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隔壁校草放学别跑![情有独钟]——肩胛骨

时间:2020-07-31 14:50:54  作者:肩胛骨

 

 
 
  文案:
  傻瓜妹妹精心挑选生日礼物送给隔壁高冷校草,展现令人窒息的直女审美,信了无良卖家的鬼话:“男生感动得瞬间哭了。”
  校草嘴角抽搐地扔了礼物。
  宠妹狂魔哥哥听闻此事,暴跳如雷地要把校草打一顿。“你不感动哭,就要你痛哭。”
  不去就算了,去了才发现,这男的该死的迷人,根本下不去手。
  但下不去手也先放狠话:“给我等着,下次放学别想跑!”
  ……
  之后,就变成了:“放学别想跑,等我来接你。”
  表面酷哥冷漠内心温柔坚毅攻VS天真帅气又不失呆萌学霸受
  校园文,1V1HE
  感情戏很甜~是两个少年一起奔跑着成长的故事
 
 
 
第1章 
  正是周五的傍晚时分,随着最后一堂课的下课铃声响起,整个四中都热闹起来,提前几分钟下课的班级尤为幸运,不少同学已经早早溜出校门,打游戏去了或是参加聚会。
  方寻站在四中后门的一棵高大的梧桐树下,面无表情地盯着狭窄人行道对面的出口。
  他提前打听过,林瓒习惯于走人少的后门,身高大约在一米八左右。他拿出手机,翻出相册看了眼,再确认一遍对方的长相。肤色冷白,五官都长得不错,算得上很出众。这张脸再加上他的身高,应该非常好认。
  方寻冷淡地将目光从屏幕上移开,再看向了对面。他并不愿意夸林瓒的外貌,但好认的确是个优点,方便他从人群中揪出这人,再把拳头用力挥向他那张用来迷惑人的脸。
  没等几分钟,后门的人也渐渐多起来,但不算密集,方寻的目光从他们身上掠过,没发现林瓒。
  而对面不少女生注意到有个帅哥,都在偷看他,窃窃私语地议论着什么,让他有点烦躁,漫不经心地踢起地下的小石子。
  “同学,你找人吗?说不定我认识,可以帮帮你哦。”这时几个女生走到他面前,中间那个最漂亮的红着脸跟他搭讪。
  方寻个子高,一米八七,站直了很有压迫感,于是后退两步,问道:“你们认识林瓒吗?”
  几个女生都笑起来:“谁不认识林瓒啊,男神诶。”
  漂亮女生更是热情地说:“我有好朋友跟他在一个班,可以帮你问问他出来没有,你找他做什么呀?”
  听到男神二字方寻面色就极速变冷,简洁地扔了四个字出来:“找他打架。”
  女生们顿时僵住,愣了一会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为首的女孩尴尬地说;“那再见!”说完带着小姐妹们逃也似地溜了,只是走了几步还惊异地回头悄悄看他。
  方寻没太在意她们的目光,因为他等的人陡地映入了眼帘。
  林瓒本人比照片上好看得多,身材修长清瘦,很规矩地穿着千篇一律的蓝白条纹校服,但如同方寻预判的一般,让人一下子就把他从人群里摘了出来。
  他看上去心情很好,脸上带着微笑,不时跟身边的同学说再见,脚步轻快地出了校门。不过这些看在方寻眼里,都明晃晃地显示着两个字:招摇。
  看着他往外走,方寻默不作声地跟了过去,随着他走出一截。在学校外面就开打太不理智,还是走远一些为妙。
  四中后门附近都很清净,顺着这条路走下去不远处还有一个公园,方寻打算在公园那里拦住他挑明来意。林瓒却相当迟钝,连他这么明显的尾随都察觉不到,打起来恐怕是个抗不住几下的。
  天色渐暗,看着林瓒背着的那只黑色帆布书包上挂着的小熊欢快地摇来摇去,他越发不悦,加快了脚步。
  马上到公园了,方寻准备走到他身边去,解决一下私人恩怨。
  刚发出一声短促的“诶——”,就见林瓒忽然绽开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小跑前去上了路边的一辆车。
  艹?
  方寻蹙眉看向车内,驾驶座上坐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看起来像是林瓒的母亲。林瓒对他的存在无知无觉,上了车就很兴奋地在跟他妈说着什么。
  看来打不成架了。方寻烦躁地别过去眼睛,没再看他那副眉飞色舞的样子,独自走到了小公园。
  坐到木椅上,残阳映照到他脚边,方寻平息着怒火。手机在兜里震动,他拿出来,看到林严延问他上哪儿去了。
  方寻回了他:在四中,找林瓒。
  林严延秒回:你还真去找他了啊?方寻,其实这回事情没那么严重,你犯不着再跟人打架。
  说完他好像觉得说这话有点晚了,于是又问:你没把人打出毛病吧?
  提起这茬方寻就更火大:没打成,他妈来接他了。算他好运,下次放学别想跑。
  林严延对着手机哭笑不得:不是,咱们好歹也讲点理吧。他扔了小选送的礼物是不对,但小选送那礼物是挺让人冒火的啊。人家好歹是个草,被一堆人吹捧着,结果生日收到瓶生发液,正常帅哥都得认为是嘲讽。而且他只是扔了,又没当面说小选什么。
  方寻不是胡搅蛮缠的人,可一想到方选哭得那么伤心,他就完全没法讲理:小选送的礼物怎么了?她辛辛苦苦挑了那么久。他不感动哭,我就要打得他哭。
  林严延最后努力了一把,试图唤回方寻的理智:他也只是悄悄扔了,又没想到可能会碰巧被小选在垃圾桶里看见。
  然而方寻只冷冷道:不管他是不是当着小选面扔的,他都糟蹋了小选的好意。
  林严延放弃浪费口舌。方选是方寻的亲妹妹,只比他小两岁,从小被方寻护着长大的,可以说方寻几乎每次打架都跟她有关。
  小选很可爱,又听话,但她天生智商偏低,笨笨的,总是做出一些闹笑话的事情。但方寻从来不介意自己的妹妹做了什么傻事,他格外宠溺妹妹,不会放过任何欺负小选的人。
  林严延知道再劝无益,只好提醒了几句让他注意分寸,再问他明天的安排。
  方寻回复过去:明天上午没事,下午有个商拍。你们有什么活动就安排上午吧。
  说完他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到六点了,旁边的石桌那儿聚着六七个老头儿,围在一起下棋,也不赶饭点离开,气氛松快得很。方寻叹了口气,不是很想回家,但他不像这些已经退休的老爷爷,那么自由自在。
  把玩着手机,看着晚霞渐渐布满天际,方寻还是点亮屏幕,准备打个车离开了。
  “爷爷,你们下棋饿了吗?我们一起吃蛋糕吧。”一个清澈的嗓音突然间撞进这片天地,好听得方寻的心都晃了晃。
  他抬起头去看,却见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林瓒。这个人不是应该坐着母亲的车回家了吗,怎么又出现在了这里?
  方寻看到他走近,脸上挂着笑,手里拎着一个包装得非常精美的蛋糕,跟下棋的爷爷们打着招呼。但方寻很轻易地看出,他这会儿笑得跟刚出校门时截然不同。多了点苦涩和落寞。
  方寻不是幸灾乐祸的人,也没出声,冷眼旁观着他的举动。
  他很有礼貌,说他妈妈给他补过生日,送来了一个大蛋糕。一个人吃不完,想请这些爷爷们一起尝尝。
  有个老头儿心直口快:“你妈妈给你补过生日,就送个蛋糕就完了啊,那还叫什么补过?”
  林瓒的表情有一瞬的黯淡,但他很快又笑起来,很乖地说:“我妈妈工作忙。”
  “啧。”旁边的老头儿用胳膊肘撞撞先说话的那位,“你成天闲着,人家父母也不用上班吗?努力赚钱还不是为了儿女好嘛,来来来孩子,老头儿我祝你生日快乐!”
  他们把石桌腾出来,让林瓒把蛋糕放上去。
  林瓒拿出塑料刀具,正要开始切,几个老人忙拦住他:“还没许愿呢,快,蜡烛点上啊。”
  林瓒解释说:“同学帮我过过生日了,我许过愿了。”
  “还得再许一个!有蛋糕就得许愿啊,我孙子恨不得每天买个蛋糕许愿呢哈哈。”
  林瓒笑了,眼睛微微弯起:“好吧。”
  他插上“十八”的数字蜡烛,抽烟的爷爷掏出打火机点燃了蜡芯。天色渐暗,两团火映在他脸上,像是泛着红晕一样。
  老爷爷们给孙子孙女们过了很多个生日,都有经验,还唱起生日歌,就是不大整齐,口音也重,听着有些引人发笑。
  方寻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尽管讨厌林瓒,但破坏这样温馨的场面他也实在做不出来。
  他还没意识到,那个最活泼的老头儿已经盯上他了。手臂突然被人亲亲热热地拉住,老头儿笑得贼精:“这儿有个年轻的啊,来来来,你来领唱!”
  方寻:?
  他的第一反应自然是拒绝。可是老头儿的战斗力十足,不容分说地把他拉了过去,让他跟林瓒正面撞上。
  方寻直觉这处境非常不妙,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林瓒。
  可林瓒居然对他笑了一下。
  他笑得真切友好,一时间方寻没办法口出恶言。
  几个老爷爷都极度热情,一个劲儿催着他:“哎呀,快唱快唱,蜡油要滴下去了。”
  方寻只觉头皮一阵发麻,看了眼那漂亮的蛋糕,再看了眼林瓒。
  林瓒的表情天真得很,被几个老头儿拥在中间,似乎很期待有人给他过生日。那副样子,简直让人难以抗拒。
  烦。
  “Happy Birthday to you……”方寻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情形明明很尴尬,但是他还是硬着头皮从牙关里挤出生日歌。
  可是,最令人窒息的事情毫无预兆地到来。
  听到他的歌声,几个老爷爷,连同林瓒全都笑起来。“为什么有人唱生日歌都能跑调啊!哈哈哈哈哈!”“长这么帅为什么五音不全?
  方寻闭上嘴。
  林瓒总算注意到他的窘境,笑着说:“谢谢,那我许愿了。”
  所有人这才安静下来,方寻松了口气,看着他。
  火光在风里摇动着,林瓒没有闭上眼睛,但他许的愿望让方寻有点吃惊:“希望这里的爷爷们身体健康。”
  他说完,一口气吹灭了蜡烛。火光消失了,烟雾淡淡散开。
  “啊,你这孩子。”老头们反应过来,都有点感动,拍着他的肩膀,“谢谢你。”
  林瓒切好蛋糕,分给每个爷爷。趁着这机会,方寻准备离开。他烦透了,今天暂时放过林瓒。
  刚在手机上约好车,却听到靠近的脚步声。林瓒站定在他面前,用他那极富欺骗性的嗓音问他:“你要尝尝吗?味道还不错。”
  那声音实在是动听,方寻没法忽视,他看向林瓒的脸。
  蓝莓蛋糕在两人之间散发着水果和奶油的清香,傍晚的云彩就落在林瓒身后,渐渐晕染开许多层不同的颜色。
  那张脸离方寻很近,他得以看到很多那张照片上没有的细节。林瓒的眼睛非常的好看,目光澄澈。而他左眼下一公分的地方还生了一颗小小的痣,说不出它有什么特别的,但就是任何人都要承认这痣长得恰到好处。
  他的神情专注又自然,微笑着看着方寻。方寻有一瞬的恍惚。小选就是被这张脸骗了?毕竟他看上去这么的,天真。
  方寻让自己的头脑冷却了几秒,平静地说:“林瓒,我今天是来找你约架的。”
  林瓒有点没反应过来,又发懵般问:“你认识我?”
  方寻话里不带任何情绪:“我会再来找你的。”他说完便走,擦身而过的瞬间又不受控制地瞥到林瓒的脸。
  他眼里的光彩还没散去,但已经隐约开始沮丧。就跟老头儿点出他妈不陪他时的表情一样,像是不具备隐藏情绪的技能。
  但他还想怎么样呢?缺爱到想要得到任何人的祝福?
  可是哪里有这样的好事,一个人怎么可能妄想被所有人喜欢,方寻嘲弄地想。
  只是他已经走出好几步,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林瓒还站在那儿,背挺得很直,手上端蛋糕的姿势跟刚才一模一样,带一点往对面送的架势。
  心脏莫名地有种被刺了一下的感觉。尽管方寻一开始就抱着厌恶林瓒这个人的心情,却不得不承认他的动作、声音、神态都如此的让他讨厌不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打滚卖萌求收藏~
 
 
第2章 
  司机开车速度很快,方寻到家时还不到七点。上电梯前他妈给了发了消息,问他多久到家。方寻回了句:到楼下了。
  电梯的提醒声响起,方寻刚走出去他家的门就开了,他妈姜悦笑着倚在门边等他。
  “饭都快好了,你今天去哪儿了?一中不是下午三点半就放学了吗?跟同学玩儿去啦?”方寻还没走近她就连着问了一串。
  “嗯。”方寻应了声,走进玄关蹲下去解开鞋带,正要从鞋柜里拿拖鞋姜悦就把一双新拖鞋递给他:“天热了,妈妈给你换了双新的,鞋底很舒服,穿这个。”
  方寻的目光在鞋柜上一扫,没发现别的新拖鞋,看来是只给他买了新的。他没说什么,接过拖鞋换上,在姜悦嘘寒问暖的声音里进了屋。
  客厅没人,他问:“小选呢?”
  姜悦笑着说:“她帮我切菜呢。对了,今天打算做糖醋排骨和酸辣土豆丝,你有没有别的想吃的,妈妈给你做。”
  方寻皱起眉,把书包扔沙发上往厨房走:“小选切什么菜?她把手割了怎么办。”
  他话说得有些急,姜悦冷笑了一声:“我还能苛待她吗?切个菜能怎么?”
  方寻扭过头来看她,没再说话。
  两人僵持不到三秒,姜悦缓和了脸色,说:“妈妈只是想让小选也学点家务,你急什么呀。”
  “小选,”她提高音量叫了声,“你哥回来了。”
  厨房里顿时闹出一阵动静,什么东西滚地上了,吵吵闹闹的,方选兴高采烈地跑出来,又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搞了破坏,笑容僵在了脸上:“我好像把厨具架子弄倒了。”
  方寻笑起来,朝着她走去:“谁叫你跑这么急。妈说你在切菜,切得好吗?”
  方选笑得很甜,右颊边漾出一个小酒涡:“反正哥哥你都会说好,还问什么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