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别吃药了吃颗糖[幻想空间]——黄油煨猫

时间:2020-07-28 09:55:09  作者:黄油煨猫

 

 
  
  文案:
  原名《一说爱你我就喵喵叫》,换个文名好完结~(?v ?)
  —————
  以下文案:
  陆言很喜欢傅怀,可是陆言得了一种病。只
  要他在傅怀面前一开口,说出的话就都变成了喵喵喵喵。
  陆言:“喜欢!”
  傅怀听到:“喵喵!”
  陆言:“喜欢你!”
  傅怀听到:“喵喵喵!
  陆言:”我超喜欢你啊!”
  傅怀听到:“喵喵喵喵喵!”
  傅怀:好乖啊,摸摸头。
  陆言:QWQ
  ——
  已经写了的故事:
  色盲症:在我的世界里,只有你一个人是有色彩的。
  言灵:若我说的话都能成真,那我说:“你喜欢我。”
  花痴病:面上假装高冷,其实腿已经软得不行。
  路痴:我绕过整个世界,才发现你在原地等我扑到你怀里。
  女装癖:喜欢穿小裙子才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我陪你穿啊!
  脱发:据说在头顶亲一口就可以不掉头发了!真的吗!
  娇气包:大宝贝就是要小心宠着才行!
  时间停止:我把钟表拨停,在无人知晓的时空里肆意吻你。
  胆小鬼:害怕的话,就躲进我怀里。
  偷窥癖:我一点都不介意,宝贝你可以看得再仔细些的。
  甜牙齿:亲你一口可不可以吃一块糖~
  透明人:只有你一个人能看见我。我在别人的世界里不存在,只为做你世界里的独一无二。
  睡美人:若你沉睡不醒,我为你执灯守夜。等三千个夜晚来和你说一句早安。
  ……
  短篇小故事清新恋爱向。
  现实世界狗血,结局开放,介意慎入。
  本文病症纯属虚构,与现实无关。
 
 
第1章 序章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了推金框眼镜。
  “这是一种很难见到的病症,几乎没有治愈的希望。患者会渐渐遗忘掉自己原本的记忆,并且患上各种奇怪的病症。”
  “我们不得不将他的意识投放到虚拟世界之中,这样可以保证他在现实世界中不会伤害到自己。唯一治愈的希望就是进入这些虚拟世界之中,找到他,治愈他。”
  高大俊朗的男人点了点头,几乎没有犹豫地问。
  “好,我同意。什么时候开始?”
  “我再次重申一遍。”医生说,“这种病症治愈的难度极其大,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我会治好他的。”男人斩钉截铁地说。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医生问。
  “因为我相信,就算他忘记了全世界,当我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会再一次毫不犹豫地爱上我,就像我会爱上他一样。”
  他躺进了治疗仓,将右手放在胸口。
  “祝福你们。”医生按下了红色的开关。
  治疗开始。
 
 
第2章 喵喵症
  傅怀的治疗笔记:
  ——
  病症名称:喵喵症
  病症编号:A-I
  世界编号:01
  主要症状:遇见喜欢的人说出的话会变成猫叫声。
  危险等级:III
  治疗方式:多抚摸,多亲吻,多拥抱。
  ——
  陆言是一名南大文学系的大一新生,今天是他第一天来报道的日子。
  他拖着沉重的箱子下了车,登时被面前的人山人海惊到了。虽然一贯知道南大这几年多次扩招,但是当看到眼前人挤人的场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变成了震惊脸。
  九月的青城还带着盛夏的尾巴,灼热的阳光直直地从天上落下来,晒得他眼前泛花。他提着行李箱正不知所措,忽然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
  “是新生吗?我来帮你吧。”
  一个高大俊朗的男生冲他一笑,露出了雪亮的八颗牙齿。说完还不等陆言说话,就拖着他的行李箱破开人群,向着宿舍楼的方向走去。
  他真的很高,目测大概有1.8多或者1.9的样子。陆言1.72的身高不得不仰视着他,在他身边一溜小跑地跟着,一边跑一边道谢。
  “你是住在哪个宿舍?”男生的步子似乎小了些。
  “C…303。”陆言喘着气说。
  “文学系的?”他问。
  “是的,古汉语。”陆言说道。
  男生转头对他一笑。“没想到是师弟呢。来,叫声师哥来听。”
  陆言很惊喜。“你也是文学系的吗?”
  男生点头。陆言注意到他有着一张很俊朗的面孔,此时眉毛微微挑起来的样子带着点莫名的痞气。
  那声嗓子里的师哥不由得便梗了一下,变成了:“师…师哥。”声音也变得小小的,好像蚊子叫一样。
  男生啧了一声,空出一只手去揉了一把他的脸。
  手上粗糙的掌纹划过陆言的耳朵。
  “喊师哥就喊师哥。你脸红什么。”
  他这话一说完,陆言的整张脸算是彻底红透了。
  “我叫傅怀。”男生一笑,“是学生会新闻部的部长,招新的时候欢迎来我们部门呀。”
  ——
  当天晚上的时候,陆言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满脑子都是傅怀,他俊朗帅气的脸,温热潮湿的手,笑起来的时候露出的八颗牙齿。
  贼白,贼好看。
  “我一定要进新闻部!”他忽然握拳大喊一声,将下铺沉迷游戏的舍友吓得打了一个激灵。
  “去就去呗!”舍友提醒他说,“但是我提醒你啊,这个部门每年的竞争都很激烈,你可要做好准备。”
  “为什么?”陆言心里一惊。
  “还能是为什么?因为他们的部长贼帅呗!听说年年都有一大批妹子挤破了脑袋都要进新闻部呢!”
  “哦。”陆言蔫蔫地又趴下去,心想那我没希望了,他没有什么才艺,又长得一般,他们凭什么收自己?
  在三天后的招新会上,陆言鬼使神差地还是去了。
  一进去教室他就看见了傅怀,正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手里翻看着一摞资料。
  看着一个个妹子哭着离开,陆言心里越来越凉。
  轮到他的时候,傅怀翻看了一下简历表,抬了抬起眼问他。
  “你为什么要来我们新闻部?”
  他今天带了一副金丝眼镜,压了压那种桀骜的痞气,反而更加凸显出他俊朗的面孔。
  陆言被他看得面色通红,手把衣服的下摆抓得皱皱巴巴。
  傅怀,好像已经不记得自己了,他莫名有些失落。
  “因为……”陆言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又打了个嗝,整个人尴尬得不行。
  “因为什么?不要紧张,大声说出来。”傅怀手里的笔转了一下,啪地一声落在桌子上。
  “因为你!”陆言的手一抖,大声喊了出来。
  整个教室的人都被一震,转过来盯着这名勇士看。
  “好!”傅怀大声喝了声彩,开始鼓掌。
  “我们要你了!就凭你这一份与众不同的勇气!这是我的微信,回去加我,后天来报道。”
  等到陆言晕晕乎乎地拿着写着微信的纸条走了之后,整个人还都是蒙蒙的。
  就,这么简单吗?
  他晚上回去加了傅怀的微信,中规中矩地发了句师哥好。
  那边几乎是秒回。
  【是小言吗?】
  【是…是的!】
  傅怀竟然叫他小言……唔……大概是对所有的人都这样亲近吧……
  【文件一,文件二,文件三】
  【这些都是我们部门最近的宣传活动Word文件和PPT,你能不能在明晚上的时候整理出全部的新闻稿来?】
  一进部,就要承担这样重大的任务吗?陆言握紧了拳头。他一定不会让傅怀失望的!
  【好的!我一定会完成的!】
  【不用着急,每个新成员都是要慢慢学的……你现在有时间吗?】
  【有!】
  【来302,我教你怎么做。】
  【好的!】
  当天晚上陆言发了一条朋友圈,是一张他和傅怀一起学习的合照,文字是:
  “傅部长人真的超好!”
  早上起来的时候,陆言发现傅怀给他点了个赞!
  更开心了好不好!
  在后来的社团活动之中,傅怀更是时不时照顾陆言,惹得部里一大堆的妹子调侃他们是一对。陆言禁不住逗弄,往往就红了脸。傅怀倒是坦坦荡荡地揽着陆言的脖子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
  陆言的大学生活十分充实,时间一晃就到了寒假。
  眼看就要放假了,他和傅怀两人在吊桥上走着。桥下的水已经结了冰。
  “你今年寒假回家吗?”傅怀问。
  “回呀,我老家在苏州,我坐飞机回去。”陆言怕冷,从厚厚的围巾里面露出一双乌黑的眼睛。
  “要好久见不到了呢。”傅怀说。
  陆言踢开脚下的一块石头,闷闷不乐。
  “小言。”傅怀忽然轻轻喊了他一声。
  陆言惊异地抬起头来,围巾就被人扯了下来,接着凑上来的是温热的气息,柔软的唇在他的唇上碾磨。
  “我喜欢你,陆言。”
  傅怀看着他的眼睛,好像那里面有着他的全部。
  “你呢?”
  陆言在这北方的冬季里出了一身汗。
  他想说:
  “我也是啊!”
  “我超喜欢你!”
  “见第一面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
  接着他搂着傅怀的脖子,发出了一声软软的猫叫声。
  “喵~”
  这叫声既长又软,拉着长长的调子在吊桥上回荡。
  两人都是一愣。
  不是啊!
  我不是想学猫叫啊!
  他随即张开口想要解释,但是发出的却是:
  “喵喵喵喵喵!”
  “小言?”傅怀皱着眉头关切地看他。
  “你怎么了?”
  “喵喵喵喵喵喵喵!”我不知道啊!我怎么说不了话了!
  “喵喵喵!”
  “喵喵喵喵喵!”我不要学猫叫啊你让我说话!
  他越叫越心慌,忍不住喵地一声哭了出来。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坐在陆言的寝室里,面对面放着两杯热可可。
  因为舍友都回家了,所以寝室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不要慌。”傅怀说。
  “我问你问题,如果是的话你就喵一声。如果不是的话你就不要说话,可以吗?”
  陆言喵了一声表示自己听懂了。
  “第一,你不能说话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刚刚在桥上的时候吗?”
  “喵~”是!
  “第二,你说话的时候有自我的意识吗?”
  “喵~”有!
  “第三,你能不能尝试着正常说话?”
  陆言仰头45°角,一连“喵喵喵喵喵喵喵喵!”了好久,也没能吐出一个人字。
  他不由得沮丧地低下了头。
  对门有人来砰砰砰敲门。
  “我说你们在宿舍养宠物的能不能收敛点!我们在三楼都听见猫叫声了!”
  陆言不忿地冲着门外喊:“你才是宠物呢!你以为我愿意啊!我们宿舍才没宠物!”
  外面那哥们哼了一声走了,估计是下楼去找大爷去了。
  “哎我能说话了?”他惊奇地捂着自己的脖子,转头对着傅怀就是一连串的猫叫。
  “喵喵喵喵喵!”傅怀你看我能说话了哎!
  一番折腾,将楼下的大爷送走之后,他们重新坐了下来。
  傅怀面色冷凝:“所以说是只有在对着我的时候,你才不能说话,而和其他人说话的时候都是正常的。”
  “喵喵喵!”说的对!陆言点头。
  两人沉思了许久。
  傅怀忽然开口:“既然是这样,那么小言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两个分开,那你就是正常的,和别人说话就不会有障碍——”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言的喵喵喵抗议打断了。
  “喵喵喵!”我才不会和你分开!
  “好了。”傅怀揉了揉他的呆毛,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
  “不会和你分开的,别着急。”
  “我不着急!只要你陪着我!”陆言说道,但是随即惊喜地捂住了嘴。
  “我又能说话——喵喵喵!”
  两人相视许久,默默无声。
  最后还是傅怀先开口。
  “那个,要不然我再亲你一下?”
  陆言自己仰头亲了上去。
  经过一番折腾之后,他们最终确定了。
  “只要亲一下,就能保持最少三秒钟。并且正常时间随着亲吻时间的增加而增加。”傅怀一本正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