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驭虫师[萌宠]——肥皂有点滑

时间:2020-07-31 14:54:34  作者:肥皂有点滑

 

 
  文案:
  黄昏,废墟。
  一只奸诈的大蒜,将小标枪上叉着的甲壳虫架在了火堆上。
  甲壳虫小脸红红地发出亢奋到变态的声音,似乎在叫嚣着铁甲无敌。
  火堆旁,江衍慵懒地靠在老水龟身上,吹着箫,箫声中蓝色的蝴蝶如同喷泉从地上的青铜罐子喷出,驱赶着周围前仆后继的丧尸。
  这是落日余晖下,末世中最平凡的一个傍晚。
  排雷:
  1.文中涉及的飞蛾毒虫等虫子,部分来自《山海经》。
  2.脑洞类型的爽文,文中内容,纯属虚构,无从考据。
 
第1章 重生
  “啊!”
  江衍一脸大汗的坐了起来,脸上满是惊恐,用手狠狠地捂住心口的位置。
  扭曲着躯体的怪物,用锋利肮脏的利爪刺入他的心脏,一定很痛,鲜血应该流得满地都是。
  他要死了。
  但马上发现不对,手上……并没有血,除了因为惊恐而收缩得快要停止的心脏,也没有感觉到半分疼痛。
  怎么回事?
  眼前是白色的屋顶,仅仅这一点就不对,十年前,整个世界被青苔所覆盖,所有的城市建筑变成了绿色潮湿的废墟,人类所依赖的任何金属制品全部被腐蚀,不仅仅金属制品,水和食物,所有人类赖以生存的东西都被不知名的细菌污染……
  这些绿色青苔生长速度极快,它们在入侵整个世界,改造着整个地球的生存环境。
  然后在这些青苔铸就的“温床”中,诞生了各种各样奇怪而又恐怖的生物,哪怕肉眼不可见的微生物也能瞬间寄生在人类体内,吸取养分,夺取躯壳,让人类变成如同丧尸一样扭曲着身体的怪物,凶残地撕碎周围的一切。
  整个地球文明在瞬间改变,新的文明诞生,对于人类来说,这个绿色的新世界,却如同末世,到处都是未知的危机。
  江衍小心翼翼地看向四周,柜子上的电脑,闪烁着信号的手机,这些东西早在十年前就不能用了……
  一切都显得太诡异。
  眼睛又看向墙壁,四周的墙壁上贴着很多照片。
  照片里是同一个人,一个结实俊朗的男人,有在广场上打篮球时的挥汗如雨,有在健身房里锻炼时的古铜体魄,也有夕阳下校园漫步的日常生活照……
  从照片的角度来看,应该都是偷拍。
  江衍看着照片愣了愣神,“帝征?”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熟悉是因为曾经的刻骨铭心,江衍曾经以为,这个名字就是他生命中的一切。
  陌生是因为,这个名字至少有十年没有出现在他的记忆中了。
  江衍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里不是他十年前住的地方吗?这些照片应该也是……他亲手所拍。
  当年有多变态的爱着一个人,现在似乎还历历在目。
  不敢置信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镜子前。
  镜子里,是一个高瘦的身体,穿着稍显宽松的刷白体恤,一条标准的不超过膝盖的小娘炮短裤。
  厚厚的刘海遮挡住了眼睛,显得有些小和苍白的脸。
  整个人阴沉沉的,外表看上去懦弱胆小自闭,但在这些表面下,似乎又压抑着什么变态的疯狂……
  这样外表懦弱内心压抑的人,看上去并不怎么讨喜,甚至第一眼就会让人莫名其妙的厌恶。
  这不就是十年前的自己?锅盖头小变态,江衍这名号曾经在学校大名鼎鼎。
  江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也难怪别人叫自己变态,明明云泥之别,却还喜欢得无法自拔,跟踪,偷拍,现在想想不是变态是什么?”
  然后扬起了厚重刘海下的脸,露出一个这样阴沉的人根本不可能出现的笑容,“迷途知返,也算不错。”
  十年足够漫长,漫长得能让他去遗忘那些所谓的刻骨铭心,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十年的亡命生涯中,帝征这个名字是什么时候被他彻底抛之脑后的。
  曾经的美好愿望,现在不过是陌路人罢了。
  如今这些都不重要了,江衍回过神,摸着脸,“在做梦?”
  瞟向挂在墙上的日历,眼睛不由得一缩,“2020年2月1日。”
  这是十年前的时间。
  为了确认,江衍拉开厚重的窗帘,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了进来,让他忍不住眯了一下眼睛。
  他这是一楼,外面看得十分清晰,车水马龙,商场的广告牌上不断滚动着一个个长得极为好看的小鲜肉代言的广告。
  打开窗,没有潮湿的空气,没有满眼的绿色,更没有扭曲着脖子到处扑人的怪物……
  熙熙攘攘,都是人的气息,他好像真的回到了十年前,末世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之所以这么确认,是因为眼前的一切早就模糊,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根本连回忆都成为不可能。
  震惊,不可思议,完全无法用言语形容,半响后,又是满脸惊喜,这岂不是说,他能早做准备,加上十年来人类付出惨痛代价悟出来的经验,他或许能在那该死的末世中活得更久一些。
  “就是不知道,现在离末世降临还有多久。”
  江衍看向窗子外的墙壁,因为是老旧小区,墙壁上不免有些绿苔,这再正常不过。
  抬手,握成拳头,狠狠的砸在外墙上的青苔上。
  “吱!”
  从砸下的位置,青苔居然向周围退缩,耳中还能听到轻微的就像老鼠被打时发出的吱吱声。
  江衍眉头一皱,“已经开始了!”
  在所有人无法察觉的地方,这个世界已经在快速改变。
  到底会有多快,在江衍的记忆中,快到整个世界都来不及反应就彻底沦陷。
  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江衍贪婪的呼吸了一口空气,然后回到房间,开始翻箱倒柜。
  在书桌的柜子里找到一些课题本子,一些打印出来的图片,以及一颗雕刻着古怪花纹的石头蛋子,大概拳头大小。
  算算时间,他现在应该大四,正在做毕业论文,他是历史和考古的双学科学生,所以论文的内容多与古代文明和历史有关。
  图片上,是一幅壁画,绚丽的红蓝色彩,流畅的线条,豪放自由,粗壮有力,对历史和考古稍微有些常识的人就能看出,这是一张敦煌壁画。
  说起敦煌,第一时间想到的可能是大漠孤烟,可能是飞天神人图,九色鹿壁画等等。
  其实敦煌的灿烂文化里远远不止这些耳熟能详的东西
  比如眼前的这张图,巍峨的宫殿建立在云层之上,比宫殿更高的是手捧神珠的神祗,云层下无数远古先民在膜拜。
  江衍的关注点在神祗手上捧着的神珠,无论花纹还是样子,都和现在摆在桌子上的石蛋子一模一样。
  当初也是觉得神奇,花了一千块从别人手上收购来这颗石蛋子开始研究,本来还想写一篇意义深远的论文来着,结果还没有研究出个结果,末世就降临了。
  江衍有些激动的将石蛋子拿在手上,就是它。
  他这样的身板,能在末世存活十年,靠的就是它。
  说它是石蛋子也不对,它应该是一颗奇怪的种子,又或者说是一个虫卵?
  江衍也说不上来,反正在末世中,他受了伤,鲜血滴落在这颗石蛋子上,这颗石蛋子居然生根发芽活了过来,变成了一个奇怪的生物,这才让他有了生的希望。
  末世十年,人类经历了惨痛的代价,但也并非一无所获。
  在末世五年还是六年,人类惊奇的发现,要想在这新的时代生存下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靠近这些新诞生的未知生物。
  因为这些新生物的地域意识特别强,它们所在的地方就不允许其它生物靠近,包括那些隐藏在青苔下,肉眼不可见,能寄生在人体内让人变得如同丧尸一样的微生物。
  可让人类靠近这些新生物,借此生存下去,本身就是一件十分矛盾的事情,因为这些新生物,比那些能寄生在人体的微生物还要可怕。
  不过事无绝对,总会有些幸运儿得天独厚,江衍就是这些幸运儿中的一个。
  至于为什么这样一颗神奇的石卵会出现在古老的壁画中,江衍也不得而知。
  敦煌壁画几乎都在讲述故事,这幅神祗手捧石卵被远古先民膜拜的壁画,又在讲述着怎样的故事?
  这个世界,真的有壁画上所谓的神吗?
  无尽的岁月,埋葬了太多的秘密,所谓的历史,也不过是无知之人所看到的世界而已,真实或许永远隐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江衍的眼睛中迸发出光芒,只要有了它,再加上足够的粮食和药品,在末世存活下去也不是不可能。
  至于钱?不过纸而已,珠宝?不过路边的石头。
  一切秩序都将重建,人性都将变得脆弱无比,昔日的朋友为了一个染血的馒头甚至能将武·器刺进对方的胸膛,末世十年,江衍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些。
  江衍拿来一把水果刀,将手指割开,鲜血滴在石蛋子上,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将石蛋子放在一个花盆里面种上,用水壶洒了一点水,摆在窗边阳光能照射到的地方。
  做完这些,江衍才赶紧出门,他得尽快看看哪里能购买到大批的粮食和药品,时间耽搁不起。
  江衍的父母没出事前,是大学的历史和考古系的教授,给他留了一笔还算丰厚的存款。
  这笔存款他一直没有动用,他除了锅盖头,娘炮,变态,胆小鬼,闷油瓶等称号外,还有一个学霸的称号,历史和考古双科学霸,平时的生活费学费都是靠奖学金就足够了。
  在江衍离开后,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阳光照射下,花盆里面的石蛋子,突然颤动了一下。
  石蛋子表层的泥土开始松动脱落。
  三瓣嫩叶从石蛋子顶部伸展了出来,嫩绿嫩绿的,绿中又带着血红的小斑点。。
  然后是两侧,出现了两只小手手,然后是底部,伸出了两只小脚。
  整个石蛋子的脸上,出现了眼睛,鼻子,眉毛,这些东西应该原本就存在,现在存封了不知道多少年代的泥层脱落,露了出来而已。
  奇怪的生物,迎着阳光,眼睛笑成了一条缝,眉毛都笑弯了。
  好奇的四处打量,然后从花盆里面爬了出来,将附近的几个花盆的植物都拔掉,狠狠地扔在地板上,这里是它的地盘,这些讨厌鬼不许住在这里。
 
 
第2章 欧南浩
  江衍出门后,其实也没有第一时间就去购买粮食和药品。
  倒不是他不急,而是闻着街道两边餐馆飘出来的食物味道,实在走不动。
  末世中,为了饱食一餐,怎样的血腥和残忍江衍都见过,闻着这些食物的味道,身体本能的发出饥饿贪婪的信号。
  在老板震惊的目光下,江衍吃光了三大碗面条,其实他还能吃得下,但再吃下去,估计他的任何计划都来不及实施就提前挂掉了。
  “同……同学,你没事吧?”老板忍不住走出来好心的提醒道。
  江衍摸着肚皮,付了钱,在一群惊叹的目光下走了出去。
  江衍准备去取钱,可拿出钱包里的卡,不由得愣住了,“密码是多少来着?”
  卡倒是在,就是密码早不知道忘哪去了。
  这些细微的东西,记忆的确太模糊了一些。
  不得不去柜台修改密码,还好的是,证件都在,人也是本人。
  但涉及数额稍大,江衍得了个明天卡才能正常使用的回复。
  眉头一皱,时间不等人,但他也不能逼着别人将钱给他,现在可不是末世没有秩序的时候。
  正皱着眉,这时“叮”的一声从裤兜响起。
  江衍愣了半天才明白,手机的声音,“十年没用这东西,都差点忘记了。”
  有些笨拙地点开手机,是一条短信。
  “你小子上午怎么没有来上课?无聊死你浩哥了,下午的课记得来,东大楼302。”
  浩哥?欧南浩!
  江衍的神情不由得一震,很多事情他都有些模糊了,但这个名字却怎么也抹不去。
  以他以前受气包的性格,很难交到朋友,但他却有一个从小到大称兄道弟的哥们。
  其实,欧南浩小时候也老是欺负他,逼着让他帮忙抄作业,动不动就说要抽他这个小娘炮。
  但抄作业抄着抄着居然抄出了革命的友情。
  到现在,江衍都有些不明白,明明两个性格迥异的人,怎么就成了青梅竹马的好朋友的。
  以前,江衍还偷偷想过,或许像欧南浩这样的学渣恶霸,其实内心也挺想和他这样的学霸做朋友的吧?
  江衍脸上的表情都柔和了一些,他记得在末世突然降临的时候,他刚好和欧南浩在一起,面对那扭曲着身体的怪物,欧南浩将他藏了起来,自己引走了怪物。
  江衍明白,当时的情况,对怪物一无所知的欧南浩,必死!
  还好,一切都能重来。
  江衍看了一眼短信, 东大楼302!
  有些东西比准备粮食和药品还重要,他必须去一趟学校。
  他所就读的帝都大学,离他家并不远,他父母以前就是帝都大学的教授,所以就近买了那套老小区的房子。
  帝都大学是帝家集团下的一所全国知名的大学,和普通大学的招生条件有些不同,除了正式招收的像江衍这样成绩优异的学生外,还会招收一些和帝家有生意往来的贵家子弟,也就是俗称的开后门。
  不然以欧南浩那学渣的成绩,怎么也不可能和江衍读同一所大学。
  来到学校,走进教室,原本热热闹闹的气氛突然停顿了一下。
  “江衍那娘炮来了。”
  “看他穿那短裤,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娘炮一样。”
  “一天阴森森的,头发都快遮住半张脸了,这样的穷酸听说还肖想我们家帝少。”
  “噗,心比天高,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
  江衍看了看自己的短裤和小白鞋,的确够娘,但也不以为意,这样嘴碎的家伙在末世死得是最快的,未必就是死在那些怪物手上,当人性充满压抑和暴戾的时候,他们这样的就是最好的发泄对象,江衍看得多了,反倒觉得他们有些可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