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仙君镇宅——丁晴

时间:2020-07-28 09:48:55  作者:丁晴

 

 
  文案
  家有仙君,邪祟退散。
  灵有善恶之别,人有好坏之分,世间事难争黑与白。
  谁说仙君高高在上缥缈神秘?韩封表示全是胡说八道。
  韩封从小伺候一个仙君。此仙君好吃懒做,流氓成性,喜欢窝在沙发上追剧,边追边吐槽。可怜韩封小小年纪就做饭洗衣干所有家务,再长大一点还要工作赚钱养仙君大米虫。如今韩封既要忙着应付邪祟又要回家做饭,比家庭主妇还要忙。
  怨念啊,韩封恨不能一脚踹在臭仙君脸上摩擦摩擦。
  “小封封,到晚饭时间了,做饭了吗?”
  “催什么催,自己想办法!”
  “哎呀,肚子在咕噜咕噜叫,你听听,比打雷声音还响。”
  “等着。”
  《仙君镇宅2》文案
  灵存于世,为善为恶,到头来因果循环。
  魑魅魍魉,人神鬼怪,混居凡间天下沌。
  寻常小区楼层,左有仙君镇宅,右有饕餮神龙庇佑,凡人瑟瑟发抖又欣喜期待。
  本以为从此狂拽酷霸帅,所有邪魔不敢近身,却原来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镇宅?只镇我家这几平米。”
  “老子是神龙!滚,别打扰我讨好亲亲老婆。”
  “哈?庇佑人?脑抽吧?不知道饕餮是凶兽吗?”
  所以,那个……凡人卒。
  ==================
 
 
第1章 猫狗鬼灵(一)
  s市,梧桐小区对面菜市场,一个大概二十岁的小伙子正在菜摊前走走停停。小伙子身穿一件带帽子的休闲上衣,一条蓝得近乎于黑的运动裤,脚上踩着一双白加黑色的休闲鞋。他手上提着几个塑料袋,袋子里装有青菜、豆角、胡萝卜等蔬菜。小伙子名叫韩封,他是梧桐小区的住户,每天都来这个菜市场买菜,没办法,谁让家里有个好吃懒做的米虫。
  “大婶,葱怎么卖?”韩封走到一个卖蔬菜的小摊上,拿起一小把绑好的葱问道。
  卖菜的小贩是个中年妇女,她看向韩封笑笑,“不贵,一块钱一把。”
  韩封将手上那把葱翻来覆去地看,嘴里直嘟囔,“你看看这葱,叶子有点黄了,还那么细根,一块钱太贵了。大婶,便宜点给我呗。”
  听到韩封的话,卖菜的大婶忙说,“我这葱够新鲜,别地儿可买不到这么好的。”
  “行,大婶,你别说了。”韩封掏出一块五毛塞到大婶手里,“一人各让一步,一块五我拿两把行不?这次便宜下次我还来你这买。”
  大婶手上拿着钱,嘴里直说,“这不行,不行。一块一把已经很便宜,一块五两把我亏了。我买点菜也不容易,小伙子你太能讲价了,下次还来啊。”
  韩封将两把葱放入手上提着的塑料袋,笑眯眯道,“行的,大婶。我下次还来。”
  说完,韩封抬脚离开菜摊。看着韩封走远,大婶摇摇头嘴里边念叨什么小伙子太会讲价云云边把手上的钱塞进口袋,然后继续卖她的菜。
  买好蔬菜,韩封再买十几个鸡蛋,他这才走出菜市场,过马路去往小区。小区门口的大爷眼角扫到人,他抬眼看一下韩封,随后继续低头看报纸。韩封提着菜一路往前走,走到一个有些倾斜的上坡,突然从边上矮树丛里窜出一只黑色的狗,冲着韩封直摇尾巴。
  韩封没好气瞪一眼黑狗,“差点吓死我,就你调皮。”
  不轻不重地拿脚踢一下黑狗,黑狗以为韩封在跟它玩,两只前爪扒上韩封的腿,伸着舌头直盯盯看着韩封。韩封用脚轻轻踢开黑狗,“去,没工夫和你闹。”
  黑狗兴奋往后跳几步,摇着尾巴欢快地在韩封身边转来转去。韩封头疼地看着黑狗蹦来跳去,又不忍心真的下重手,只能无奈站在原地,期待黑狗闹累了安分下来。正在韩封被黑狗缠住傻愣愣站着没法走的时候,一声轻柔的猫叫响起。
  一只通体黄色夹杂少量黑毛,犹如点点小花的猫优雅从矮树丛里钻出,仰头冲韩封叫,“喵~”黄猫一出现,黑狗立刻放弃韩封撒欢凑上去。
  看黑狗一副唯命是从的样子,韩封真想骂一句,瞧那出息样。也就在心里想想,韩封不至于真跟狗一般见识,再说家里还有人等着他呢。
  黄猫优雅走在前面,黑狗屁颠屁颠跟在后面,一猫一狗渐渐走远去玩。韩封加快步伐走向E栋楼,进一楼按下电梯。电梯正好从二楼下来,一会儿后电梯门打开里面有个男人,韩封和男人礼貌地对视一笑,两人擦肩而过。
  梧桐小区共有二十四栋楼,每栋楼用字母排序,韩封住在E栋三层,房间编号303。每一层楼有四所住户,两户一边,中间是电梯,韩封住的303在电梯右手边。出了电梯往右走几步路就到家门口,韩封还没来得及腾出手掏钥匙,门从里面打开了。
  一个身高约一米八几的男人站在门边看韩封,男人穿着一身黑白相加的熊猫装睡衣,脚上踩着同样熊猫样式的拖鞋。男人叫阿度,目前和韩封住一起,他长得帅,双眼锐利,有股不怒自威的霸气。但此刻阿度头发微乱,睡眼惺忪,全身散发着慵懒,和霸气八杆子打不到。
  韩封扯开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说,“今天起来挺早,我还没开始做饭。”
  揉揉睡得乱糟糟的头发,阿度边打哈欠边说,“饿醒了。”
  嘴角抽搐,韩封侧身从阿度身边挤进门,“等着,饭很快做好。”
  伸个懒腰关上门,阿度走到沙发边躺下。摸出遥控器打开电视,阿度翻到一个播放动漫的频道,“快点,饿死了。”
  韩封无奈横一眼阿度,提着买的菜进厨房。韩封换上围裙,先将菜从塑料袋里一一拿出来,再洗米煮饭。把米淘好后放入电饭煲,韩封开始洗菜、切菜。
  动作娴熟地洗菜、切菜,韩封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躺在沙发上的阿度眼睛看着电视动都没动一下,更别说去帮忙。汤出锅,韩封满意看看炒好的菜,西红柿炒鸡蛋、莴笋炒肉片、煎豆腐再加上紫菜蛋花汤,三菜一汤,有荤有素。满意一笑,韩封拍拍手解下围裙,把炒好的菜一一端上桌,唤道,“你不是说饿了?快来吃饭吧。”
  “你端过来吧,我边看电视边吃。”阿度窝在沙发里,依旧没动一下。
  韩封没好气白一眼窝在沙发上的阿度,“你爱吃不吃!”
  把饭端到餐桌上,韩封盯着阿度等一会儿,然而阿度没有一点动的迹象。韩封非常不情愿装好一碗米饭,再夹一些菜到碗里,走到阿度面前递过去,“吶,饭端来了,自己吃。”
  “没空,你喂我吃。”阿度眼睛盯着电视慵懒道。
  气鼓鼓地瞪阿度,韩封指着阿度骂,“你别蹬鼻子上脸!”
  阿度没回话,继续看电视。一个气急,一个不搭理,片刻后韩封认命地拿起筷子喂阿度吃饭。韩封一口一口地喂,阿度一口一口地吃,大厅里只听见阿度咀嚼和电视播放的声音。
  一碗饭喂完,韩封把碗筷放到沙发前的玻璃茶几上,凶巴巴瞪阿度,“你是没长手还是没长脚,吃饭都要人喂!”
  伸手一把将韩封抱在怀里,阿度脚压在韩封身上好笑道,“你看,我手脚都长了。”
  韩封拼命挣扎,却仍被阿度死死抱在怀里。很快韩封放弃挣扎,反正也挣不开。
  手指勾起韩封的下巴,阿度笑眯眯道,“哟,真生气了?”
  “阿度!”韩封张嘴朝阿度手指咬去。阿度快速收回,没有给韩封机会。
  “还学会咬人了。”阿度笑眯眯看着韩封,“是不是跟那条黑狗学的?”
  “胡说!小黑才不咬人。”韩封白一眼阿度反驳道。小黑是韩封回来时遇到的那条黑狗,出名得乖,从不咬人,302住户养的。和小黑一起玩的猫咪是301刘奶奶所养,名字叫阿黄。
  “谁知道呢。”阿度扬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狗长了利牙,总有一天会咬人。”
  韩封狠狠瞪阿度,气呼呼地说,“放开我,我还没吃饭呢。”
  勾唇笑笑,阿度松开抱着韩封的手。阿度一放开,韩封立马从沙发上起来,退开老远。韩封的过度反应让阿度无奈摇头,接着转头继续看电视。韩封见阿度专心看电视,奇怪地看阿度一眼,随后没好气转身去吃饭。
  吃完饭收拾好碗筷,韩封也坐沙发上看电视。阿度躺在后面,韩封坐在前面,沙发很大两人也没觉得挤。时间缓缓流逝,两人对着电视看得津津有味,墙上的钟指到十点十五分时,韩封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说不清像什么,反正就觉得很奇怪。
  站起身,韩封张着耳朵四处听,“阿度,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阿度眼睛一眨不眨看着电视,“没有。”
  “你仔细听听。”韩封耳里听着那个奇怪的声音更加清晰,他转头疑惑地看阿度,“你怎么可能没听到?”
  盯着电视,阿度沉默片刻,“没听到。”
  韩封走到门边侧耳倾听,那个声音仿佛就在他耳边响,有点像流水的声音,又有点像水滴在地面上的声音。韩封忙打开门,边往外走边说,“我去看看。”
  见韩封开门出去,阿度微微叹口气,“该发生的都已发生,去了有什么用。”
  说完,阿度继续盯着电视看。韩封开门走到过道,循着声音朝前走,路过电梯,韩封停下仔细听会,不是这里。继续向前走来到301,韩封趴在门上细细听一会儿,也不是这儿。
  转身走到302,韩封靠在门上仔细听,那奇怪的声音清晰如在耳边,声音就是从这屋子里发出。听着听着,韩封皱眉疑惑,声音渐渐在消失,犹如杯中的水将要流尽般越来越小。阿度都说听不到的声音肯定不一般,韩封忧心,究竟是什么东西?
  担心出什么事,韩封急忙伸手敲门。敲了很久不见人来开门,韩封拧眉继续敲,难道里面真出事了?韩封继续快速敲门,不久,门从里打开一条缝。
  开门的是这家男主人,韩封和他见过几面也打过招呼,他想了想,男人好像姓周。周先生一脸不满看着韩封,语气很冲地说,“大晚上敲门那么急,有什么事?”
  “周先生。”韩封抬头向里探,无奈周先生挡得严严实实,他什么也没看到,“我刚刚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周先生,你家里没发生什么事吧?”
  周先生一脸不耐烦地说,“什么奇怪的声音,没有。我家的事你少管。”
  说完,‘咚’地一声,周先生重重关上房门。韩封想问的话还只来得及张开口,门就被关上了。碰一鼻子灰,韩封瘪瘪嘴,无奈转身往回走。
  回到自己家,韩封关上门,一脸不高兴地走到沙发边坐下,对着阿度发牢骚,“我明明听到奇怪的声音。阿度,你说是不是那家人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阿度嗤笑,“除了怨气极深,主动攻击人类的个别生物。其他种类大多由人类主动招惹,有因才有果,不作死就不会死,自己作死谁也救不了。”
  “这么说,那家人真招惹上不干净的东西?”韩封吃惊地看阿度,问道,“有你在这栋楼坐镇,怎么还有不干净的东西敢来?”
  看一眼韩封,阿度龇牙笑道,“因为我只坐镇这一个房间,并没有坐镇整栋楼。”
  韩封张大眼睛瞪阿度,“还能这样?”
  “你又不是第一次和那些东西接触。”阿度语重心长道,“怎么还不明白?不管是神也好,鬼也罢,还是其他生物,若是没和他们产生联系,他们不会管人类的死活。”
  “好,我知道了。”韩封无聊地点头,这些话他从小听到大,早听腻了。站起身,韩封朝卧室走去,“你继续看电视吧,我先睡了。”
  “去睡吧。”阿度回应道,随后继续看电视,“我再看会儿。”
  “电视迷。”韩封小声嘟囔一句,打着哈欠进卧室。韩封找出小熊的睡衣穿上,困困地打个哈欠,关掉灯后他舒舒服服躺进被窝里,闭眼睡觉。
  夜晚安静,一家一家的灯光渐渐熄灭,都进入睡眠。阿度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视还未安眠,然而电视里全是雪花,早没了电视节目。
  时间走到十二点,宁静的走道上,302的房门悄悄打开一条缝。周先生从屋里走出来,手上提着一个很大的黑色塑料袋,塑料袋里还套了几层塑料袋,沉甸甸的,完全看不见里面装着什么。
  关上门,周先生提着塑料袋走到电梯前,他按下电梯左右看看,提防有人接近。很快,电梯到达这层楼,电梯门打开,周先生走进电梯按下负一楼的键。这栋楼中,负一楼是停车场,平时有些人也喜欢从负一楼坐电梯上来。
  电梯在负一楼停下,门打开,周先生提着塑料袋走出来,他四处张望,见没人才往前走。停车场的灯光昏暗,因为在地下,所以气温比地上低,即便在盛夏也很阴凉。
  周先生快步往前走,将要到达出口时,他看见有个人摇摇晃晃朝这边走来。周先生左右看看,急忙走到最近的一辆车边,把手上的塑料袋塞到车底下。
  直到看不到塑料袋,周先生才装作没事人般站起。待那人走近,眯眼看到周先生,一脸高兴地搭上周先生的肩,“哟,老周啊,这么晚要去哪儿啊?”
  周先生笑笑,回答道,“老吴啊。瞧你喝得烂醉,去哪儿潇洒了?”
  “能去哪儿啊。”老吴打个酒嗝,重重一拍周先生的肩大笑,“还不就老地方。老周,哪天有空一起去呗。我别的不说,喝酒,一定能把你喝趴下。”
  老吴声音越说越大,一直抓着周先生不肯放手。周先生心中有事,眼睛老瞄向车底,嘴上敷衍着老吴。老吴瞅周先生的样子有些不对劲,顺着周先生的视线看过去,“嗝,老周你看什么呢,难道你藏了什么好东西不成?”
  【作者有话说:新文发布,撒花】
 
 
第2章 猫狗鬼灵(二)
  周先生急忙抓住老吴的手,扯开话题,“老吴啊,你今天和谁喝酒了?战绩如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