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越成了比男二还惨的炮灰——随便二框

时间:2020-07-29 09:52:23  作者:随便二框

 

 
 
 
第1章 手机的预兆
  今天发现自己的手机坏了。
  一开始是长时间的黑屏,好不容易去维修店转了一圈可以开机了,却发现里面突然出现了匿名短信推送。
  推送的内容还很奇怪,是一篇文,名字叫做《兽人老公爱上我》,秦逸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一阵恶寒。继而又瞥到了一眼作者的名字“菊花朵朵开”,更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是什么奇怪的文,还一连发发这么多条短信。
  整整一天,提示铃声都没有停过,秦逸被吵得烦。打了个电话问客服自己是不是点错什么奇怪的东西了,能否退订,客服给出的回答是没有查询到消费记录。这下彻底没办法了,可是手机上个月才换过,直接不用也太心疼了。秦逸肉痛,实在是舍不得。
  说不定等这个短信发完了,手机就能便会正常?他抱着侥幸心理,把手机丢在一旁顺便删掉了一开始发的几条短信。
  可更加诡异的是,当自己再次拿起手机,屏幕自动显示的是之前删掉的短信,《兽人老公爱上我》的第一章 。
  秦逸满头大汗,关又关不掉,只能勉强看几眼。
  没想到这一章看完,划到最下面的时候,信息自动关闭了,手机恢复正常。
  “……”这可以称得上是灵异事件了吧,秦逸撇了撇嘴,不过还好手机变回来了。
  他回味了一下刚刚看到了情节,那就是一本挺普通的耽美文吧,还是什么兽人设定,gay里gay气的,还分雌性和雄性。一秒之后,手机屏又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的赫然是《兽人老公爱上我》的第二章 。
  秦逸欲哭无泪,划划划,草草看完第二章 。
  自己这是不是被什么黑客之类的安排了啊,还是什么恶作剧,真是磨人。就算是安排,弄些病毒不就行了吗,逼着他一个直男看bl小说干啥啊。基于这一点,秦逸推测还是恶作剧的可能性更大。
  他趁着手机正常的时间给自己的好友丁文路打了个电话,口头上说着好久不见,出来一起吃火锅呀,内心却是想借助他的手查下背后恶作剧的黑手到底是谁。丁文路是计算机专业毕业,二人大学时就是跨专业的死党,直到毕业由于工作原因,二人见面次数才少了起来。
  丁文路在大学手头紧迫的时候,也曾接过一些黑客的单子,不过都是小单,赚赚钱又不违法的那种。他的技术肯定是过硬,也是熟悉的人,秦逸觉得如此还挺方便。
  却说坐了一路公交来到了火锅店,这里物美价廉,人满为患。
  好在有预约,不用等位,秦逸招呼着丁文路坐下,二人还点了两瓶啤酒。
  丁文路带着厚厚的无框眼镜,穿着衬衫,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还挺人模狗样。和之前大学时那个瘦瘦小小,穿的破破烂烂还去烫了个爆炸头的非主流形象差的太多了,工作后的大家改变真大。
  两杯酒下肚,滚热的红汤沸腾了起来,由于文路不是很能吃辣,两人点了子母锅,中间的白汤传来大骨的浓香。
  “阿逸,你最近工作什么的还好吗?”
  秦逸一边涮毛肚,一边道:“工作还行,也就是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做做,不过今天我遇到了些麻烦。”
  丁文路推了推眼镜,不紧不慢地说:“哦?说来听听,让我高兴高兴。”
  “滚。”把手机丢给他,上面是已读信息。
  丁文路翻了翻,瞪大眼镜:“了不起啊,秦逸你开始看耽美文了啊,还是兽人,刺激刺激。”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
  看他否认的这么决绝,丁文路的表情逐渐微妙起来,他嘿嘿笑了:“……阿逸,你开始写耽美小说了啊?”
  “?”秦逸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人是把这个误会成是他写的了,头顶数道黑线,“也不是我写的。”
  “别不好意思,就算你不是直男,我也不会歧视你的。你看我们俩这关系,是谁跟谁啊。”
  秦逸彻底服了,不知道任由丁文路这么臆想下去他还会说出什么话来,他不再卖关子,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简要描述了一下。
  “哦~所以你是觉得被恶搞了是吧,还行,这个恶搞的人很有想法。”丁文路捞上来好多虾滑。
  “老丁,你别光顾着说风凉话啊,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禁止我的手机再抽风或者找出恶搞的人?”
  “嗯,这个应该没问题,”丁文路又捞上来好多巴沙鱼片,“不过这本书你全看完了?”
  秦逸无奈:“能怎么办,划掉屏幕才能变回来啊。”
  “想着还挺有意思的你说是不是,那个男主还是个蜘蛛兽人,作者也是很有想法了。”丁文路快准狠,夹上来好多翅尖。
  秦逸看着菜都要没了,急忙去丁文路碗里抢:“什么有想法,我看那个‘菊花朵朵开’就是一个思路清奇的变态。”
  “诶诶诶,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人家作者呢,再怎么说也是你白嫖了人家的文,而且《兽人老公爱上我》这本和你多有缘分啊。”丁文路一边用筷子禁止他的进攻,一边教育道。
  “可别了吧。”
  《兽人老公爱上我》的情节和它的名字一样狗血,作者把男主的身份设置为蜘蛛兽人这一点也足以见其匠心,不用平常的狮子老虎,而是采用爪子多多的蜘蛛来为之后的多手play做铺垫(大误)。受呢是一个身世可怜的雌性,因为长得不像父母而被怀疑是出轨所得,从小既不受父首待见又不讨母父喜欢,最后家人还把他一个人丢出去了,丢到危险的黑森林之中。理所当然的,出现了巧合,男主把他捡回了家,自此受就对攻爱得一发不可收拾。
  攻和受还有点同病相怜的意思,也是从小不受部落待见,很小便一个人出来生活。自己的亲人被部长等人杀害,他愤怒又要强,通过残忍的手段和强大的力量夺取权位,杀了族长一家,为亲人复仇。
  攻有一个挚友,是雪狼族的族长,名为幕城。当他一出现,秦逸就知道标准男二要来了,果然,他对柔弱却坚强的受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在他难过的时候给予安慰,帮他击败野兽,在男主和他产生误会,受孤苦无助的时候伸出援手,再最后结局的时候看着受投入攻的怀抱,黯然离开,惨得一批。
  秦逸看这一段的时候笑得身体抽搐,笑完了又替他感觉有些心酸,反正攻误会受,丢妻再追妻的情节也很常见,而每个男二都是这么惨惨惨。还有男主的名字叫楚天阔,受的名字叫云霭沉,看到他们这么有cp感的名字,也应该知道他们肯定会成为一对吧,也不知男二是什么心思还要去再插一脚。还有“菊花朵朵开”是不是取个名字都是从“暮霭沉沉楚天阔”里来的,在一本兽人半种田文里面取这样的名字还挺文艺挺苏的。
  整体还是挺甜的一部书,看到其中不可描述的部分之时,他整个人都是一种“受教了”的状态。
  再次回忆了下这本书的情节,感叹了下自己走马观花地看完竟然还能记下点东西,等回过神来,面前的火锅已经不剩什么了。
  面前的丁文路瘫在椅子上,一副餍足的模样,他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打了个饱嗝。
  “你是猪吗?吃这么多。”秦逸对着自己狂吃不胖的好友抓狂。
 
 
第2章 迷之穿越
  夜幕时分,秦逸洗好澡,躺在床上。
  最后丁文路还是答应自己会来帮忙,让秦逸明天去他那里,他好好检修下他的手机,在查查信息的来源。
  这么想来,尽管晚饭没有吃饱,但还算不亏。
  当他看完了《兽人老公爱上我》之后,手机没有再继续作妖,也没有给他疯狂推下一篇文,像是恢复了正常。秦逸觉得经历过这场小意外,手机应该不会在无缘无故地抽搐了,可他不知道的是,真正的暴风雨还没有到来,这短暂的安逸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迷迷糊糊之间,手机似乎响了起来,秦逸伸手去摸,摸了半天也没摸到。它依旧响个不停,秦逸困得不行,干脆不再管它,拿被子蒙住自己的头,昏睡过去。
  不一会儿,又感觉大地在颤动,秦逸被吓得一个哆嗦,不会吧,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么倒霉?地震了?
  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可在他坐起来的一瞬间,震感刹那间就消失了。
  一切似乎什么都没发生,黑暗中,秦逸挠了挠头,难道自己是晚上酒喝多了,有点醉?不过不是只喝了一瓶嘛,也不至于吧。
  话说总感觉屋顶有些怪怪的,但具体哪里怪也说不出来。
  躺了下来,感觉床似乎也怪怪的,但哪里怪还是让人说不出来。
  好在秦逸一向心大,又困得快睁不开眼睛,他躺下,用被子盖住头,继续睡。
  睡得十分香甜,甚至还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有一段自己把丁文路揍了一顿,一边揍一边逼问他还敢不敢抢自己的肥牛吃了,揍得丁文路哇哇乱叫,一边说明天再请他吃火锅才罢手。想着又一顿的火锅,秦逸快乐地流着口水醒了。
  此时的阳光已经盛满了整间屋子,秦逸一下子傻眼了,这是哪里?他看着木头和茅草堆建的挂梁屋顶,傻兮兮地想自己家是被盗贼洗劫一空了吗?只给他剩下些茅草和木头?这贼是属哈士奇的吗?还能拆家啊,了不起。
  他缓慢地移动着自己的眼珠,眼神落到自己的被子上,差点被吓得一哆嗦,这怎么看也是用野生动物的皮毛做的啊。自己是不是要坐牢了,不会被检举揭发捕捉野生动物吧……
  不对不对,他甩了甩头,难道昨天真的地震了,把屋子震原始了?
  好不容易从醒来时的呆滞状态恢复过来,秦逸猛然反应过来,自己不会是穿越了吧?!
  秦逸在床上傻坐着呵呵几声,看着那些小石桌、小石椅打磨得还挺精致得哈,床也挺宽敞得哈,兽皮也挺好看的哈。
  等下,他冲过去看着一旁的水桶里的倒影,再摸了摸捏了捏,把白皙的脸庞都搓得有些红了,这分明还是自己的脸啊。虽然算不上多么英俊潇洒,但小帅还是有的,秦逸有些得意。他再撩起自己的睡衣,肚肌眼上方有一个小小的爱心形胎记,这分明也还是自己的身体嘛。
  这个穿越似乎还不错,是把自己连根搬过来的,难道自己从此就会拥有金手指,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他四处寻找,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空间戒指以及一些高能小物品之类的,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找到。
  秦逸很失望,不过失望归失望,还是想想生存问题比较现实一些。
  他打开自己的衣柜,其中很多都是兽皮的衣服,还有一两件像是丝绸以及一两件像是棉花材质的衣物。秦逸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这套睡衣,看来这是唯一一套自己现代的衣服了,得好好珍惜才行。要不就洗洗干净留作一个纪念吧,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里去了。
  不过,充满兽皮的柜子,石床还有这些家具,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像是之前看到了兽人文里面的场景。妈耶,不会吧,秦逸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很不幸的想法,又想到了穿越前不停作响的手机。不会这么巧吧,难道自己会正好身处在《兽人老公爱上我》的世界里?秦逸尴尬无比,一阵恶寒。
  换了件衣服试试,总感觉……这个款式露的有点多啊,看来穿越来的以前这一家的主人还挺性感,秦逸扯了扯胸前的兽皮,肩膀整个暴露在外,温度也正合适不觉得冷。尽管说有些不习惯,但他的肩膀圆润,上面也没什么伤痕,露在外面也没什么毛病,秦逸自得意满。
  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秦逸差点吓得跳了起来,但很快他便冷静下来,清了清嗓子,问道:“谁?”
  门口的人似乎同他很是熟络,听到他的回答时明显松了口气,道:“逸,你中午醒了啊,我是金盏,你快开门呀。”
  不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会不会被揭发,秦逸心里没底,他一步步地蹭到门口,开了门,笑道:“你好。”
  金盏拉住他的手,上下看了看,关心地问:“你还好吧,之前你被丛林里的赤瞳蛇咬了一口便一直昏迷不醒,如果不是巫医说你还有救,我们都担心你会撑不过去。”
  面前的男子有些纤弱,皮肤略显黝黑,面容可爱,似乎很活泼的样子。
  被蛇咬了啊,秦逸心道妙啊,这可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借口。他装作不适一边扶了扶头,说:“我身体是没什么大问题了,只是这里的事情,我好像都不太记得了。”
  听了他这话,金盏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秦逸连忙安慰,他最怕人哭,无论男女。
  “如果不是听了我的话,和我一起去后山玩,你就不会被咬了,也不会失忆了。”金盏道。
  “没事没事,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嘛。”
  “对了,赶紧找巫医来给你看看。”金盏说完便焦急地跑开,寻巫医去了。
  不一会儿,巫医赶到,帮秦逸全面检查了下身子,说是没什么大樣,不过记忆这种东西还是需要他自己恢复罢了。
  在检查的期间,金盏在一旁介绍,部族之中十分有威信的长者。族人的病几乎都是他负责医治的,巫医自身有着十分强的力量,是被神选中之人,不过似乎是作为代价,巫医终其一生都不会拥有伴侣。
  待到巫医走后,秦逸和金盏聊天,让他给自己介绍一下这个世界的情况。从聊天中得知,他们是雪狼族的一员,有一位十分神勇的族长。但是族长最近和一只蜘蛛兽人走的十分接近,好像关系很好的样子。
  听到这里,秦逸脸黑得已经差不多了,他几乎确信自己穿越到《兽人老公爱上我》的世界了。话说这个雪狼国怎么这么耳熟呢……秦逸思索了一会儿,而后尴尬地发现,这是不是男二所在的部落啊。
  他拍了拍金盏的肩膀:“我们族长的名字叫什么呀?”
  提及雪狼族的族长,金盏的双瞳发出仰慕的光彩,他笑了笑,似乎有些害羞地样子:“逸,就算你失忆了,果然也忘不了族长大人啊。”
  “……”秦逸满头黑线。
  “他的名字叫作幕城,又帅气又强大,之前的日子里一直听你提起他呢。”金盏俏皮地朝他挤了挤眼睛。
  秦逸欲哭无泪,心道,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没想到不仅穿越了,还似乎是要变弯了,不过这个世界貌似也没有妹子吧……想想就有些脑壳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