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弄哭万人迷的一百种方法[情有独钟]——系辞上

时间:2020-07-27 09:46:59  作者:系辞上

 

 
  文案:
  白衡玉乃玉仙门掌教,风华绝代,貌美无双。是修真界公认的万人迷,无数人趋之若鹜。
  但他心气高,脾气暴,久而久之就成了一朵无人敢招惹的高岭之花。
  直到有一天——
  白衡玉身中奇毒,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衣衫凌乱满身斑驳……
  白衡玉暴怒: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从那以后,白衡玉看谁都不对劲!
  掌门师兄温柔一笑,指尖轻点白衡玉的额头:师弟尽管放肆,宗门和我都不介意养你一辈子。
  小徒弟满面羞红,眼泪汪汪:“世上我最喜欢师父了。”
  魔尊邪佞一笑:几日不见,小衡玉又想被我操练操练?
  知心好友玩起了人生哲学:阿弥陀佛,不是风动,是贫僧心动。
  对头宗门首徒拿着一张过期婚书找上门来:我才是阿衡的道侣!
  白衡玉:......艹,到底是哪个狗男人睡了我!
 
  ps:
  ·1v1,he。
  ·无逻辑无逻辑!非正统修仙!受最大的特点就是美!表面高冷其实傻的可爱的超级大美人!还有别的期望的建议点叉
  ·不生子不生子(长点眼睛谢谢)
  ·私设巨多,一切设定不过为了装逼乐呵,除了几个大圆满人均低阶,等级约等于摆设
  ·看文图个开心,不开心点×就行,别骂人,弃文不用通知,别临走前故意打几个删不掉的零分膈应人,作者不太会怼人但没瞎,富强民 主和谐你我他,不接受写作指导谢谢
  ·本文设定:凝气 筑基 金丹 元婴 化神 炼虚 合体 大乘 渡劫
 
 
 
第1章 
  天光大亮,照进幽深的山洞之中。
  空气中暧昧的麝香味还没散尽,一抹白光照在洞中的青年身上,端正的白衣已经被扯得七零八碎,只堪堪遮挡住了重要的部位。
  青年生着一张无与伦比的美丽脸孔,平常高高在上的时候如同落入凡间的神祗,如今撕破表象露出这样旖/旎的一面更是摄人心魄。
  也幸好现在没人。
  白衡玉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上下酸痛不止,腰像是被人折了,而灼烧的某处稍微一动似乎又有些裂开了。
  昨晚的某些片段影影绰绰浮现在脑海里,只可惜晚上太黑他又中了毒神志不清的没看清那个男人的样子。
  白衡玉抿了抿嘴唇。妈的,那人是狗嘛,啃得他嘴巴火辣辣的。
  白衡玉恨恨站起身,昨天那个狗男人果然已经不在山洞了,要是被他知道是谁,他非得把人碎尸万段不可。
  白衡玉忍受着后方撕裂的痛苦,站起身的时候感觉有什么东西从里头溢出来,湿漉漉从大腿上滑下。惹得他一张犹如芙蓉的白面都染成了牡丹色,他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混账!”
  他赶忙施了一道清洁术将内外洗干净,可是还是很难摆脱那种粘腻的感觉。
  想他堂堂玉仙宗掌教,不过是带几个弟子前来秘境寻宝。不小心中了情毒,本想着躲进山洞自己纾解,谁知道半路杀出个不知道是谁的狗男人就把他给上了。
  白衡玉甚至开始怀疑,那个人是不是跟踪他很久了。
  要说人倒霉的时候喝口水都能塞牙。白衡玉摸着石壁刚走出洞口没几步,就双腿一软摔了一跤,正面朝地刚好磕到了嘴巴,流血了。
  他吃着一嘴的血腥味,心里更气了。气的他直捶地。
  妈的,都怪那个狗男人!
  白衡玉所在的玉仙门是中元界数一数二的大宗门,这些年与另一大门派临萧宗争锋相对。玉仙门与临萧宗本同出一脉,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分了家,如今仙道势头最大,斗得最凶的也属他们两家。每回两派遇上了,总免不了一些冲撞。小了对骂几句,大了难免要切磋切磋。
  白衡玉一瘸一拐地往外走,只想赶紧回玉仙门去。
  结果刚走到秘境口,就看到一个身着玄衣,头戴墨玉冠的男人长身玉立。
  男人端的是端庄天成的姿色,只是眉眼冷酷,是无情的长相。
  白玉衡深知,眼前这人长相和为人八竿子打不着,嘴巴毒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玉仙门的前一任掌门百里芜深三百年前成功飞升上元界,照理说玉仙门应该风头更盛。可是临萧宗出了个天格圆满的不世天才,顿时风头一转,临萧宗众星拱月,原来巴结着玉仙门的门派都转投临萧宗去了。
  而眼前这个男人,就是那个传闻中天格圆满的不世天才——薛轻衍。
  薛轻衍见了他,眼神闪烁一下,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看见他嘴巴上那个伤口:“你嘴巴怎么了?”
  白衡玉冷声道:“与你何干。”这四个字一出口,竟透着几分他自己先前都没注意到的沙哑,怎么听都有些情/色的味道。白衡玉怕他看出什么,赶忙闭了嘴,一双眼睛凶巴巴地瞪着他。
  他以为自己这眼神足够凶了,反正在玉仙门的时候,但凡他拿这眼神四下一瞪,那些弟子都吓软了腿。
  薛轻衍看着他沉吟片刻:“你白日里卖弄什么风骚。”
  白衡玉顿时气得七窍生烟,要不是屁股太疼,马上就能拔剑和他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真要计较起来,白衡玉是玉仙门掌教,薛轻衍再怎么天才卓越也不过是临萧宗的首席弟子。论起辈分,他怎么着也得喊自己一声师叔。可这人目无尊长,毫无礼数!
  薛轻衍见他不说话,又看他唇上的那抹殷红,脸色陡然黑了下来:“难道被我说中了,你刚和谁厮混去了?!”
  听他的口气好似丈夫在质问出轨的妻子,白衡玉知道薛轻衍心气高,或许就是看不上自己的辈分高于他,几次三番言语侮辱。白衡玉也不是好脾气的主,刚要爆发,就听见两拨喊叫。
  一波喊的白衡玉,一波喊的薛轻衍。
  两方人马从不同的方向跑到他们身后,中途还有人跑错了位置,跑到了对方阵营里去了。
  白衡玉一把将那人揪了回来,屈缙一脸惊喜地看着白衡玉道:“师父我可算是找着你了!”
  看着自己这个缺心眼的徒弟,白衡玉脸色更难看了。
  这回的秘境规模太小,稍微有些规模的门派都瞧不上,也就是小门小派来这里小打小闹。这回玉仙门来是因为刚好有一批新入门的弟子需要试炼,这种没有什么危险的小秘境最合适不过。
  当初掌门傅景明就是要白衡玉的五弟子屈缙带队,像白衡玉这种身份完全用不着。
  不过这回刚好遇到他闭关许久,闷得慌,就自动向师兄傅景明请命带队来此了。
  而叫白衡玉意外的是,照理来说临萧宗这种大宗门也不会吃饱了撑的来这种明显就穷的要命的地方,可是眼下临萧宗不仅来了,居然还是薛轻衍亲自带队。
  他不禁十分怀疑,难不成这个秘境里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宝贝不成?
  双方剑拔弩张,冲突一触即发。白衡玉心下思量,要真在这里打起来,玉仙宗这边都是刚入门的新弟子,而自己现在状况不佳,要是待会被人看出个好歹来更不了得。
  好吧,最关键的是,他屁股好痛,痛的他站都快要站不住了。
  他决计是不能在薛轻衍面前丢了颜面的!
  白衡玉冷哼一声:“让开!”
  而那处处与他争锋相对的薛轻衍居然也没说什么,就那样让开来了。
  “掌教师叔果然厉害!”
  “师叔不仅长得好看,气势也这么惊人呢!”
  身后的新弟子们沸反盈天,眼睛都快崇拜的迸出星星来,白衡玉强撑身子,端着架子从临萧宗中间穿过。
  临萧宗弟子愤愤抱怨,被薛轻衍冷斥一声:“住嘴。”
  薛轻衍虽长得英俊,可是多数时候就是个冷面阎王,再加上他的大圆满天格,山门中的弟子多数怕极了他。薛轻衍一发声,就再也没人敢议论。
  直到玉仙宗的人都走远的没影了,临萧宗的弟子才敢开口道:“大师兄,我们没在秘境里发现什么。”
  薛轻衍收回视线,冷哼道:“这种破地方能找出什么东西。”
  ???不是你说这里有宝物我们才来的吗?可那弟子终究不敢说些什么,只唯唯诺诺应一声:“是。”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又开新文啦!这本剧情不复杂,主要就是谈谈恋爱。希望小天使们能喜欢,比心心~看我上本书的小红花就知道我坑品很好,所以不要犹豫点点收藏吧!爱你们!
  感谢开文前就给我灌营养液的读者“泡芙”的营养液+1
  再球个预收:
  预收一:《我靠唱歌爆红全星际》
  歌手时默重生成了全星际最后一条美人鱼。
  小人鱼先天不足,性格内向,还有个帝国上将未婚夫。
  未婚夫冷言冷语,一副不待见他的模样。
  时默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瘦巴巴的身子,靠男人是靠不住了。
  为了挣钱糊口,时默决定重操旧业,成了一名不露脸的唱歌主播,凭借着灵动的歌声火遍全星际。
  每天一进直播间就有无数粉丝疯狂呐喊,其中有一名叫“爱沫沫的小鹿鹿”的有钱大佬在他直播间狂刷火箭,稳占榜一。
  某天,时默无意看见对他爱理不理,狂霸酷帅拽的上将大人一脸痴汉地在他直播间疯狂刷火箭。
  时默:......打扰了。
  预收二:《未婚夫装o骗我感情![穿书]》
  涂澈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到了一本abo文里
  书里的主角谢绥是个爹不疼娘不爱,身娇体弱双腿残疾却被无数男人垂涎的omega
  而涂澈本人正好是谢绥O装A的炮灰未婚夫
  涂澈看着轮椅上的病美人,一股怜爱之情油然而生
  他握着谢绥的手,一脸羞怯道:“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好姐妹了,从今往后我会罩着你的。”
  从此,霸道总裁、星际少将、变态医生......来一个涂澈踹一个,来两个踹一双。
  末了,涂澈脸不红心不跳道:“这些烂桃花咱们不稀罕!”
  谢绥:“嗯,不稀罕。”
  ·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谢绥发现涂澈变了:变得娇软细致爱粘人,简直就是一个小糖包。
  小糖包非常甜牙只是醋味有点大,看着又一个想要和他谈正事的好兄弟被踹出去的时候。
  本该残疾的病弱omega突然站起身,一把摁住他,霸道的 Alpha信息素铺天盖地席卷来,谢绥咬着涂澈的耳朵宠溺道:乖,别闹,等老公商量完正事再赶人
 
 
第2章 
  长风吹动山峦,玉仙门隐没在横陈的雾气之间。
  敲锣打鼓的声音响彻内外:“玄机门少门主李重越前来提亲!”
  山门外一片喜色的大红,提亲队伍排成了长廊,蜿蜒的山道挤了个水泄不通。
  与外头的一片敲锣打鼓、沸沸扬扬的场面截然相反,玉仙门弟子各个神色冷淡,该干什么干什么,半点看热闹的意思都没有。
  毕竟,习惯了。
  “这是这个月第几个了?”
  “第三个。第一个被掌教师叔一脚踹出去了,第二个连掌教师叔的面都没见着。”
  “玄机门家财万贯,和我们关系惯来不错,你猜这个会怎样?”
  “还能怎样,要不挨顿打被赶走,要不挨顿骂被赶走。你进门晚,早些年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有上门提亲的,管他哪家的少主哪派的掌门,不听劝的打一顿赶走。掌教师叔是谁,还用的着看人脸色?”
  白衡玉生的极美,是那种不论男女老少看一眼就疯魔的美。与白衡玉美貌一同出圈的,还有他那极为暴躁的性情。就是因为他火爆的脾气以至于现在敢来招惹他的人少了很多,但也耐不住总有那么些个不怕死的愣头青。
  李重越在外头敲门打鼓闹了大半天,却连心上人的面都没见着。肯定是阵仗还不够大!他招手拍了拍,身后的侍从抬出一台巨大的喇叭状的扩音仪器跪在李重越面前。
  李重越清了清嗓子,对着喇叭试了试音:“喂喂。衡玉真人,我是玄机门李重越,自打上回天水月一别,我对你一见钟情,情难自持。我知道我今天这样上门来有些莽撞,可是......我......我实在太喜欢你了,你嫁入我玄机门我发誓一定好好对你,绝不辜负。”
  这一个大喇叭威力无穷,震得玉仙门内门都能听见。喇叭还有录音功能,李重越这一番深情告白反复横放。只是没招来心心念念的心上人,把玉仙门的掌门给惊动了。
  玉仙门现今掌门人傅景明,乃是百里芜深的大弟子,白衡玉的师兄,当今修真界十大黄金单身汉位列第五。平日里看着温温和和,但一遇上白衡玉的问题就极为护短。
  傅景明一身描边绣金流云锦衣,面色平淡却是气势威成:“李公子,还请回吧。”
  李重越哪能这样轻而易举打道回府,他道:“我知道衡玉真人害羞了,没关系,我脸皮厚我可以等。”
  傅景明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悦之色:“李公子,不知你这样出来,令尊可否知道?”
  李重越一听他爹就有些犯怂,他先前说要娶白衡玉的时候,他爹就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他。可自打天水月一睹白衡玉的真容,他就害了相思病,整天茶不思饭不想的,再不来提亲他就要死了。幸好他们玄机门有钱,他用每个月剩下的零花钱置办了这一堆聘礼,暗下找了只锣鼓队,敲敲打打就来了。
  傅景明见他不吭声,心下了然:“难不成娶亲这么大的事,令尊却不知情吗?”
  李重越道:“等我把衡玉娶回家了,我爹自然就会同意!”
  一听眼前的少年将衡玉两个字喊得这么的顺口,傅景明的面色陡然冷了几分:“李少主,结亲这种事情强求不得,念在你年纪尚小的份上还是快些回吧。”
  李重越完全不会看人脸色,死乞八赖的非要见到白衡玉不可。傅景明使个眼色,身后的弟子就极为上道地端着扫把打算出来扫人了。
  就在此时,一道流光飞速落在了山道上。
  来人一袭雪衣,漆黑如墨的头发被一尊白玉冠挽在脑后,微风荡起,几缕发丝轻轻亲吻他如丹青秀丽的眉目。上天偏心,还执笔墨在他的左眼眼尾处轻轻点上一点朱砂痣,叫这出世不俗的样貌又染上一丝动人心魄的红尘烟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