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染瘾——北唐羽惜

时间:2020-07-29 09:53:26  作者:北唐羽惜

 

 
 
第1章 初遇
  这家风评不错饭馆里十分安静,韩准也是第一次来,他特意穿得民风朴素的便服,却也是伽蓝深黑玄袍,头发半束起,倒像是一位道人,他今日也是受丞相之子宋秦玉的邀请,他说是比宫里的还好吃,可宫里的宴席大多华而不实,也不知能好吃几分,可这兄弟还没来,韩准就给自己先满上,喝了一杯。
  清甜,尝喝烈酒的韩准没喝出什么滋味来,“哐”一下水头极好的玉酒盏落下应声碎裂,引开了众人不可置信的眼光后,更静了。
  老板的脾气,可是全城都知道的。
  “看什么看,没见过心情不好啊!?”韩准被他们看得一愣,随手就将玉酒壶也整个摔在了地上,酒香混合着如冰的玉壶碎末,就这样,又碎了。
  这一幕,韩准一生难忘,就是因为这样,才有了与李知相遇的机会。
  只见一群壮汉上来分别挑战韩准,纷纷失败倒地后,饭店竟成了擂台,时不时有客人鼓掌叫好,屋子里的盏子碟子碎了一地,这些虽不是孤品,却也是李知在各个地方淘弄来的,真好,如今竟碎了个七七八八。
  立在楼上了李知只觉得肉痛,目光却放在罪魁祸首上,他生得高大,看起来却还没有自己店里厨房洗菜的油头壮汉那么壮,甚至还有些偏瘦,却将他们都打翻在地动弹不得,可见是有些功夫的。
  “别打了。”韩准扫过那人的腿将他打倒后才看见了楼上正立着的少年,月白色的长衣,一双好看的眼睛,轻轻眯着,如剑般入鬓的眉头蹙着,仿佛也在看着自己,话却是对自己手下说的。
  等宋秦玉赶来时,都惊呆了,韩准竟将这玉清楼搞成了这副模样,赶紧上前手上拿着的扇子都在抖将高大的韩准挡在身后。
  “李老板,他……不懂规矩。”宋秦玉虽是为官家的孩子,却向来最温吞,不爱惹事,韩准与他相反是个爱挑事的。
  “他看起来不像是不懂,倒是很懂的样子!”李知眼角挑起,质问道。
  “老子在下面看你很久了,当真是个好看的美人儿。”韩准抖了抖袖子,故意说的很放荡,将李知比作了女子,称他为美人。
  “这些茶碗,玉器还请先生赔了,今日的事算是了了。”李知不屑于他缠斗,别过眼睛,少有的松口不愿再理。
  “你们这酒也太难喝了,还开什么饭馆?!”韩准说了最不该说的话。
  “你!”只见李知一把推开了正护着韩准的秦玉对着韩准的脖子就是一扼。
  韩准只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腕。
  后来见韩准也不还手,推了韩准一下,便最后狠狠瞪了他一眼,抬手正了正衣冠,往楼上走。
  “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这酒楼既然你不喜欢,就别来。”他侧头道。
  只见韩准笑了,这男的确实长的好看。
  宋秦玉将他拉过来,看他傻笑的样子也知道他没事,替他掸了掸衣服,只见人就笑的更傻了。
  “我说,你这半天究竟在笑什么?”宋秦玉正饿着肚子,本想是来吃饭的,竟只能看着韩准的傻笑。
  “这爷们,帅。”韩准笑着,出了玉清楼,用帕子擦了下要流出来的鼻血,上车就回了将军府。
  宋秦玉想着不能白来一趟,打包了红烧肉就回了丞相府,他是丞相的儿子,却有韩准这样的朋友,实在也是件神奇的事。
  韩准现在想起来以前的这些事,都只觉得自己的眼光实在是太好了,简直就是好到没朋友,能遇见李知这样的极品。
 
 
第2章 来去
  “李知”他的名字倒是好听,很干净,韩准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名字十分干净。
  韩准看了看时间,又是午时了,经过好几日派人密切的观察,李知现在应该正在饭馆里,韩准决定要在去一次。
  “你们老板呢?”一进店内,韩准就带着人将客人都赶了出去,他带的人将酒店的壮汉全抓起来绑在了一处,见许多大胖子堆成山的模样实在滑稽,谁知这饭店的老板为什么喜欢请这么多大胖子呢?韩准便笑着上了楼,往里面走,这里面实在是巧思,七拐八折地走了许久才到了最后的一间房,韩准猜美人就在里面,推门,果然。
  正睡着,隔着屏风也能看见,窗外是车水马龙的街道,屋子不大也不小,韩准虽不爱那些古物,却也知道不论是瓷器还是珠串绝对不是凡品,听见外面有人在叫卖,屋子里有淡淡的檀香味,是那天韩准就闻到了的。
  李知正抱着肩膀躺在榻上,纤长白皙的手指扶着自己的胳膊,淡青色的襦衣柔软清凉,上挑的眼角,入红润的嘴微微张着,他正在休息,唯有手腕一处出了青紫的痕迹是韩准弄的,烟火气的周围,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谁!”窗外有人闪过,韩准没忍住叫了一声。
  “嗯?”李知摸了桌上的珠串醒了揉眼坐过来,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哪里有了那日的狠厉,却还是受到了几分惊吓,他的屋子里竟多了个人。
  “真是好看,啧啧啧。”韩准笑了,却没有放松刚才的那个黑影,没想到这个老板的身份有些不简单,竟还有轻功如此高强的刺客的追杀。
  韩准笑着背手弯腰,将脸凑得更近了些,仿佛在吸食那美妙的气味。“我叫韩准,李老板你好。”
  只见李知不客气的起身躲开自己,仿佛没看见人一样的走到窗前的桌案上给自己倒了杯茶。
  “怎么?还有事吗,韩少。”热茶的气雾在不屑的脸前点点漫开,这个男人简直是个神仙般的人物。
  “没什么,就是饭饱思佳人,李老板风姿让人难以忘怀。”韩准后靠在桌子上,他有的是时间,他不好男风,确实头一回瞧见想李知这般的人物,又有那样的脾气,实在是勾起了他的好奇心,所以话语间的肮脏词汇并非出自内心,而是激怒李知,好叫他生气,再打碎他的这间密室里的宝物让他彻底恼了才有意思。
  “哦。”只见李知意味深长地一声,抬眼看了看韩准,笑了,“韩将军府韩准,竟让我这个小平民给摊上了。”
  “那还不是你有福气?”韩准说着就要动手拉起李知,却不想被他的下一句给打断了。
  “我,你还惹不起。”韩准的手已经隔着衣物钳住了李知的手臂,他低头看,阳光落在青衣之上散出光来,韩准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竟还有他韩准惹不起的人物,只见窗外一道寒光的冷刃飞过,深深嵌入在了远处屋子里的石墙上。
  果然是个不一般的。
  “你不怕么。”韩准撒开他,反倒是对那刀子有了兴趣,便走过去看。
  “又什么好怕的,一个大男人。”李知立着看了看窗外,出刀那人已经跑远了,看来只是虚晃吓唬一下,也可能是认识韩准,不敢动手,李知低头一笑。
  “我饿了。”韩准不再看那刀,耍赖般地坐在椅子上,他确实饿了,整日都在想怎么欺负李知,如今却拿他没办法,哪里能不饿。
  “玉清楼不招待。”李知得体地做了一个“请”姿势。
  “因为我说你的酒难喝吗?”
  “你说呢,韩大少。”
  “我不走,你的人都在我手上呢,你又打不过我。”韩准威胁道。
  “那随你,我不想与你有口舌之争,打不了你绑了我,然后身中数刀,血尽而亡。”李知拔下了墙上的刀,放在韩准面前,直接出了门,韩准也跟着出了去,众人眼看着李知从楼上下来出了门就没入了街道人群,连韩准带来的人都看呆了,竟有韩准也掳不走了人了。
  最后还是韩准服了软,将那日打碎的玉器的钱结了又将疗伤去淤膏交给了看店的掌柜就带人回去了。
 
 
第3章 嘲弄
  后来韩准事忙,武考打擂,为韩家光宗耀祖,也成了一位三品武官,虽跟父亲韩山遥这个登朝多年的一品大将军还比不了,却到底也算是个食君俸禄的。
  其实韩准是想见一个人,见一个不愿意见他的人。
  为他不顾一切,在擂台之上,做那样一个人,杀人无数,为此韩准变了许多,他的的确确伤害了自己想保护的大泉子民,可如果他不杀,就无法登顶,保护更多的人,韩准仿佛进了个死圈,永远也走不出来。
  时隔半年,再去玉清楼时,生意依旧兴隆,什么也没变,韩准还是要了酒,等宋秦玉来。
  “准兄。”大老远的宋秦玉挥挥手,依旧是那温吞友善的模样,脸上没有市侩人情复杂的感觉,单纯确实是这世间少有的美好。
  等落了坐,韩准叫了酒菜,他是悄悄的,时隔半年,这里店小二哪里还能认得他,捻起菜来仔细地品,确实是好吃的。
  “准兄如今可是有官位的人了,恭喜恭喜。”宋秦玉作抱拳状,恭贺道。
  “我要见李知。”韩准笑着,哪里有一点像那个在将军府说打人一顿就打人一顿的韩小将军,时隔半年,他生得愈发英气,浓黑的眉,精壮的身体已经张开,时不时有少女瞧见了也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倒是韩准没皮没脸地回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
  “李知讨厌你,你看不出来么。”宋秦玉划拉着酒菜,比划筷子点破道。
  “你怎么知道,我倒是觉得他很喜欢我的。”韩准看准了最后一块红烧肉夹起,放进了嘴里,软糯香甜,就是这里的酒还是淡了点。
  只见自己的贴身侍卫慌张地进来了,军营里突然来的事,气得韩准唾骂了一句就走了,宋秦玉早就习惯了韩小将军这么忙,结好账有叫做了点好吃地拿了整整一食盒才回了将军府。
  等忙完了,已经是入了夜,韩准是骑马去的玉清楼,门口的李知正在锁门,像是不会,眉头蹙着,额头上结了细密的汗珠,连有人骑马停在他身后都没发觉,对着门猛踢了一脚,钥匙一摔,深叹一口气就对着门理了理衣服,韩准看他那副傻样,还是笑了。
  被人笑话,李知后头看阶下正从马上一跨下来的人。
  “李老板不会锁门。”说着韩准走上前,李知自动退开,将钥匙弯腰捡起,简单几步就将门锁好,钥匙完好无损地放在了李知手里。
  时隔半年,他还是这么有趣,韩准摇了摇头。
  “恭喜韩少武考打擂取功名。”李知拱手作礼,韩准总觉得他身上说不出了贵气。
  淡青色的长衣,月光之下,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清爽自然,可韩准可是记得他拧着自己衣服的样子。
  “你怎知,你找人打听本将军吗?”韩准笑着问道,虽有点漫不经心,却很想知道李知是否真的有打听过自己。
  “呵,韩少越发有趣了。”说着李知冷笑着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多谢”等韩准缓过神来那人都走了。
  韩准觉得竟有些……不知道怎么说的感觉,他赶紧骑马回自己的将军府,一路飞快地回了寝殿,叫人安排了不少歌舞乐姬,他原来虽性情暴戾,却从来没碰过女人,听那些军营里的人说的多了,也没尝试过,却也知道那滋味是好的。
  “都下去吧。”音乐吵得头都痛了,韩准没了什么心情,看来她们还是不够好看,他自己就躺在榻上,脚一点一点打着颠。
  “怎么办呢,要是真喜欢男的了,这韩家大业又该由谁继承呢?”韩准想着,赶紧摇摇头,李知不过是个小刁民,有什么好老劲想得。
  他不知道,李知现在正在宫里吃着水果打着喷嚏,手里还把玩着那串钥匙。
  “韩准。”他唤着那人的名字,檀香丝丝缕缕地绕住指尖,最后又散去,只留下清冷的香气。
 
 
第4章 玉珏
  李知正在厨房里忙碌,玉指修长,将洗好的青豆下锅炒熟,很快一碗粒粒分明的青豆蛋炒饭出锅,放在了精致的摆盘里被端着出了厨房。
  韩准隔着轻薄如婵娟的屏风之后看见李知正要往楼上走,连忙从自己的坐上起来,绕到了李知身前。
  “我……就是饿了。”
  “本店的饭不合韩少的口味,前面雪花楼的也不错,草民就不强留韩少了。”
  李知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不想和韩准扯上关系,可韩准就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只见他拿起一枚玉珏,那是李知一早在典当方就一直在竞拍的物件,眼看就要到手,却被人买走了。
  韩准一直派人暗中观察他,李知竟没有一丝察觉,韩准是有些疑惑的,可根据之前的那个黑衣人,韩准大致能猜到,不止是他一个人暗中跟踪,还有别人,且这个人的跟踪,李知像是默许似的心照不宣。
  “韩少要多少?”
  “什么要多少。”韩准漫不经心地食指勾着那枚玉珏转圈,果然李知放下了炒饭,郑重地看了看自己,抿唇咽了咽口水。
  “玉清楼可以给你。”既然他跟踪,自然知道李知在乎这东西,势必要拿到手来。
  这玉珏虽然珍贵,通体纯白,是为双玉,韩准用了一万多两白银买来的,若说用这玉清楼来抵,仿佛还不至于。
  “我府上还有银钱,你都可以取了。”李知又加了许多,他坚毅的眼神看着韩准,眼角上染上了一抹狠厉的红色。
  他也十分悔恨,原以为低调地拍卖回来可省着些银钱,没想到还是被人钻了空子。
  韩准笑着摇了摇头,在李知耳边轻轻说一句便拿着玉珏走了。
  “晚上来将军府。”韩准勾唇一笑去了军营,一整日的心情都是好得不行。
  李知紧握着拳头,一口牙快要被咬碎。扶着柜台深深叹了口气,拳头打在柜子,将那盘炒饭叩摔在地上,眼底都是血丝,背上的发也甩在了脸侧,青纱的衣袍边上沾了不少发亮油渍。
  “都收拾了。”李知上了楼,在楼上坐到了天黑,滴水未进,入了夜,他说是带着匕首藏在袖子里的。
  韩准是三品将军,他的府邸城东安置在父亲府邸的旁边,他一早搬出来住了,被人管着的日子他早就过够了,有了宅子,看歌舞饮酒作乐更是没了分寸。
  可李知到了府门口时还算安静,如今正是盛夏,灯下全是飞蛾,李知用袖子挥了挥落在自己脸庞的,让侍卫通传了一番,就在门口立着。
  韩准听闻李知来了,便让人去请,自己安定地坐着等,他故意挑衅没想到这个李知真的敢来,韩准坐直了身子,坐在正门对着了的案中心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