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死对头骗我接吻救他[情有独钟]——香草球

时间:2020-07-28 09:49:26  作者:香草球

 

 
  文案
  今天……我被宿敌(男人)亲了……
  不不!但是没关系的!我只是在救他的命!他被绑定了一个不接吻就会死的系统,他人缘不好,“朋友”只有我一个,只能找我续命……
  但他的吻技那么好吗,为什么我会有感……(笔被掐断)
  ——摘自 高中时期江离言的日记
  多年之后,江离言本以为早已和楚景行分道扬镳,但这个人又一次闯进他的生活中。
  楚景行:离言,我走投无路了,养我。
  江离言:……你他妈是不是又不接吻就会死了。
  楚景行:是的。
  最后,江离言惊讶的发现,
  高中一直陪自己打游戏的全服第一是他,
  小时候暗恋的隔壁漂亮小哥哥也是他。
  江离言:……?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
  楚景行:来宝贝,叫老攻。
  江离言:但你骗了老子七年!老子要拉黑你!!
  楚景行望着突然被挂断的电话,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追妻火葬场。
  深情鬼畜忠犬沙雕攻x人前王子人后骚话精受
  食用指南:
  ·攻的接吻系统是假的。
  ·短小的小甜饼ww
 
 
第1章 
  江离言的大脑死机了。
  现在是放学时间。夕阳从城市的地平线斜射过来,落到了某间教室中。教室里的两人本应一起值日,但似乎因为什么事故,身形稍显薄弱的少年压在了另一个少年身上,眼神迷惑。
  “你……?”
  一阵风吹来,吹起教室窗边叠得整齐的蓝色窗帘,也扬起少年的短发。
  “你刚刚……”
  就在这时,被压在地上的少年突然像是被什么控制了一般,黑曜般的双眸失去空洞,揪着江离言的衣领,冲着他的唇狠狠地吻了下去。
  似乎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江离言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能愣愣地被他吻。
  在江离言被强有力的手臂揽住腰间,对方的舌尖就要撬开他的齿间时,江离言猛地清醒过来,推开了眼前的人。
  “楚、楚景行!”
  被推开的楚景行脸色发白。
  “离言……”他重重咳了几声,声音沙哑地不成样子,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一般,“我好像……被邪恶的系统绑定了。”
  江离言迷惑地眨了眨眼。
  那不是他昨天在系统小说里看到的情节吗?
  “景行?”江离言将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你什么时候被确诊的中二病?”
  楚景行唇角抽搐,但又不得不将情况解释明白。
  “我被邪恶的系统绑定了。”
  “然后呢?”
  “不接吻我就会死。”
  江离言听罢,拿起刚刚扔到一边的书包。
  “我没有时间陪你瞎闹,楚景行同学。”江离言低头看了一眼腕表,“刚刚这个吻,我就当做是你的报复,关于这次我全卷满分考了年级第一。”
  楚景行:……
  没有想到这个人的反应居然这么冷淡。
  楚景行目送着江离言走出教室的背影,忽然唇角一挑。
  不,他没有看起来那么游刃有余。
  于是楚景行也拿起书包,追上前面的身影。
  “你的意思就是,下次我毒性发作,还可以来找你对吧?”
  “找我干嘛?”
  楚景行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接吻续命啊。”
  江离言突然停住脚步,卸下书包往后就是一抡:“楚景行你他妈是变态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江离言也没意识到自己的脸有多红,声音颤抖得多没有说服力。只见楚景行轻巧地躲开他的书包,反而钳住他的手臂,往自己怀里一带。
  江离言恼羞成怒:“放开老子!”
  楚景行笑嘻嘻地凑到他的耳畔,轻轻往里面吹气:“还好现在没人,不然你每天维持的王子般校园男神的模样不就崩塌了?学生会会长大人。”
  不知道是因为距离太近还是因为被戳中了心事,江离言双颊爆红,大脑再一次死机,趁着这不注意的这空隙,楚景行轻舔了一下他的唇瓣。
  江离言身体一阵战栗,随即楚景行带有魔力的魅惑声音响起:
  “会长大人,不考虑一下?救人一命可胜七级浮屠啊。”
  江离言低骂了一声。
  果然他很讨厌楚景行。
  **
  六年后。
  这个地铁站里每天傍晚都会准时出现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高大男人,男人相貌英俊,气质出众,一出现总是能吸引很多女性的目光。
  自从大学来到这个城市后,江离言的生活节奏都慢了下来,完全没有高中时和某死对头拼成绩拼体育拼人气那种上进的感觉了。
  江离言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他扫了一眼手机,是他们上司的来电。
  真是稀奇,平时连个眼神都懒得给的大人物居然会给他打电话?
  故意晾着对方电话,隔了好几秒才接起来:“喂?”
  “离言呀,你可算接电话了!”还不等江离言开口说话,电话那边中年大叔喜极而泣的声音就疯狂地涌入他的耳畔。
  江离言一阵恶寒,没有说话。
  “我去你办公室找你你不在,是回去了吗?”过于热情的声音不由得让江离言拧起了眉,平时一向看不起他,他搞不懂今天这大叔到底吃错什么药了。
  “有什么事可以直说。”江离言直奔主题。
  “呃……”热脸贴冷屁股的中年大叔偷偷看了眼站在自己办公室角落里的男人,见那人没什么反应,只得硬着头皮说下去,“离言,你方便现在回公司一趟吗?”
  “不方便。”江离言面无表情地拒绝,“部长,现在好像是我的下班时间。”
  “你……!”中年大叔有些恼怒,只见那男人的视线好似飘了过来,中年大叔额角落下了一滴冷汗,“离言啊,你就当给部长个面子,总部的人来了,说是要见见你。”
  总部?
  这小破公司哪有什么总部。
  毫不留情地拆穿对方的谎言,江离言累了一天了,他只想赶紧回家睡觉。
  滋啦滋啦。
  像是被谁抢过手机一样,电话那头忽然传来嘈杂声。
  江离言有些奇怪地望了望手机。
  不知道那个大叔又在搞什么名堂。
  “就是这样,部长。”他说,“有什么事希望您明天再和我……”
  忽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不同于中年大叔油腻的轻笑声,江离言顿时脸色一僵。
  “离言。”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缠着无数情意,如情人间的缱绻厮磨。不知怎的,明明隔着一部手机,但他就觉得好像有人在亲吻着他的耳廓,性感低沉的声音让他的头皮直发麻。
  江离言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地抖了起来。
  时隔六年,他再次听到这阵声音,双腿还是止不住发软。
  “楚、楚……”
  “很好,看来你没有忘记我。”那人的心情听起来不错,“只是怎么办呢,十分钟前我收购了你们公司,要不要回来看看?”
  他把每一个字说的都很清楚,生怕江离言哪里听不懂一样。
  江离言的脑海飘过一行字:
  该来的还是来了。
  当初楚景行说他被邪恶的系统绑定了,不接吻就会死。江离言高中毕业后想起来在网上发帖问了一下网友,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最终得出结论:楚景行=骗子=变态=要离他远点。
  只是楚景行怎么会突然来到S城,还这么准确地找到了他的公司。
  江离言微微正色:“那我辞……”
  “这可不行。”男人恶作剧地打断他的话,冷冽的目光落到中年大叔的身上,唇角忽地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
  “离言,如果你就这么逃走的话,我当然也不会怪你。”
  “但是你明天再来就永远也看不到你的部长了。”
  江离言:“……”
  “意下如何呢?”
  ……
  他妈的。
  江离言狠狠地挂掉了电话。
  楚景行果然是个变态!
  虽然知道楚景行说的“消失”的意思是指让部长一家再也不能出现在S城,但担心楚景行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江离言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刚刚在路上部长也把事情的原委说清楚了,他要谈成公司与总部的一个合约。
  所谓的总部,就是楚家现在经营的企业。不过江离言很不解,都已经被别人收购了,他们公司还有什么资格和总部谈条件,不应该总部说一他们不二吗?
  很快,江离言就反应过来,这一定是楚景行老贼牵制他的手段。
  江离言站在部长办公室门外,深呼吸了几次,终于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他的手搭上门扶手。
  本来到这小公司就职一是不想去到江家势力范围的企业做公子哥,二就是为了躲着楚景行。如今变态亲自找上门,他再躲反而会让自己一直处于被动状态。
  那干脆不躲了。
  江离言收回手,抬脚,狠狠踹开了办公室的门。
  “楚景行,你给老子……”
  办公室的两人齐齐望向他。站在窗边的高大男人自是见怪不怪,但江离言这种行为,着实把中年大叔吓了一大跳。虽然对上司说话有点毒,但这还是在同事间评价极高的江离言吗?
  “离言,你来啦……”
  江离言连眼神都没有给他,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冰冷的目光直视那个男人:“部长,合约我会谈好,你可以先回去了。”
  明眼一看都能看出江离言和那男人有什么渊源,中年大叔不知道这俩人是怎么相识,想着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
  楚景行望向中年大叔行色匆匆离去的背影,道:“还算识数。”
  屋里没有开灯,江离言将公文包一扔,径直走到男人面前。
  “说吧,什么目的。”
  楚景行双手环胸,轻轻靠在落地窗上:“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只是到时候了。”家里人催着结婚了。
  江离言不解:“你又在盘算什么坏水?”
  “当然是求江大少爷救我的命啊。”
  江离言听着这熟悉的口气,一晃像是回到了几年前的夏天,但现在不是沉浸回忆的时候,江离言黑着脸,一字一顿:“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的鬼话吗?”
  楚景行轻笑,双手举过头顶,一副投降的模样。
  “你完全可以欺负回来。”楚景行话里暗示性极强,江离言在黑暗中微微红了脸,不过楚景行夜里视力不好,他也完全不担心被对方看出来。
  江离言道:“我没有那种恶趣味。”
  楚景行听到他的话,双手一伸,忽地将江离言钳制在身后的玻璃窗上。
  “离言。”喷洒在江离言脸上的呼吸温热,暧昧的距离让江离言微微别开脸,不想对上那双容易陷入的双眸。
  “干嘛?”江离言没好气地应了一声。
  “没什么。”楚景行轻轻,“我只是在想,你会不会收养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江离言猛地转头看向他。
  什么玩意……?
  养谁?
  “我不觉得半个小时前收购了一家公司的楚总会无家可归。”
  “离言真冷漠啊。”
  江离言挣开楚景行的禁锢,拍拍袖口转移话题:“把我叫来谈什么合约。”
  楚景行无辜地看着他:“我已经说过了啊。”
  江离言甩过去一个说人话的眼神。
  “合约很简单。”楚景行走近江离言,微笑,“只要你肯养走投无路的我,我就同意总部签订这个条约。”
  “何苦呢。”江离言只当今晚见了个傻子,拿起公文包就要走。
  楚景行望着他的背影,仿佛时间都回到了原点,一如当年在他强吻了少年之后少年的反应。
  “……我快死了。”楚景行忽地轻轻开口,“就是高中说过的那个系统,似乎又发作了。”
  江离言头也没回:“我说了,事到如今不会有人信你的鬼话……”
  碰。
  一声闷响。
  江离言不知道楚景行在搞什么名堂,皱着眉回头,却不见刚刚立在窗边的高大男人的身影。
  “喂!楚景行!”江离言奔了过去。
  江离言扶起倒在地上的楚景行,将手指放在楚景行的鼻翼下。
  呼吸很微弱。
  妈的,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楚景行:离言不可能不心疼我。
  江离言:……我想杀了你。
  开文啦!喜欢的小伙伴可以点一下收藏嘿嘿
  本文会有一些回忆杀,关于文案中提到的梗,以及剧情揭秘等等,么么哒。
  打1个广告,宣传一下新文预收——
  《连我都没攻略还想通关?》点开作者专栏就能看到啦!
  #关于我哄着NPC们做求婚任务,后来发现所有副本都在一个世界的那些小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