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凰双——青相

时间:2020-07-27 09:47:36  作者:青相

 

 
 
第1章 清平明月人未还
  清晨,清平城,张家后门,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悄悄溜了进去,接过小厮手里的信快步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却并不着急进去,而是坐在门口的石阶上,打开那封信,一目十行的看了个大概,匆忙从指尖升起一簇灵火将信烧了个干干净净,仔细的把纸灰扬在了角落才跺跺脚将屋门打开了条小缝,“景检,景检还活着吗”听到声响,里屋传来低低一声怒骂“张扬,你自己出去逍遥,放我在这活受罪,你是人吗”听到屋内人中气十足的咒骂,张扬挠挠耳朵,闪身进了屋子“行了行了,你这不是好好的嘛,再说了,我可是少爷,你还说要陪我走南闯北,出生入死,这才让你帮我陪陪妹妹就这么多话”“什么叫只是陪陪小姐,老爷出门前怎么和你说的,我看你就是欠二夫人的鞭子”“行了行了”,张扬走进里屋,果不其然,自己的床上躺着小小的张路,脖子下面枕着的却是正张牙舞爪的景检的胳膊“我和你说,刚才子瑶给我传了信,咱们两天后就走。”
 
 
第2章 清平明月人未还
  “信呢,拿来我看看”“早烧了”“烧了?!!你。。你怎么都不知道留个证据,万一萧准还存着那些心思那。。”“好啦,阿检”张扬无奈的摇摇头“子瑶不会的,他只是。。只是太想瑶瑶了”
  两天后
  寅时初,鹿苑偏房的灯光便悄悄的亮了起来,景检轻手轻脚的收拾着东西,张家在清平城也算是富裕人家,家主张宏远更是为人宽厚从不苛待下人,摊上张扬这种主子,从不收敛自己的财物,景检的好东西多的都过分。
  仔细检查了所带的东西,景检悄悄摸出了门,按照约定,萧准会在辰时带着拜帖上门拜访,张扬也会趁这个机会溜出去,所以,他现在要抓紧时间去馨灵街当铺将之前暂当的东西赎回来,此时天色还未亮,长街之上也只有星星点点几处灯光,馨灵街当铺门口,黄花梨木的太师椅内坐着一个黑衣女子,黑纱帏帽曳地,手中却执着一把团扇,似是宝贝的紧,却并不名贵,满紫的扇面上,一只狸花猫委在角落,瑟瑟的看着脚边,“小哥,来了呀”那女子素手轻拂开帏帽一角,轻轻笑到,“你家公子可真狠心,为了那小丫头,这么糟践人家的心意”“石头呢?”景检冷声问道“啧啧,可真是无情呢”黑衣女子叩了叩手指,一旁的侍者忙伸手轻轻将她扶起,踱步到景检面前,轻轻挑了挑景检下巴“江湖险恶,小哥这样嫉恶如仇怕是护不住你家公子,阿蜀,去把那把剑拿来,给小公子带着,防身”
 
 
第3章 清平明月人未还
  “公子,东西都买好了”鹿苑内,张扬早已穿戴妥当,正在和铺子里的掌柜核对账目,听得此言迅速和景检对视一眼“好了,这没你的事了,下去吧”一旁侯着的是张家的大管家,王德,轻轻撇了撇嘴,上前换了壶茶水,“公子,萧三公子到了,家主让你处理完这边的事便过去”“我知道了,德叔你先去忙吧”“是”便作势要走“对了”王德突然转过身来“小姐今日神智昏的厉害,少爷忙完了不妨带她出去走走,刚过完中秋节,街上的灯应该还没有撤下。”张扬愣了愣神,忙点头应下,眼瞧着王德走出鹿苑,景检忙掏出锦囊递给了张扬“东西都在里面,我检查过了,没问题”张扬无奈的笑笑“阿检,你啊,就是太小心了,周姑娘她。。没有恶意的”“呵,张扬,在你眼里,是不是这世上就没有坏人”“阿检,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我。”“算了,我倒是要看看,等我们再回到家里的时候,你还会不会这样想。”
  “家主,萧三公子”“景公子”“家主,小姐闹了起来,公子可能要晚些到,不如,请萧三公子到鹿苑稍坐片刻”景检微微颔首道。“路路怎么了”高座之上,张家家主,张扬的父亲拨了拨茶叶,浅浅嘬了一口茶“清晨德叔要少爷带小姐出去的事被小姐知道了,现在正闹着让少爷带她去拜月神。”“张叔叔,不如。。”“子瑶”萧准还没说完便被张扬父亲出口打断“叔叔自认平生光明磊落,唯独对这俩个孩子。。十分亏欠,子瑶,你可能答应叔叔,好好照顾他们兄妹二人,至少,要护得他二人性命无忧”“张叔叔,我。。”“子瑶,张扬视你为知己同胞,叔叔只是想问问你,是否愿意帮叔叔陪着他们,多帮帮他们。”“我愿意!!。。我。。我会尽我所能,护得张扬一世安康”
  作者有话要说:  中秋快乐,清平城的月亮上是否看得见捣药的兔仙
 
 
第4章 清平明月人未还
  “张扬,你觉不觉得今天德叔怪怪的,好像,好像是在故意帮我们一样。”城外,一架马车上,景检和萧准对坐着,张扬怀抱着张路坐在一旁,“是啊,还像是故意给我们创造出门的机会,可是怎么会呢,德叔是父亲的人,父亲怎么会允许我们离开清平城呢”“公子,我们已经离开清平城的地界了”驾车的小厮是萧准带来的,人不大,却足够老实,  “停车”肖准低喝道“淮安,此次离去,不知何时才能再回到这里了,再看看清平镇吧”张扬愣了愣,紧盯着马车门帘,收紧了抱着妹妹的手“不了,走吧”“张扬!!”看着他这幅样子,景检有些着急,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阿检,没事,快赶路吧,此去洛阳城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没什么好看的,又不是。。不回来了”
  清平城城楼上,张宏远和王德默默看着他们的马车,直到扬起的尘土都渐渐平复下来“家主,子瑶他,真的可信吗”王德喃喃道,又像是在问自己,“路路的病阿扬始终放不下,此去洛阳,可能是天意吧”“至于。。曦娘。。希望他们不会遇到吧。”
 
 
第5章 洛阳铅华洗尽时
  洛阳城
  “哥哥,这就是洛阳吗,好热闹呀”自进了城,他们便弃了马车沿着朱雀街四处闲逛“是啊,小胖子,这,可不是洛阳吗”景检笑着摸了摸张路的小脑袋,另一只手搭上了张扬的肩膀,“张扬,怎么样,洛阳好吧,等我以后赚了钱,我专给你在这城中置一处院子,给你养猫种鸢尾,好不好呀”“才不好呢,哥哥那么厉害才不用你呢,还有谁准你叫我小胖子啦,路路一点都不胖”“检哥哥这么讨厌,那下次路路可不要缠着检哥哥买红糖粑粑吃”景检抱着胳膊看着气鼓鼓的张路“哼,姨娘说了,检哥哥是下人,要听哥哥和路路的话,检哥哥的钱钱也都是哥哥的。。”“路路”张扬打断了张路的话“这些。。都是二娘和你说的?”“是啊,姨娘还说,要是以后离开了家里,检哥哥拿给哥哥吃的东西都要路路先替哥哥吃,因为检哥哥的爹爹不喜欢爹爹,所以检哥哥也不喜欢哥哥,离开了家里,检哥哥就会欺负哥哥的”闻得此言,张扬抬眼和景检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惊骇,张路平日里都是放在琅妍院交由二娘子照顾的,二娘子平日言语温和待人和善,将偌大的一个张家管理的井井有条,没有想到竟然会对尚年幼的张路说这些,张扬轻轻蹲下来,拉着张路的小手“路路,二娘说的这些。。都不是对的,检哥哥不是我们张家的下人,他是哥哥的结义兄弟,检哥哥之所以听哥哥的话,是因为检哥哥要帮路路治病,如果有一天,爹爹和哥哥不在了,你一定要乖乖听检哥哥的话,检哥哥是这世上绝不会伤害你的人,知道吗。”“不对不对,二娘说了,哥哥是被检哥哥骗了,哥哥,你不要被检哥哥骗好不好”“路路,你听哥哥说。。”“淮安!我们先找个客栈歇下吧,这些事,恐怕不能急于一时”看到张扬情绪有些激动,萧准忙按住了他的肩膀“张扬,先去找药吧,路路的事,解决了根源,再说其他的不迟”张扬看了看萧准,又转向景检,怔怔的点了点头。初秋的洛阳,不似清平那样温暖,几场雨过后,菩提叶飘飘洒洒的落下来,街边的四人各怀心思,将心底的不安与彷徨深深的藏起来,洛阳一行,恐怕不会那么顺利。
  作者有话要说:  国庆快乐
 
 
第6章 洛阳铅华洗尽时
  转眼间,张扬四人已经在洛阳待了五天,这五天里,他们四处打听清灵的下落,古有铭教真人,修习四十余载,得天地造化飞升成仙,降下福瑞常羽四灵,传闻集齐四灵可重铸魂灵。煞灵主恶战,寄居于一块灵石,被收于馨灵街当铺,前些日子转到他们手中;悯灵主悔过,寄居于一枚古佩,是张家传家之物,离家时也被偷了出来,现在他们找的清灵主明心,藏身于一枚金簪中,据传,二十年前曾被臣公澈进献于皇妃何氏,何氏死后被随侍侍女魏曦带出宫,流落于洛阳城中,自此失去了踪迹,”张扬,你说会不会是周温言在骗我们,如果消息是真的,不应该到现在还没有一点清灵的踪迹”景检翘着腿,嘴里叼着一只鸡腿含糊不清的问道“不会的,虽然我也不明白周姑娘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我想她应该没有恶意的”听张扬说这样的话景检更是撇撇嘴扭过了头“行吧,你是少爷,你说了算”“景公子”萧准笑笑“若是公子真觉得周姑娘不可信的话,可能也根本不会同意淮安来洛阳吧”景检瞪了他一眼,轻哼一声,转身上了楼梯“小胖子今天状态不怎么样,我去看看”大堂中的张扬和萧准对视一眼无奈的笑笑,“阿检他就是这样,嘴皮子不饶人,其实心里很护着人的”“景公子光明磊落,有他帮着,淮安小时候想必很开心吧”“是啊,小时候,他总是帮我和别的孩子打架,还给路路抢红糖粑粑吃”“佟!!”楼上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景检骨碌碌从楼梯上滚下来,肩膀上还插着一只羽箭,“张扬,祭玄方菩落阵,用凰双剑!!”张扬见状忙一个箭步冲上楼去,却见张路拈弓搭箭瞄向一旁瑟瑟发抖的小二,“青词漠漠,玄方菩落,结阵”张扬双手掐印凰双剑应声出鞘截下羽箭救下小二,张扬手势一变,凰双立马改了踪迹,直冲张路而去,“青词景景,玄方菩落,化阵”凰双剑快速移动,幻化出17道剑影,将张路围了起来“张路!醒来!”张扬喝道,与此同时,剑阵向中心逼近了一寸“张路,醒来”被剑影压制的张路似乎有些痛苦,一双眸子却没有什么光彩,机械的抬起手臂,挽弓搭箭想要破开剑阵,“莫辞,清心”一笼深蓝衣袖拨开剑尖,伸出一只手指点在张路额头,“她叫什么”那女子微微侧头问道“张路”“何处青山寺,有路向扬州?”“您。。”张扬有些紧张的看着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子,一身深蓝赤焰纹锦衣,装扮若深阁闺秀,却执着一柄漆黑的长剑,张路突然失控,玄方菩落阵都只是将将控制,这女子却只用俩根手指就将她压制了下来“敬启诸天万界,探得此路,明心,张路。令!”令出灵动,张路眼神渐渐涣散,身子一软倒了下去,张扬忙收了剑阵去安顿了起来。
 
 
第7章 洛阳铅华洗尽时
  “在下清麟张淮安,不知前辈姓名,多有不敬”张扬收了剑,向这女子行了一礼“在下清麟张氏景检,方才,多谢前辈出手相救”景检肩上有伤,也仍然坚持行了全礼“公子客气了,妾只商农一介不值一提,倒是这位姑娘的病,若是日后再犯了,方才所念明心口诀,加上公子手中那把剑,耗些灵力也可控制”那女子挽了挽袖子,寻了个方凳坐下“若是公子方便,可唤,曦娘。”“在下南安萧子瑶,我等小辈称之曦娘多有不敬,思前辈芳岁应与我等父辈相仿,若前辈不介不妨我等称之曦师叔”萧准向前拱手答礼道“你们看吧,如今这玄界倒少见几位公子这样重礼的了”曦娘随手挥了挥“南安,听这地界,这位公子可是来自九尧城萧家”“正是”“萧家在洛阳有个仇家,应该是叫何娉的,你们最好绕着她些,不要去招惹她,另外,洛阳虽已不是皇都了,旧部势力繁杂依然不可小觑,如果惹出了什么事,看在你父亲脸面上可以来宣风楼后巷找我”说罢,将手中剑在方几上敲了敲,起身走出了屋子“凰双可称当世绝品宝器,既在你手中就不要辱没了它”
  客房里,张扬几人看着迈出门槛瞬间消失不见的曦娘心中一阵惊骇,这样的灵力强度在整个玄界中应该也是数一数二的吧。“铮!”一只羽箭自窗外射入钉在了柱子上,箭上绑着一封信,箭尖换做白杨木,看上去倒并没有伤人的意思,张扬向前两步想要把信拿下来“等等,我去”景检按住张扬肩膀,把他拉了回来,“信上写的什么”“清灵,宣风楼,二层”“这纸是萧家烽侯传信专用的”萧准接过信仔细看了看,还给了景检,“可是,既是你家的烽侯为什么不直接给你呢”“我也不知道,可是我的灵力和这纸有感应,绝对不会错的”“会不会。。是有人偷了你家的纸,前几日我听说左间萧家被风雨间手下杀了不少人”“左间是血脉很浅的一支旁系,存不了多少萧侯纸,而且我家传信一直很保密,按说外家人应该不会打这个的主意”“那。。我们要去吗”景检将信仔细叠好放进了灵封袋,“是敌是友,总要去了才能一探究竟,阿检,你留在客栈陪着路路,我和。。”“得了吧你,万一真有什么陷阱,萧准能护得住你吗,你还以为,你是张家那个绝世天才呢”“此行不知祸福,我们中总要。。留一个人活着”此话一出,三人再次陷入了沉默,本以为跟着周温言和萧家的消息来了洛阳,不说顺风顺水的拿到清灵至少也应该是有迹可循,可是自从到了这里他们就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如今。。“就算要留一个人也不该是我,我是你家族子,本来就是该为你出生入死的”“阿检,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张扬!做家臣的就该有个家臣的样子,在家里怎样都无所谓,可是出了清平,我就彻彻底底姓了张,这是在你家族祠里发过誓的”景检停顿了一下上前一把将张扬拉进了怀里,揉了揉他的头发“你也不用觉得难受,这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而且是你父亲救了我一条命,这样做没什么不应该的,张扬,我早就不是景家的少爷了,他们留给我的,也就只剩这个名字了。”“可是,你是迟早要回去景二叔那里的”“张扬,看着我”景检扶着张扬的肩膀,盯着他的眼睛“我不会回景家的,他们不会让我回去,我也不会想回去,我会陪在你身边,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一辈子。所以,不要再赶我离开你身边,好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