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总裁总是不高兴[穿书]——青柠儿酸

时间:2020-07-29 09:55:52  作者:青柠儿酸

 

 
  文案:
  宋远舟白天才用3000字长评洋洋洒洒diss了一篇三观不正的文,晚上就被吸进了这本小说世界里去。
  **
  宋远舟还穿着夏天清凉的睡衣,一阵天旋地转就转换了天地,只觉得有些冷。
  幽暗空荡的长廊,有一个佝偻的老人在前面引路,老人一路嘱咐,他觉得这场景像极了电视剧里即将侍寝的妃嫔。
  走廊尽头燃着一盏灯,他在幽暗的灯光下看到了自己难以言喻的穿着。
  他的男士睡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女士小碎花睡衣裙。
  宋远舟:“……”
  原著这个情节是炮灰总裁男配被恶毒后妈灌了药,安排了娘家那边的女孩当枕边“间谍”。
  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个女孩变成了他……
  高大英俊的总裁,冰着脸忍耐着痛苦,全身通红。
  宋远舟艰难地吞咽了一下。
  高冷总裁江澈的眼神锋利,眼角微红又添了冰冷的风情,问他:“女的?”
  宋远舟在他如狼的眼神中拘谨地捂了下小裙子,不确定道:“我……我也不知道QAQ”
  **
  他们对彼此的第一印象是这样的:
  宋远舟:原著诚不欺我,江澈看起来冷淡禁欲、面色清霜,笑起来眸如甜酒,梨涡深深。肌肉结实匀称。颜好身材好,就是活不太好。
  江澈:后妈果然精挑细选,这姑娘看起来肤白貌美,唇红齿白,笑起来春风化月,不施粉黛就是倾国之姿。就是有点傻。
  ***
  *老房子着火攻X纸上谈兵小怂包受
  *很甜的,集掉马、真香于一身的小甜文
  *修改文案2.17截图
 
 
 
 
第1章 
  晚秋的天黑沉沉的,像是揉了墨。不时传来“扑簌簌”地枯叶落地声,间或夹杂着沙沙的细雨声。
  宋远舟此时从房间里的唯一的气窗口子里,努力踮着脚往外看——外头小道上只一盏昏色的灯,在雨雾蒙蒙的秋夜里,羸弱的光闪烁着像是萤火。
  宋远舟是被冻醒的,醒来的时候坐在一片冰凉的潮湿地面上,双手被人反缚在身后。
  房间里的光线很暗,四角的墙壁上燃着角灯,红色透明的壳罩着。大概是做工并不严密,晚秋的凉风从气窗里穿过来,那烛光便跳动起来,在对面的墙上投下一个张牙舞爪地烛影。
  光影明明灭灭,仿佛整个屋子都在晃动。
  宋远舟靠着墙,一点点挪着站起来,他随便跺了一下脚。
  万幸,脚没残。
  这可能是一场梦。
  但是梦里面的一切都太真实了。
  因为他试图将手从绳子里面挣脱出来。
  很好,确实没法挣脱,但他的皮肉摩擦在粗糙的绳子上,很清晰地传来了火辣辣的痛感。
  梦里面是不会痛觉的。
  可自己明明和平常一样洗完澡到房间里睡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靠!莫非是绑架?
  “有人吗?这里有人吗?”宋远舟靠近房间里唯一一道密不透风的铁门,用身体去碰了碰,没有开。
  空荡昏暗的房间里一圈又一圈的全是他尾音的回响。
  在烛火摇晃仿佛群魔乱舞的昏暗房间里,有种渗人的凉意。
  宋远舟的露着的手臂上,瞬间起了一排鸡皮疙瘩。
  房间里又重新安静下来。
  铁门外似乎是一条小道,有沉重地脚步声一声又一声地,伴着拉长的拖地长音,清晰的、缓慢的,像电影里特意拉长的长镜头。
  尤其是在这样冷的暗房里,独自一人被绑在陌生的地方。那奇怪的走路的声音,特别像是地狱来的索命的使者。
  宋远舟一步又一步地退回到原来的角落里去。
  犹豫着要不要假装自己还没醒。
  可惜他没有犹豫多久,就在他将蹲未蹲的时候,门口传来钥匙穿进铁门锁眼里的声音,这个走路不太利索、但开门特别利落的佝偻老人探头走了进来。
  老人的声音嘶哑难听,像是经久失修的铁门经历过风吹雨打,外头结了一层厚厚的铁锈一般。
  “醒了?”虽是问话,但好像只是自言自语,并不需要宋远舟的回答,因为他紧接着就自顾自说了下去,“是该醒了,不醒也要弄醒的。”
  宋远舟更加确信自己可能是被绑架了。
  不过电视剧里绑架贩子不都是年轻体壮的抓年少柔弱的吗?
  我靠,我仿佛被内涵了!
  那老人走到门口,骨瘦如柴的脸蓦的转过来,黑皱的皮凹陷下去,包出一整个活的骷髅的形状,不同的是那深陷的眼窝里还有两颗灰色的浑浊的眼球。
  此时那眼球正对着他,那灰浊的瞳孔里仿佛能射出利箭来。
  吓的宋远舟一哆嗦。不断在自己心里嘟囔:爱国、守法、团结、友善……
  我靠!!现在别说绑架了,要是有人说我见鬼了,我都信!
  “还不走?”那老人像捕捉猎物的老猫,从喉咙里发出“突突突”地声音。
  宋远舟意识到他可能还要说话,或者采取什么措施对付自己。连忙走了一步点头,表示自己会走。
  现在在人家的地头上,聪明的做法还是要乖一点,等出了这个铁门再伺机逃跑。
  外面果然是晚秋,小雨淅淅沥沥,裹挟着细雨丝的寒风吹过来,将猝不及防的宋远舟打的一哆嗦,寒意从脚底窜到头顶。
  脚下的小径大概是暗房望出去那一处的延伸,小道灯光昏暗,但踩在上面能听到枯枝败叶被踩碎的声响。
  老人的脚步很慢,走一步就要喘一口气,好像都不用他对他做什么,他自己就会倒在去远方的路上。
  宋远舟:???
  实不相瞒,就派一个这么孱弱的老人过来看着我,是看不起我么?
  但老人这样蹒跚的脚步也方便他观看地形。
  宋远舟一边慢吞吞地跟着走,一边不着痕迹地用左右余光瞥向两边,看是否有能逃生的地方。
  这个小道并不宽,堪堪能容两个人并肩走过,外面的院墙深深。
  他在心里测量了一下自己和老头的距离,模拟了一下老头发现自己跑了以后喊人过来逮自己的速度和逃跑路线时,他路过了一个闪着夜光灯的探头。
  宋远舟:“……”
  这个探头随着他走过去的步伐慢慢转变方向移动着它的监视口,荧蓝色的光,像极了黑夜里的鬼火憧憧。
  他的心深深地沉了下去。
  宋远舟不敢贸贸然地跑过去爬围墙,因为他看到了探头旁边一个半圆形的警报器。
  按照他的经验,这种警报器是通过碰触来触发,说不定还连着高压电伏,一般家里有价值千金的古董宝贝时,才会用上这些安全措施,目的是为了防贼。
  宋远舟当然不会自恋到,以为他们安装这些设备只是为了防止自己逃跑。
  看来这可能是一个安防系统相当严密的地方。
  反正不管是什么,他暂时是逃不了了。
  怪不得敢只派这么一个老头过来看住他。
  这条小径仿佛很深,绕着红色的墙走了一圈,宋远舟都有些走累了。
  渐渐的地下的路才开始平坦起来,露出一段向上走的阶梯。
  朦胧的夜色里,他分辨不清底下的是什么台阶,只依稀辨出红黑色的古朴的围栏。
  阶梯尽头又是一长段幽暗空荡的长廊。
  宋远舟抬头看了看,那上面似乎是有灯的,而且还不少,大概每隔两米有一盏吊灯,模糊地能辨认出一些轮廓。
  大概是快要到目的地,那老人难得停下脚步来,可怖的眼睛盯着他,声音像是铁锈磨在石磨上:“乖一点,好处总是少不了你的。”
  宋远舟:“???”
  越听越像是人贩子了是肿么肥四?
  老人深深的眼窝下浑浊的眼睛转了一圈,深深看了他一眼又往前走起来,但与方才不同的是,这回他没有再次沉默地走在风雷,居然在对着自己说话,可惜他的声音散在宽阔的天地间,尽数和着凉风化进雨雾里,根本听不清。
  宋远舟只能依稀听到:少爷、福气,这样的词……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场景像极了电视剧里即将侍寝的妃嫔。
  前面一个引路的公公一路嘱咐,伺候君王要如何小心谨慎……
  宋远舟:“???”
  什么破比喻。
  那老头已经到了终点,他停了下来,站在那里回过头遥遥望着他。
  走廊的尽头燃着一盏灯。
  宋远舟慢慢踱过去,老头曲起手指重重拍了一下厚重的门板。
  里面传来一声克制的、不耐烦的声音:“谁?”
  老头弯下腰恭敬道:“是我。”
  里面的声音混着怒气隔着门板穿过来不甚分明,宋远舟总觉得那更像是一只深眠的被打扰好梦的猛兽。
  “滚。”
  怒气冲冲,隔着门,宋远舟都觉得声音里的热浪滚滚,能将面前的老头烧死。
  然而原本恭敬有加的老头根本没有滚,反而收起咧开的嘴,面无表情地从腰间解下一把钥匙来。
  “咔哒”一声,门被打开了。
  房屋里面的暖气推开走廊里的冷风,卷起了宋远舟的一片裙角。
  宋远舟不自在地夹了夹自己的腿,方才思虑过多并不明显,而今冷静下来,总觉得下半身凉飕飕的。
  他低头一看。
  幽暗的灯光下,他依稀看出自己难以言喻的穿着。
  他晚上就寝前的男士睡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变成了一身红色花纹的女士小碎花连衣裙。
  宋远舟:“……”
  我去,不带这么玩的啊,他……他……他,他妈的,他什么时候变成女的了?
  还没等他思考出这其中的原由,门被老头缓慢地推开,房间内的景象渐渐展现在他的面前。
  红色实木地板上坐着一个敞着衣襟的人,听到门开的声音,抬起头来。
  热汗将他的额发全部打湿,冰着一张俊脸,汗水从额角沿着英俊的侧脸流经下颔线,一滴又一滴地汇聚在线条完美的腹肌上。
  大概是热的,他的衣衫半开,露出赤红色的胸膛。
  他的长眼睫抬起,眼尾狭长自然上翘,黑沉的眸子里像藏着一片深海,冷淡的视线漫不经心的瞥过来,配上眼角处那不正常的一抹绯色,莫名带着禁欲的诱惑。
  宋远舟呼吸一窒,在如此的美色面前,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口水。
  不,方才门外他形容错了,这不是一只猛兽。
  面前的人更像是一只妖精。只需要一眼,就能随随便便勾人魂魄的那种。
  冰冷的视线从他的脸上滑过去,最后停留在他的腿上。
  眼前男人眼神锋利,声音刻意放得很低,伴着某种刻意忍耐的情.欲:“女的?”
  宋远舟在他如狼的眼神中拘谨地捂了一下小裙子,不确定道:“我……我也不知道。”
  男人皱起眉。
  但不知道是不是宋远舟的错觉,男人冷冽的眼神比方才放松了一些,不再用审视“入侵者”的眼神看着他。
  宋远舟明显捕捉到了这样的变化,但具体是因为什么,他也说不清。
  难道是因为他说不出自己是男是女吗?
  是男人口味太重还是觉得他有点不聪明?
  因为不聪明所以猛兽判定新闯入地盘的“入侵者”其实没有威胁,还能被当成猎物?
  宋远舟在男人越来越玩味的眼神里做了一个大胆的动作——
  宋远舟迅速地伸出手一把摸住了裆下……
  果然换回一个微微睁大的、吃惊的眼神。
 
 
第2章 
  宋远舟淡定地收回手,心中暗自窃喜。
  对上男人好看的带着疑惑的眉眼,嘴角好心情的微微向上翘起,并冲他点点头。
  还好,还好,那玩意还在。
  男人扶着后背的沙发脚,缓缓地从地上站起来,才刚吃惊的眼神收了回去,又恢复成一贯的凌厉的模样。
  眼神里被微敛的锋利重新释放出来,穿过宋远舟,落在后面的老人身上。
  大概是很热。
  宋远舟看到有热汗从他的额头滚落下来,他伸出修长的食指,将那滴汗接在指尖,拇指和食指并拢轻轻捻了捻,嗤笑一声,冲着门口的老人道:“滚!”
  宋远舟被惊了一跳,门口的老人的表情却丝毫不变,仿佛早已见惯了主人家的冷言冷语,对于这种程度的怒吼早就免疫。
  老人仍然维持着方才在门口宋远舟看到的诡异的笑容。
  这会听到不友好的逐客令,只是弯下腰来状似恭敬的一个鞠躬:“少爷,您慢慢享用。”
  随着一声清脆地“咔哒”落锁声和鞋子拖在地上刺耳的“踢踏”声渐渐远去,宋远舟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什么……享……享用?
  用……用什么?
  宋远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
  火红色的真丝长裙,裙摆堪堪过了膝盖,露出他脚弯下面笔直修长且匀称的小腿,腰部往上还有一条深红色的真丝腰带,紧紧将他的腰线束成纤细的一段。
  这件真丝长裙的领口很低,露出他精致的锁骨下细白的一大片肌肤。
  大概是真丝睡衣的款式,敞开式的设计,只用一根腰带作固定,腰带下面的一段裙摆是高开叉的,他现在只微微抬了一只脚,大腿根处就有一小片嫩白的肌肤露在空气里。
  ???
  越看自己越像是来侍寝的怎么破?
  呵~享用?想不到这个后妈不仅负责下药,还负责灭火。
  嗤……
  江澈刚才站起来说出那个气势汹汹的“滚”字,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