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成渣攻的戏精白月光[穿书]——缘求半世

时间:2020-07-31 14:53:54  作者:缘求半世

 

 
  文案:
  原名《我真的是贱受》
  一觉醒来,贺汐变成了某本校园渣贱小说里的贱受。
  骂不还口赶也不走,身娇体软眼泪直流。
  贱到毫无尊严,贱到人神共愤,贱到是人都想把头狗头扇飞。
  渣攻本人也这么觉得。
  因此他对贺汐说的最多的三句话就是“烦!”“恶心!”“滚!”
  贺汐拽住他的裤脚,眼里含着泪:“你别不要我……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只要你别走……别走……”
  直到有一天——
  秦·渣攻·越无意中打开了那本贺汐如视珍宝的《如何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只见雪白的扉页上,印着七个张狂的大字——演员的自我修养。
  而在空白处,是再熟悉不过的,给他写过无数次情书的笔迹——每日一提,傻逼秦越,老子是你爸爸!
  秦越:解释解释?
  贺汐:我太难了
  ————
  兄弟们发现他们越哥最近老是去找那个没眼色的痴汉小子的麻烦,每次都逮着人一顿怼,但从来不动手。
  众人心中夸赞,老大不愧是老大,就是有君子风范。
  “我要是走了,你可别巴巴地往过凑!”
  秦越怒不可遏,手臂上青筋爆起。
  “好走不送!”
  这小子怎么就这么嚣张起来了呢?众人不解,直到前面越走越慢的秦越停下来捶了拳墙壁:
  “小混蛋,居然真不追过来!”
  众人的下巴于是掉到了地上。
 
 
 
第1章 
  贺汐刚睁开眼,身上就被砸了一个饭盒。
  金黄的米粒和着墨绿的葱花洒了一身,紧接着一道傲慢无比的声音就响在耳边:“都说多少次了,咱俩没可能,你别白费力气了。”
  没可能?白费力气?这都什么鬼。贺汐被浓郁的葱花炒饭味儿冲得头疼,朦胧间想:谁这么没礼貌,敢砸你贺哥。
  奇了怪了,明明在家里睡得挺好,怎么一醒过来就是这么一副不被人待见的场景,贺汐气不打一处来,老子起床气还没往出撒呢,就来一个上赶着往枪口上撞的,他努力调了调视线,想要看清面前的人。
  在黑色布料的衬托下,这人皮肤显得特别白,袖子折起来,露出小半截精瘦的手腕,好看的脸上全是不耐烦的神色:“趁我没发火之前,带着你的东西,赶紧滚。”
  贺汐简直一头雾水,这说的都哪跟哪儿,他刚打算跟这人说清楚大哥我们不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就被一股神秘力量阻止,然后眼睛跟着一酸,里面有什么液体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是不是我做的不好?没关系,我可以改的......”
  贺汐惊恐得想捂嘴,这么娇柔的声音居然自己发出来的?
  男生轻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脸:“你都改多少次了不还是这副样子?让我一看见就倒尽胃口。”
  下一秒,贺汐又完全不受控制地绞紧了自己的衣角,贝齿轻轻咬了下粉嫩的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我......”
  “哟,越哥你这小追求者又来给送饭了呀?”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贺汐望过去,只见一个穿着极其风骚的男生走了过来,桃花眼里全是风情,十分戏谑地在自己身上打量了一圈:“啧啧,还真是贤惠。”
  他用手肘扛了扛身边的人:“依我看,你不如就从了他吧,免得人家日思夜想,犯了心病。”
  被称为越哥的男生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你别恶心我了,就他这样的,我就是瞎了也看不上。”
  贺汐还没来得及想通这一切,那股怪力就又发了作用,而这一次,他居然直接上去拽住了越哥的衣角:“秦越,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会努力变得更好的,求求你......”
  “滚开!”秦越一个巴掌就挥了过来,直接把贺汐推得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他狠狠地拍了两下自己的衣角:“脏死了!”
  与此同时,一道一听就是刻意卖萌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恭喜宿主完成新手任务,评定等级S,任务进度20%,请继续努力!】
  谁在说话?
  贺汐试图找到声音的来源,可惜的是,他环视了一圈,也没有半点发现。
  那声音似乎还就是带在他脑内的:
  【欢迎宿主绑定《替身情人:第一千零一次我爱你》系统,由于小说世界因不可抗力出现崩坏,需要宿主您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接替原主完成主线任务,祝您愉快。】
  等等!《替身情人》?这不就是……
  贺汐有点崩溃,原因无他,这本《替身情人:第一千零一次我爱你》就是他昨天晚上熬夜看的小说。
  光听名字,就知道这是本烂大街的狗血虐文,当然剧情也不会让人失望,一次机缘巧合之下,主角受接触到了主角攻秦越,也就是刚刚那个傻.逼,并且因为长相成为了他白月光的替身情人,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杰克苏男主,小受同志自然单纯善良,并且深深地爱着渣攻,一次又一次地为他付出,可是渣攻却一心只有他的白月光,除了和小受做游戏之外没有一点温情,在学校也要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一直把人家的一片真心拿来喂狗,终于作天作地地把媳妇儿作走了。
  小受同志知道自己是个替身后心灰意冷,留下纸条决然离开,直到生活中少了他,渣攻才明白自己究竟失去了什么,也明白了他对小受的感情,发了疯似的找小受求他回来,最后经过乱七八糟的各种变故,他还受伤进了几次ICU,才兜兜转转抱得美人归,最终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那么照着这个剧情,自己就应该是……
  贺汐倒抽一口凉气,他就是那个死缠烂打贱到人神共愤,最后用死亡来换取渣攻心头一块位置的白月光!
  关于这个白月光的剧情简直太少了,也就开头提了几章,而且绕不开的主要特点就是贱,靠着一味的痴情输出成功让渣攻记住了自己,结果最后都没得到渣一句喜欢,也是很惨了。
  就在他头脑风暴的这会儿,系统已经尽职尽责地把全书中涉及到原主的剧情都给摘抄了出来,统共八千字,在一本百万长篇中,他的戏份连百分之一都不到!
  连他妈个引子都算不上!
  而且一点好日子都没享受过,全是在跪舔那傻.逼渣攻了。
  贺汐脑仁发疼,十分想掀桌。怎么别人的白月光都是好吃好喝供着,情话拥抱给着,偶尔作一作就在主角间掀起一阵儿惊涛骇浪,到自己这儿就变成了跟在主角儿后苦苦追求呢
  那道声音又响了起来--
  【以下是宿主任务解读,请认真阅读】
  贺汐看了看,大概意思就是,他需要接替原主的班将任务进度推动到100%,而完成的方法是对秦越付出自己的“真心”,说明白点,就是继续死皮赖脸地跪舔人家,而每次系统都会对他的操作做出评定,如果是A,就推动10%的进度,如果是S,就推动20%的进度,B不增不减,D减去5%。
  贺汐抓住了重点:“所以,评定规则是什么呢?”
  【这点宿主放心,我们会根据您面部表情的流畅程度,肢体语言的表达程度,以及声线的适合程度,被服务对象的态度进行综合评定,力求精准细致,公平公正。】
  贺汐:“……”
  不就是推到100%吗?听它说这么复杂,第一次还不就是S了,既然出师这么顺利,那后面不马上就成了?
  四次而已。
  不慌,小场面。
  作者有话要说:  隔壁《对他的信息素上瘾了》,感兴趣的可以看看呀~
  文案:
  作为一个从小摸枪开机甲的二世祖,俞羿认为自己会分化成一个顶级Alpha是板上钉钉的事。
  高三开学的第一天,他就一挑五在一群混混的手下救出了一个可怜的小帅哥。
  俞羿盯着这个比自己还高了半个头的男生看了足足五分钟,然后他皱起了眉:“乔乔?”
  “几年不见,你怎么还是这样?白长这么大个。”
  ……
  乔嘉寒默默收起了自己的信息素。
  “还是乖乖跟着我吧,羿哥罩你。”
  “……好。”
  ----
  体检报告出来前,俞羿拍着乔嘉寒的肩膀:
  “乔乔,你别怕,就算你是个omega,有羿哥这种顶级Alpha罩着,我看谁敢欺负你!”
  然后当天他就当着自己要罩的小O的面拿到了一堆分给Omega的抑制剂。
  俞羿:“……”
  乔嘉寒小心翼翼:“那个,哥,其实,我是Alpha.”
  俞羿:“.....”
  第一次发情期来的时候,俞羿靠着墙壁,看着自己面前不知所措的乔嘉寒吞了吞口水。
  这信息素的味道真他妈勾人。
  俞羿:乔乔,哥平时对你好吧?
  乔嘉寒:……嗯
  俞羿:那你是不是该报答报答哥?
  乔嘉寒:……怎么报答?
  俞羿:你不是Alpha吗?来来来,给哥标记一下
  然后他主动露出了脖子后的腺体。
  乔嘉寒:……
  第二天的俞羿揉着腰起都起不来:卧槽,让你标记是这么标记的吗?嘶……
  乔嘉寒一把揽过软得一塌糊涂的某人,与他耳鬓厮磨:哥?以后换我来罩你,好不好?
 
 
第2章 
  贺汐把饭盒捡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米粒,可惜了,好好一碗饭。
  他正惋惜着呢,肩膀上就传来一股大力,有什么人拍了他一下:
  “都上课了你怎么还在这儿!”
  贺汐回头,一个短发的年轻女人正把拍过自己肩膀的手收了回去,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总是这样,一天天的不干点正事。”
  直觉告诉贺汐,按照气场,这应该是个班主任之类的角色,虽然莫名其妙被骂很不高兴,但想到这不过是个NPC,他也没必要多费口舌,因此立刻低眉顺眼道:“我错了,对不起老师,我这就回去。”
  他掏了掏口袋,将里面的纸巾抽出来把散在地上的米粒也收拾了起来。
  由于态度特别良好,因此女人的表情立刻就变成了难以置信,像看什么新奇生物似的盯着贺汐看了一会儿,才干巴巴地道:“……好……”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贺汐冲她微微弯腰,转身凭借系统指引回了教室。
  老师张了张嘴,完全说不出话。她带了贺汐都快一年了,当然也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上课散漫爱顶嘴,不服管教,打架抽烟,简直就是无恶不作,每次管教他都能把自己气个半死。
  但是现在居然跟换了个人一样。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她现在倒是生出来一丝欣慰,也许是真转性了?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好叛逆,或许醒悟过来了吧。
  新州中学分班是按照中考成绩来的,贺汐在十班,初始成绩怎么样可想而知。在他原来的学校,校长把一些学习成绩差,又捣乱的学生单拎出来重新组了一个班,排在走廊的最边角,不配备好的师资,也不怎么管教,就放任他们,只要不闹吵到其他人就好,老师进去写完板书就走,学生打牌的有,玩手机的有,就是没有学习的。
  现实尚且如此,何况这全为爽服务的小说世界。
  在进去之前,他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这班级氛围居然还不错,一见有人推门立刻都正襟危坐,装模作样地看起了书。
  座位只有一个是空着的,贺汐理所应当地过去坐下,他的同桌是一个相貌普通,脸上还有雀斑的女孩子,似乎有些怕他,一见贺汐走过来就往右边挪了挪。
  贺汐也没有多在意,现在他的桌子上堆着乱七八糟的课本,桌肚里也是废纸笔芯乱塞一气,不收拾一下还真坐不下去。
  他倒是没有洁癖,只不过喜欢舒服,对环境要求就相对高一点。
  贺汐动手能力强,整理起东西来也特别快,三四分钟就把原本乱糟糟的桌面清理得干净整洁。
  刚才遇到的老师叫王佳,是带数学的,这是贺汐在墙上的任课教师表上看见的,这会儿是上午十点五十,第三节 课的时间。
  贺汐把数学课本拽出来,虽然被压了些折痕,但翻开里面倒是干干净净,连半点墨都没有,这原主还真是半点都不学习啊,贺汐摇摇头,专心听讲,一节课下来,书上也写了些笔记。
  这异常的举动可把他的同桌给吓了一跳,时不时就要偷偷看他一眼,关于原主的东西统共就那么多,贺汐也只能自己去了解打探,人生地不熟的,多问点东西总是没错。
  想到这儿,贺汐看了眼放在桌上的练习本,主动和同桌打了个招呼:“思雨,做题呢?”
  李思雨差点没吓得直接从凳子上掉下去,从坐成同桌以来两个月,这人和自己说过的话就没超过十句,就连那不得不说的几句也是“过去点,别挤我!”或者“小声点,吵死了。”
  可现在他居然用这种堪称温柔的语气和自己说话,还是叫的“思雨”,惊悚程度完全不亚于午夜凶铃经典镜头。
  李思雨沉浸在恐惧中,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但出于礼貌,她还是又补了一句:“老师讲的这块我刚刚没太听懂,现在研究研究。”
  她本以为贺汐只是突然某根神经搭错,过不了多会儿就会恢复本性,结果下一秒,她就听到了一个石破天惊的回答:
  “哪儿啊,我教你。”
  李思雨当场石化,要知道贺汐那可是全校倒数第一,还力欠倒二百十来分,别说及格,他所有科目就没有一门上两位数的,再加上对秦越的死缠烂打舔狗样,经常性让人怀疑他脑子有问题,而现在,就是这么一个被全校默认的傻子居然说要教自己做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