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做鬼还有多重人格——墨蕖

时间:2020-07-29 09:56:22  作者:墨蕖

 

 
第1章 阴王新升张府慌
  张老太爷拄着拐着颤颤微微地走到张家大院最高处的庭楼上。
  本来老爷子是正坐在榻上闭眼冥想的,谁知一道红光突然从他窗外掠过,老爷子心中大惊,若这道红光与先祖记载的是一样的话,那对于他们张家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张老太爷活了快二百岁了,这近二百年来他也见过不少类似于先祖记载中的红光,可一切也都是虚惊一场,可这次的不同,这次的比之前的都要亮,都要大,而且这红光是直冲云霄,一些如火星似的东西往地面上落,到了人眼前才发现,这可不是什么火星,而是一个个冒着红火的人头骨。
  刚刚掠过张老太爷窗口的,也是这人头骨。
  张老太爷站在庭楼上注视着还在往天上飞的红光,双手颤抖,“天要亡我张家,天要亡这世间大和!”
  这红光是什么,张家长辈都是一清二楚的。这光直冲云霄,便是向上天示威,红光人头骨砸向地面,就是在警告地仙。
  示威什么呢,警告什么呢?自然是这新鬼王换届登基了!
  这新鬼王登个基而已,本来对普通人间老百姓也没什么威胁,可对于张家来说可就不一样了。
  据说,这张家先祖本是天上的武神,这张先祖与鬼王斗了几万年才达成了协议。
  那老鬼王说了,若是让他停止侵蚀人间骚扰天庭,可以,但是这张先祖得把自己的女儿给他。
  这鬼王为什么要张先祖的女儿呢,这可没有什么斗老丈人抢心爱媳妇的狗血剧情,而是这张家贵为武神,血脉本就与常人不同了,若常与仙人呆在一起,也可以长不少自己的修为。
  牺牲一个女儿换世间太平,这对于张先祖来说也没有什么,可这鬼王又说了,给一个女儿还不够,他要这张先祖烧掉天上的住宅,回人间老家做凡人,俗话说得好“饿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仙骨不在了,可道行还在。
  鬼王又说了,以后若换了鬼王,他们张家还得送女儿给新鬼王,不然他们会做什么他可说不准了。
  鬼王换届登基不是说老鬼王死了,鬼本来就是死的呀。
  而是他们突然发现有鬼可以继承鬼王的修为了,那么这个老鬼王便可以安心退休了。
  谁家愿意把女儿白白送出去啊,而且还是给鬼送去。
  对于张家来说这件事可谓是雪上加霜了,为什么呢,因为不仅要送孩子,更可怕的是家里现在仅有的两个未成婚的孩子都是少爷,还是父母双亡的少爷。
  说来也巧,这张家的男丁似乎除了张老太爷外都短命,年纪轻轻就都去了,正如这张耿与张凌岳的父亲一样,张凌岳还在娘胎里父亲就去了,这张凌岳上月出生时娘也难产死了。
  这张家便只剩了五岁的张耿与一个月大的张凌岳。这张凌岳还好,生来没了爹娘但以后奶娘养着也不挂念,可这张耿,父亲死后他便接了父亲的张家宗主之位,五岁的孩子谁会放在眼里,要不是还有张老太爷撑腰,还真不知道要拿这俩孩子咋办了。
  若是在外面买个女孩养着,到时候鬼王发现这新娘身上没有张家的仙气,还不知道会怎么闹呢。
  【作者有话说】:新坑求支持~
 
 
第2章 二小姐要出嫁。
  如今外面都知道张家有个五岁的小宗主,却很少有人知道还有个在襁褓里的二少爷,于是张老太爷从庭楼上一下来便召集了族里的长辈,大家当机立断,就先把这二少爷当小姐养,对外也说张家的新生儿是个小姐,可到时候嫁过去发现是个男的……那也没办法了,听天由命吧!
  果然,那天的事后,张老太爷有天晚上睡觉就梦到了一只青面小鬼,那青面小鬼问他,“新鬼王登基了,你们张家的话还算不算数了!”
  张老太爷哪敢怠慢,立即回道,“新生的孩子小,烦请鬼王等个十五六载。”
  那小鬼半晌后才开口,“鬼王大人同意了,只等十五年!”说完那小鬼便消失了。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转眼便是十五载……
  于是在这第十五年期限末,某家客栈里就出现了这样的对话:“听没听说啊,张家那位从没露过面的二小姐要出嫁了!”
  “哪个张家?”
  “还能是哪个张家,就是那个俗称‘鬼见愁’的张家啊!”
  “那个张家啊,也不知道哪个公子这么没福分呐!”
  “谁知道呢,关咱们什么事啊!”
  他们口中的张二小姐,若是让张家的很听到,只能默默哀声叹息了。
  这哪是什么二小姐,分明就是二少爷,这嫁给谁嫁到哪连他们张家人自己也不知道。
  这张老太爷的生命力也是够顽强,又活了十五年。
  此时他正和那位外人口中的“二小姐”张凌岳面对面坐着,这外人眼中的“二姑娘”若说是个小子,旁人还得质疑噫嘘一番呢,因为这张凌岳啊,小时候倒没觉得什么,越长大脸型眉目就越像姑娘,且身姿娇小,做事优柔寡断。
  家里人说,他就是天赐的鬼夫人,奈何却多长了个东西。
  张凌岳除了长得像姑娘外,还是挺有自己的性格的。他从小与自家兄长张耿学了些防身的功夫,射箭骑马也是不在话下,只是被那张老太爷发现后,说什么这样阳气太盛,到了地府恐怕要冲了那阴气,便也不让他碰这些东西了。
  此时,张老太爷叹气道:“太爷爷再嘱咐你几句……”
  “知道了太爷爷,您放心吧,我不怪您。”
  张凌岳的这句话让张老太爷听得差点老泪纵横,虽说这二少爷的命运早就注定了,但怎么着也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过几天便一去不复返了,想想还是很难过。
  “凌凌啊……”张老太爷一开口,张凌岳的脸色立即暗淡下去了,从小张家人就爱叫他“凌凌”啊“月月”的,没错就是这个“月”,张凌岳简直讨厌死了这两个昵称,一听不就是小姑娘的名字嘛!
  “太爷爷不要说了,我早就准备好了。”张凌岳打小便从身边人那里听说过他只能活到十五岁,那个时候他什么都不懂,但又听人说他是什么天选的还是什么地选的,要去完成个什么重要的事情,他打心里觉得自己还蛮厉害的。
  之后,这小鬼又给老爷子托梦了,说是十五年期限早到了,选了个好日子把新娘放到个没人的荒山野岭就行了,子时自然有人来接。
  这张耿心里更是不好受了,弟弟马上就没了,老太爷也不知道还能顽强几年,这张家大大小小的事情再加上外面几家宗士的事情全压到他身上,之前他还能和张凌岳一起商讨些事情,可若是张凌岳一走,他真的成个孤家寡人了。
  这不是二十岁年龄该承受的哇!
  张凌岳来到张耿的住处,张耿本来还在郁郁寡欢,听到张凌岳来了,立即装作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哥哥,过几日我便走了。”张凌岳说的云淡风轻的,可张耿听了心里却很是难受。
  “那哥哥便是一个人了!”
  “哥哥为何还不娶亲?”这个问题也是他们张家的一大痛点,先不说想不想的问题,就是外面的老百姓一听“张家”的名号都避之不及。
  谁不知道这张家世世代代都是干什么的,虽然他们平时都对张家人表现的恭恭敬敬的,但都怕靠近了染上晦气,再说这张家的男丁还一个个都短命,这张耿虽说也是一表人才,但如今也已经二十岁了,谁知道还能活几年,谁又愿意把女儿嫁给这样的人家。
  张家到这一辈,恐怕真的要断子绝孙了。
 
 
第3章 哥别弟走新嫁郎
  “啊,我们先不说这个。”张耿拉着张凌岳看到一个箱子前,然后打开箱子,“你看,这是哥哥要送你的东西,这个是锁魂绳,这个是拘鬼壶,这个是策灵鞭,这个是……”
  张凌岳抓住张耿正在箱子里胡乱翻找的手,“……哥哥?”
  张耿抬头看了他一眼,慢慢盖上箱子,“此次离去,便是一去不见了。”
  张凌岳也不知道说什么,应是为了缓解气氛,强笑着说,“嫁出去的人不都是可以常回娘家的吗,我常回来就是了。”
  张耿也笑了笑。
  这么几千年,张家这样嫁出去的女儿也有不少了,哪还有活着回来的?
  一转眼,张凌岳出嫁的时候便到了,这天夜里天气出奇的好,抬轿的人不用举火把,只是月亮的光就把前方的路照的好亮。
  张凌岳坐在轿子里,大红盖头太闷,轿子又不稳,他索性把盖头掀起一半来。
  盖头一掀起,盖头底下的那张脸已经被闷的通红了,但张凌岳本来生的便如姑娘般柔美漂亮,再加上化好的新娘装,真的一点也看不出是个男子。
  这轿子抬的摇摇晃晃的,张凌岳实在不习惯,掀起窗子的一角想通通风,他顺着那掀开的一角朝外看去,外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着,他索性放下帘子又盖上盖头倚在轿子上准备睡一觉。
  谁知他刚一靠在轿子上,轿子突然往下一沉,外面抬轿的轿夫熙熙攘攘的说些什么,一阵脚步声后,四周一片沉寂。
  看来是到地方了。
  张凌岳紧张的坐在轿子里等着来接他的东西。
  等了好久,张凌岳估摸着差不多也到子时了,自己都快睡着了,可是外面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张凌岳甚至有点怀疑,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说不定鬼王已经忘了这件事了,而太爷爷的梦只是因为他老人家一直心心念念这件事才造成的。
  张凌岳掀开轿子门帘的一角往外看,外面阴森森的什么也没有。
  他决定先睡一觉,说不定醒来了就可以回家了。
  张凌岳似乎做了个迷迷糊糊的梦,梦里似乎有一群人围着他说话,可是他只能听到声音却看不到人。
  有个老妇人的声音在耳边说,“哎呦,这次的鬼夫人长的也不赖,可惜啊……”
  一个老翁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可惜?有什么可惜的,配夜君的话,还凑活吧!”
  耳边还有无数叽叽喳喳的声音。
  “我说,你还真忘记告诉那张老头了,每次都交代,不要让鬼夫人穿着红嫁衣来,还好我准备了件黑的,不然你又得被扔进油锅里炸一遍!”
  张凌岳觉得身上的衣服不断的被人撕扯,他下意识的伸手护住衣服,可是撕扯衣服的手实在太多了,他根本顾不过来。
  张凌岳满头大汗的醒来,发现自己竟是躺着的,他想扶着轿子的一侧起来,却发现他根本没有在轿子里。
  他心中慢慢升起了一丝丝恐惧,这里漆黑一片,也没有月光照进来,什么也看不见。
  他胡乱摸索着走动,一个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夫人醒了!”
 
 
第4章 人骨房
  张凌岳惊恐的回头,看到后面那人的第一眼张凌岳便吓瘫在了地上。
  这人提着一盏发着青光的灯,照的整个苍白的脸更加恐怖。
  这人靠近张凌岳蹲下,用那盏发着青光的灯照着张凌岳的脸,张凌岳吓得说不出话,那人也不知是男是女,声音也是雌雄莫辨。
  这人扶起张凌岳,“本来此时应是夫人与夜君大人的洞房之时,可夜君大人突然有事,所以……便多留夫人活几日了!”
  四周突然亮起,一排排青色的灯相继燃起来,这时张凌岳才看清这四周的样貌。
  这看还不如不看,这四周墙壁皆是用人骨砌成,地面也都是血淋淋的痕迹,刚刚与他说话那人把灯丢给他,“夫人不如先去休息吧,夜君大人还不知何时回来。”
  谁能在这种地方休息下去。
  张凌岳观察起面前这人,这人脸色煞白,一个黑色斗篷遮住全身,张凌岳不敢往这人脚下看了,因为他发现这人是没有脚的,更准确的说,这人根本就没有身子,只有一个头!
  张凌岳心里如灌了铅似的沉沉的,其实就是害怕,怕到听到自己的呼吸都紧张。
  面前这人,应该说是这鬼,这鬼的头突然从斗篷里窜出来自己把自己嵌在了人骨墙里了,那个斗篷还如人般直挺挺的立着。
  张凌岳整个人都快窒息了,他突然急切的想离开这里,他要回去找哥哥,要回去找太爷爷,他不想完成什么伟大的使命了,他只想回去!
  可是他怎么回去呢,这里连一个人都没有,除了人骨还是人骨。
  张凌岳开始小声啜泣,最后大声哭起来,他从来没有这么哭过,他几次哭昏又醒来,醒来继续哭,哭昏再醒来……若是哥哥和太爷爷知道的话,一定心痛死了。
  最后他哭的实在没有力气了,只能找到一块还算干净的地方蜷缩起来。
  人人说他只能活到十五岁,他只觉得自己与旁人不同,便把自己当作是个可救世的英雄了,谁知自己不过就是个遇到事只会哭的胆小鬼。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长时间了,也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
  前面出现“沙沙沙”的声音,张凌岳小心翼翼地抬头往前看,“沙沙沙”的声音越来越近。
  这声音像是有人走路,又像是什么东西在地上拖拉摩擦的声音。
  可是这声音又突然停住了,过了一会,这“沙沙沙”的声音又响起了,只是这声音越来越远,最后慢慢消失了。
  张凌岳舒了一口气,本想扶墙站起来的,但是他刚把手伸出来就想起这墙全是用人骨砌成的,心里一阵干呕。
  张家虽说是仙门世家,但张凌岳从未见过什么鬼怪,或许是家里人把他保护的太好了,有时他甚至怀疑世上根本就没什么鬼神,就连每次张耿与其他宗室子弟出门捉鬼捉妖时,张凌岳都觉得他们是和那些在江湖上坑人钱财的所谓的仙人是差不多的。
  因此这次真的见到鬼,他心中恐惧无比也是有原因的。
 
 
第5章 灰屋初现遇嫁郎
  他现在有些后悔没有要张耿给他的那些法器了,虽然他不太会用,但临时挡一下也应该是可以的。
  张凌岳就着忽闪不定的青灯,发现刚刚那“沙沙沙”声传来的方向处似乎是一个通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