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陛下,国师大人今天心情不好——花见

时间:2020-07-29 09:51:48  作者:花见

 

 
  文案:
  【偏执冷血暴躁皇帝攻×绝顶聪明清冷国师受】
  北阳国有一国师,聪明绝顶,一身白衣,轻摇折扇,将世人玩弄于掌心。
  叶凌霜跟随韩覆年多年,扶持他上位,助他收复河山。
  突然有一天,韩覆年发现,原来一切都是一场骗局,叶国师狼子野心,表面上爱国护国,实则想要窃国,将他和世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韩覆年气极,便将自己信任多年的国师狠狠折辱,逼迫他日夜承受自己的折磨,一点点报复他。“陛下,您一定是恨极了臣吧?”
  “那是自然,上穷碧落下黄泉,朕都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这样便是最好了。”
  多年后,鲜血染红了殿门,韩烬抱着叶棠,失声痛哭。
  “棠儿,我错了,我只要你,你回来好不好……”
 
 
 
第1章 国师对自己今日的样子可还满意?
  华丽的宫殿内有许多宫女都在进进出出地忙碌着。
  叶棠坐在铜镜前,身着艳丽凤冠霞帔,两个宫女正在替他梳妆打扮。
  可不管从他清秀的脸庞还是身段来看,都是个男子,却穿上了女子的嫁衣。
  叶棠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神情麻木。
  这些年来,他的双手早已沾满了鲜血,按理来说,不论何事他都该心无波澜才对,为什么此刻他的心却是一阵一阵地钝痛。
  他倒是没想到,韩烬可以将他折辱至此。
  “陛下。”身边的宫女突然惶恐出声。
  叶棠通过铜镜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韩烬。
  一袭墨色衣袍,身形笔挺,那双深邃的眸子缓缓抬起,恰好和镜中的叶棠对视上。
  韩烬挥手遣退了所有的宫女,然后缓缓来到叶棠身边,伸手抱起叶棠,让他坐在自己腿上。
  “国师对自己今日的样子可还满意?”韩烬骨节分明的手指搂住叶棠的腰,轻轻揉捏着。
  叶棠没说话,只是一双浅色的瞳眸紧紧地盯着韩烬,眸中有明显的隐忍,愤怒以及无法忽视的嫌恶。
  对于这些情绪,韩烬并不在意,只是淡笑一声。
  “朕倒是忘了,朕点了国师的哑穴,此刻还无法说话吧,那就莫要强求了,免得伤了嗓子。”
  话语刚落,叶棠就咬紧了牙,大概是由于想要强行出声伤了内脏,当下脸色一变,喉头涌上一股腥甜之意,嘴角猛的溢出鲜血。
  韩烬看着那鲜红的血液,啧了一声:“国师又不长记性了。”
  语罢,韩烬一把将人猛的掀起,压在梳妆台上,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叶凌霜,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从今往后就配当个朕身下承.欢的玩物,除了被朕日夜玩弄到死,你别无选择!”韩烬冷笑着出声,手指渐渐收紧。
  叶棠双手撑在梳妆台上,艰难地和韩烬对视,张了张嘴。
  他发不出声音,但是韩烬看懂了嘴型。
  杀了我……
  “你想得美!”韩烬嘲讽地轻嗤一声,手中的动作愈发凶狠。
  “叶国师当真是冰雪聪明运筹帷幄啊,好一个护国爱国,其实你想的是窃国吧,这么多年将朕玩弄于指掌间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想到会有今日?!”
  叶棠早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咬牙看着韩烬,睫毛轻轻地颤抖着。
  就在叶棠以为自己要窒息的一瞬间,韩烬却松了手。
  “放心,朕还没玩够之前不会让你死的。”韩烬冷笑道。
  叶棠没再看着韩烬,只是扶着梳妆台缓缓站稳,垂着一双眸子。
  “朕再带国师去一个好地方。”韩烬突然又一把抓过了叶棠的手,带着他出门去。
  叶棠的脚步有些不稳,韩烬也没有管他,只管走自己的。
  一直将叶棠带到了地牢里面。
  地牢里的光线很差,处处都是血腥味,还有腐烂的霉味,令得叶棠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走快些,国师这是要朕抱你过去吗?”走在前方的韩烬回头看了叶棠一眼,冷嗤道。
 
 
第2章 国师心急了?
  叶棠抿了抿唇,不动声色地跟了上去。
  韩烬将他带到了地牢深处的一个牢房,远远地叶棠便看见了牢房的角落里躺着两个人,皆是浑身血迹奄奄一息。
  在看到两人的一瞬间,叶棠就已经僵住了。
  “来,朕的好国师,去看看那两个人是谁。”韩烬嘴角噙着冷笑,手掌摸了摸叶棠的头发。
  叶棠脚步一阵踉跄,跌跌撞撞地往前行了两步。
  在看清楚之后,叶棠只觉得眼神一阵发黑,直接是扑过去的,猛的抓紧了牢房的柱子,用力抓着,指甲深深嵌入了柱子内。
  叶棠惶恐地冲着里面的二人大喊。
  爹!娘!
  可是他发不出声音。
  叶棠只能用力地摇晃着牢房的柱子,恨不得能够直接冲进去。
  看着叶棠这副模样,韩烬心里感到快意,不禁笑出了声:“国师心急了?”
  听到韩烬的声音,叶棠猛的停下了动作。
  片刻后,叶棠直接冲向了韩烬,双手扯过韩烬的衣领,无声地大喊:“你不准动他们!不准动他们!”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在地牢内听起来格外响亮。
  这一巴掌极重,叶棠被打得摔倒在地,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嘴角流出的鲜血直接染红了下巴。
  “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叶棠吗,你有什么资格在朕面前放肆?”韩烬的声线冰冷至极。
  叶棠咳了两声,吐出了两口血。
  “连夜送走了他们又怎么样,朕想要他们死,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朕也把他们给抓回来!”韩烬看着叶棠,冷笑更甚。
  闻言,叶棠惊恐地睁开了双眼,当下什么都不顾地扑过去抓住了韩烬的衣袍下摆,用力摇着头。
  不要……不要杀他们,求你了……
  看着叶棠卑微地伏在自己脚边,韩烬心中更加感觉到无边无际的快意。
  “不止是这两个,还有你那个弟弟,朕迟早也要抓回来一并弄死。”韩烬的话语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刃,直直捅入叶棠的心口。
  叶棠艰难地抓紧了韩烬的衣袍,用力地摇头,乞求地看着韩烬,眼泪疯狂地往外涌,不停地用嘴型哀求他。
  不要……我求你了,是我的错,我一人承担……求你不要怪罪他人……
  韩烬静静地看着叶棠的嘴型,冷笑一声,一脚踢开了他,狠狠踢在他的小腹处,叶棠顿时痛得身子都蜷缩了起来。
  “开门。”韩烬冷声对身边的狱卒说道。
  “是,陛下。”狱卒连忙应声打开了牢房。
  牢房内的两人被冷水泼醒。
  一睁眼便看到了韩烬。
  “韩覆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叶父咬紧牙关,声线虽然虚弱,却依旧不屈。
  闻言,韩烬顿时冷笑一声。
  还未待他开口说话,一道红色的人影猛的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两人。
  “棠儿!”叶母红着眼眶抱紧了叶棠。
  叶棠无声地叫着他们,眼泪疯狂地往外涌。
  “拉开他。”韩烬看着叶棠,脸色很是难看。
  身边两个狱卒连忙上前拉开了叶棠,叶棠发了疯一般用力地挣扎着。
 
 
第3章 放过她……
  “棠儿……”叶母红着眼眶看着叶棠,轻轻摇了摇头。
  叶棠突然就停止了挣扎,愣愣地看着叶母。
  “记住娘和你说过的……”叶母含泪和叶棠对视。
  叶棠愣了半晌,接着又不管不顾地挣扎起来,想要喊一声,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韩烬只觉得叶棠这副模样实在做作恶心,便朝着身边的狱卒伸手,立马有人递了一把长刀在韩烬手中。
  “看在你们叶家世代扶持皇室的份上,朕给你们个痛快的。”韩烬冷声道。
  叶棠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停地摇头,眼泪簌簌地往下落。
  “啧,朕还以为国师你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怪物呢,毕竟在朕身边待了这么多年也能说背叛就背叛。”韩烬看着叶棠的神情只觉得格外讽刺。
  说完,韩烬直接将手中长刀猛的刺入叶父的胸口。
  叶棠的瞳孔剧烈地缩了缩,张大了嘴巴,似乎是在喊着爹。
  韩烬面不改色地将长刀更加捅进去了几分。
  一旁叶母的身子抖得厉害,却也只是紧紧地闭着眼睛,咬紧牙关不吭声。
  突然叶棠挣开了两个狱卒的桎梏,猛的冲了上前。
  然而,身后的狱卒反应很快,直接扑上来,一把将叶棠按在了地上,叶棠的浑身下上生疼,像是骨头都生生断裂了一般。
  三四个狱卒一同死死地按住叶棠,将他按在地上。
  韩烬把长刀从叶父的心口拔出,又猛的捅了回去。
  鲜血溅到了叶棠的脸上。
  一瞬间,叶棠眼前的世界仿佛都失去了颜色。
  叶父已经彻底失去了呼吸,倒在了血污中,韩烬又面不改色地将长刀对准了叶母。
  叶棠崩溃了,用力的挣扎着。
  突然间叶棠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竟然冲破了被韩烬点了的穴道,声音嘶哑无比地哭喊:“韩覆年!你杀了我吧!”
  似乎是没想到叶棠还能强行出声,韩烬的动作微顿,转头看向叶棠。
  叶棠剧烈地咳嗽着,再次吐出一口鲜血:“求你了,放过她……放过她,杀我……”
  叶母这时候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向叶棠:“棠儿……娘该去陪你父亲了,你要记住,娘曾经交代过你的……”
  话还没说完,长刀就直接刺穿了她的胸口。
  韩烬面无表情地拿着长刀,神情冷漠,叶母则是瞪大了眼睛,嘴角有鲜血流下。
  “娘!!!”
  叶棠的声音像是要刺破人心一般,歇斯底里地大吼着。
  韩烬的神情没有一丝变化,缓缓抽出长刀。
  叶母倒在了地上,连眼睛都没闭上。
  此时叶棠再一次挣扎了出来,疯了般地冲上前抱住叶母,眼泪一颗一颗地滚烫,滴落在叶母的身上。
  “娘……娘!!”叶棠抱着叶母的尸体失声痛哭。
  韩烬随意地扔了手中的长刀,看向叶棠:“过来。”
  叶棠只是继续哭着。
  “再不听话,朕就把他们两个碎尸万段,当着你的面。”韩烬的声音猛的沉了下来。
  滚烫的热泪汹涌而出,叶棠突然笑出了声:“韩覆年……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第4章 你为什么不去死?!
  闻言,韩烬却是嗤笑出声:“不得好死?你还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说着,韩烬便上前,一把掐住了叶棠的脖子,用力捏紧,垂眸冷眼看着他。
  “从今往后你不过是朕的一个玩物罢了,绝顶聪明又怎样,难道你以为一个玩物还能再玩弄朕一次吗?!”韩烬的声音越发危险。
  说罢,韩烬便一把推开了叶棠,
  叶棠倒在地上,用力咳嗽着,脸色苍白,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
  还没来得及出声,叶棠就突然浑身一阵脱力,晕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像是随时都能死去一般。
  韩烬一愣。
  心口猛的痛了一下。
  “他怎么了?”韩烬沉声开口,自己却没有发现他的声线已经染上了一丝慌乱。
  “陛下,应该是受不了双亲纷纷离开的打击,暂时晕了过去。”身边一个狱卒出声。
  “……”
  韩烬沉默地看着叶棠。
  好半晌后,声线愈发地冷了:“给朕用冷水泼醒。”
  “是。”狱卒忙应声。
  待到有人拿了冷水上来准备泼醒叶棠时,韩烬却是皱了皱眉,突然又出声:“住手。”
  那人停下动作,有些疑惑地看向韩烬。
  只见韩烬缓缓走向叶棠,伸手将他抱了起来,径直走出牢房,几个狱卒不敢多言,忙垂下头,恭送韩烬离去。
  砚青殿。
  叶棠躺在床上,只着了一件白色的里衣,身上的血污都已经被擦拭干净。
  太医将调理用的药放在了韩烬身边,低声道:“陛下,喝了药之后就无大碍了。”
  “嗯。”韩烬淡淡应了一声。
  接着便让太医退下了。
  砚青殿内只剩下韩烬与叶棠二人。
  韩烬垂眸静静地看着叶棠,叶棠的脸上没什么血色,狭长的睫毛轻轻地抖动着,清秀的眉也紧紧皱起,似乎做了什么噩梦。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又怎么会相信这个跟了自己十几年的国师竟如此心机深沉。
  几个月前指挥的战事,去了敌营一趟还能毫发无损地回来。
  回来后突然就战败了,毫无任何征兆。
  去年江南突发的恐慌,山匪和当地土匪联手烧杀掠夺,他当时还疑惑这两个水火不容的势力怎么会突然联手。
  却忘了当时叶棠就在江南。
  接着韩烬又想起了以往种种。
  战场上,一袭白衣不染一丝尘灰,手中折扇轻摇,便将敌军随意玩弄于股掌之间。
  突然之间,韩烬的眼神就染上了阴翳。
  就是这么一个他信任了多年的人,竟然背叛他!
  “咳咳……咳……”轻轻的咳嗽声在韩烬耳畔响起,拉回了韩烬的思绪。
  韩烬看向叶棠,只见他已经悠悠转醒,双眸茫然地目视前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