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当我渣了太子后[东方玄幻]——少年无忧

时间:2020-07-28 09:51:52  作者:少年无忧

 

 
  文案:
  莫岚重塑肉身之日,不巧掉入人间界,醒来时与偷溜出来玩耍的小皇子大眼对小眼。
  小皇子羞涩捂眼:仙女姐姐你真好看!
  莫·仙界第一美人·真·男人·岚:????
  小皇子人小鬼大,长得也可爱,莫岚一时兴起,给自己瞎掰了个女仙的名号。
  答应了小屁孩的“定亲之约”,回头拍拍屁股去了仙界,转眼就忘了个干净,非常渣男。
  直到某天——
  “听说三太子翻遍仙界,誓要找到一位名为‘沐寻’的仙子……”
  莫岚抖了抖尾羽:这名儿……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下凡历劫不小心被朱雀耍了一波的仙界三太子,回头追着老婆要求负责的狗血恋爱故事。
  万人迷第一美人朱雀X死心眼仙界三太子
 
  阅读提示——
  【作者亲妈颜狗爱狗血】
  【年下,目测太子是小奶狗,奶狗攻啊嘿嘿~】
  【没有啥大构架,就是狗血古早味恋爱文,你爱我我爱他这种,受第一美人万人迷】
  【1vs1甜文,应该是没有虐的!其他想到再补充】
  【谢绝扒榜】
 
 
 
第1章 
  逍遥宫内。
  一位五官清秀的少年正捧书端坐于书房,从大敞的窗外粗粗看去,仿若聚精会神地研读着手里那卷心法,认真好学的模样着实令人赞叹。
  只是那盯着书本的双眼却毫无光彩,宛若一具人偶。
  墨巩原本是去寻白泽唠唠嗑顺便蹭蹭酒喝,路过书房时瞅见难得认真学习一次的莫岚,正想上前逗逗他,却发现了少年的异常之处。
  老狐狸眯起细长的双眼,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施施然飘走了。
  元神出窍的莫岚这会正摸到他师父的酒窖里,轻手轻脚地准备偷走前些日子挖出来的几坛子‘桃源’,浑然不知他在书房的障眼法已经被人识破。
  “真香~”
  酒还未开封,但嗅觉向来灵敏的莫岚已经闻到了那股子醇香,顿时心痒难耐,只想赶紧出了酒窖找个没人的地方痛饮一场。
  结果他兴高采烈地扛着酒才跨出酒窖,就迎面撞上了立在窖门前似笑非笑的墨巩老头,身边还站着他那最英明神武俊美非凡的师父大人。
  莫岚:……
  扛着酒坛的手就有些抖。
  完球,偷酒还被逮个正着,不知道师父大人待会是会罚他抄几百遍的《大梵经》,还是去给太上老君的菜园子拔光草。
  哪种他都不太想去……
  白泽没有作声,倒是墨巩摸着他那白胡子作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岚娃儿,你成日这般地不学好,怎么对得起你师父哟!”
  莫岚顿觉牙酸。
  且不说自从撞破过一次他偷酒的行为后,这老头成天掐指坏他各种好事,就方才那一声“岚娃儿”,他也不怕叫折了寿!
  莫岚原身竟是神兽朱雀这事,除了他和他师父白泽,三界内无人知晓。
  他如今尚未恢复前世记忆,师父则告知他,乃是因他浴火重生后,一身神力还未曾归位的缘故。
  也就是说,他应当也是个活了不知多少年的牛逼人物,指不定他在三界活蹦乱跳的时候,这白毛狐狸才堪堪修出人形。
  不过白泽却要他对此事守口如瓶,莫岚虽不明白为何,也知道他师父不会害他。以至于同逍遥宫熟识的各方神仙妖怪们,都以为他原型是一只会飞的火鸡。
  红艳艳的么!
  对此,莫岚甚为怅然。
  不过也是因着这缘故,他遇着逍遥宫外的各路神仙,心中向来是以长辈自居,面对这白毛老狐狸也是如此。
  所以每当墨巩老头摸着那把白胡子调侃他时,莫岚才能忍住不奔去一把火烧了他那洛林山。
  不过今日这白毛狐狸显然有些不识趣,见他不吭声装乖巧,坏笑更甚。
  他乐呵呵继续道:“白泽尊上若是无事,便去陪小老儿饮上一杯如何?这酒,既然有人愿意帮忙提着,我与尊上倒不如寻个僻静幽雅地方,歇歇罢。”
  莫岚刷地抬起头瞪圆了眼去看他师父,白泽沉吟片刻,开了尊口:“如此,倒也不错。”
  莫岚:……
  杀千刀的老狐狸!
  充当苦力的莫岚扛着酒,跟在二人身后一路走到桃林,盯着老狐狸摇着羽扇装风流的背影咬牙切齿,差点就忘了自己的长辈身份,冲过去拿翅膀扇他。
  这片桃林在莫岚来到逍遥宫前便有了,因日日感受神兽白泽的瑞气,生长得颇为繁茂。
  桃林深处有石桌石凳,不过却是二人座,墨巩和白泽二人各坐一边,辛苦了一路的莫岚便没了位置。
  得!不和小辈计较!
  莫岚把酒放下,心知这酒铁定是没了自己的份,但是又舍不得就此离去。
  索性化作一只火红色小鸟飞上头顶的桃树枝上,乖乖蹲好。
  不让喝,还不让闻不成。
  底下墨巩总算是放过了继续调侃他,和白泽闲扯了一会儿,便不改他本性地聊起了天界的八卦。
  这下子勾起了莫岚的兴趣,蹲在枝头,听了个仔细。
  “……仙帝家那个小儿子,最近闹腾得很,将仙界各处翻了个遍,逮着人便问可曾见过一位名叫沐寻的女仙?”
  “要我说这小子莫不是春心萌动了罢?但听说寻人之时,却又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真不知那位叫沐寻的仙子对这仙界三太子做了何事,惹出如此阵仗……”
  这八卦讲着讲着就绕到了仙家头上,莫岚撑着脑袋听着到这里,突然沉思起来。
  “沐寻”这名,怎么就听起来如此耳熟呢……
  他越想越觉得熟悉,直到树下二人边聊边喝,将几坛子酒快饮完之际,突然灵光一现,想起来了!
  这一回忆闪现可不得了,莫岚一下子惊得恢复了人身,直直跌下了树枝头,正好摔在墨巩的面前。
  墨巩老头惊讶地望了望白泽,再瞅瞅呆坐在地上一脸如遭雷劈的莫岚,挑眉道:“岚娃儿,老头儿我寿辰还未到,你不必行此大礼。”
  莫岚却没空计较他的话,只是咽了口唾沫,有些艰难地问道:“你方才说的仙帝小儿子,莫不是叫颜渊?”
  “咦?”墨巩有些讶异,“岚娃儿你也认识?不错,正是姓颜名渊,仙界颇受宠的三殿下。”
  莫岚顿觉嘴里发苦,不是吧……
  他虽然觉得自己来头很是牛逼哄哄,但自认为也是乖巧懂事的好神兽,就算是出门惹是生非也从不挑一看就很麻烦的对象。
  况且他们逍遥宫才与仙帝家发生过龃龉不久……
  唉,不过就是前段日子出去玩了趟,路上出了些小意外。
  怎么就惹上了这小太子呢?
 
 
第2章 
  此事原本也没什么,无非是他前些日子去人间闲逛之时,嗯……顺手调戏了个小娃娃……
  彼时他刚从东海老龙王那讹了好几颗上等夜明珠,正喜滋滋欲打道回府同师兄们好好炫耀一番,却不慎被那位已然一万岁但一直未曾嫁出去的东海三公主给逮了个正着。
  这位三公主向来与他不太对盘,瞧见他怀里揣着那夜明珠,顿时就发了狠,一面骂着“臭小子,又来我东海打秋风……”
  一面扯出条白绫杀气腾腾地便冲过来了。
  莫岚原想止住脚步,诚恳劝诫她若再似这般泼妇模样,定然是无人敢要的。
  却因自身修为差了一截,不得不作罢。
  哪知三公主不依不饶,从海中追至天上又入地下,电闪雷鸣,弄得他一身羽毛都炸成了一团。
  可见这老姑娘做久了也并不是无半分好处。
  莫岚心想:至少这修为,倒是比上次撞见她时更精进了几分。
  不过他自身修为虽还不到家,脚上功夫却不差,一路追追打打直到奔出了东海地界,三公主见捉这臭小子无望,才抛下一句“再入东海非拆了你喂鱼!”
  随后扬长而去。
  莫岚从藏身的草垛垛后钻出来,觉得这老姑娘当真是半分新意也无,翻来覆去就一句“拆你喂鱼”。
  可惜过了这么多年,他照样活蹦乱跳,也没见着缺了胳膊少了腿儿。
  他正得瑟着,突觉体内一股热潮自下而上涌起,原本齐腰的长发倏然长至脚踝,浑身上下都被一团烈火给包裹住。
  莫岚暗道不好。
  朱雀两百岁才能算成年,如今他才堪堪一百九十岁。
  而在他成年之前,每隔十年便会经历一次类似于浴火重生般的折磨。
  据师父讲,这乃是重塑肉身必需的过程,经历过了,方可经受住成年时最后一次蜕变,成功回归神兽真身。
  只是这次的重塑之日应是三月后,却不知为何突然提前,弄了他个措手不及。
  无他,只因每当这时,他不仅会神力尽失,也无法压制住体内神兽血脉,从而恢复原本的相貌。
  于是莫岚慌忙之中只得随意寻了个山头,一头扎进了山半腰处的一眼泉水中。
  也是他运气好,入山后竟发觉此山仙气缭绕,并无污秽之物敢于近身。
  莫岚一边忍着疼一边琢磨,估摸着这是哪位仙友曾居住过此地,才能如此仙气腾腾。遂也放了心,窝在泉水中极力抵挡重塑之苦。
  当然,日后他才知道,什么狗屁仙友,那可是仙界三太子本尊在此,仙气能不浓么!
  堪比浴火重生之时的痛楚自然不可小觑,即便已经历过多次,仍将莫岚折磨得半死不活。
  平日里温顺的神力此刻如同沸水般争先恐后往外涌,身子像是被人大力揉捏般,莫岚眼前一片血红。
  不用想也知道,他此刻定是面目狰狞至极。
  就这般咬牙撑了快半个时辰,终是比不得在逍遥宫中有师父帮忙照料,迷迷糊糊间,莫岚干脆地双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醒来已是满天星斗,莫岚泡在泉水中的身子仍是浑身无力,不过最难熬的时辰已过,只待余力散去,神力恢复,他便可神清气爽地回宫。
  这样一想,莫岚又记起还牢牢揣在怀里的那夜明珠,更是心情舒畅。
  正寻思着是否挑颗最大最好的去孝敬师父,哪知斜刺里倏地伸出只白嫩嫩肉乎乎的小手,上下晃了晃,吓了他一跳。
  莫岚转过脸,便对上了一个身着锦衣蹲在池边的小娃娃,粉雕玉琢,讨喜得很。
  小娃娃紧瞅着他的脸不放,半晌灿然一笑,脆生生道:“神仙姐姐!”
  莫岚:……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浸在水中的半边身子,那一马平川的胸膛尚在,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喉结,也在。
  于是放缓语气道:“小弟弟,你方才喊我什么?”
  小娃娃眨巴眨巴眼,欢快地再唤了一声:“神仙姐姐!”
  还扭捏道:“神仙姐姐你长得真好看!”比父皇宫里所有的美人姐姐都好看!
  原来是这张脸惹的祸。
  莫岚长年压制朱雀血脉,甚少端详过他原本的相貌,不过曾经在重塑之日也是见过的,的确是一张雌雄莫辨、倾倒众生的美人脸。
  他对相貌向来不在意,倒是这会造成了人小孩的认知错误,原本想给他纠正过来,却因为心情还不错,转念起了逗弄的心思。
  他伸出手捏了捏那小娃娃看起来手感就不错的白嫩双颊,一边笑道:“小弟弟自何处来,多大了?”
  小小年纪,一张小嘴倒是甜。
  小娃娃一脸无辜地遭受一番□□后老老实实开口:“和父皇自京城来此避暑,六岁了。”
  说完还想了想,而后带些羞涩与期盼道:“我叫颜渊,神仙姐姐你呢?”
  哟呵,还是个人间的小皇子,莫岚随口答曰:“沐寻。”
  沐寻乃是他新近养下的一株茉莉,搁在宫内养出了灵性,约摸过个千百儿年就可修成人形,他便给赐了个名,现下正好顺手套用一番。
  小娃娃见他如此爽快地道出名字,脸“噌”一下红了,睁着水汪汪的眸子,想开口却又有些踌躇。
  莫岚将自己还想去捏捏那红透脸蛋的欲望压下,突觉不对,大半夜一个孩子独自在山上晃悠,别不是偷跑出来的吧。
  一询问果真如此,且这小娃娃还是因瞧见了他昏迷时那冲天的火光所以溜过来的。
  莫岚一边感慨这人间皇家守卫竟是一群吃白饭不干活的家伙,连个小娃娃也看不住,一边暗自纳闷如此大声势却未惊动那宫内人。
  小娃娃在一旁又踌躇了会,期期艾艾地开口道:“沐寻姐姐,你等我长大成么?”
  莫岚有些莫名其妙:“为何要等你长大?”
  “因为……因为长大了才能娶姐姐!”娃娃一脸认真,指指他还泡在水中的身子,“薛太傅教导过,损了姑娘家的清白要负责。”
  莫岚瞠目结舌,见他说完解下腰间玉佩,欢喜地捧到他面前,“这是定情信物,姐姐一定要收好。”
  咳咳咳,定情信物……
  莫岚差点被自己呛住,如今人间界风气竟已开放如斯了?连个小娃娃都知晓从小给自己定媳妇。
  转念一想,不对,敢情他堂堂一神兽朱雀,现下竟要被个小娃娃给拐走了?
  但是被小娃娃伸手眼巴巴地瞅着,莫岚却说不出太伤小孩子的话来,左右想想也不过是童言童语,说不定过了今晚就忘了。
  于是接过玉佩,从怀里摸出颗夜明珠作为交换,装作慎重道:“如此,那我便收下了,此颗珠子也赠予你。”
  小娃娃连连点头,欢欣雀跃。
  不远处有喧闹声响起,想是那行宫中终于有人发现少了个皇子。
  小娃娃愣了愣,转身便往回跑,没几步又折返回来,扯了扯衣角道:“沐寻姐姐,我们约好每年这个日子,再来此泉边相会好不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