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情深[天之骄子]——千茶

时间:2020-07-28 09:54:28  作者:千茶

 

 
 
第1章
  周五下午6点。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元萧却还在工位上忙碌,来来回回的同事纷纷跟他告别,还提醒他早点回去。
  元萧最近真是忙坏了,部门接了个新的项目,他又是负责人之一,这几天简直恨不得住在公司了。
  熟悉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忙碌。
  元萧看都没看就接通了电话,然后匆忙把手机放在了肩膀上,用耳朵夹住,眼睛却一直盯在手头的文件上。
  “喂?”
  听筒里传来一声熟悉的抱怨:“小汤圆,你又不回我消息!”
  元萧如梦方醒,他扔下文件,左手接过手机,无奈地说:“什么小汤圆,没大没小!”
  但声音里却透着宠溺的笑意。
  霍星文活力十足的声音十分具有穿透力:“请柬我给你寄到家啦,后天早点来哦!”
  元萧刚想答应,就见一个同事走过来递给他一沓新的材料,元萧捂住手机,小声和同事交流了两句。
  霍星文一直没得到回应,以为他不想去,声音里是掩不住的失落:“你来坐一会儿就好……你放心,有我在,他们不敢欺负你。”
  听他这么说,元萧有片刻的失神,但为了安抚霍星文,他只好赶紧答应了下来,霍星文这才高兴起来。
  挂了霍星文的电话,元萧习惯性地点进霍星洲的聊天框看了看,聊天记录依然停留在自己昨天发的“晚安”,对方一直都没有回复。
  元萧对此习以为常,他把霍星文给自己请柬的事告诉了霍星洲,问他要不要跟自己一起去,然后就收起了手机,继续投入到无尽的工作中。
  此时,霍氏集团总部。
  霍星洲一只手轻轻地托着下巴,一只手捏着一支笔,看着会议室里屏息凝神的一众高管们。
  他的表情很平常,眼神也丝毫不犀利,但没有人敢直视此刻的他。
  众人皆知,霍星洲此人,越是生气,脸上便越是看不出端倪。
  前几天,霍星洲去了国外出差,但今天刚回来就听说公司出了点岔子,虽说幸亏发现得早,没出什么乱子,但这种错误却是坚决不能再犯的。
  霍星洲点了一个负责的高管,对方战战兢兢,交代了前因后果,并且再三保证下次一定会检查好,要是再犯就引咎辞职。
  霍星洲点点头,扔下手中的笔,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会议室。
  只留下一屋子的高管默默擦着额头的冷汗。
  霍星洲一向不喜欢多话,他看上去冷漠,其实并不严苛,像今天这样可以挽回的事,他也不会一直揪着不放。
  方周跟在他身后,轻声提醒他:“老板,小霍少刚刚给你打了两个电话。”
  小霍少指的就是霍星文,后天是他15岁的生日,家里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了,虽说15岁不算整数,但毕竟也是个年龄的分界点。
  势必是要大办的。
  不仅霍家直系旁系全部都会到场,而且霍母早就包下了自家酒店的最顶层,已经布置了大半个月了。
  小时候,霍星文很喜欢粘着霍星洲,长大以后因为元萧的关系,倒是跟自己越来越疏远了。
  平时没什么事,霍星文从来不会给他打电话,今天连打两通,估计也跟元萧有关吧。
  霍星洲从方周手里接过自己的手机,点开随意看了看,霍星文给他发了微信,让他带着元萧一起参加生日宴。
  元萧的名字就在霍星文下面一行,他不只发了一条,霍星洲瞥了一眼,看到生日两个字,刚想点进去就接到了霍母的来电。
  柳琴的嗓音温温柔柔:“星洲,你回来了么?”
  霍星洲和自己母亲说话,神色柔和了很多:“刚到公司。”
  柳琴忍不住开始絮叨:“你看你,刚下飞机就去公司,累坏了怎么办,今天回老宅吧,我让林姨做点好吃的给你好好补补。”
  霍星洲确实有一阵子没回老宅了,此时就答应了下来。
  挂断电话,霍星洲就回了办公室去处理这几天堆积下来的工作了,自然也就没想起来刚才微信的事。
  ***
  元萧一直加班到晚上九点,走的时候公司已经基本没人了,
  霍星洲到现在都没有回复他,元萧虽习以为常,但收起手机时还是苦笑了一下。
  回到家里,果然黑漆漆的,霍星洲并没有回来。
  元萧拍开墙上的大灯开关,灯光有点刺眼,他闭了闭眼,适应了一会儿才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他现在住的房子是霍星洲过去常住的,三年前,霍星洲终于答应跟他在一起,他便搬进了这里,本以为从此可以两人三餐,好好过日子,但霍星洲却回来得越来越少,大多数时候,都是他一个人待在这空旷的屋子里。
  霍星洲的房子,装饰也跟他这个人一样,冷调,没什么活泼的色彩。
  刚搬进来的时候,元萧还想着买一点自己喜欢的小物来装饰一下,可是刚买回来就被霍星洲发现了,他不喜欢,后来也只能堆在自己房间的角落里,积灰。
  多来几次,元萧便也心灰意冷,再没买过什么东西回来。
  这么看来,虽然已经在这个房子里住了三年,可四处看看,其实没多少自己的痕迹。
  就像在霍星洲的心里,自己也没留下多少痕迹是一样的。
  周六又加班了一天,忙得焦头烂额,可为了霍星文的生日宴,他还是特意早一点下班去商场买了一个礼物。
  小霍少什么也不缺,每年生日礼物他都挖空了心思,用心程度仅次于给霍星洲买礼物。
  挑来选去,元萧还是选了一套限量版的乐高,花去了他半个月的工资。
  虽然小霍少总是假装成熟,但内心其实还是15岁的少年心性,送乐高正合适。
  而且霍星文比霍星洲好的地方就在于,元萧不管送什么,他都开心。
  买完礼物回到家,霍星洲依然没回来,元萧忍不住掏出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
  霍星洲那边似乎很热闹,有很多人在说话,元萧稍稍放大了音量:“星洲,你在哪里?”
  霍星洲的声音漫不经心:“在老宅。”
  “那你今天……回来么?”
  霍星洲似乎是顿了一下,然后才回道:“不回了,你早点休息。”
  元萧声音里全是落寞:“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挂断电话,元萧默默地盯着手机看了半晌,可是手机再也没有亮起来。
  最近,霍星洲似乎对他越发冷淡了。
  以前虽然也谈不上感情多好,但起码他每天还会回来睡觉,最近真是好多天都没回来了。
  不过想想明天生日宴肯定可以看到他,说不定还能跟他一起回家,元萧立刻就开心了起来。
  一起回家,多么美妙的四个字啊。
  ***
  周日这天。
  元萧起了个大早,他特意穿上了自己最贵的一套西装,还好好地打理了一下发型。
  打车到凌越山庄时,门口已经豪车云集了,元萧习惯使然,特意看了一下,并没有霍星洲的车。
  凌越山庄是霍氏旗下的代表酒店之一,主打闹中取静,是一家有度假性质的大酒店。
  不管是装修还是服务都是顶级的。
  刚走过旋转门,霍星文的电话就打来了,连声催促他赶紧上去。
  元萧无奈地摇摇头,霍星文担心他,怕他不来,但他又不是没经历过,怕什么呢?
  不得不说,霍家的品味真是不错,不愧是豪门世家,这布置的,虽然处处透着金钱的味道,却毫无世俗的铜臭味。
  按着霍星文给的提示,元萧顺利地走到了一间很大的房间。
  刚到门口就有一个人一把把他拉了进去,元萧低头一看,今天的霍星文穿得像个小王子,黑色的燕尾小西装,还打着领结。
  元萧打趣道:“伯母今天是要帮你安排相亲?”
  元萧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我也不想这样,穿得难受死了。”
  小霍少平时可是运动少年,常年运动装,今天穿成这样,也难怪他不舒服了。
  霍星文看了看他身后,小心道:“我哥昨天被我妈叫回家了,一会儿你就能看到他了。”
  元萧神色未变,笑着点了点头。
  又说笑了几句,就有人来叫霍星文,大厅那边要开始了。
  “走吧,你跟我一起去。”
  “好。”
  和霍星洲在一起三年,这还是元萧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霍家人。
  现在霍家主要是霍星洲的父亲霍晋在管,霍星洲自然就是下一任的继承人。
  元萧只一眼,就看到了霍晋身边高大挺拔的霍星洲,他端着一杯红酒,微微侧耳在听霍晋说着什么。
  高挺的鼻梁,优越至极的眉眼,不管何时何地,只消看一眼,都能叫元萧腿软。
  所有人都朝他们的方向看过来,霍星文被众星捧月一般推到了正中央。
  元萧径直走到了霍星洲身边。
  走得越近,越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魅力,恰好,霍星洲也低着头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霍星洲的眼尾常年都带着点微红,看上去似是多情的模样,但元萧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
  也是这一眼,让元萧瞬间就想起了他和霍星洲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第2章
  那时,元萧已经大四了,每天要跑各大公司去应聘,回来还要一遍一遍地改论文,忙得团团转。
  有一天,元萧照常面试完,回到学校,就见校门口突然多了很多人,大家似乎都在远远地观望着什么。
  元萧走过去,就听到大家在低声讨论着什么。
  “那是谁啊,这长相是真实存在的么,也太帅了吧!”
  “你是不是地球人啊,霍星洲你都不认识?”
  “哦哦,原来是他,难怪了,那抱着他的那个就是文景了吧?”
  “肯定的,听说他们两个青梅竹马,从小就在一起,两家都同意了。”
  “两个男人耶,太刺激了吧!”
  “男人怎么了,不管长相还是家世,怕是只有他们才能配得上彼此了吧。”
  “那倒也是……不过文景不是要出国了么?”
  “谁知道呢……”
  ……
  霍星洲的名字元萧是听说过的,校园论坛讨论度永远第一的王者,男粉女粉加起来怕是抵得上香飘飘的销量了。
  但据说为人神秘,很少能在学校里见到他。
  出于好奇,元萧走了过去,想见见这个传说中的大帅哥。
  不知道谁挤了他一下,元萧一下子往前冲了好几米,尴尬地抬起头,恰好就撞上了一双清冷无波的眸子,元萧傻傻地愣在了原地。
  霍星洲顺势推开了抱着他的男人,也不顾对方的连声挽留,长腿一跨,上车扬长而去。
  文景转过头来,狠狠瞪了元萧一眼,也跟着走了。
  回学校以后,元萧怎么也忘不掉那双眸子,没有丝毫感情,却仿佛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只消一眼,就是万年。
  于是他回去以后有意无意地向周围的同学打听了一下,似乎是文景毕业以后想出国,但霍星洲要继承家业,不肯跟他一起出去,所以文景想方设法游说,甚至不惜当众撒娇示弱。
  据说文景想出国,其实也是想让霍星洲迁就他一次,奈何霍星洲冷漠惯了,根本不吃这一套。
  当时元萧什么表情呢?好像是嗤笑了一声,还跟同学开玩笑说,这么冷漠,怕是注孤身了。
  而今尝尽这冷漠的苦,元萧却已再难重拾当初那种调侃的心情。
  欢快的生日歌声打断了元萧的思绪,他看着正中间和霍星文一起切蛋糕的男人,嘴角不自觉地挂上了甜蜜的微笑。
  怎么办呢,霍星洲只要一个眼神,就够他回味很久,根本就离不开啊!
  ***
  切完蛋糕,霍星洲就接了一个电话,出去了。
  霍星文给元萧切了一块大大的蛋糕,和他一起坐在角落里边吃边聊。
  “你可是寿星,跟我待在一起没事么?”
  霍星文的语气毫不在意:“反正办这个宴会重点也不在我,他们聊他们的,我们聊我们的。”
  见元萧心不在焉的样子,霍星文凑近了一点,神神秘秘地说:“我听姑妈说,今天他们给我哥准备了一个大惊喜,我问了半天都不肯告诉我。”
  “惊喜?”
  霍星文撇撇嘴,似乎对在自己生日宴上,反而给哥哥准备惊喜十分不乐意。
  元萧觉得有点好笑:“惊喜怎么了,你今天收那么多礼物,又是豪车又是豪宅的,还不满意啊?”
  霍星文“切”了一声:“谁稀罕那些,一点新意都没有。”
  小霍少出身豪门,自小就见惯了好东西,这些自然不会看在眼里。
  元萧无奈地摇摇头。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元萧总有一种坐立难安的感觉,此刻虽然和霍星文聊着天,眼睛却一直满场找着霍星洲。
  霍星文一眼看出他的左顾右盼,安抚道:“他被姑妈叫走了,估计就是那个惊喜,很快就会回来的。”
  话音刚落,大厅的大门就被推开了,元萧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霍星洲。
  霍星文得意:“我就说吧……”话刚说一半,就看到了霍星洲身后的人,惊得瞬间站了起来。
  元萧也看到了,仿佛有感应一般,那个人也朝他这边看了过来。
  时光好像在这里和多年前重合了,他再一次像个局外人一样,站在了他们的世界之外。
  那个人似乎比几年前更好看了,光彩照人,明珠出尘一般,即便站在元萧的角度,也无法违心地说出不好的话来。
  是啊,小霍少什么都不缺,那霍少呢,自是更不会缺了,对他来说的惊喜,想来想去,这个世间怕是也仅此一人了。
  他甚至开始想,是不是霍星洲早就知道了,所以才对他越来越冷漠。
  众目睽睽之下,文景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元萧面前,站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