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在成为三日月的日子里[异想天开]——唇齿留香

时间:2020-07-31 14:53:18  作者:唇齿留香

 

 
 
 
第1章 那位刀剑男士的到来
  走廊里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银发的短刀迈着小短腿跑到长廊里,即将跑过拐角时又突然顿住脚,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看向坐在走廊里的身影。
  他的小老虎有一只找不到了,刚才碰到的日本号先生说似乎听到这边有声音,但五虎退到了这里才发现那里有着今天早晨刚刚来到这个本丸的刀剑男士。
  是那位大人。
  磨磨蹭蹭的犹豫了片刻,五虎退小步小步的走到那人身后,小声道:“三、三日月殿,不好意思…但是你有看到我的小老虎吗…”
  穿着内番服,头上包着布巾的刀剑男士后知后觉的偏过身,怀里抱着的赫然就是五虎退失踪的小老虎。
  “哈哈哈…抱歉,我以为是养在本丸里的小老虎呢。”姿容端丽的青年笑眯了眼睛,轻轻的捧起怀中的熟睡的小老虎,放在五虎退的手中。
  五虎退低着头,红着脸,“不、不怪三日月殿,是我没来得及向您介绍自己…我是五虎退,但是其实没有击退过老虎。”
  “呀,五虎退是吗,你好,我是三日月宗近,已经是个老爷爷的年龄了呢。”三日月宗近声音十分温柔,略带磁性的嗓音柔下来是能把人的骨头都柔软掉的,这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五虎退的紧张。
  五虎退露出弧度小小的笑容,看着内番服单薄的三日月宗近,又看了看已是深秋的庭院,突然又把小老虎塞进三日月宗近的怀中。
  “天气很冷,三日月殿还是、还是抱着小老虎吧。我只要知道它在哪里就不会担心了。”
  正太体型的短刀小小的一只,忍着害羞真诚的关怀自称老人家的青年。这副模样可爱的让人都要喟叹出声了,三日月努力克制自己想要揉乱短刀看起来就很柔软的发丝的心情,接受了好意,“那老人家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五虎退松了一口气,“那、那我去先去帮药研哥去了,三日月殿。”
  三日月点点头,“慢走哦。”
  小短刀又像来时那般哒哒哒的跑走了,走廊里又只剩三日月一人和怀中一直没有醒过来的小老虎。
  一片枫叶被风卷起,飘飘摇摇的落到三日月手中。三日月忽的就叹了一口气。
  他其实不是三日月宗近,不是那把天下五剑中最美的刀,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的男大学生。在睡了一觉之后,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像是被束缚起来一样,脑子里还多了一大堆断断续续的记忆。
  他变成了一振刀,变成了刀剑付丧神,还是众多三日月宗近分刀中的一振。
  因此,他不能露出任何破绽,不能让人发现他和其他的三日月宗近的区别。
  然后,他就被锻造了出来。原来之前的束缚感,只是因为他在本体之中。
  只是他还没有见到这座本丸的审神者,据说是审神者回到了现世去处理一些事情,要到下午才能回来。
  而自己则是被代替审神者的白色小纸人——名字三日月已经忘掉了——给召唤出来的。
  三日月又叹了一口气,他就算其实是个懒癌晚期的宅男也不是很能习惯三日月宗近的生活。而且他问了今日的近侍加州清光,这座本丸里只有审神者居住的地方才有网络,才有电脑,更别提手机了。
  这可是,真让刀头秃。
  “三日月殿,要吃饭了哦。”加州清光对孤身一人坐在走廊里,莫名的透露出一丝寂寥的三日月宗近喊道。
  三日月站起身,材质柔软舒适的老年人风格的内番服随着走动又恢复了平整。
  这座本丸建立的时间不短也不长,据初始刀加州清光说大概有七八个月左右。本丸里的刀剑一共十七振,三日月是第十八振,这是一个很少的数字,因为审神者并不是一位热衷于肝刀的审神者,总是要提醒才会想起来需要锻刀。
  于是早上离开之前被加州清光提醒自己已经很久没有锻造新刀的审神者只匆匆忙忙的留下一句“清光你帮我锻一下我先走了”就回到了现世。
  然后加州清光就锻造出了自己。
  怎么办,他又想叹气了,可是三日月宗近是不会无缘无故的叹气的吧。
  还没等三日月想好到底要不要叹气,加州清光已经对着到齐了的刀剑男士们介绍了新伙伴,“这位是今天早上刚刚来到本丸的刀剑男士,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立刻放下了叹气的问题,露出了微笑:“三日月宗近,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一般被认为是天下五剑中最美的那振,有“名物中的名物”之誉,即使拥有了人身也是最美的存在。此刻纵使穿着毫无美感可言的内番服也丝毫不减半分美感。
  压切长谷部目光灼灼道:“终于来了,三日月殿,主已经等你许久了。请允许我自我介绍,我是压切长谷部,主的第二把刀。”
  是的,纵使是不喜欢锻刀的审神者也迫切的等待着三日月宗近的到来。甚至早早的就在本丸中备下了品质上等的茶叶,适合的茶点,甚至是可以披在身上的薄毯。
  这让身为主控的压切长谷部十分羡慕,但能让主得偿所愿是比个人的情绪更加重要的事情。此时此刻,压切长谷部诚心的欢迎三日月宗近的到来。
  有了压切长谷部的带头,其余刀剑也陆续开始介绍自己,三日月眯着眼仔细听,听着听着就晕成了蚊香眼。
  为什么这些刀剑的名字都十分难记,而且自我介绍都一个比一个奇怪,这未免也太难为刀了。
  等到所有人都自我介绍了完毕,加州清光托着下巴看了看,“本丸里没有其他三条刀派的刀剑呢,三日月殿先…跟太郎太刀住在一起可以吗?”
  新来的刀剑男子总是需要人来带一带的,尤其是这一把生活废出了名的老年刀剑。
  三日月看向坐在一旁姿态端庄,气息沉稳的黑发大太刀,“那就,麻烦太郎太刀了呢,希望我不会给你添麻烦,哈哈哈。”
  身量颇高的大太刀即使是坐着都十分有压迫感,金色的瞳孔里映着笑眯眯的蓝发太刀,“三日月殿,以后请多多指教。”
  介绍完了新来的刀剑男士,用餐时刻便到了,三日月看着盘子里的三文鱼寿司,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捏起一块塞进了嘴巴里。
  其实…他不怎么喜欢吃生食的呢。这可真是难办,在日本,餐桌上出现生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身为平安京时代被锻造出来的太刀不应该不习惯才对。
  希望有朝一日,他能够真的习惯吧。
  “三日月殿,食物还可口吗?”加州清光关怀了一下进食速度十分之慢的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手指顿了顿,心里慌的一匹,面上却笑意盈盈道:“甚好甚好,辛苦做出这一顿美食的人了。”
  “能够得到您的赞美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还请继续享用午餐。”烛台切光忠眼中蕴着笑意,眼神殷切的望着还剩下许多食物的三日月。
  本来想以老年人胃口少吃一些的三日月僵硬的笑了两声,缓缓的吃光了盘子里的食物。
  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吃到最后似乎真的是没什么感觉了。这让三日月松了一口气,看来在这个本丸里存活下去并不是一件难事。
  午饭后便是自由活动的时间,太郎太刀领着三日月走在走廊里。
  三日月本身便是十分高挑的体型,但太郎太刀比他还要高出许多,看样子都快要接近两米了。
  似乎是注意到了三日月的视线,太郎太刀脚步放慢了些,问道:“抱歉,是我的体型给你带来不好的感受了吗?”
  救命,这个世界的目光是会变成实体吗,他只是不自觉的看了两眼而已。
  迎着大太刀裹含着歉意的目光,三日月在心里叹了口气,忍着羞意,道:“不是的,无论是什么东西,大些总是好呢。我只是在羡慕罢了,哈哈哈。”
  太郎太刀脸上浮现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红晕,他笑了笑,道:“能让三日月殿羡慕…我很荣幸。”
  三日月已经强行忘记了自己刚才调戏的话语,“如果可以的话,请叫我三日月就好。虽然年龄已经不小了,但老爷爷也很想交到朋友呢。”
  “三日月,请称呼我为太郎吧。”太郎太刀从善如流。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房间。太郎太刀推开门,里面是典型的和式风格的房间,收拾的十分整洁。对于两人而言,空间也十分充裕。
  太郎太刀道:“柜子里有新的被褥。等到主人回来,应该会让人陪你去万屋置办物件。在此之前,有需要的话,请不要客气,随意使用我的物件。”
  听着平稳而说话间又带有独特韵律的声音,三日月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哈欠,午饭后正是他午睡的时候,看着太郎太刀清澈的目光,三日月绷不住神色,有些不好意思,“哎呀,午饭后就开始犯困了呢。”
  太郎太刀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介意。因为记得加州清光私下跟自己说的眼前的太刀不太会照顾自己,于是主动从柜子中拿出了干净的被褥帮三日月铺好。
  三日月脱下外衣,幸福的躺在软绵绵的被窝里,感激道:“多谢太郎。那么,午安。”
  “午安。”太郎太刀也铺好了自己的被褥,慢条斯理的脱下衣物,躺在床铺中开始午睡。
  作者有话要说:  三日月宗近:人也好,刀也罢,大一些总是好事。
  身高197cm的太郎太刀:嗯…
  新文开张,随缘掉落更新~
  因为我是游戏玩的比较少,看动漫入坑的,所以有些跟游戏不符合的地方,大家就别计较啦。
  欢迎收藏呀~
  06.22
  入V之前修改一些细节顺便改改错别字,今天没有更新啦
 
 
第2章 来啊一起喝茶啊
  在深秋时节,用完了午饭之后美美的睡上一觉果然是最幸福的事情。
  三日月睁开眼,露出傻乎乎的幸福微笑,又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这么笑,嘴角的笑意瞬间僵硬了。
  露在被子外的双眼迅速看向太郎太刀的床铺,啊嘞,那里已经没人了。
  解除警戒!
  蓝发青年弯着眼睛把自己用被子裹成蚕蛹,左右滚了滚,又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
  于是大太刀结束完了内番回到房间的时候就发现了一振被‘束缚’在被子里,已经窝到墙角去了的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殿!”被自己离开一会就能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的三日月给惊吓到了的太郎太刀惊呼,三两步跑到三日月宗近面前,伸出手试图把他解救出来。
  同样被惊吓到了的三日月奋力的抬起头,露出一张睡意朦胧的脸庞和四仰八叉的发丝。
  “三日月殿,我很快就可以把你解救出来!”太郎太刀看着‘挣扎’的三日月宗近,认真的承诺,手上动作不停。
  “哈哈哈,太郎,不要紧张,我没事。”三日月尴尬的笑了笑,还没来得及说只要他滚回去就可以挣脱被子,就被太郎太刀从拉扯的宽松许多了的蚕蛹中举了出来。
  三日月被吓了一跳,双手忙去扶住托在他胸肋处的手,吃惊的望向太郎太刀,眼睛瞪的圆滚滚的,总是半阖的眼瞳被大太刀看了个清清楚楚。
  与他的名字相同,三日月眼瞳中也映着一弯金色的弦月,瞳孔自上而下由深蓝至浅蓝,像是从深夜到黎明的天空。
  三日月宗近的眼睛很美,美的圣洁而妖治。
  太郎太刀的视线从他的眼睛处离开,确认被托举着的这振三日月宗近完好无损之后,将他轻轻的放在了地面上。
  “你没事就好,很抱歉刚才举止如此粗鲁。”太郎太刀也看到了刚才三日月吃惊的神色。
  三日月镇定的摆了摆手,“没事呢,太郎也是在担心我。刚才太郎去哪里了?”
  “是今天的内番,我被安排去了畑当番,不过已经结束了。”太郎太刀解释道。看着依然发丝凌乱,衣衫不整的(穿着秋衣秋裤)的三日月,问道:“三日月,需要我帮你把头发整理一下吗?”
  丝毫没有自觉的三日月伸出手摸了摸脑袋,还真是真的很乱呢…
  “那就麻烦你了,哈哈哈。”哎呀怎么刚来没多久就一直在室友面前丢人呢,其他三日月宗近会这样吗?
  太郎太刀温和的笑了笑,拿起地上的内番服,递给三日月,“在此之前,请将外衣穿上吧,天气还是有些冷的。”
  终于发现自己穿只着秋衣秋裤的三日月觉得自己快要社会性死亡了,手指微微颤抖着接过外衣。
  太郎太刀将衣物递给他之后便坐在了镜子前,没有看着三日月穿衣服,这让已经心中尖叫的三日月略微平复了一些,穿好之后走过去坐到他身边。
  太郎太刀拿起梳子,轻柔的为三日月整理头发,又为他戴上布巾。放下梳子之后,太郎太刀又不着痕迹的帮三日月整理了略微不平整的衣领。
  大功告成。
  虽然有些一个弟弟,但是弟弟都没有让他操过心的太郎太刀诡异生出一种养孩子的感觉。
  虽然是个年龄比自己大很多很多的‘孩子’。
  “太郎的手艺很好呢。”三日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叹道。
  “过誉了。”太郎太刀看向镜子里的蓝发青年,声音平和。
  三日月自觉的站起身,装作笨拙的模样将被褥整理好。太郎太刀则是指着一旁放着的茶叶、茶点和薄毯,道:“这些是主人提前为你而准备的,刚才在回来的路上,加州清光递给我的。”
  不同种类的茶叶足足有十数种,茶点堆起来也十分可观。三日月想,这座本丸的审神者一定十分期待三日月宗近的到来,没想到等来的是一个鸠占鹊巢的自己。
  三日月垂下眼眸,浓密的睫毛遮住了弦月,语气自然道:“哈哈哈…真的十分感谢主公,有些迫不及待想见到主公了。”
  太刀太郎没有察觉到三日月的异常,只微笑道:“主人想必也迫不及待的见到三日月了。”
  “哈哈哈。”三日月爽朗的笑出声,眼睛的余光看到墙壁上挂着的时钟,“哦~已经三点半了呢,原来我睡了这么久。”
  “再过半个小时,出阵的队伍就要回来了。”每日本丸都会安排一支六人队伍出阵,因为审神者不热衷锻刀的缘故,这座本丸也只是刚够顺畅运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