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快穿反派们都是我老婆哒!——镜中倒影

时间:2020-07-29 09:53:51  作者:镜中倒影

 

 
 
  文案:
  单身了几千年的基佬春神——风弦,终于被月老告知他的姻缘到了。
  风弦:所以......人呢?
  月老:emmm......他在飞升的时候被天界劈散了魂魄,现在只有身体在仙界......也就是说......你未来的爱人现在成碎片了。
  风弦:???你逗我呢???
  月老:也不是没有解决的方法,你得去小世界寻找那些灵魂碎片,碎片们爱上你后就会回到原身。
  风弦:我为什么要去?
  月老(暴跳如雷):你不是总嚷嚷让我注意你的姻缘!现在人家来了!你就准备坐收渔翁之利吗?!
  风弦:......嗯......好吧。
  月老:一定要爱它们!别用暴力手段,得让碎片发自内心的爱上你,才有效。
  无奈之下,风弦前往小世界,去寻找他未来爱人的灵魂碎片,哪曾想!那些灵魂碎片成为了每个小世界的反派。风弦谨记月老的警告,只好温柔地用爱对待他们。最后,风弦成功收获一位跟他并肩游离仙界的老婆。
  注意事项:①温柔攻*各种受,1V1不动摇!②小白甜宠主攻文③一周五更,坚决不坑
  第一个世界:学生攻*学生受(已完成)
  第二个世界:山贼攻*富家公子受(已完成)
  第三个世界:精灵攻*魔法师受(已完成)
  第四个世界:前游戏角色后为现实人攻*主播受(已完成)
  第五个世界:异能者攻*异能者受(已完成)
 
 
 
第1章 前引
  仙界的樱花树林中,有一张石桌子,石桌上有一套陶瓷茶具,茶杯里一半的茶水上飘着一朵樱花瓣,石桌子旁有一个石床,风弦身着一袭白袍,散着发在石床上斜倚着,手里捏着一片樱花瓣。一阵风吹过,吹下不少樱花瓣,风弦最喜欢在这样的环境里呆着,这些落下的花瓣给了他一种春天的气息。
  月老乘着红线而来,手里拿着一卷竹简。
  “老头儿,你来了?”风弦手一松,樱花瓣缓慢掉落。
  “真应该让凡人看看他们供奉的春神是个什么样。”月老抚摸着自己胡须,每次他来风弦这儿,他都没个正型。
  “他们看不见。”风弦心安理得地回答,他斜躺着,左手托着下巴,把话题猛地一转,“老头儿你找我干嘛?我的姻缘出现了?”
  几千来以来风弦都是独自一仙,为了姻缘这事儿没少骚扰月老。
  风弦喜欢男人,再加上他的身份是仙,所以好姻缘不是那么容易出现的。但是几千年过去了,他也该来了。
  月老打开竹简,手指在上头划着,找到了风弦的名字,“你的姻缘是出现了,可是……”
  “听你这语气,出了意外?”风弦瞅了他一眼。
  “你的未来伴侣在飞升的时候出了意外,只有身体到了仙界,魂魄散落在了话本的小世界里。”月老说。
  月老在看到风弦姻缘出现时就一直在等那人出现,可那人久久不出现,无奈之下,他去问了南斗星君和北斗星君,才知道原来那人在飞升时出了意外。
  风弦难得坐直了身子,“继续说。”
  “现在的办法就是你得到话本的小世界里去收集那些魂魄碎片。”月老说。
  “为什么我要去?”风弦看了月老一眼,他一向懒惰,有爱人陪伴固然不错,但没有爱人对他来说也没差,反正他有很多生物可以陪着他。
  “你不是中嚷嚷着要个仙侣?现在人家来了,你要坐收渔翁之利?”月老气得差点没跳起来,自从风弦问起他的姻缘时,他就一直操心风弦的事情,“我可警告你,错过这个人你的姻缘可就散了。”
  这么严重……
  “那你说吧,我要怎么做?”风弦问,永远单身这个威胁还是有些效果的。
  “你到了话本的小世界之后,找到那些散落的碎片,让碎片真心地爱上你,碎片就会回到他的身体里。”月老说。
  风弦皱着眉头,听着就觉得很麻烦。
  “你这什么表情!”月老顺了顺自己的气,每次来驼云殿他都感觉他要减寿。
  “别气别气,我去就是了。”风弦只是觉得麻烦,但并没有说不去。
  “你去到每个小世界,都会收到剧情的。”月老说。
  “那我要怎么找到他呢?”风弦问,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他去了之后没找到岂不是白忙活。
  “你们会有感应的。”有姻缘联系的人是会相互感应的。
  “那我用的是自己的身体吗?”风弦再问。
  “我会拜托阎王给你找合适的身体的。”月老回答。
  “行吧。”风弦无奈答应着。
  “还有,你的仙力只能发挥百分之二十。”
  神仙一旦到了小世界里,为了不打破小世界的规矩,拥有的仙力都会被压制。
  “知道了。”风弦点点头。
  “那你出发吧。”月老说。
  在月老激励的眼神洗礼和不间断的口头催促下,本来还想再懒几天过几天再下凡的风弦只好立刻下凡。
  作者有话要说:  请大家多多收藏谢谢大家~爱你们啵~
 
 
第2章 学生反派(1)
  风弦醒了,他呆滞地躺在床上,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他正在接收剧情和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接收完毕后,他才从床上坐起。他穿着一套棉质长袖睡衣,阳光从窗户洒了进来。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床头柜上放着一个闹钟,还有一张全家福,有一个衣柜,还有一张书桌,书桌旁的木椅上挂着一个黑色书包,彰显了他学生的身份。
  “小弦,你该起床了啊!上学要迟到了!”
  门外传来妇女的叫喊声。
  风弦看了一眼闹钟,六点四十了。
  风弦打开衣柜,先穿了件黑色长袖打底,而后找出了校服穿上,这还是他第一次穿现代装,还挺新奇的。
  叩叩叩。
  “醒了没?”妇女走到卧室门前,轻轻敲门。
  “来了。”风弦拿上书包打开了卧室门。
  风妈站在门口,接过风弦手里的书包,“快点,你爸等你呢。”
  风弦就读的B市八中离他家不远,但因为是风爸上班的必经之路,所以风爸有时会捎他一程。
  风弦在餐桌旁落座,今天的早餐是风妈做的皮蛋瘦肉粥。
  吃完早餐,到了七点,风弦坐上了风爸的车,他把车窗降下,闭着眼,感受春风拂过他的脸,他一直都喜欢这种感觉。
  十分钟车程,风弦下了车。
  B市八中算是比较差的中学,每年只有排名前二十的学生可以上本科,原身正好排在第二十名,是个普普通通成绩中等偏上的学生。
  走进教学楼,走上四楼,拐进高二(1)班,顺着原身的记忆找到座位入座。
  风弦来得很早,教室里只有十个左右的学生。
  原身没有学习的天赋,风爸是B市一中的数学老师,风妈是B市实验中学的英语老师,原身就靠这两门拉分。
  一上午的课很快就过去了,风弦没体验过现代的高中课堂,也挺新奇的。
  今天正好轮到他值日,等同学们走得差不多了之后,风弦用了个小法术,风从窗户涌进,将地上的垃圾吹进了垃圾桶里。
  别人需要花十分钟值的日,在风弦这十秒钟就完成了。
  风弦背上书包,手插口袋,他变成凡人之躯后就有了三急。
  上个厕所在回家吧。
  风弦优哉游哉地在走廊上晃荡,同学、老师都走得差不多了,走廊上都看不见人。
  厕所在这条走廊的最末,有一个学生抽着烟倚在墙边。
  风弦刚要走进去,那学生就伸出一条腿拦住了他的去路。
  风弦疑惑地瞅了他一眼。
  “去别层楼上吧。”那学生把嘴里的烟拿了出来,对着风弦吹烟。
  基本上这种情况,就是厕所里有人在教训别人了。
  风弦不想掺和这件事,刚想离开,心里猛地一跳,他改变了主意。
  “喂!”看见风弦还要往里走,那学生正想抓住他的后领,就被一阵风吹得很远,无伤晕了过去。
  大大咧咧地走进厕所,果然有人在欺负人。
  五个男学生围着一个男学生,风弦大约估计了一下,这些学生大概就十二、三岁。
  五个男学生背对着他,其中一个像是头头的人上前一步,“夏倾葵,这周的保护费交一下?”
  夏倾葵……?这名字好熟悉……不就是话本里那个反派?!
  夏倾葵在话本里可是在做了不少坏事,一直跟男主对着干。
  风弦万万没想到他未来伴侣的碎片穿到了夏倾葵的身上,但是那话本是男主上大学之后事情,难道他是穿到了话本没开始之前?
  “我不交!”夏倾葵倔强地看着他们,带着骨气。
  “呵,每次你都要我们打你一顿,你才会愿意吗?”学生头头弯下腰。
  “你们那是抢!”夏倾葵反驳道。
  学生头头一看夏倾葵没打算交钱,便让他的小弟上前。
  夏倾葵闭着眼,抬起手臂,护住自己的脸,每周一他都得受这么一遭。
  预料中的拳头没有落下,夏倾葵悄悄睁开眼。
  那头头的后领被一个一米八左右的男生揪了起来,就像拎小鸡一样轻松,另外四个男学生都倒在地上。
  夏倾葵疑惑地看了风弦一眼,这还是他第一次在被霸凌的时候有人出手相救。
  “初中生就好好学习,没事搞什么霸凌。”风弦笑眯眯地看着那头头。
  头头被吓得够呛。
  这些学生混混就是恃强凌弱,遇到比自己强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你们再找他的麻烦,这就是你们的下场。”风弦笑着,手轻轻摸在瓷墙上,瓷墙往下陷了一些。
  “知知知知道了。”那头头被放下后立刻跑出了厕所,连倒在地上的同伴们都不管了。
  “夏倾葵学弟?”没了那些学生混混的打扰,风弦才看清夏倾葵的模样。
  夏倾葵长得清秀,可能因为年龄还很小,所以只有一米六高。
  “学长,谢谢你。”夏倾葵向风弦道谢,眼泪突然落了下来。
  毕竟是十二、三岁的小孩,遇到这种事情不害怕肯定是假的。
  “没事了。”风弦上前一步拉住他的手,跨过地上晕倒的混混学生们,将他拉出了厕所,温柔地给他洗手。
  夏倾葵乖乖地任他给自己洗手,他看着给他洗手的学长,心跳很快。
  帮他洗完手之后,风弦在他衣服上拍了拍,整理干净之后,带着他走出了校门。
  “行了,赶紧回家吧。”风弦看了夏倾葵一眼,两人应该分道扬镳了。
  风弦转过身,刚想离开,衣摆就被人小力地抓住了。
  “学长……你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夏倾葵小心翼翼地问道。
  风弦以为他是害怕那些人再找他,他转回身,轻抚夏倾葵的头发,“我叫风弦,高二(1)班,他们再欺负你你就来找我。”
  “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夏倾葵松开手。
  在夏倾葵松了手之后,风弦转身插着裤兜离开了。
  我好像忘了什么事情……?算了,想不起来就算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风弦这么想着。
  作者有话要说:  请大家多多评论收藏支持一下谢谢谢谢-v-
 
 
第3章 学生反派(2)
  一周过去了,夏倾葵没有来找过风弦,应该是没有人再去找他麻烦。
  风弦左手撑着下巴,右手转着笔,听讲台上老师讲课。
  三十分钟过去,老师下了课,二三节课之间的休息时间有十五分钟,很多学生会在这个时间去小卖部买吃的,风弦懒,趁着这十五分钟准备趴在桌上小憩一会儿。
  刚趴下去躺了约莫五分钟,就被同桌戳了戳胳膊。
  风弦本来是不想理会他,但听见同桌说了句“风弦,起来了,有人找你”后,他就坐直了身子。
  “谁啊?”风弦顺着同桌的手往窗外看,窗外有人正在探头探脑往里面看,是夏倾葵。看见他那偷偷摸摸的样子,风弦忍不住笑出声。
  风弦站起身,手插口袋,晃悠着出了班级后门。
  “你找我?”风弦出声问道。
  夏倾葵手里一个透明塑料袋子,里面都是零食,他像只小白兔,软软地抬头看着风弦。
  夏倾葵将手伸直,抵触他手里的透明袋子。
  “这是什么?”风弦没接过夏倾葵手里的袋子,伸出食指指了指。
  “这是谢礼。”夏倾葵见风弦没接,上前一步,手都抵着风弦的胸口了,“谢谢你救了我。”
  “那你这谢礼来得有点晚了呀?”风弦看他这样有意逗他。
  夏倾葵一听,结巴道:“我我我我……”我了半天没有下文。
  其实夏倾葵上星期就想来找风弦了,但是因为害怕会打扰到他,所以他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后才在今天来的。
  风弦心情愉悦,像个大灰狼逗弄小白兔,他抚摸着夏倾葵的秀发,“逗你玩呢。”
  夏倾葵嗔怪地看了他一眼,也不跟他计较,继续举着塑料袋子,“请你收下这些吧。”
  “嗯……”风弦接过夏倾葵手里的袋子。
  夏倾葵买的零食还挺多,风弦从众多零食里拿出了一根棒棒糖,然后把袋子还给他。
  风弦晃了晃手里的草莓味棒棒糖,笑着说:“这个,就是谢礼了。”
  “这哪够呀!”夏倾葵慌忙又要把塑料袋子给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