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暗部列传[时代新风]——机械松鼠

时间:2020-07-31 14:55:36  作者:机械松鼠

 

 
  文案:
  七年工龄的审神者退休后带着小判和刀剑们衣锦还乡,却震惊地发现:战争结束了,老家旧宅变成了一片废墟,全部财产都交给了族长家的小儿子继承。
  据说流水潺潺的南贺川曾经流血漂橹,又据说,如今村子遭受突袭正在灾后重建。
  他早已经被视作任务死亡,莫得家产也莫得抚恤金,还要养活一刀账的刀。
  七年间,暗部的同伴成功上岸成为了优哉游哉的咸鱼上忍,曾经的队友换了一茬又一茬迭代更新。
  唯一不变的是,食堂菜还是那么难吃。
  需要灾后重建的不只是建筑,还有每个人斑驳的心。
  ————————————————————
  这是个种田(?)开店(?)经营(?)反正不管干什么都比当忍者靠谱的,忍者的故事。
  用爱是没办法维持和平的,得靠一带一路,和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
  刀剑们:
  我们审神者怎么能吃这么粗鄙的食物!
  你们竟然还要让他值夜站岗!
  呜呜呜大将这是你最爱吃的便当出任务一定要带好,别吃兵粮丸那个不健康的。
  是不是赚够了钱,主上就不用去继续当忍者了……?
  某不具名白毛稻草人:你们清醒一点!
 
 
  作品简评:
  任职了审神者七年的清彦回到故乡,带着游历各个世界的知识和记忆,意图拯救这片浸透在战火当中的故土。他带来滴灌技术,酿造工艺,输水体系,经营方略,整个世界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新的问题却又接踵而至——需要灾后重建的不只是建筑,还有每个人斑驳的心。
  本文讲述了一个退役审神者在忍界种田经营,通商贸易,最终改变整个世界的故事。剧情严谨环环相扣,剧情跌宕起伏,文中基础建设步步推进,知识运用实际,体系完整,科技感十足。
 
 
第1章 
  “你的名字?”
  狭窄闭塞的审讯室里,森乃伊比喜的面前坐着一个黑发的青年。对方顺从地垂着头,头发松松垮垮地束在脑后。
  “——清彦。”
  他说。这是第十三遍,他回答有关自己名字的话题。
  他已经在这个审讯室里度过了七个小时。
  这是拷问与刑讯的常用手段,将真正关键的问题夹杂在一些寻常话题当中冷不丁地问出来,长时间用各种混杂的话题来造成精神疲劳,甚至连这些问题的提问顺序,都有着格外严谨的规律。黑发的男人抬起眼睛,瞥了一眼面前神色严肃的刑讯人,如果没猜错的话,下一个问题应该是……
  “你最近一份工作是?”
  “——是审神者。”
  伊比喜有些不满于对方的抢答,这意味着他自己的提问循环在某种意义上已经被摸出了规律,但这实际上也是没什么办法的事情,毕竟七个小时过去但凡有脑子的人都该猜出点东西了,更遑论这人还算得上是他的半个前同事。
  黑发的男人身上带着林林总总的六把刀,一把太刀,两把打刀,一把胁差和两柄短刀,外加几个被封印良好的卷轴,这些东西被整齐地收缴码放在泛着冷光的柜台上,更显刑讯室气氛的阴森。
  七年前的一次寻常任务当中,他当着自己队员的面陷入了诡谲异常的空间裂缝,时至今日才再度出现。
  之前的提问里,他已经大抵了解到这大概是怎样的一份工作,但对方的描述实在是太过离奇,以至于伊比喜本人也不敢轻信情报的真实性。
  不过至少,这七个小时的刑讯里还没有什么切实的逻辑问题。
  “你回到木叶的理由是?”
  伊比喜问,这又是一个按部就班的迷惑性问题。
  “……是回家。”
  这个很常规的回答,却让身高一米九以上的大个子提问的节奏略微一顿。毕竟已经过去了七年,那家伙不知道也是理所当然,但他的家……
  不过这就不是他的负责范围了,伊比喜继续问出了下一个问题:“除了忍者和审神者以外,你还从事过什么工作?”
  问出这个话题的时候,闭塞的审讯室里,燃烧起了婷婷袅袅的药香。
  白色的雾气,将他自己的面孔与对方的面孔全部都笼罩得影影绰绰。
  男人报出了一长串的工作,每一个都成功地让森乃伊比喜额头上青筋乱跳。
  “除妖人,鬼杀队的队员,商人,神社的扫地工……”
  每一个听上去都不怎么靠谱的样子。
  “你这七年过得生活还挺丰富。”
  伊比喜嘴角一撇,终于露出了一个不那么“刑讯”的表情,这个细微的动作让清彦敏锐地捕获到,也跟着勉强笑了笑——七个小时的审问不管怎么说,还是在精神上对他造成了不小的负荷。
  除此之外,还有空气当中弥散的药物。
  这种药物能够一定程度上放松一个人的精神防御,更加顺畅地让他说出真话来,至于伊比喜自己,在刑讯开始之前就已经早早吃过解药。
  继续审讯意义不大,伊比喜判断道,该说的他都已经说得差不多了,而涉及对方口中的“异世界”和“本丸”,木叶对此根本没有任何情报,也就是说无法测定这些陈词的真实性,说再多也没有用。
  最后象征性地试试看就收尾吧,他如此想道,加大了药量。
  对普通人和一般忍者而言会有些危险,但这家伙和他自己一样承受过暗部的耐药性训练,如果这些年身手没有退步的话,肯定不会造成什么后遗症——
  就在这个瞬间,之前陈列在柜台上的刀剑,微微动了动。
  下一秒,几个身高各异体型不同的陌生人就将伊比喜团团围住,其中一个人手中的短刀正抵在伊比喜即将触摸到药粉的那只手上。
  “我们……我们一直在忍耐了!”
  说话的那位还是少年的面孔,但作为忍者的伊比喜不会对任何一个陌生人放松戒备,他冷眼看着面前的这群陌生面孔:“你们这是?”
  “如果阁下您再继续这样对待我等的主君,即便是他有要求我们忍耐下去,我也无法坐视——”
  “秋田,回来。”
  一直都没吭声的清彦突然开口命令道。
  “但是他很过分吧!”
  被点了名字的秋田藤四郎反驳道:“主君不是说这里的人都是您的旧友吗?为什么隔了七年回到故乡还要被这样对待啊!”
  “……抱歉,这家伙大概因为是守护刃的缘故,特别见不得这个。”
  名为清彦的男人抬起头,先冲着伊比喜笑了笑,紧接着就去归束这些表情各异但每个人看着都挺不高兴的家伙:“就是因为隔了七年才要这么做,这是正常的审讯流程,战时的间谍死在我手上的就有好几个。”
  说完,他抬起头:“之前一直没能来得及介绍,他们是我的刀剑,如果很难理解的话,也可以视作是家臣——作为审神者的工作结束之后,和我一起回到了这里。”
  刀剑们之中为首的那位危险地眯起了眼睛,打量着伊比喜的目光不算友善:“虽是我等主上的旧识,但如果再行不逊的话……”
  “——三日月?”
  清彦毫不犹豫地点了对方的名字。
  于是刀剑的态度也陡然拐了一百八十度的大弯。
  “很高兴认识您,伊比喜阁下,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是清彦大人的刀剑之一。”
  原本夹枪带棒的言辞立刻就变得像是和风拂面,伊比喜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我知道了,那么审讯暂时就到这里。”
  “我的工作结束了,剩下的大概还会由别人接手……照惯例的监督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在这期间请多见谅。”
  “——虽然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让人觉得遗憾的事情,但欢迎回家,清彦。”
  *
  颜山上的火影头像,增加了一个。
  村子里似乎刚刚遭受过一场浩劫,到处都是修房子修电线杆修排水渠修路的工程队,也难怪伊比喜他们反应这么过激,这个时段确实容易出间谍……
  清彦走在大街上,印纹繁复的狩衣和来来去去忍者们的装束显得格外不搭。
  新上任火影大人据说也因为村子的恢复而忙得不可开交,暂时没工夫管他的闲事,对于自己的安置和后续安排大概会在这一轮村子的大抢修结束之后再接手。
  起码这段时间里,他显得非常之自由——有限范围内的自由,只要将感知范围压缩一下,起码可以表现得很是游刃有余。
  黑发的青年身手从行囊里摸了摸,掏出两枚小判。黄金在这里仍旧是硬通货,这点起码不至于让他一回家就身无分文。
  换点零钱吧,之后干什么都需要钱,这七年的工作当中,时之政府的薪水算是他的收获之一。
  “唔,那个……是清彦?”
  道路的拐角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已经不那么熟悉的老熟人。
  银白发,吊着眼角,怎么看怎么丧气。
  换下了暗部的装束之后,昔日小队长的气质显得越发萎靡不振。
  “换金所的地方早都已经变了……从伊比喜那边听说了你的事情,我带你去吧。”
  “那就有劳了。”
  随身揣着六把刀的家伙扯了扯嘴角,看来新的监视者不止一个。
  他没有忽视自己身后远远缀着的另一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阅读提醒(老读者可忽略):
  1.如果感到明显的违和感,那大概率是伏笔。剧情流,大纲基本上敲定了。
  2.因为这番的科技水平成迷(比如有无线电也有通讯鹰),所以内含大量自设
  3.CP卡卡西
  新的故事,请多指教W
 
 
第2章 
  走到换金所的那段路足够让清彦了解到村子里目前刚刚发生了什么。
  诸国之中的大混战确实彻彻底底地结束了,如今发生在木叶的只能算得上是忍界大战留下的余波。昔日的小队长伸了个懒腰,抱怨着“跟你聊聊天就当休假了,现在所有人都脚不沾地,这种可以偷懒的监视任务大家都抢着领”。
  “……一般来说,不会有人直接说出来的吧。”
  被监视的对象有些无语地撇了撇嘴,视线稍微朝着身后的方向略微一使眼色:“还有好好工作的人呢。”
  “说不说对你来讲也没区别吧?”
  卡卡西看了他一眼:“说起来……你打算住哪里?现在到处都乱得要命,旅馆里还塞了来自各个忍村的考生和带队老师。暗部的宿舍早就没位置了,毕竟七年失踪,档案上早就已经判定你意外身亡。”
  “况且,你带回来的那一大帮人……或者刀剑,他们会和你住在一起对吧?”
  就像是很不经意地,卡卡西在最后抛出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忍者就是如此,哪怕他们曾经在一个暗部分队共事过,但是这个行业的同事往往死得太快,更新迭代的折损让大多数人对此都有点麻木。
  “回家。”
  清彦的回答理所当然:“在有需要的情况下,他们也可以保持刀剑的形态,就像现在这样。不过空间条件允许的话还是维持人形要方便一些。”
  “听上去挺神奇的……”
  卡卡西看着他把黄金兑换成等价值的纸钞,大概是因为最近这些年和平了不少的缘故,金价兑换的比例也和战时有些不同。在反复确认了自己没被店家当外人坑了之后,黑发的年轻人揣着一口袋钱离开了店铺。
  紧接着,对方就毫不犹豫地朝着村子相当边陲的一个方向走过去——足够让卡卡西暗道不妙的那个方位。
  南贺川的上游,宇智波一族的驻地。
  “唔,你不打算先吃顿饭?‘甘栗甘’现在还开着,味道也还和以前一样。”
  卡卡西主动建议道:“当时任务结束我记得你就老喜欢买点心往家里带,还拐带着一群你们那儿的后生也跟着一起买……”
  话语戛然而止,卡卡西猛然想起,被拐带的“后生”之一,就包含了如今绝对不能提起的那个名字。
  他沉默了片刻,重新开口:“太多年过去了,我帮你收拾东西吧,毕竟你还要安置一大群人对吧?”
  “……?”
  这句话换得了清彦诧异的目光:“你这些年变化可真大。”
  不仅话多了不少,“主动帮忙收拾屋子”这种话,按过去的那个卡卡西的话,中了幻术也不会说。
  “总之,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嘛。”
  银发青年眯起了眼睛,伸出一根食指晃了晃:“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都开始带学生了。”
  这确实很让人意外了:“火影大人从哪里凑出来三个耐摔耐打的家伙交给你。”
  “唔,下次也可以介绍给你认识,反正已经不是暗部了身份上自由不少……”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明面上一派平静地互相试探了数轮。路过“甘栗甘”,难得没人排队,清彦进去买了一提箱的栗子羊羹,据说是之后要回去请他的刀剑们慢慢吃。
  酒酒屋的店铺招牌甚至都没什么变化,让人想起以前值夜班下班之后,众人在这里喝着便宜酒挨过无聊的后半夜等待天亮时的场面。那个时候可没什么“未成年人不得饮酒”的规矩,大家都是些未满二十岁的半大小伙子,在酒精里东倒西歪地坐到天光大亮回家补瞌睡,实际上受过耐药训练谁也喝不了多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