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的主角成了魔尊——清栀

时间:2020-07-31 14:48:48  作者:清栀

 

 
第一章 
  在电脑上敲下完结两个字并点击了提交,沈殊微看着《逆袭》的完结章显示上传成功,一边抻着懒腰一边心里盘算着明天去本市的度假山庄休息几天。
  突然感到呼吸急促,一阵心绞痛,他一手抓着心脏,一手在桌子上胡乱摸索着。
  好不容易摸到一个药瓶,拿起来才发现是空的。
  沈殊微这才想起来,这几天为了赶着写完《逆袭》熬夜,加上心脏上的毛病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发作,一时疏忽大意,日常备着的缓解心悸的药吃完了也忘了补给。
  眼前一黑,扑倒在桌子上的时候,沈殊微还自嘲的想着:“为了赶一本小说,把自己命都交代了可真不划算。”
  沈殊微的心脏病是在胎儿时就有的,还是早产儿,从小到大医院成了他半个家,同龄的孩子奔跑打闹、爬树踢球,他从来都只能在旁边看着。
  这么多年,在爸爸妈妈还有哥哥的小心照料下,才好好的活了二十几年。
  去年沈殊微大学毕业,因为身体的原因加上家境比较殷实,也就没有出去找工作。他喜静,所以在自家附近里买了个小别墅,一个人住着写写文章。
  刚完结的《逆流》是他的第三本书,是一本修真类型的,内容比较老套,写的是男主顾珩小时候天赋未被激发出来,在仙凌宗受尽欺凌,但挡不住强大的主角光环,最终成为玄天大陆几百年来唯一一个渡劫成仙的修仙者,作为逆袭小说男主的标配,一直爱慕追随男主的女主自然是不可缺少的。
  要说顾珩与其他逆袭文男主的最大不同,应该就是尽管男主小时候成长之路格外艰辛坎坷,但他还是个内心充满阳光的善良小天使。
  沈殊微也说不出为什么要写男主小时候被狠狠虐还不让他长大报复回去,但是他认为作为主角,没有一段悲惨的经历,怎么能让他快速成长呢。
  ……
  沈殊微一恢复意识,还没睁开眼睛就感觉到自己浑身泡在温热的水里,很是舒适。
  睁眼环顾四周,沈殊微发现他身处一个露天浴池中,浴池不大,他背靠的这方是个环形,对面却十分平整,岸上是上下叠在一起的巨石,冒着热气的水正是从交叠的缝隙中倾泻而下,流入浴池。
  透过氤氲的热气能够看到开了满院的海棠,在丛丛海棠树中间,有一条铺满落下的海棠花的小径,顺着小径再往前看却是被树立的假山挡住了视线。
  沈殊微盯着那挡住他视线的假山就出了神,难不成因心脏病发作倒在电脑前是他做的噩梦,而实际上他是已经在度假山庄并且泡起了温泉?
  只是陷入黑暗前剧烈心绞痛带来的恐慌和直面死亡的感觉太过真实。
  沈殊微略带疑惑的目光落在了飘着几片海棠花瓣的水面,微微低下头,却看到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容。
  水面中映着的人白皙的肤质如玉,淡琉璃色的眸子透出一股清冷,当得一个眉目如画,被水打湿的乌黑长发略显凌乱的披散着。
  沈殊微眨眨眼睛,水面中的一双星眸也随着他的动作一开一阖,熟悉的是这张脸,因为这是他自己的样子,不熟悉的是这一头长发和仙人气质。
  虽然长得一样,但是就看水中的倒影,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清冷和淡雅的气息。
  沈殊微几乎马上就意识到,他知道这个身体是谁。
  他现在所在的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叫沈殊微,却不是那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身娇体弱的网络作家沈殊微,而是他自己笔下刚完结的《逆袭》一书中的殊微真人。
  殊微真人在《逆袭》是个路人一般的角色,但沈殊微很喜欢这个角色,当初描写殊微真人时,一时兴起就按着自己的容貌来写他,并且以自己的姓名作为这个角色名称,就连殊微真人的性情描述也有沈殊微本人的影子。
  沈殊微因为身体的缘故,生活中只有家人和自己笔下的角色,对世事漠不关心,也就养成了淡漠的性子。
  殊微真人在书中是个十分传奇又令人惋惜的角色。
  殊微真人自小拜在仙凌宗清芜仙君门下,是清芜仙君收的唯一一个弟子,从来不收徒的清芜仙君在仙门大会上见到随沈家族人一同而来的沈殊微,点名要收他作自己的徒弟,并称沈殊微是百年来最有希望渡劫成仙的人。
  在那之后沈殊微确实展现出了他在修仙上他人绝无仅有的天赋,不过短短两百多年就达到大乘初期修为,玄天大陆上几百甚至上千年来都没有如此年纪轻轻就能达到如此修为的。
  沈殊微适合修真这条路,不仅因为他卓绝的天赋,也有他天生清冷淡薄的性子的缘故。他性情淡漠,天生喜静,不懂世间纷杂的人情世故,心中只有修行一途。
  这样一个谪仙一般的人,却是在突破大乘后期的时候走火入魔自爆而亡,玄天大陆几乎所有修真者所仰慕的殊微真人就此陨落,无人不唏嘘叹惋,仙凌宗的小弟子为他们沈师叔的仙逝悲伤哭泣的几个日夜。
  身为作者君的沈殊微表示,虽然他是十分喜欢殊微真人这个角色,但是该发便当的时候还是得发,不然殊微真人一直这么牛叉下去,还有人家男主什么事。
  沈殊微在脑海中把能想到的关于殊微真人这个角色的信息过了一遍之后,然后就很淡定的接受了成为自己书中角色的事实,毕竟作为一个写网络小说的作者,什么惊人的题材没见过。
  想到自己在原本世界大概已经因为病发去世了,沈殊微眼中流露出一丝哀伤,虽然对说话都得轻声的生活没什么留恋的,但总是舍不得爸爸妈妈,不过幸好还有哥哥能陪在他们身边。
  调整好情绪,沈殊微想着既来之则安之,虽然原身连剧情的百分之三十都没活到,不过当时只一笔带过原身突破修为时走火入魔,却没有写到走火入魔的具体原因,不知道那些一笔概括的情节是否会自动补齐。总有办法改变剧情,或者干脆就在现在的境界期待着也不是不可以。
  原身现在可是大乘初期的高手,不知道芯子换了个人,这一身修为还在不在。
  沈殊微抬起手臂精心思索着,挂着水珠的手臂白玉无瑕,在月光下泛着晶莹的光,突然心念一动,一股纯净却霸道的内力自丹田处缓缓运转,再看手臂上的水珠全都消散而尽。
  似乎是感到有些许惊喜,沈殊微勾起唇角,极淡的笑了笑,却是比月光还要清丽。
  看到手边摆放整齐的衣物,沈殊微起身蒸干身上的水珠,却是任由头发半干着。
  拿起衣物,无一不是纯洁无暇的白色,款式也是极其简单。
  所以尽管沈殊微第一次接触这种古装,却也能很轻松的穿戴整齐。
  果然是很喜欢殊微真人这个角色啊,也幸好当初塑造这个角色的时候,基本上是以他本人为原型的,所以在这个身体里竟然没有觉得半分不适,反而有种他沈殊微和殊微真人本就是一个人的感觉。
  淡淡的月光光晕笼罩周身,素白的袍子襟摆上绣着银色的流动的花纹,一个简单的腰封挂在腰间,上面坠着一块青色的玉。
  衣摆随着步伐似水般摇曳流动,沈殊微顺着小径缓步走动,悠闲而宁静,自成一幅画卷。
  顺着原身的记忆,很轻松就知道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仙凌宗五大峰之一的清峦峰。
  沈殊微虽然修为境界极高,无数来仙凌宗的弟子想拜入他的门下,但是他嫌收徒太吵太麻烦,自始至终都没有受过徒弟。
  所以自师傅清芜闭关后,整个清峦峰除了他自己,就只有几个做扫洒的外门弟子。
  顺着小径走到刚刚遮挡他视线的假山,绕过假山,入目原来是一座典雅的长廊,长廊尽头连着一方莲花池,木板铺成的路呈回子型悬在莲花池上方,通过一座小巧的拱桥与前方的屋殿相连。
  海棠方开,还未到莲花绽开的季节,走在莲花池上,入目都是一片碧绿的莲叶,层层交叠的莲叶间隙中,清澈的池水在在月光下闪着粼粼波光。
  尽管这一景一物都是自己一字一句描绘出来的,但是真当身临其境,其中所感受的与看着三两行文字是截然不同的。
  沈殊微正漫步在曾经只是书中了了几个字句描写的典雅院落中,他打算把这个不算太大的庭院逛一遍。
  没走出几步却看到三五个穿着仙凌宗外门弟子服饰半大少年围在一起,被他们围住的似乎也是外门弟子,只不过比那几个人看上去要矮小瘦弱,被几个人推搡指点,却只是低着头沉默。
  还传来几句奚落声:
  “哟,这不是在宗门大会上妄想拜在沈峰主门下的那个…那个…叫什么来着?”
  “顾珩,名字倒是不错。”
  “名字好有什么用,还不是连内门都进不去。”
  “说,你来我们清峦峰做什么,难不成是想跪着求我们真人收了你?哈哈…少做白日梦了。”
  “……”
  奚落声中,顾珩低头不语,默默捏紧了拳头,垂下的眼眸漆黑幽深,一抹杀意划过,却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不动声色的将那抹杀意略去,又变成了那副受惊无助的模样。
  那小少年似乎是发现了沈殊微,怯怯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便立刻像是被吓到般的赶紧低下了头。
  便是这一眼,让沈殊微脚步一顿。
  这不是……
 
 
第二章 
  这不是……
  顾珩。
  原书的男主阳光善良的小天使顾珩。
  还是正在被人欺负的小顾珩。
  要是原装的沈殊微,肯定当作没看到,不食人间烟火的殊微真人,是不会管这种外门弟子相互欺压这种小事的。
  但是现在站在这的是来自现代文明社会的沈殊微,更重要的是,被欺负的那个是他的主角啊。
  沈殊微看着主角那被人欺负而不敢反抗的模样,心中微微一揪,还有点后悔,当初为什么把主角的小时候写的这么可怜。
  以顾珩小天使的努力和善良,就算不经历这些磨难,肯定也能顺利成为玄天大陆最闪亮的那颗明星。
  沈殊微抬步向小顾珩走去,绣着银色暗纹的衣摆在月光下荡起微波,还未干透的乌黑长发随意披在背上,腰间的玉坠随着步伐轻轻晃动,飘逸出尘,说不出的好看。
  余光看到沈殊微朝自己这边走来,顾珩心中微微诧异,内心嘲讽一笑。
  他没想到自己刚逆转时空回到过去,就身处这样的场景。
  对于被人嘲笑欺压的过去,他向来记得一清二楚。
  和上一世一样,第一次上清峦峰,就被清峦峰的外门弟子堵着奚落嘲讽,笑他不自量力想拜在殊微真人门下。
  不,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
  上一世的沈殊微也看到这样的场景,不过他那时是怎么做的呢?
  好像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从旁边走过去了,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
  看着站着那些围住他的人背后的沈殊微,顾珩发现,重来一回,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比如说刚刚一瞥中他竟然在眼前的沈殊微眼中看到上辈子所没有的…怜惜。
  看错了么?
  不过没关系,这样更有趣不是么。
  ……
  几个围住顾珩的外门弟子发现他竟然敢抬着头看着他们,抬手指着他喝到:“你竟然还敢瞪我们,谁准你……”
  话音未落,猛然觉得背后一凉,打了个哆嗦,顺着顾珩的目光僵硬着转身,就看到一袭白衣的沈殊微站在他们身后。
  几人吓得跪倒在地上,颤抖着声音辩解:“峰…峰主,我们是看着这小子鬼鬼祟祟在来这里不怀好意,想教训一下他。”
  虽然沈殊微几乎不关心外事,性情淡薄,但是作为仙凌宗修为最高的人,这些弟子内心除了仰慕他,还有深深的畏惧。
  沈殊微看着清清冷冷的一个人,却是最冷冽霸道的剑修,怕一不小心惹怒了他,一剑下去只怕是魂飞魄散。
  沈殊微并未看跪在地上的几个人,只是把目光放在呆站的后面的顾珩。
  这时的顾珩应该是才刚到仙凌宗,记忆里好像在宗门弟子遴选大会上说想要拜在殊微真人门下,不过他当时的设定应该是沈殊微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沈殊微最不喜欢这样的场合,经不住掌门师兄宋喻之的在大会前三天两头往他清峦峰上跑:“小师弟啊,这来宗门的弟子有一大半都是冲你来的,就算你不打算收徒,到时候在大会上露个面,让那些新弟子看到也是好的。”
  于是沈殊微在会上走了个过场就回了清峦峰。
  看在其他人眼里,就是小顾珩刚说完这句话,殊微真人就不屑的转身离去,于是被别人嘲讽痴心妄想。
  沈殊微不知道的是,那时的顾珩也是这么想的
  更是在后来验证资质时,因为资质极差,连内门弟子都当不了,只能做个在宗门做杂事的外门弟子。
  除了宗门每人都能拿到一本的最基本的入门功法,就没有其它任何修炼资源。
  更遑论拜师。
  内门弟子入门就会有师兄师姐甚至是师傅的指点,而作为一个外门弟子只能拿着一本看不懂的入门功法自己琢磨,并且还要负责几大峰上扫撒、浣洗衣物等杂事。
  因为天资极差,加上遴选大会上的举动,顾珩入仙凌宗半个月以来受尽奚落嘲讽。
  ……
  走近了看才发现十岁的顾珩比同龄人瘦弱许多,个子也更矮一些,看着像是七八岁的孩子,几乎没什么肉的脸上带着瘀伤。
  虽然看着瘦小,但是眉目分明,脸上坚硬的线条初有显现,一双子夜寒星一般的黑眸,漆黑幽深,只是这时却带着一丝怯意和害怕,显得楚楚可怜。
  不愧是主角,这般似乎都能看到长大后皎如玉树临风前的风姿神貌。(出自杜甫《饮中八仙歌》)
  顾珩像是猛地回过神,不敢再盯着沈殊微看,垂下双眸,一双眼睑不安的颤动着,瘦小的身躯似乎都惊地轻轻发抖,却仍然没有像围着他的几个弟子一样跪在地上。
  沈殊微…你过来是要做什么呢,也是要过来嘲笑他的不自量力痴心妄想么。
  并不知道顾珩内心活动的沈殊微,看着他明明是被人故意欺负反过来还被欺负他的人诬陷他不怀好意,内心更加心疼,面上却还是清冷的模样。
  微凉的目光扫过跪在地上的几个外门弟子,薄唇轻启,声音清冷却能听出积分怒意:“我清峦峰还轮不到几个外门弟子做主,哪来的回哪去。”
  被赶出清峦峰的几个外门弟子竟然连求饶的话都不敢说,从地上爬起来,一刻不敢停留的弓着腰身匆匆离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