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今天没吃药[灵异神怪]——明新

时间:2020-07-29 09:54:56  作者:明新

 

 
  文案:
  咸临远是一只快乐的家里蹲,废宅属性点满,昼伏夜出那种,如果排除掉本身一些奇怪的属性,应该还算个正常的人,如果不是经常被卷入一些奇怪的事情的话。
  鬼:QAQ你不要过来啊,我自己死不行吗?
  好吧,其实这个人不太正常……唔,但真的只有一点,一点点点点点点大点那种
  嘛,总之这就是一个深井冰(?)一边被卷入各种奇怪事件,顺带鸡飞狗跳的恋爱故事(大雾)
  咸:喂,不是说好了咱是萌系主角吗?咱也想受欢迎啊!
  糖:很萌 ̄▽ ̄
  咸:……虽然被自家CP安慰了但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某新:小声,你这辈子大概都不会萌起来那,先天条件就已经输了啊喂ORZ)
  竹马*竹马
  精神病大龄儿童欢乐多攻vs狂炫霸拽全能型霸道总裁(划掉)受
  划重点啦:玄幻灵异走向,非正常系主角(很重要),阵营混乱。
  属于混乱阵营的咸某人:请不要对我抱有什么期待呀,节操那种东西早就全都哪去喂糖了。
  糖:……
  主攻,HE(大写),就算里面出现什么奇怪的剧情也不要怀疑哦。
  这里是一只老弱病残的蠢作者,请小心怜爱,不然会坏掉的。
 
 
第1章 序幕
  S市第一小学。
  此时正逢学生放学,加上秋雨连绵,天气有些湿冷,不少家长正打着伞等着自家小孩扑进怀里。
  校门口很是吵杂,穿着黄色雨衣脚下踩着雨鞋的小男孩似乎对着一切感到很无聊,背着小黄鸭书包打着哈欠朝远方走去。
  看起来似乎是要回家的样子,但慢吞吞的样子又丝毫感觉不到回家的焦急。
  下雨的天气总是让人有些昏昏欲睡,老师讲的课也基本全程都处于神游状态,无聊的踢了一脚脚下的易拉罐,小男孩暗暗思量着下次要不逃课算了。
  绿色的易拉罐被狠狠的踢在墙上,然后又反弹回来,滴溜溜的在小男孩脚下打了个滚。
  这让小男孩成功的鼓起了脸,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
  幽深的小巷隐隐传来不和谐的动静,那是拳拳到肉的声音。
  “喂,你小子,身上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染着一头五彩耀眼根根直竖仿若一盆五彩芦荟的小混混面色凶狠,可能是因为耍帅穿着金属皮衣,大部分裸露在外的皮肤让人一看就不禁想到冷这个两个字。
  此刻,他正丝毫没有怜惜心的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踹到地上。
  留着规规矩矩的蘑菇头,穿着也是很规整的样子,可惜的是本来好看的小西装现在已经满上污迹,还有几处不小的破损。
  小男孩试着爬起来,但最后都在大人的力气下宣告失败。
  “老大,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好啊,就是个小学生。”发型明显朴素很多,只有两三种色彩的小弟地位的混混有些不忍。
  “呸。”五彩芦荟拍了拍手里的几张红票子,“你懂什么,我注意这小子好久了,每次上下学都有豪车接送,这点钱够什么啊。”
  “但是,大哥,这小子身上也没多带钱了。”
  五彩芦荟不满的将人一把拎起,刚好对上一双死寂一般的眼睛。
  “小孩,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知道什么下场吗?”
  小男孩歪了歪头,鼻血很不争气的留了下来,几乎没有什么起伏的说道:“你这样做是犯法的。”
  童稚天真的话语丝毫听不到开玩笑的意思,他可是很认真的。
  “哈哈哈,老大,这小子说我们犯法。”一边的黄毛小弟捂着肚子忍不住的笑道,“一个小学生说我们犯法。”
  五彩芦荟将小男孩捏的更紧了,一根红绳引起了他的注意,顺着红绳,他粗暴的将里面的东西拽了出来,一块兔子形状的翠绿玉佩出现在他面前。
  小男孩剧烈的挣扎起来,小胖手伸手就去够玉佩:“还给我。”
  下一刻,就被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背后传来钻心的疼痛几乎让他晕厥。
  “啧啧,有钱人就是不一样,玉佩都雕成兔子,莫非有啥含义?”
  小男孩有些恼怒,狠狠的冲了上去,抱住了五彩芦荟的腿,张口就咬。
  这激烈的一幕,或者应该说是单方面欺凌的一幕让一直在不远处偷看的小男孩再次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什么吗,普通的打劫,一点都不刺激。
  很明显,这个小男孩有点不正常,一般的小孩看到这种场景十有八九都被吓哭了吧。
  在怎么说淡定到打哈欠眼角甚至还流出疲惫的生理泪水也太不给这一幕面子了。
  脚边的小水洼淅淅沥沥的积了不少雨,小男孩啪嗒一声踩了下去,溅起一朵大大的水花。
  “算了,我们走吧,这玩意估计能卖不少钱。”五彩芦荟显然显然很高兴,转身就准备走。
  身后,再次被踢了重重一脚的小男孩,挣扎的再次爬了起来。
  仿佛有丝线在牵动一样,他的动作有点僵硬。
  精致的小皮鞋上染上了泥浆,白皙的小脸也黑一块白一块的显得有些滑稽。
  但是若是此时注视着他的眼睛,你就会发现,那是足以致命的冰冷。
  不打任何折扣的,似乎也懒得说话,随意的捡起了周围一颗小石子,在手上掂量了一下。
  下一秒,一朵血花在五彩芦荟的手臂上绽放开来,很沉沉闷的一声,在这雨中却显得无比清晰。
  猎人和猎物的身份瞬间颠覆。
  惨叫声瞬间划破整个小巷,也成功让已经踩着小水坑愉快的准备回家的小男孩停下了脚步,竖起耳朵细细的倾听发生了什么动静。
  他疑惑的眨了一下眼,似乎有些搞不懂发生了什么。
  “大哥……”两名小弟惊呆了,手也有点抖,大脑一片空白似乎还搞不懂发生了什么。
  但是下一刻他们就明白了,一只穿着小皮鞋的脚狠狠的揣到他们的脸上,与背后的墙壁发生了亲密的碰撞。
  又一颗小石头被扔了出去,五彩芦荟再次发出了一声惨叫,这次是脚,他一瘸一拐的想要逃跑。
  丝毫想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很好欺负的小孩子会瞬间变成找他索命的恶魔。
  他只知道,对上那一双下一刻仿若能滴出血的鲜红眼眸彻底的失去了言语能力,仿佛被人狠狠的扼住了喉咙。
  根本不可能是一个人……身体在瑟瑟发抖,只能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
  兔子玉佩重新回到了小男孩的手上,他轻轻抬脚将一脸惊恐的看着他的人踢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他想了想,看了看脚下的小石头,最终还是没有捡起,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朝外边走去。
  ‘啪嗒啪嗒……’
  水坑被一个个踩过的声音响起,穿着黄色小雨衣的小男孩追了上来。
  他喘着粗气,伸手拉住了与他年龄相仿孩子的衣角,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呐,你叫什么名字?”
  说着,他自己做起了自我介绍:“我是咸临远,对你很感兴趣。”
  “……”
  ※※※※※※※※※※※※※※※※※※※※
  嘿咻,欢迎各位小天使洗白白跳坑……
  新坑开张,暂且请多多指教啦,这篇暂时是缘更,主力在另一边,有时间就会来宠幸这一边的。
  咳咳,总而言之,欢迎大家来□□了。
  重点,这篇文画风可能比较清奇,如果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大家请轻点揍,蠢作者一点也不耐揍的(捂脸)
 
 
第2章 有个死鱼眼
  印着蓝色星星的被子下有一团在呼呼大睡,房间内拉着遮光窗帘,让人无从通过天色判断时光。
  只有被子里面的一团时不时的伸个胳膊露出个脚的人形生物刷一下存在感。
  似乎是正睡得香甜,不一会被子里面的一团还发出小小的呼噜声。
  直到……
  ‘哔——哔哔——哔——’放在桌子上的小黄鸭闹钟尽职尽责的提醒着主人的时间到了。
  被子里面的一团蠕动了两下,努力将自己往深处埋去,很明显,不太管用。
  小黄鸭变本加厉的响着,隐隐能听出几分凄厉的感觉。
  它成功了,被子里面的一团露出头来,从床上艰难的爬起,迷茫了几下,找准了目标,如丧尸一般摇摇晃晃的向小黄鸭走来。
  条纹的蓝白色睡衣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医院的某种服装,从袖口伸出的手有些苍白,手背上有几条青色的纹路清晰可见,一看就是不经常见阳光的人。
  他心满意足的握住了小黄鸭的头,微长的头发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从露出尖瘦的下巴可以判断这个人很是清瘦。
  ‘哔——哔——’小黄鸭很高兴的叫着,它终于完成了自己的职责。
  “呵。”咸临远冷笑着,对被从睡梦中吵醒这件事非常不爽,而身为罪魁祸首的小黄鸭自然是第一个要制裁对象。
  下一刻,修长纤细的手就抓着小黄鸭的头部将它狠狠的摔向地面,发泄着他的不满。
  塑料外壳破碎的声音传来,各种小零件散落了一地,呲啦的声音在昏暗的房间里面蔓延着,伴随的着最后的[哔—]声小黄鸭咽下的最后一口气。
  最后,小黄鸭的脑袋在地面打着转,最后成功触碰一只苍白的脚,咸临远朝地下看去,面无表情的踩了上去。
  他顿了一下,似乎是小黄鸭尖锐的小嘴巴咯到他了。
  没有再去管这颗诉说着他多么无情的脑袋,他疲惫的钻机了被窝,蓝色的星星被子将他掩盖,幸福的呼噜声再次响起。
  “开门,快递……”不太结实的门抖动了两下,门外是穿着黑西装带着墨镜的身高一米九快递小哥?
  再次被惊扰的咸临远大喊道:“我没有买东西,你送错了。”
  “7单元的403号房的咸临远先生对吧,没有送错。”
  “送错了,我是唐新风,咸临远几天前去世了。”咸临远丝毫不在意的诅咒着自己,试图捂住耳朵堵住门外震动的声音。
  “我想起来了。”黑西装快递小哥淡定的接话,“我找的就是唐新风。”
  “等等,德明哥,让老大知道你冒充他你就死定了。”黑西装的快递小哥身边还有一个人,他也穿着一身黑西装,不过没带墨镜,毕竟已经是室内了,带着墨镜总是很奇怪的。
  “你不说老大就不会知道的,还是说你准备告状。”蒋德明理直气壮的说道。
  “呜……”肖志明就差缩成一团了。
  “唐新风在Z市,出门右转谢谢。”咸临远在里面大声的喊着,他发誓,如果门外的人在敲,他就出去拼了。
  “真是没办法。”蒋德明无奈的挠了挠头,对着肖志明说道:“你后退一点,我要踹门了。”
  肖志明结结巴巴的开口:“这样不好吧。”
  话音未落,蒋德明就一个大脚巴子踹了上去,一下没开,只是发出了一声震天响的声音。
  咸临远一下惊起,从床上麻利的爬起,连鞋也顾不得穿,光着脚丫一下冲了出去:“大早上的谁啊?”
  险而又险,门总算摆脱了阵亡的命运,门外的蒋德明对着打开的门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您好……”
  咸临远怒从心起,大着胆子悲愤的吼道:“你谁啊,一大早扰人清梦。”
  蒋德明露出一口大白牙,好心的纠正:“咸先生,现在是下午六点。”
  肖志明在一边小声的应和着,“唐队说你一般起的很晚,我们特意在这个时间过来的。”
  咸临远瞪着死鱼眼,打了个哈欠:“原来是他让你们过来的,怎么,啥事!”
  “队长说昨天给你打电话你没有接,今天过来让我们确认一下你的死活。”蒋德明笑的爽朗,将脚边的一个箱子递给他:“这是队长给你带的特产。”
  原来还真的是送快递的,咸临远伸手接过箱——没接动,死鱼眼都睁大了几分:“里面是什么东西,这么重?”
  肖志明一脸疑惑,善良的抱过箱子,掂量了两下:“不重啊,不到一百斤。”
  “我是普通人。”不顾二人惊疑的眼光,咸临远将房门打开,顺利成章的指挥着二人:“帮我拿进来。”
  终于进门的二人对视一眼,松了口气。
  似乎也没有队长说的那么难搞定,不过这位疑似队长小情人的咸先生真的只是普通人吗?明明有一双很有特色的死鱼眼,看起来很吸引仇恨的样子。
  很显然,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普通人,他们口中的队长自然也不是。
  这两位同属于国家特殊部门,他们的存在并不对外公开,而是专门处理一些普通人不能了解的神秘事件。
  而这个时候,他们大老远的从Z市飞到S市,当然不可能只是送一箱快递。
  咸临远瘫坐在沙发上,看着肖志明将快递放好,有气无力的说道:“快递进来,你们人可以走了。”
  “正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咸小哥,给口水喝吧。”大高个的蒋德明丝毫咸临远冷淡的态度,热情的凑了过去。
  “不要。”咸临远扭头,他讨厌这个一大早扰人清梦的大高个。
  “不要这么冷淡吗?”蒋德明自顾自的起身,打开冰箱,拿出一罐冰可乐,顺带给一直装小透明的肖志明扔了一瓶牛奶,熟练的仿佛是自己家里一样。
  咸临远抱着抱枕,鼓起了脸,要不是打不过,他就上了。
  扰人清梦,开人冰箱……无耻之尤。
  “实际上,我们来是想找咸先生帮一个忙。”捧着牛奶,肖志明小声的开口。
  “哦,不帮。”咸临远歪着头,“你们的事情都超级麻烦,我才不要帮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