注意到安全隐患。
  球场里的这些骚乱把远处正在做对打训练的正选都吸引过来了。由于幸村曾经有过在众人面前晕倒的情况,所有人都很神经敏感,好在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柳看了眼“案发现场”,若有所思地瞥过正摸着头一脸愧疚的新生,不知想到了什么在本子上快速记录了下“第七次。”
  早上部活训练的骚乱似乎开启了幸村这一天的霉运,去园艺社照顾新栽培的绣球时,差点被二楼阳台的吊兰砸伤,中午和部员在天台聚餐的时候意外被冒失的切原打翻了便当……似乎一切都是无足轻重的小麻烦,有些幸村凭借灵敏的反射神经躲过了,有些则无伤大雅他也并不放在心上。
  好在这一天终于结束了。疲惫地回到家后,幸村发现自己的英语作业被不止何时被旋开的水壶打湿了。
  “看来你今天过得很不顺利。”奈奈慢条斯理地舔了舔爪子,心满意足地吞掉最后一块小甜饼。
  “确实。”幸村叹了一口气,难得放弃形象地瘫倒在床上。
  “这只是个开始,我告诉过你的。”奈奈用爪子蹭了蹭脸,看着幸村认真道,“你是时候接受我的建议了。”
  “和你定下契约成为魔法少女么?”幸村叹了口气,“我以为就连五年级的晴美都不爱看魔法少女了。”
  “魔法是真实存在的。”说道这个话题,奈奈认真了起来,“否则你怎么解释有能开口说话的猫?还是你觉得是自己的幻觉?又或者说你想再见一次自己的倒计时。”
  说着奈奈脚尖轻轻点地,一个散发金色光芒的魔法阵浮现在桌子上。、
  幸村眼前一阵白光闪过,他直起身,走到镜子面前认真地打量自己,还是那个眉目俊朗的立海大网球部部长,除了头上挂着一条高危的倒计时进度条。
  “444小时23分45秒。”
  幸村向上摸了摸,当然还是一团空气,他看着时刻显示危险警报的进度条,又联想起黑猫曾经告诉他的故事,内心反复挣扎。在过去的人生中,他一直坚信自己是个唯物主义者,就算日常看着队友和对手毁天灭地,拆房子**网球场,由于自己的网球技能一直很“科学”、“朴素”,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世界是否有非自然的存在。
  魔法?这难道不是骗孩子的东西么。
  但是……
  “受到天生欧皇的幸运光环笼罩,在世界发生变动的情况下,目前你唯一的副作用只是幸运值会呈现剧烈的动态波动,但如果不彻底解决,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这是小黑猫奈奈被他救治恢复后告诉他的第一件事。
  幸村不相信自己被所谓的死亡光环笼罩,但他也很清楚这只小黑猫的不寻常之处,除非他疯了,否则小黑猫绝对不是正常的猫科品种。
  作为天之骄子的幸村本不应该如此纠结,但他的第六感告诉自己,这只小猫没有害他的理由。
  ——它喜欢自己,从第一眼起。
  就在幸村还在迷茫的时候小黑猫突然开口:“忘记和你说了,你昨天做的小甜饼有几块是咸的,真是太可惜了。”说完奈奈轻盈地从书桌上跳下来,轻松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