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判官大人请自重——暗香疏影

时间:2020-07-28 09:47:12  作者:暗香疏影

 

 
  文案:
  “真君,你这般俊美,我们识个朋友可好?”
  “真君,你笑一个给我看看嘛。”
  “真君,你这大带可真好看,可否解下让我观摩观摩?”
  “真君,你这肌肤可真是嫩滑。”
  “真君……”
  “闭嘴!”
  一个不自重的鬼神判官在人间收魂遇见了一个修真的真君,见人家相貌似天仙,他便似豺狼纠缠,若不是真君修为深厚,可能这辈子还没升仙就已是被烦死了……(侠义冰山真君 x 活泼健气判官)
 
 
第1章 
  邺城城门旁的告示栏处,蜂拥地挤满着各色人士,不宽的街被占去了大半个道,碍了马车的去路,栾木站在人群外不动声色地压了压斗篷。
  “这薛家就是有钱,家里有些风吹草动,就花一百两黄金来聘请奇人异事给他们家捉鬼驱妖,他怎知就一定是妖鬼作祟?说不定就是哪家毛头小孩胡闹闹,居然那么大动干戈,我看呀,干脆我也去薛府看看好了,万一我把那贼人给抓住了,一百两黄金就是我的了。”
  “况且不说是否是妖鬼作祟,就你那身子骨,怕是小孩都不一定斗得过,还是别去丢人了。”
  “我倒是听说薛家已经死了好几个家丁了,一入夜就会有哀嚎怒吼的声音从薛府传出,可怕得很呢!”
  “难怪薛家多了那么多没见过的下人,莫非真的是有什么妖在府上作祟,魅惑了人心?”
  “说不准咧。”
  “诶诶诶,走开走开,你们会捉妖驱鬼吗?不会就让开,碍事!”
  人们在前纷纷议论,五六个身着不一,但皆手提帛黑赤色剑鞘的人横冲直撞地挤到了告示最前方,他们的剑鞘上镌刻有银色的菱形如意纹,如意纹虽常见,但这个却稍有些独特,外形呈四方菱形,内部是四片大祥云和四片小祥云拼凑成的莲花纹样。
  告示牌前被提着衣领赶走的小厮们刚想回头理骂几句,瞥见了他们佩剑上的纹路后,不敢再说话。
  江湖上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寓意着四合天下的如意纹,是客仙舍的舍徽。而客仙舍不过是修真散人自成的一派,虽以仙自诩,却鲜有人修炼至元婴,平时候帮平民百姓捉妖驱鬼,好以高价报酬为条件,舍下之人皆是飞扬跋扈者,世人暗自称他们“仙匪”。
  “大哥,告示上写着,薛府三月廿二会开门迎请上府。”
  “三月廿二?不就是今天吗?怎么才看见这告示?赶紧去薛府看看!”
  这帮客仙舍的门下弟子立马回头冲出人群,栾木也随之隐退而去。
  捉妖的告示是前几日才于各处张贴的,因为赏金高,薛家老爷薛平商知道其中肯定不乏许多江湖术士会觊觎赏金,当然也会有真正的修仙侠士前来,但为了防止被那些个术士打扰蒙骗,薛平商也就选定了一个日子,让各界人士聚集前来捉妖,能人来得多,也好一次就处理完。
  因而这日的薛府,上下皆门庭若市,各方修真侠士聚首于厅堂磋商这怪相之源。厅堂上三言两语,谁也不服谁的说辞,各门派捉妖驱鬼方法不一,互相都有些看不顺眼,火药味越来越浓,一场混战似乎一触即发,而薛平商作为家主理应出面调和,但他根本不懂捉妖驱鬼之道,只得任由这些人在自己府上争吵不休。
  “你这小乞丐赶紧给我下来!”
  “还不下来是吧?等兄弟几个上去不打断你的腿!”
  庭院外突然传来家丁洪亮的声音,好几人在外面喧哗,薛平商听见后,不及顾暇厅堂,忙起身查看。
  声音是从侧墙那方传来的,薛平商循声而去,厅堂里的不少散人侠客也跟了过来瞧瞧事情原委,想着还能顺便帮帮忙,然而,到那儿去后,却看见几名家丁围在侧墙底边,仰头怒骂着墙上正站着的一名男子。
  栾木被认为是乞丐也不足为奇,他穿着麻衣破布,一身的泥灰已经看不清布料本来的颜色,脖子上缠着一圈略脏的绷带,微蓬的头发上还沾有一瓣桃花。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老爷,这小乞丐硬要闯进来,我们不让他进,他就爬树上墙,拦都拦不住。”
  “哼,薛老爷,你来得正好,我问你,你告示上写的悬赏捉妖算不算数?”
  见主人来后,栾木挺直腰板,指着薛平商发问。
  “当然算数。”
  “那不就完了,我就是来捉妖的。”
  “你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乞丐能捉什么妖?别在我们这儿撒野,赶紧给我下来!”
  家丁不信他,此人穿着不入流,定是冲着赏金来招摇撞骗的。
  “驱妖看的是本事!穿得漂亮有什么用?再说了,这府上的邪物又不是妖,这儿四面围墙,坐南朝北,西山蔽日,有阴气会聚之相。”
  此话一出,薛平商知道他并非普通的乞丐,对他的语气柔和下不少,“这位小兄弟,不妨先下来再详说一番?”
  “好说好说~”
  栾木刚想迈腿,却想起来刚是顺着大门外的桃树爬上来的,但被家丁追至了内院,周围没有高树长物,这围墙少说也有三丈左右,该怎么下去?
  “劳烦薛老爷拿个云梯过来。”
  “怎么?不是本事高着吗?这点儿高度就下不来了?还捉妖呢。”
  “下不来?我告诉你,等我下来了,你就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了!你给我站着别动,看我下来不教训你!”
  “我不动,你下来啊!”
  那家丁飞扬跋扈,栾木心头一怒,不等人搬来云梯,纵身朝着家丁的方向跃了过去。
  等着!大不了你死我亡,看我跳下去不压死你!
  然而,刚纵身往下沉,只觉得身子突然变得轻盈,腰间被人扶住,栾木刚抬眼,一袭透净白衣从眼前划过,随后一面容姣好的男子的脸显现出来,那人虽抱着他,却目视前方,不苟言笑。从侧面看去,更见其眼睫修长,轮廓有致,他额间一点朱砂,头戴束发玉冠,身后背着黑木连云纹剑匣,青丝在风中逸动,颇有几分仙气。
  “那是凝宫真君?!”
  “就是他!”
  “没想到北云容也来了。”
  “哎哟,估计这儿也没我们什么事了。”
  “他们月清尘气派过人,跑来和我们抢这赏金做什么?缺这点儿钱吗?”
  “人家是真君,来这里哪儿是为了钱?庸俗!”
  此人一出,众人便喧哗起来,细语嘈杂间众人纷纷腾地退让,北云容一副冷然的表情,似乎没听见一般不动不怒,便就此将栾木放了下去,“你脚下虚浮,气息不沉,跳得太鲁莽。”
  那是当然了,本来就不会什么轻功,只是想跳到家丁那儿去让他给自己垫个底,谁知道半空被人给截了,而这人居然还是凝宫真君。
  北云容也算是名震江湖的修真人士了,许多修真者几乎耗尽一辈子也就到金丹阶段,而北云容却在年少时就修炼到了元婴期,且为人仁义,处处行义举,扶正除害,江湖上以其住居尊称其为凝宫真君。
  而栾木早就听说过江湖上有这么一位近仙者,只是不曾见过真人,今日终是有幸一见,没想到果真如传言般仙风道骨。
  “没想到凝宫真君居然屈尊大驾来我寒舍,我薛平商真是三生有幸。”
  薛老爷连忙上前作揖,北云容抱拳还礼。
  “言过了。”
  “阿武,赶快去收拾一间客房出来,好让真君可以休息。”
  “是!”
  刚才还在和栾木叫嚣的那家丁听见了老爷吩咐,也不再争斗,赶紧退了下去,栾木在他身后不屑地撇了撇嘴,随即也装模作样地向薛平商行礼。
  “薛老爷,你带我们去府上四处看看,可有什么不便?”
  “自是当然,那各位便随我来。”
  北云容颔首后跟随着薛平商往后院走去,周围人因为敬畏他的气场,无人敢近,走在其身后远处,而栾木刚刚被这真君给抱下来后就对他心生兴趣,他小步跑过去,脸上堆满笑容。
  “多谢凝宫真君刚才出手相救。真君来这里,莫不也是为了那百两黄金?”
  “修仙之人从不重视钱财。”
  那只是你这样想吧,看看客仙舍的那群乌合之众,哪个不是图财的人?
  北云容走得快,栾木只是岔了一会儿心思,就被扔下了一段距离,他连忙复又追了上去。
  “真君长得好生俊美,我们结识个朋友可好?”
  北云容没给予理会。薛府很大,占地约有十亩左右,二进之后以四合为主观,内设左右侧院和后院,大堂至后院要穿过一浅水池塘,池塘上有迂回走廊,水中生着古木新翠,映着碧楼清影,遥遥闲风而过,水光潋潋,池塘两岸是偏房,而走过走廊踩过石级踏步,便到了后院。
  然而刚走到月门处,还未进去,一股腐臭混杂着鲜血铁锈的味道便从内溢出。
  北云容本已是走在了众人的最前方,栾木紧跟其后进入院中,才发现已有人先来了一步。
  那人看上去年纪不及而立,身着绀青劲装,袖子处用玄铁护腕收口,腰间捆绑一皮制软袋,软袋上绣有木兰花纹,右侧腰间捆有佩剑,恰好从围墙上跃了下来。
  “哟,这不是万俟门主吗?怎得刚在前厅不见门主身影?”
  在城门告示处碰见的那几名客仙舍的弟子也跟着来了,对着院中的人虽口头称其门主,几小徒上前也不行礼。
  “刚至府中,自是未见。”
  “刚来?难道是方才翻墙而来?”
  “堂堂门主居然从侧墙翻进,如此之举有失礼数吧。”
  “这有什么失礼的?我不也是这样进来的?”
  听那几小辈说话讥讽,栾木忍不住搭了腔,但人微言轻,他一身破烂,无名无望,说话自然没有几分分量,众人在其身后讪笑。
  “好,我不算。那凝宫真君刚也是从侧墙而入,依你们的意思,真君也是失了礼数不成?”
  “我们哪儿有这么说?!”
 
 
第2章 
  万俟彻看了眼他们持剑上的徽纹,不与争论,绕过向薛老爷行了礼。
  “我感受到此地戾气凝重,于是直接从外墙跃了进来,未来得及和薛老爷打声招呼,还请原谅。”
  “无妨无妨,门主能感知此处怪异,自是过人。我今日请各位侠士前来就是为了除邪物,只要能还我薛府安宁,怎样进来都无关系。”
  薛平商越是大度,越显得那几位客仙舍的弟子刁钻,故意想让万俟彻当众出丑,却不想自己反倒成了理亏的一方。眼下众多名门聚集,不宜再咬着此事不放,客仙舍只好先忍气不言。
  “薛老爷,这是?”
  院落里有一具被麻布掩盖住的尸体,栾木上前将其掀开,那尸体双目瞪出,鲜血顺着嘴边流下,面相惊恐万分,死者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怪异非常。
  “唉,实不相瞒,其实这半月以来府上已惨死了十余人了。这是昨晚死的下人,尸体还没来得及处理,先暂放在这儿了。”
  “此人死相异常,虽白天不可见鬼魂,但府上鬼气颇重,看样子是被鬼魂缠身害死的。”
  客仙舍的齐氏三兄弟围拢来,虽说客仙舍名声不好,且修为平平,但这三兄弟相比门下的那群乌合之众而言还是稍有些过人之处。
  齐谷是年纪最小的,也最不知天高地厚,方才对万俟彻冷嘲热讽的便就是他,此刻又硬是挤开旁人,上前探查了两眼。
  “果真有鬼?!那还得请各位仙人出手相救啊!”
  “薛老爷,你方才说府上已经死了十余人,想问是如何处置他们尸体的?”
  “埋葬在了西北方的殷山脚下。”
  “离这儿远吗?”
  “大概十里路。”
  凝思片刻后,栾木复又问:“府上不曾有过萧墙?”
  “曾有过,只是前段时间来了位风水先生,说萧墙挡财,我们行商之人,最怕挡财一说,所以不久就命人给拆了。”
  “薛老爷啊薛老爷,你可知三合围体,内无萧墙,极易招鬼。”
  “那、那这可怎么办?!少侠可有什么补救之法?”
  “重建就是了,只是现在你府上已有鬼魂缠绕,得把这些驱除才行。”
  “还得请各位仙人出手相救啊!”
  “放心吧薛老爷,我们客仙舍肯定能帮你除掉这些鬼魂的。”
  齐谷站出来拍胸脯,前方的栾木被这人给挤到了一边,于是他故意嗤笑。
  “那可不见得。”
  “你这乞丐看不起我们?”
  “我哪敢?只是在场多是名门真人,姑且不说真君还在这儿,就算是凝宫真君不在,似乎也轮不到你们客仙舍说话。”
  齐谷本想反嘴回去,但毕竟提及了北云容,他偷摸地看了下真君的脸色,依旧是面色如霜,气场凝重,他心底有些发憷,怕自己说话得罪便识相的没再开口。
  “可否自行探查?”
  “当然,真君自便。”
  北云容不给予两人理会,借言先出了月门,见他走,栾木也懒得再和齐谷计较,立即追身而出。
 
 
第3章 
  “凝宫真君!你这是准备去哪儿?”
  “与你无关。”
  “是与我无关,可是我问了,你回答下我也无妨嘛。”
  “为何要答?”
  “既然真君不愿回答这个,那我就换一个问题,真君的名是什么呀?我听他们叫你北云容,但云容是字,对不对。”
  北云容没有回答他,继续往前走。
  “告诉我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