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天若有情同人)意乱情迷——陈未翎w

时间:2020-07-31 14:51:24  作者:陈未翎w

 

 
 
第1章 迷醉
  把自己那/话儿从对方体内慢慢退出来的时候,鲁德培还有几分恋恋不舍。
  侧着头的华港生只是有些不舒服地轻哼一声,黏糊糊的触觉在下头,大概是有些难受,但是两位当事人谁都没有对此有多余的反应。
  鲁德培手撑在床两边,手臂上的肌肉紧绷着,他安静地注视着身下那个脸色潮红、双眼紧闭的人――
  对方应该是不舒服极了,所以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只是微微皱眉,并没有醒来。
  鲁德培看着看着,目光渐渐深沉。
  他伸出手拨弄了一下对方前额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有丝丝热气从皮肤接触的地方传过来,他唇角忍不住微勾,俊俏的脸上加了表情以后瞬间变得生动了起来。
  ……啧。
  他起身,随意裹了浴袍,光着脚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热水散发出的雾气将镜子熏得一片朦胧,连带着映出来的人影也看得不太清楚。但洗完澡的鲁德培完全不在意——盯了好久的猎物终于到手,他开心还来不及,哪儿有那么多闲工夫去想这个那个的。
  通风口将热气给冲出了室内,他裹上浴袍,站在镜子前仔细端详起了自己。
  没有戴眼镜的时候视线难免有些模糊,他单手抵在洗手台边,另一只手抬了起来,慢条斯理地用拇指擦过嘴唇,好像是在回忆刚才肌肤相贴时的感觉。
  那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就像是美丽的烟花绽放在夜空中,令人目眩神迷,忍不住为之倾倒。
  他凑得离镜子近了些,唇边先是勾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然后慢慢挑得更厉害了些。
  装满了纯净水的玻璃杯就摆在手边,他简单漱了漱口,目光紧紧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一点一点地,将漱口水吐进池子里——嘴里也许还有对方的味道,但是此时都要随着水珠被一同带走,然后冲进下水道。
  他本来想着也许猎物到手了,自己的兴趣就会减少很多,但他好像想错了。
  那个男人,和想象中一样可口,让他有点不舍得就这么放手了。
  他闭上眼,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
  ……外头突然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后是一阵慌乱的脚步声,鲁德培睁眼,微笑着任由那个一脸苍白的男人冲进来揪住自己领口。
  他装作无意的抚摸上对方的手背,然后抬眼,目光里满是兴致盎然,“怎么这么生气,难道你不曾中意我吗?”
  话音刚落,男人的脸色瞬间便更加难看了。
  一阵疼痛突然从小腹传来,鲁德培被对方的那一拳打得忍不住踉跄了一下,不知道什么东西不轻不重地甩到了他身上,他垂眸,便看见厚厚的一条浴巾从他背后滑落。
  男人无言以对,满脸难堪地气冲冲跑走了,鲁德培转过身靠在洗手台旁,轻轻摸着自己被蹭到的脸颊,眯着眼去看那个跌跌撞撞的背影,目光深沉。
  门啪地一声被重重甩上,那个力度大到地板似乎都颤了颤,鲁德培被揍了以后并不生气,反而还觉着有些想笑。
  事实上,他确实是笑了。
  “你没机会跑的。”
  他说着,渐渐收敛了笑意,脑中的一系列还没来得及想明白的东西也被顺利归纳到了一起。
  “你没机会跑的……”他再次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目光闪动,嘴唇慢慢就抿成了一条线。
  作者有话说:
  年轻时候俩人的颜真是让我窒息……
  兴奋到颤抖.jpg
 
 
第2章 意图
  阿标推门进来的时候,鲁德培正在擦眼镜。
  他捏着眼镜布,拇指隔着布料,慢条斯理地轻轻擦拭着镜片。垂下的眼皮遮盖住了他的目光,只有那微微扬起的唇角在不经意间,泄露了他的好心情。
  但是阿标今天过来,就是为了破坏掉他的好心情的。
  “BOSS……”
  话音刚起,鲁德培突然抬手,眼皮要抬不抬地随意动了动,制止了他接下来准备说的话后,又重新放下手去,慢悠悠地擦眼镜。
  不戴眼镜的时候,鲁德培偶尔就爱微微耷拉着眼。
  明明还是同样的长相,五官也没什么大变化,可是那眼镜就仿佛是面具一样,一摘下来,那股子凌厉又迫人的气势就荡然无存,反而显得他很平和。
  但也许这样也是表象,这也只是他的一种伪装罢了,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被人看不透才比较符合实际情况。
  一个眼镜也就那么大,鲁德培却翻来覆去擦了好几遍,动作温柔地似乎是在擦拭情人的面颊,看得一旁的阿标心里着急,又不敢发声干扰。
  好不容易等到他顿住停了手,那金丝眼镜已经被擦得透亮,然后重新架到了那高挺的鼻梁之上。
  “BOSS!”阿标沉着脸上前一步,“那衰仔这会儿还同差人(警/察)那有通话,这事究竟……”
  “他要见就见,想联系就联系,你这又是发的什么疯。”鲁德培单听了一句就打断了阿标的话。
  他依旧不抬眼,只是手上轻轻咯嗒一声,合上了眼镜盒,这才放松了身子向后靠去,“你怎么又开始查他去了,真是无事做?”
  阿标本是有心提醒,但却被他这毫不在意的态度搞得心里憋闷,只能皱着眉头抬高了音调道:“这人接近你也是居心不良,他瞒住人同那边联系,你当真就不怕他和条子联手搞你?”
  鲁德培没答,只是伸手,懒散地去摸桌边的烟盒,然后点上烟,微微笑着重新合眼,不为所动。
  阿标本是想再说上几句,只是鲁德培却有些不耐地冲他挥手,摆出不想多听的模样,将他一肚子话又给打进了腹中。
  无奈,他只能气闷地握拳,啪地将手中的一小叠资料重重拍在面前的办公桌上。
  “随你好了。”
  人气呼呼走了以后,鲁德培睁眼,这才抬手按了按额角,轻轻挑了挑眉。
  他随意拨弄了桌子上散开的那些资料,却也没看的兴致,只是就那么随手一拨弄,然后轻笑一声,似乎是觉得有趣。
  指尖夹着的香烟仍旧在燃烧,淡蓝色的烟雾袅袅婷婷在空气中浮动,鲁德培轻咬着烟嘴,吐出一口白雾后才伸手在旁边的烟灰缸中将烟灰掸上一掸。
  “下次怎么称呼你呢,阿sir?”他垂眸,没所谓地笑着自言自语,念到后头那一称呼时,语气中就带上了漫不经心的味道。
  这会儿正是晌午,窗外的阳光自他身后透进屋内,香烟的烟雾和日光纠缠在一起,有种莫名的美感。
  换做从前,鲁德培要是知道了身边的人跟那群条子们有联系,指不定心里就盘算着怎么才能将那人搞得半死不活,放枪开洞然后丢进海里喂鱼便是——但现在他的搞法得换一种,半死不活什么的还是太血腥,不怎么样。
  应当是日子太过寂寞,他都心慈手软了许多。
  又或者……是因为他有点舍不得那双眼睛里看过来时的光吧。
  ——真令人着迷。
  鲁德培侧过脸掐灭了烟,听着烟头在盛了水的缸子里发出呲地一声,他轻轻啧了一下,又忍不住微笑起来。
  作者有话说:
  原剧没怎么看,只看了cut部分,所以跟原剧情基本没什么大重合
  称呼什么的是百度来的,想贴近一下港岛的口语习惯,有错勿怪
 
 
第3章 盼望
  夜幕渐渐笼罩了港城。
  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挂在四周,车水马龙的街头挤满了终于闲下来的人们。
  一辆黑色的轿车穿梭在人群中,不怎么起眼的外表并没有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轿车顺利地与其他车辆擦身而过,七拐八绕之后开进了一条阴暗的小巷子,然后乖乖停在了路边。
  车门打开,擦得发亮的皮鞋轻轻落在地面上,穿着一身西装的男人从车里探出身子,然后在路边站定。
  他的衣服是十分正式的模样,只不过因为脖颈处的扣子解开了两粒,领子松松搭在两旁,一下子就消去了些许的正式感,反而变得休闲随意起来。
  因为他那张过于俊俏的面孔,所以这才刚一在路边站定,就有路过的人偷偷拿眼往这边瞄。
  鲁德培轻轻推了下眼镜,目光状似无意地在周围扫了一圈,立刻便让那些偷瞄的人们赶紧转头离开。
  然后他垂眼,似笑非笑地扬唇,轻嗤了一声。
  他的目的地是一家酒吧,刚一推门进去,屋里暧昧的气氛便扑面而来。
  昏黄的灯光来自于天花板上那些数量稀少的吊灯,这里人不是很多,老板也懒洋洋地坐在吧台那,手里还捏着吸管,一下一下地搅拌着杯子里的酒液。
  见有人进来,老板侧头,瞥了鲁德培一眼,便笑道:“上次同你一起来的那男仔这次没陪着你?”
  鲁德培挑眉,没应声,只是抽了凳子坐下,然后冲着吧台内的调酒师打了个响指,“劳烦,Margartia。”
  年轻的老板嘬了一口酒,接着歪头,目光饶有兴致地在他脸上扫了一圈,然后问:“怎么突然换了口味?”
  “尝鲜。”
  不过简单两个字,却让酒吧老板听出了些不一样的意思。他瞪大眼,脸上却忍不住扩大了笑意道:“同那男仔也是尝鲜?我当你遮遮掩掩想做什么,原是这种意思?”
  鲁德培双手交握,撩了撩眼皮,并不正面回应他,“怎讲?”
  “我今日见到他了。”老板的目光在门口溜了一圈,状似无意地说道:“提着好多酒,整个人都无精打采,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还当是你做了什么搞得人家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他顿了顿,压低了声音,说到这的表情立刻就变得有些八卦,“是你做了什么吧?”
  调酒师的手法娴熟,动作也很利索,不过几句话的功夫,方才点的那杯Margartia已经送到了鲁德培眼前。
  莹白色的酒液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散发着幽幽的光,像极了漾开波浪的清澈湖水,上头仿佛还缀着点点星光一般。
  鲁德培微微颔首,修长的手指搭在杯上,他隐藏在镜片里的睫毛轻颤了一下,复又转为平静。
  “多谢你提醒。”他眯眼,稍稍抬了眼皮,将漆黑的瞳孔中隐藏着的犀利目光透了出来。
  “我会去看他的。”他说,“多日不见,倒还真有些想念了。”
  “那还说这么多做什么。”老板咬着吸管轻笑,将手中的杯子凑了过去,“恭喜你,找到了新的猎物?”
  鲁德培也跟着笑,举杯伸手,玻璃杯相撞时发出了叮地一声——
  “不能叫猎物。”他抿嘴,轻轻摇晃了酒杯,目光渐渐转为了意味深长。
  他抬头,将酒液一饮而尽。修长的脖颈向后仰起,喉结微微凸着,形成了一条优美的弧。
  他放下酒杯,笑得有些神秘,这才接着方才的话悄声道:“那是我的阿sir。”
 
 
第4章 再次
  鲁德培在那小酒吧中,同老板谈了些有的没的,等到感觉有些微醺时,便干脆起身离开了。
  他今天之所以会到这边来,完全是因为近来处理的事情太多太乱,搞得他有些头痛,所以就出来喝上几杯,趁机放松一下。
  出门的时候酒吧老板还兴致盎然地在后头同他讲说下次再来,鲁德培没搭理,把人丢在身后,穿好外套直接就出去了。
  离这儿不远的地方有几家小吃摊,饭食的香味顺着街边飘了老远,他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自己这会儿也确实有些“饿”了。
  酒精催发了他体内的躁动感,一想到待会儿要去见华港生,他就忍不住蠢蠢欲动起来。
  司机送他到了楼下,然后安静地把车找了个地方停,也是做好了一夜不归的准备。
  鲁德培上了楼以后,站在目的地门口静静地看了会儿,这才收拾好心情掏钥匙开门。
  当初这房子还是他给的,如今这备用钥匙也自然是掌握在他手中,现在想起来这回事,他心里觉得自己实在是有先见之明——这不就是给了自己有机可乘的空子可以钻?
  门锁咔嚓一声响之后,门就应声开了,鲁德培刚推门进去,就闻见了屋里一股浓烈的酒精味,还夹杂着烟草的气息。
  屋里开着灯,地上的空酒瓶歪歪扭扭散得到处都是,他眯着眼,反手关了房门。
  在外头的那段时间里,他已经把外套给脱了下来,这会儿一进门,他就随手把外套给丢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华港生正垂着头靠坐在里头的窗边,手里还抱着一罐啤酒,不知道到底是醒着还是怎样,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大约真的是醉了,所以屋里进了人他也都没有一点反应。
  鲁德培小心翼翼避开了地上倒着的空酒瓶,直接走到了对方身旁坐下,他的身子贴得很近,但华港生依旧没有一点反应。
  他啧了一声,伸手捞过对方手中握着的啤酒,然后凑到唇边轻轻抿了一口,试图用这种方法,去间接品尝对方的味道。
  他侧着头,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华港生的那张脸,目光不舍得离开半寸,只觉得心里慢慢的起了变化——
  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一点点填满似的,让他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明的满足感。
  但是这还不够。
  他这人实在是太过贪婪,总想要得到更多才好。
  他抬手,手背轻轻抚过华港生的脸颊,对方安静地几乎要让他生出这是一具尸体似的错觉。他有些不悦,手下便情不自禁加重了力道,然后就见对方皱了皱眉,总算是有了点反应。
  “阿sir,你在想什么?”
  鲁德培压低了声音问了一句,又忍不住低笑,明知道对方不可能给自己回应,但他却依旧觉得高兴。
  这种情绪来得莫名其妙,却是只有在和华港生接触的时候才会有,而他把这种情绪称做喜欢——他十分肯定地认为,自己是很喜欢眼前这人的,这并不是错觉,而是他的真实想法。
  人活着,难免就会喜欢上那么一两个人,对此,鲁德培是有些庆幸的。要是连个喜欢的人都没有,那他这一辈子活得也未免也有点太可悲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