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影帝求你做个人[娱乐圈]——咕叽小鱼

时间:2020-07-28 09:48:25  作者:咕叽小鱼

 

 
  文案:
  娱乐圈打拼十来年,裴远自认阅人无数,却还是在看到宋淮的时候被闪到了眼。
  秉持着撩人不上税的原则,裴影帝向宋小鲜肉伸出了罪恶的魔爪,于是乎——
  次日。
  裴影帝扶腰暴走:说好的小绵羊呢,这分明是狼崽子!退货,退货!
  宋小鲜肉一脸无辜:裴老师,我做错什么了吗?
  裴远:……
  他输了,论演技,宋淮才是当之无愧的影帝。
 
  1)伪清纯真腹黑小鲜肉攻x爱撩骚真颜控影帝受
  2)背景架空,同性婚姻合法,人物均无原型,请勿代入现实
  3)无逻辑小甜饼,我们的目标是吃糖不长蛀牙~
 
 
第1章 宋姓小鲜肉
  “行了行了,我这不是赶回来了吗。”裴远一手将手机举到耳边,推开机场洗手间的门探头朝里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便放松下来,走到洗手台边,将连衣帽和口罩都摘了下来,刚想舒适地深呼吸一口未经过滤的空气,却被洗手间里的熏香呛得连咳了几声。
  “你以为我愿意去啊,间歇性断电抽搐性供网的深山老林里,你去待几个月试试?”
  “别提了,我这段日子过得简直就是三-陪般的生活,陪吃陪喝——如果是□□也就算了,最神的是要陪老爷子们找灵感!”
  “知道人艺术家的灵感是怎么来的吗,就往那山坡上一坐大半天,我都搁那儿睡一觉醒了人还冥想呢。”
  “怎么样,这几个月有什么事儿吗?废话,当然是关于我的,我管别人干什么。”
  裴远把行李随手放在一边,半倚着洗手台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正准备享受来自各界媒体和粉丝网友的称赞,没想到电话那头的廖成开口先问了一句:“你要听好的还是不好的?”
  裴远“嗯?”了一声,作为一个颜值演技双全,且年纪轻轻就将影帝收入囊中的根正苗红好演员,网上不是一向都一边倒的夸他的吗?怎么他才闭关了几个月,就有小幺蛾子出来黑爸爸了?
  “呵呵。”裴远干笑两声,嗤道,“夸我的话我早就听腻了,来说说他们都黑我什么了?”
  廖成略一思考了下这句话的后果,随即幸灾乐祸道:“周八日报说这几个月你是去和陈导度蜜月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裴远被自己口水呛到的一阵狂咳。
  裴远今年27,本是小鲜肉太老老戏骨太小的尴尬年纪,却凭着三年前和国宝级导演陈一鸣合作的电影《谋》收获了双料影帝,在圈子里站稳了脚跟。
  虽然此后裴远嘴上一直对自己不能继续靠脸吃饭表示郁闷,但行动上却是十分敬业的。陈导还未成型的新戏有所需求,裴远便特地腾出时间,跟着陈导的团队进山采风。
  当然,这采风的时间并没有外界所传的几个月那么夸张。只是前段时间裴远参与了今年一部主旋律电影的封闭拍摄,紧接着不久就跟着陈导团队进了山,前前后后算起来,也确实有大半年的时间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了。虽然期间工作室一直和各路媒体保持联络,保证裴远的曝光度,但是毕竟裴远本人不在,这些炒冷饭的通稿越来越满足不了粉丝的需求了。
  “裴爷,您再不露个脸,您的影迷们都要提着炸-药-包杀上门来了。”廖成头疼道。
  自古工作室都是背锅侠,艺人不上道拿不到资源,怪工作室无能。裴远这种资源多又敬业的,粉丝又要喷工作室压榨艺人。天地良心,这工作室里裴远才是老板,他们才是被压榨的员工。
  “再重申一遍,不是影迷,我那都是颜粉。”裴远纠正了一下自家经纪人的措辞,顺便举着手机朝镜子飞了个媚眼,可惜那比他半张脸还大的墨镜完全阻挡了他的电波,“再说了,我这不是忙着让陈导潜呢吗,哪有时间露脸。”
  廖成没想到绕了一圈话题又回到了这上面,忙出声道:“打住打住,你旁边有人没人,别乱说话。”
  “我敢让人潜,还不敢说了?”裴远嗤了声,随即又问道,“你们怎么处理的?”
  廖成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裴远问的是什么,无奈道:“瞎子都不信的事情,有什么好处理的,让他们说呗,正好我们憋不出其他稿子给您老这撒手掌柜艹热度。”
  陈一鸣导演一板一眼的老干部作风是圈里圈外皆知的,陈夫人也是圈子里排的上号的美人,人夫妻俩郎才女貌堪称娱乐圈的楷模,根本不给外面的小妖艳们半点机会。更何况陈导已经年过五旬,无论是长相还是打扮都非常的……艺术,粉丝们都知道这绝对不是外貌协会荣誉会长裴远先生的口味。
  廖成想的理所当然,却不料裴影帝咬牙切齿地磨牙道:“怎么能不处理,这多影响外界对我审美的认知!”
  万一他因此错过了一段良缘,那是多大的损失!
  裴影帝深吸了口满是熏香味儿的空气,悠悠道:“半年不见,这些小幺蛾子们就开始扑腾了,我也是时候该出山,用爱来感化他们了。”
  廖成:“……”
  “后天你就要进组,下周新戏就要正式开机了,你还是抓紧时间歇几天吧,别再作妖了。”廖成看了眼导航,“大概五分钟我就到机场了,你收拾收拾准备出来吧。”
  “小心些,别浪。”廖成又不放心的嘱咐了他几句,裴远不以为意地应了几声,没怎么往心里去。
  这凌晨三点钟,机场里哪儿那么多蹲点的。更何况他今天回燕城的行程没有对外公开,粉丝们都以为他还在深山老林里闭关呢。
  挂断电话,裴远去厕所隔间解决了下个人问题,出来洗手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
  关了水龙头,裴远甩了甩手上的水,伸出两根手指头把手机从口袋拎了出来,刚想划开屏幕,只见洗手间大门一开一合,一个高挑的人影疾步走了进来,下一秒,手机就在天上划出一道抛物线,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
  裴远条件反射地往镜子里看了一眼,确定自己的脸被墨镜挡住了大半后,才揉了揉被撞到的肩膀,刚想低头去捡手机,来人却先他一步弯下了腰。
  白色的衬衣随着弯腰的动作被绷紧,露出紧窄的腰线,顺着腰线向下看去,是一双长的过分的修长笔直的双腿。
  “抱歉,您看下手机有没有摔坏。”那人捡起手机递到裴远面前,略带局促道。
  裴远微微一怔,心不在焉地伸手去接手机,没想到却摸到了人家的手。那人下意识地缩了缩手指,裴远才回过神来,在心底自嘲地笑了笑自己。
  娱乐圈里好看的男男女女数不胜数,裴远自己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见惯了各色美人,没想到却被机场洗手间里偶遇的男人给闪了眼。
  不得不说,这人无论从长相到气质再到衣着打扮,简直就是完全按照裴远的喜好打造的。棕褐色的头发,白衣长裤休闲装扮,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清爽的少年感,再加上那一张连裴远都不得不称赞的脸蛋。只有一点略微遗憾,来人的个子似乎太高了些,比起他还要高出两厘米。
  “没事。”裴远接过手机,随手划了两下,翻到刚刚被摔断的未接来电,是廖成打来的,估计是到了机场催他出去。
  裴远在心里叹了口气,难得能偶遇个帅哥,还没来得及调-戏两句呢,可惜可惜。
  把连衣帽又扣回头上,随手把口罩塞进口袋,裴远一边回拨廖成的电话,一边拉开洗手间的门,正准备迈出去的腿却突然顿住了。
  距离洗手间十几米的地方围满了人,机场保安正努力地疏散人群,可人们一见洗手间门被打开,情绪瞬间被点燃,发出刺耳的尖叫。
  裴远迅速收腿退回洗手间,砰地关上门,削弱外面的噪音。
  与此同时,电话接通,廖成略带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先不要出去,机场都是来接机的宋淮粉丝。”
  “你说的可真及时。”裴远揉了揉几乎被吵到耳鸣的耳朵,皱眉道,“谁?宋淮是谁?”
  话音刚落,裴远突然想到,刚刚那些粉丝们似乎都是朝着他这个方向尖叫的。如果不是来接他的话——
  裴远抬头,果然见刚刚的人还站在洗手台旁,略显局促的微低着头,却露出了弧度优美的脖颈。
  “对不起,裴老师……”
  作者有话要说:  蠢鱼终于出来开新文了,开坑第一天三更双手奉上,撒泼打滚求抱走!~
  甜度五星级,不甜不要钱!
  求收藏,求留言!
 
 
第2章 孤男寡男
  裴远:“……”
  称呼他裴老师的,是圈子里的无疑了。
  电话那头廖成还在解释:“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宋淮是你闭关这大半年里爆起来的小鲜肉,虽然出道时间不长,但是粉丝的狂热程度相当恐怖。”
  对此裴远表示:“嗯,感受到了。”
  廖成还想说什么,话到嘴边硬生生转了个弯:“什么意思,你和他们碰上了?!”
  “我要是正面碰上了这么多人,还能在这安然给你打电话,你也就离辞职不远了。”
  开玩笑,这是在质疑他的国民度吗?
  裴远把现在的情况和廖成说了一遍,让廖成想办法解决,旁边一直沉默的宋淮出声道:“我的助理已经联系机场保安去疏散人群了,裴老师您要是不着急的话,就稍等几分钟,应该很快就能好。”
  裴远点了点头,和廖成又说了几句,挂断电话便又倚回了洗手台边,兴致缺缺地刷起了手机。
  凌晨三点,机场洗手间,孤男寡男,不上演一些少儿不宜的剧情,都对不起刚开放的同性婚姻合法政-策。更何况,对面的青年如此合他口味。
  可惜的是,这人是个圈子里的。
  裴远年纪不大,入行却很早,成名之前也浮浮沉沉过好几年,圈子里入眼不入眼的东西他多少都见过或者听过。一夜爆红是实力,是运气,还是背后有什么其他助力,这些事情他还摸不清,便不想过多交流。
  宋淮似是看出了裴远的不愿多谈,也找了个地方倚着,两条长腿交叠,漫无目的地划着手机屏幕。时不时偷偷抬眼看一眼裴远的方向,在多次确认裴远没有理他的想法后,脸上染上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失落。
  事实上,裴远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淡定,只不过凭借着墨镜的遮挡,以及对面部表情的把控,裴影帝可以把偷-窥做到面不改色。
  借着墨镜的掩护暗中观察了半天之后,裴影帝默默收回了目光。毕竟让一个嗜甜的人一直盯着一块芝士蛋糕却不给吃是件很折磨人的事,裴远决定眼不见为净,但是要命的是,这块蛋糕还不知收敛的散发着香味。
  裴远轻吸了口气,在洗手间呛人的熏香味里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青草香,不像香水,倒像是沐浴露的味道,撩得人心痒。
  裴影帝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努力清除脑子里某些带颜色的废料,华丽悦耳的声音却突然在耳边响起。
  “裴老师,能给我签个名吗?”
  看到裴远终于抬起了头,青年扬起了嘴角,一口整齐的小白牙闪的裴远再次恍神:“我是您的粉丝。”
  色令智昏要不得,要不得。裴远强行把要离家出走的理智拉了回来,四下看了看。他随身倒是带了钢笔,但是并没有带纸,而眼前的青年更是两手空空连行李都没带。
  似是发现了现在的情况,青年略带尴尬地解释道:“行李都在助理那里,刚刚为了躲粉丝走散了。”
  显而易见的失望浮现在脸上,片刻后青年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亮,不死心地问道:“要不,您签在我的衣服上?”
  形状完美的茶褐色眼睛太过有感染力,以至于裴远险些一口答应下来。好在裴影帝的定力足够强大,才能用仅剩的理智权衡这么做的风险性。
  在衣服上签名这件事裴远做过不少次,但那都是在公共场合签给粉丝的,不会给人留下任何借题发挥的机会。现在他们孤男寡男两个人,对方还是新晋爆红的人气流量,在完全不了解背景底细的情况下,他不得不考虑这么做所潜在的风险。
  “你只穿了这一件衣服,我在上面签个名,今天怕是没办法从你这一群粉丝旁边走出机场了。”裴远半开玩笑地婉拒道。
  青年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突然收到了一条消息,看完后无意识的摸了摸鼻梁。
  “怎么?”裴远正想转移话题,便随口问道。
  青年放下手机,尴尬地笑了笑:“被尤嘉姐骂了。”
  闹出这么大动静,被骂很正常。裴远刚想安慰两句,却突然抓住了话里的另一个关键点:“尤嘉,李尤嘉?”
  青年点头:“尤嘉姐是我的经纪人,裴老师也认识吗?”
  现在娱乐圈里的龙头公司非星悦娱乐莫属,而李尤嘉则是星悦的王牌经纪人之一。裴远和她算是有些交情,知道她的为人与处事方式。李尤嘉手下的艺人,难怪能在半年时间里红到这种程度。
  手机震了震,廖成发来了消息。
  “人群疏散完了,可以走了。”
  青年也收到了助理的信息,点了点头,却没有挪步。
  “裴老师。”
  裴远把连衣帽戴回头上,正要出门,闻声又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青年。
  青年抿了抿唇,开口道:“签名……”
  裴远愣了两秒,突然笑了。小孩儿还挺执着。
  如果是李尤嘉的人的话,他倒是不用太担心那些不入流的事情。
  从口袋里掏出钢笔,裴远手一挥:“签哪儿?”
  青年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衣服,伸出左手道:“袖口吧?”
  骨节分明指节修长的手伸到裴远面前,裴远却没有动笔,而是顺着手臂打量着青年,最后把目光停在了脖颈处。
  “袖口还是不够保险,一挥手就露出来了。”裴远勾起唇角,半开玩笑道,“不如签在领口吧。”
  青年愣了愣,居然真的把扣子松开了一颗,微侧着头将衣领拉了起来。
  裴远呼吸一滞,而后笑出了声。
  得,不要钱的豆腐都送到嘴边了,不吃的话太不符合裴影帝的做人原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