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你爸残血带暴击[豪门世家]——理六

时间:2020-07-29 09:52:55  作者:理六

 

 
 
 
第1章 你爸没事遇脑瘫
  “换身绿衣服,这样躺下来不够隐蔽,躲草里立马被狙。”
  “只有怕死的菜鸡才穿绿衣服好吗?不换。”
  “……那你换件黄的也行。”
  “好的我换了件。”
  “换了就……不是,额,说好的黄衣服呢?您这衣服会不会太红艳?”
  “这是今年过年的时候官方限定发售的绝版套装,充值五百万以上的玩家才能买,怎么样没见过吧?帅不帅?”
  看着手机屏幕里穿身大红棉袄绿帽子,脚踩蓝色雨靴扭来扭去显摆有钱的队友,极少以自己的前职业选手水平要求普通玩家的游戏水平、也从不在游戏里辱骂普通玩家带不动的陆无期忍不住啧了声,移动到这位叫他换绿衣服躲到草丛里却说菜鸡才穿绿衣,非明目张胆换显眼到如同自杀的七彩色衣服在马路中间到处乱晃的脑瘫队友面前,一枪打死身后敌人的同时朝这位他随机匹配来的队友连开二十枪,让其爆头成盒。
  “你爸没了死菜鸡!什么鸡掰人,给爷滚!”
  愤怒地大骂完,陆无期退出游戏,瘫倒在沙发上,试图通过仰头死盯天花板让自己镇静一些。
  然而盯了天花板半天,他心里的怒气还是迟迟不能消散。
  都已经是二十一世纪快中期了,怎么还会有这种24k纯种脑瘫存在?
  有钱买皮肤了不起?土豪了不起?
  再杀死两个人就赢了偏偏要跑马路上站着给人打,脑子是没长还是长在脚底板上的那根汗毛上啊?
  绝了!
  陆无期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生气,最后他决定——
  卸载这个名为无主战场的游戏。
  鲁迅说过,只要不玩游戏,那些玩游戏的脑瘫玩意就永远都影响不到他的心情。
  鲁迅他哥也说过,远离脑瘫,首先从卸载游戏开始!
  然后他就一不做二不休,把无主战场给卸了。
  卸完游戏,陆无期顿感一身轻松,他看外面的天红红的,落在身边的冰箱和打盖机上的光都是暗暗的,又看手表,发现已经是下午四点半,连忙收拾东西关了奶茶店回家。
  他回家时他儿子陆鸠已经在家了,矮矮瘦瘦的一个小男孩正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拿平板看假面骑士,蓝白相间的可爱海军风校服脏兮兮的全是泥灰,红领巾戴的七歪八扭,两只杏仁一样黑亮有神的眼睛睁的老大。
  看到陆鸠身上的泥灰,陆无期低吼着把陆鸠整个人从沙发上提起来,“你知不知道这沙发我上周洗了多久?我特么的洗了整整一天臭小子!一天!你就这样,这么脏就坐上去?我特妈的……死小子,洗完澡把我给沙发擦干净!!”
  因为觉得骂陆鸠于事无补,陆无期抢走陆鸠的手机,把陆鸠丢进浴室里。
  “洗干净再出来!”
  随后砰地一声,把门用力关紧。
  很快,浴室里就响起哗啦啦的水声。
  这孩子小时候还算是干净,怎么越长大越脏……
  透过雾化玻璃门望着在浴室里蹦来蹦去的陆鸠的身影,陆无期长长的叹气。
  他是个单亲爸爸,从十年前怀上陆鸠开始就一个人生活,独自照顾扶养陆鸠长大,过的十分辛苦。他本以为只要等陆鸠长大他就会过的轻松一些,没想到陆鸠越长大他过的越辛苦越操劳。陆鸠刚出生的时候他还能分神去当职业电竞选手拿世界第一拿比赛冠军,现在陆鸠九岁,他每天二十四个小时有二十五个小时都在为陆鸠烦恼,什么事都没机会做。
  把陆鸠随便丢到垃圾桶旁边的书包拿回陆鸠的房间,陆无期回到客厅,仔细的清理干净沙发和地板上的泥灰,然后泡了杯加满方糖的咖啡,倚在沙发上等陆鸠洗完澡出来,准备等陆鸠出来就好好的教育陆鸠一通让陆鸠学会爱干净。
  过了大概三十分钟,陆鸠洗完澡,像知道陆无期在想什么似的,自觉的跑到陆无期面前。
  “爸,我错了,我洗澡的时候已经反省了,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把自己搞的那么脏兮兮了!我发誓!”
  “这已经是你第八百五十六次向我发誓了陆先生。”
  “这是我最后一次发誓!我下次一定改!”
  “你保证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发誓,说你自己下次一定改也已经是第八百五十六次了陆先生。”
  “爸你相信我,我这次是真心的!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你每次都是真心的,你做什么都是真心的。”陆无期对陆鸠露出一个异常和善的微笑,少见的淡褐色眼睛眯的弯弯的,“你打破学校的玻璃窗也是真心的,你脱学校最帅的男生裤子也是真心的,你在早操时间跳钢管舞也是真心的,你在班里的图书角放满多人运动小说也是真心的,你暑假作业写不完就烧掉也是真心的,你在学校成立了一个公司靠专门帮人补作业雇人写作业帮人补作业收五块雇人写作业工资一次发五毛赚黑钱也是真心的,你同时跟你同桌和你后桌和你前桌三个同学在学校天台约会也是真心的,你把我的冠军奖杯卖给收破烂的也是真心的。你可真是真心啊。我的乖乖宝。”
  说到这里,陆无期脸色骤变,他用力捏住陆鸠的脸蛋,毫无预兆的发起火来,“还跟我谈真心呢?信不信我呸你一脸!你改不改你不爱干净的毛病?你下次改不改!”
  “我不爱干净是我的本性啊,怎么改呢!”
  “哪来的本性?你就是后天养的坏习惯,给我改!”
  “我的性格是遗传爸你的啊……”
  “你特么少倒贴我!别以为你是我亲儿子你就可以把你自己的锅甩给我,我以前从来没有干过让老师批评的事!”
  “真的吗?我不信。”陆鸠质疑的看陆无期,被这么问让陆无期情不自禁的回忆起以前,回忆起他和陆帕舞两个人相依为命的画面。他凝重的告诉陆鸠,“当然。我上学那会是年年拿奖学金的好学生,你这稀奇古怪的性格绝对不是遗传我。”
  “……不是遗传爸爸吗,那……”顿了顿,陆鸠理所当然的说,“我的性格就是遗传妈妈的。”
  陆无期没有告诉陆鸠他就是生陆鸠的妈妈,而是声称自己是陆鸠的爸爸,陆鸠的妈妈则已因难产去世。这导致陆鸠一直以为自己有个七十七并不在存在的、已经死去的妈妈,还总是提起。每当陆鸠提起所谓的妈妈,陆无期就会想起十年前让他怀孕的那个男人——
  他的初恋。
  他活了二十八年快三十年,最讨厌想起的人就是他的初恋。
  因此每当陆鸠提起所谓的妈妈,他都会立刻禁言陆鸠。
  “说什么屁话呢,你早没妈了,你是祖安儿童。”说完,陆无期没好气的赶陆鸠做作业,“回房做作业去。”
  “可是我饿了,我想先吃饭,吃饱了再做作业。”陆鸠指了指自己饿的发瘪的肚子让陆无期看,陆无期本想严厉的让陆鸠忍着,写完作业再吃饭,当作弄脏沙发的惩罚,但陆鸠毕竟是他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亲生骨肉,他不想让陆鸠饿着,就好说话的应了陆鸠,“好吧那就吃饱再做作业。你晚饭想吃什么?”
  陆鸠立即兴奋的叫道:“可乐鸡翅!麻辣鸡丝!宫保鸡丁!鸡蛋羹!炸鸡腿!小鸡炖蘑菇!黄焖鸡米饭!”
  陆无期十分无语。
  “鸡上辈子杀了你全家啊,这么赶尽杀绝的吃?”
  “我突然想吃嘛!不行吗!”
  “行,怎么不行。就是家里没有鸡,我出去买几只鸡,回来就给你做。”摸摸陆鸠的毛燥的发,陆无期正要出门,陆鸠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拉住陆无期,“啊爸,爸爸爸爸爸爸爸,你先别走,你先陪我打一局无主战场!”
  “不打。”
  “为什么!”
  “个破游戏都是傻叉脑瘫队友,我给卸了。”
  “卸了?别啊,你快下回来,你答应要带我上分的!”
  “卸都卸了,哪有下回来的道理?”
  “可是你答应要带我上分的!”
  “那我食言。”
  “你答应过我的!你怎么能食言!”
  “怎么不能?”
  “骗子!大骗子!我讨厌爸爸!”陆鸠大叫一声,趴在地上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撒泼打滚,陆无期本来不想管陆鸠的,可他确实信誓旦旦的答应过陆鸠要带陆鸠上分好让陆鸠升段的。
  无奈他只能妥协道:“好吧好吧,我带你上分就是了。”
  两分钟后,陆无期下回游戏。
  带陆鸠赢了一局漂亮的游戏帮陆鸠升段后,他收到条加好友的申请,因为他急着出门买菜,没看好友名就摁下同意。
  等他提着菜篓子出门,他的消息提醒开始狂响。
  他停步打开私信栏,看见二十条私信,全是这个刚加他的新好友发来的,其中有十八条是讥笑他穷的冷嘲热讽,最后两条则是警告:
  你以为你是谁,竟敢骂我是菜鸡?
  陌生人,我会让你为你的口不择言付出代价!
  看到菜鸡两个字,陆无期瞬间明白这位刚加的好友是在他回家前被他爆头辱骂菜鸡的那个脑瘫队友。
  没想到这脑瘫这么记仇且中二病,陆无期直接回了句有本事你就来杀了我,不然你全家今晚biss,然后把这人拉黑。
  接着陆无期再次卸载游戏,随后心情舒畅的去超市买菜,回家给陆鸠做饭,辅导陆鸠做作业,陪陆鸠看动画片。忙碌的一天过去,当他爬上床时,他已经把这脑瘫的事忘在脑后。
  “晚安。”
  对着床头柜上一张两个穿着破衣服的小男孩的照片说了句晚安,陆无期安然的躺倒,闭眼。
  刚闭眼没一会,门铃响了。
  “谁呀!”
  陆无期不满的起床,也没看猫眼,直接隔着门扯着嗓子问门外的人是谁。
  门外那人沉默了一瞬,冷哼一声,趾高气扬道:“我是来让你为你的口不择言付出代价的!”
 
 
第2章 你爸内心很崩溃
  听到这话,陆无期疑惑的皱眉,他感觉这话好像在哪里听过。
  然后只是瞬间他便反应过来。
  靠。
  这话今天下午他在游戏里遇到的那个脑瘫给他发过一样的!
  门外那人就是他今天在游戏里遇到的那个脑瘫!
  没想到游戏里碰到的脑瘫网友真的言出必行找上门来要报复他,他连忙撸袖子到厨房拿菜刀,然后气势汹汹的打开门。他已经做好大干一场的准备,但在看清门外那人的面貌时,他手里的菜刀咔——地一声掉到地上,他的心也随之而落。
  楼梯和走道里的灯并不白亮,昏昏黄黄的,即便如此,面前这个男人的姿容还是十分清晰的在陆无期眼中映出来。浅浅栗色微微细碎的发、张扬且难近人情的吊梢眼、薄而锋的唇鼻、朴素的白衬衫都掩不住漂亮肌理轮廓的男模身材,还有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我天生高人一等”的富家大少爷气势……
  “钟徒刑?”
  陆无期睁大圆溜的杏眼,难以置信的叫出了这个被他深藏心中数十年的名字。
  看见开门的网友不是不知姓名的陌生人而是陆无期,钟徒刑也是难以置信:“陆无期?”
  “是的,是我。”
  陆无期目不转睛的打量钟徒刑,重重的点头。钟徒刑是他高中时谈的初恋男友,也是陆鸠的亲生父亲,他和钟徒刑恋爱的时间不长,只持续了一年左右他就离开钟徒刑来到现在居住的城市。之后十年他都没有再见过、也没有想过再见钟徒刑,突然在这种死都想不到的意外情形下重逢,他的脑袋像炸开一样混乱,他突然有很多话想说,却半句都说不出来。
  被在游戏里得罪的脑瘫网友追杀到家里正要大打出手却发现对方是自己十年没见的初恋男友什么的……
  弱智网文都不会写这种情节。
  实在是太玄幻、太巧合。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准确的表达他此时的心情。
  跟陆无期不同,钟徒刑对这个可以说是玄幻的状况消化的非常快。确定眼前的男人是陆无期后,他接受了想报复的游戏网友是自己初恋男友的事实,趾高气扬的语气变得温和起来。
  “今天游戏里那个没素质的傻吊怎么会是你?”
  说着,钟徒刑上前一步,伸手想摸陆无期的脸。
  陆无期立马冷淡的后退一步,扭头避开钟徒刑的触摸:“这问题我也想问你谢谢!你声音也变化太大了吧,打了二十多分钟游戏我都没听出来是你。”
  “你的声音还不是一样变化大。”伸手却摸空,钟徒刑不悦的收回手,瞪陆无期道:“高中那会你的声音慢条斯理,冷静不失温柔,现在活像个杀猪的一样。”
  “我声音再杀猪也比你捏着腔调的深沉沙哑音好。至少我不做作。”陆无期不甘示弱的反瞪钟徒刑。
  “你是不做作。毕竟是能为了六百万和我分手的人,怎么会做作呢?”钟徒刑冷笑一声,“你陆无期认钱不认人,真实的很。”
  “你这是……你还为我们当年分手的事委屈上了是吧?”
  “有个能为了钱和我分手的初恋我当然委屈。”
  “你又不喜欢我,我为了一笔巨款和你分手有什么大问题?”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喜欢你?你从来有问过我吗?你说不喜欢就不喜欢,敢情你住我脑子里?”
  “我就住你脑子里了怎样?你就是不喜欢我,这是事实。根本就不用问。而且我俩谈恋爱也不是因为谁喜欢谁才谈的,别说的好像我抛弃了你一样,当年我跟你提分手你同意了,我们是和平分手,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你没有委屈的理由。”
  “你……”钟徒刑被陆无期怼的无话反驳,顿了好半天,他把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插进兜里,叹息着告诉陆无期,“我是喜欢你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