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成狗血文18线男配后[灵异神怪]——北渝

时间:2020-07-31 14:51:51  作者:北渝

 

 
  文案:
  绯鲤作为一条无忧无虑的锦鲤精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穿成了豪门狗血文里面的炮灰。
  *
  主角攻把他当成让主角受吃醋的工具人。
  男配攻认为他是处心积虑小心眼的恶人。
  黑粉们认为他是靠身上位没实力的花瓶。
  *
  他想他应该离主角们以及剧情远一点,但是谁知道为什么他居然还会变成锦鲤?
  *
  绯鲤吸着男人身上的阳气:不,我真的是个人,不是锦鲤什么的妖怪。
  男人捏捏他的脸蛋:你开心就好。
 
 
 
第1章 穿越初始
  就在刚才绯鲤还在他师父留给他的小山头,给他师父的小坟包上面除草,但是就在他拔掉那颗已经结了红果的灯笼草时,绯鲤毫无征兆的穿到了这个正站在墙角疑似变态人的身上。
  正在绯鲤感觉茫然的时候,寂静的酒店走廊传来一阵尖锐的声音:“符桓,你想要对我干什么?你给我滚。”
  声音太过凄厉,像是被抢光所有财产的四十大妈,差点让黑心小汤圆绯鲤笑出声。
  虽然现在绯鲤还没搞清楚自己所处的处境,但是并不妨碍绯鲤听狗血八卦。
  小锦鲤不动声色的挪动了几下,暗中窥视。
  接着绯鲤就听到了可以在小说中被描述成邪魅的笑声和低沉的嗓音:“呵,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动你吗,荣御?”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再听听这段对话。没跑了,这的确是他那坑爹的师父塞给他的豪门狗血小说了。
  绯鲤后知后觉的看了一眼自己衣服上铭牌带着的名字——费黎。没错,他就是被男主攻当成工具人刺激主角受吃醋的三章下线炮灰!
  绯鲤:我心里有一万句mmp不知当不当讲。
  绯鲤搞清状况,见男主攻居然朝着他走了过来,绯鲤心生不妙,就感觉符桓把他一把揪住,接着顺势壁咚到了墙上。
  绯鲤听着手拍在墙上的声音挺响的,应该挺疼。
  绯鲤作为无辜的吃瓜群众被男主攻壁咚了,现在距离面前的男人只有不到十厘米的距离,却已经在脑子里过了n种自己三章下线的方法。
  从绯鲤的视角来看,男人气质冷峻,自带霸总的BGM,连对着他的鼻孔好像都格外高傲,的确具有让像原主这样的18线小明星趋之若鹜的资本。
  但是绯鲤不为所动,甚至还有点想打爆男人的狗头,因为他是个炮灰,而眼前的人是主角攻,注定难以共存。
  男主攻身边忠心的大内总管李助理还在喋喋不休,看向绯鲤的眼神像是商朝忠臣在看狐媚惑主的妲己,语重心长:“总经理,你就算是想要气荣御少爷也不能随便找个人啊,万一他身上有病,那可该怎么办啊?”
  符桓不为所动的壁咚着绯鲤,表情还是那么冷酷。不过可能是绯鲤太长时间不说话,符桓有点累了,悄咪咪的把重心往后移了一下。
  虽然看着很能装,不过直觉上判断应该是个好说话的。
  绯鲤叹口气,做好了心理准备,脸上写满挣扎,在符栀以为他心动的时候犹豫开口:“大佬,你裤子拉链……忘记拉了。”
  声音越来越小,并用玉葱般白皙的小手尴尬的指了指符大总经理的下面。
  符桓在绯鲤说完之后完美的酷拽表情裂掉了,迅速的从绯鲤面前弹开拉好拉链,耳朵根红透转过头瞪了一眼李助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也太难堪了吧!绯鲤感到了小说描述的不靠谱,原书可没有描述这么大的乌龙。
  他知道自己是三章下线的炮灰,但是并不代表自己想因为戳破男主攻的失误,被男主攻给恼羞成怒的干掉啊喂!
  李助理比窦娥还冤,先不说总经理那一双大长腿自己跟不跟的上,就说哪有助理走在总经理前面的,后面哪里看得到总经理裤子前面的状况。
  但是为了自己高额的工资,李助理还是低下了并不高贵的头颅:“是我的过错,老板。不会再犯了。”
  训斥过助理的符桓整理好面部表情,看见了绯鲤身上的logo,对着绯鲤纡尊降贵的开口,像是给了绯鲤莫大的施舍:“你是我们公司的艺人吧。以后跟着我,好处少不了你的。”
  说完这句话符桓用眼角余光瞄了转角处正偷偷看的荣御。
  哼,荣御不想要可有的是人争着要上,他希望荣御早点明白这个道理。
  绯鲤反思自己,到底是什么给了男主攻怎么严重的错觉?是他身上还没来得及换下来带着公司logo的衣服,还是因为男主攻裤子拉链都没拉就在走廊和主角受争吵多看了几眼呢?
  实在是想不明白,但绯鲤没有直接说出来。
  毕竟小说里符桓权势挺大的,绯鲤不好得罪他。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心里吐槽男主:可能男主攻可能从小到大没和几个人接触过,所以才会觉得看他两眼就是喜欢他。
  啧,可怜。
  绯鲤保持无辜的表情,思路清晰,面对主角攻成为工具人的邀请不为所动:“总经理,我只是个路人仅此而已。”
  “知道我是总经理。”符桓勾起唇角,“不是故意在这里守着我准备献身的吗?”
  绯鲤抬起头看向装成隐形人的助理,反问:“不是他刚才说的吗,而且您刚才说了我是您公司的明星。”
  小锦鲤面上稳如老狗,但是实际上共情能力过强的毛病快让他疯了。
  “……”
  符桓身为自作多情本人也很窘迫,追问:“那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符桓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人红了脸,但是此刻并没有升起什么暧昧的心思,反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尴尬癌犯了的绯鲤组织好语言,一副标准微笑脸反问:“总经理看到有人在吵架不会好奇吗?”而且其中一个人还没拉裤子拉链。
  场面一度十分凝固。
  符桓表情挣扎的半天,实在是无法勉强自己勾起唇角。
  他这下可算是在荣御面前丢尽了脸面,都是因为面前的这个该死的小明星。
  “很好,”符桓的语气低沉且危险,“我记住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绯鲤暗地里翻了个白眼,顺便把胸前带名字的铭牌给捂住。心里哀叹:没想到就算是身为穿书党,他也无法摆脱三章下线的魔咒。
  不过,傻子才会告诉他,然后让他来找麻烦。
  等到符栀碰巧路过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面前的这一副场景。
  面容姣好,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小明星正垂着雾蒙蒙的桃花眼擦眼泪,额前的碎发散落下来,显得整个人带着一种很脆弱的纤细感。
  而眯着眼睛,浑身不修边幅的纨绔子弟好像下一秒就要动手。
  更重要是的,这个艺人看起来是他家公司的,而威胁人的的确是自己不中用的侄子。
  符桓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到来,而是像小学生找回场子一样用手戳了戳绯鲤:“你说啊,你不说我也能查出来。”
  “符桓。”
  符桓猛然抬头,看到了自己笑吟吟但是很明显已经生气的叔叔,然后僵硬的把头转回来看向面前垂着脑袋的绯鲤。
  完了,又被叔叔抓到错处了。
  不务正业,扰乱公司风气这么大一个帽子扣上来,叔叔还能给他好脸色?
  符栀微微抬眼,笑的阴恻恻的:“公司的事情挺少的?”
  绯鲤刚才听到了声音,但是并没有抬头看,因为刚才他刚低下头揉被碎发戳到的眼睛这个人就来了。
  理性判断,装成委屈的模样刚好,干脆就没把头再抬起来。
  符桓摇了摇绯鲤的肩膀,紧张的更大声了:“我欺负你了吗?”
  绯鲤抬起头:“没有吗?”然后看到符桓恐慌的眼神,才好像是被胁迫了一样缓缓的补充:“那就没有吧。”
  绯鲤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好像很忧愁的样子,实际上差点笑出声。
  谁让主角攻明明刚才问他名字了,分明是想秋后算账,所以最好还是处罚一下主角攻吧。
  “你!”符桓委屈死了。他刚才问名字只是想吓一吓这个小明星,他哪里会那么闲。
  绯鲤不懂符桓这种杀马特找场子,类似于‘你等着我找人。’实际上没有卵用的行为,不过并不妨碍绯鲤看得出来小说里无所不能的主角攻对眼前人的忌惮。
  绯鲤看向符栀,忍不住瞪圆了一双桃花眼。
  绯鲤一条小锦鲤平时修炼除了天地灵气就指望阳气了。他刚才注意到符桓身上有很多的阳气,习惯性的吸了两口,但是没想到眼前人的阳气居然能达到像是灯泡的效果。
  符栀虽说是男主攻的叔叔,但其实在外貌上并差不了几岁,也并不像主角攻那样喜欢绷着脸装深沉,而是看着很张扬高调的样子。
  棱角分明的轮廓,狭长丹凤眼上的剑眉斜飞,无论是扬着的唇角,还是高挺的鼻梁,都是锐利朝气的俊美,但是绯鲤却下意识觉得这个人不好惹。
  “还不准备回去?”符栀问的简单,好像是好兄弟般随便问了问。
  符桓感觉出了叔叔如今的危险情绪,经这一出早把荣御抛到了脑后,听到这话麻溜离开了。
  符栀走进了看清绯鲤的脸,符桓平时对工作不上心也就罢了,居然连合作伙伴的幺儿都认不出。
  他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绯鲤,谦谦君子的模样:“如果符桓找你麻烦的话,可以打这个电话。”
  不过,这么一个小少爷为什么会在他的公司当个18线?
  绯鲤热切的从符栀骨节分明十指修长的手中接过名片,看着十分宝贝的塞进了外套口袋,刚想开口道谢经纪人就姗姗来迟:“费黎!你又给我惹什么麻烦了?”
  看来这个人就是原主的经纪人了。
  绯鲤被经纪人瞪了一眼,看着像是委屈的敛下了眉眼,脑子里想着借眼前人的权势把经纪人换掉的可能性。
  算了,这个人看着对他温柔,但是绯鲤从符栀站的远远地递给他名片就感觉出来了,这个人从始至终都和他保持着距离,防备心挺强的。
  经纪人对符栀表现的异常热情,先不说经纪人在娱乐圈混了那么久,就说符影帝的身份有几个上网的人是不知道的?
  经纪人本来是想握手的,但是尴尬的举了半天没被搭理,讪讪的收回手:“您看,要是我们费黎给您添麻烦了就说。那我绝对不轻饶他。”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感兴趣阔以收藏一下~
  预收文名:穿成万人迷后我的后宫都性转了
  穿成校园后宫文男主没高兴多久,说好的后宫竟然全员性转了。
  寇·保持微笑·星尧:OK,I'm fine.
  *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
  成了学弟的学妹对他露出虎牙:
  “哥哥刚追到我就表现那么冷淡的话,我会生气的哦。”
  成了学长的学姐看着他眸色渐深:
  “学弟被壁咚脸就那么红的话,我会以为你喜欢我的。”
  成了竹马的青梅环住他的腰:
  “阿星的腰好细,……的话一定很爽吧。”
  寇星尧:not fine!快来救我!
  他抹泪奔向依旧还是女孩子的未婚妻,她是多么的温柔迷人。
  多么合适的结婚对象。
  如果不是在发现未婚妻是女装大佬之后。
  (╯‵□′)╯︵┻━┻
  某人一步一步逼近:“是谁说要跟我结婚?嗯?”
  寇星尧欲言又止。
  他想解释,却发现——
  学……弟,学长,竹马都在向他靠近。
  面对濒临崩坏的后宫们,寇星尧小心翼翼:要不这样好不好,我谁都不要,把我放走好不好?
  *
  万人迷属性直男志愿当路人甲受×炒股文
  #穿成劈腿狂魔后说好的后宫都性转了#
  #直男躲避修罗场和性转后宫的一万种方式#
 
 
第2章 再次见面
  “没有,不是他的错。”
  符栀微微挑眉,对绯鲤收过名片但是略显平淡的表现感到惊讶,不过毕竟是费家的,也算正常。
  经纪人还想说些什么发现符栀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他这里,他牵强的笑着:“那您看,我们这就走了?”还不就是卖脸,拽什么拽?
  符栀并没有开口阻拦的意思。
  经纪人点头哈腰的,拉着绯鲤离开。
  绯鲤在走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吸了两口阳气,顺便赠送给了符栀一个明媚的笑容。
  可惜了,没多说两句话,才吸了没几口阳气。
  只是现在他现在不好和经纪人对着干,再加上绯鲤现在应该不是妖了,对阳气也没有那么需要。
  权衡利弊,还是跟着经纪人为妙。
  再说了,谁会对一个长相不错饱受压迫的小明星不起怜惜之心呢?在小说里费黎的皮囊可是数一数二的,遭了不少人的嫉妒。
  等到离符栀远了,经纪人才皱着眉:“我不是让你待在原地吗?”
  绯鲤跟在经纪人的身后,也不解释:“不好意思。”懒得和经纪人说话。
  他还在想着刚才的灯泡,迎面走过来一个白净的男生,像是无意的狠狠撞了一下绯鲤的肩膀。
  若不是经纪人拉了一把,绯鲤差点就摔在了地上。
  绯鲤抬头看到了一张略显苍白的脸蛋,圆溜溜的杏眼里面满是委屈,隐藏着一丝极深的妒意。这倒打一耙的模样把绯鲤给弄愣住了。
  他什么时候得罪这个人了,还算计到他头上来了?绯鲤眯了眯眼睛,眼神不是很友善,但是没有开口。
  经纪人从符栀那里离开的时候心里就憋着一股气,他向来捧高踩低,这个人可算是刚好撞到枪口上了,嘴一张准备开骂:“你这个人怎么回事,长没长眼睛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眼前人的声音堪比蚊呐,但是绯鲤还是敏锐的发觉到这个娇娇弱弱的声音和刚才在走廊听到怒骂主角攻的尖锐声音共通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