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嫁错人后婚姻实录[情有独钟]——35画生

时间:2020-07-27 09:45:28  作者:35画生

 

 
  文案:
  本文排雷:【生子(划重点)、沙雕、先婚后爱、狗血、双洁、追妻火葬场、背景架空(男男可婚)
  骚话多腹黑戏精厚脸皮攻X婊里婊气撕x作妖小能手受
  1.
  被当做联姻工具的宋檀上错了花轿,被设计嫁给了原应是自己弟婿的男人华易。
  偏偏圣旨一下——
  宋檀只能幽幽叹气:还能离咋地,皇命难为,凑合过吧。
  ※然后全京城的人都在猜:宋檀什么时候会被华易玩死。
  2.
  传闻中的华易是个用刑手段凶狠残暴、可止小儿夜啼的酷吏,十足的无良、无德、无情、无心、无义的大反派!
  然而,娶了宋檀后——
  第一日:华易拿钱甩了宋檀一脸让他随便花。
  第二日:华易醋了,戏精上身委屈巴巴。
  ……
  第n日:宋檀傻了,自称出入风月场所是老司机的华易,在床笫之事上怎么纯情了?!
  华易:谢谢,以上都是我,欲擒故纵了解一下。
  3.
  曾经宋檀是北宣文人的忠实读者。
  北宣文人写了好几本书骂他们:华易骄奢淫逸,残暴无道,宋檀尖酸刻薄,为虎作伥!真是对人人喊打的狗男男!
  宋檀一个没忍住,放火把书烧了。
  广大cp粉:人家郎才郞貌天生一对,轮到你这群妖怪来反对?
  4.
  爱恨情仇,复仇虐渣,甜爽交加。
  耳边的风是你、手中的花是你、指尖的雪是你、头上的月是你。
  风花雪月,万里山河皆是你。
 
 
 
 
第1章 花轿一抬
  四月京城,杏花飞絮,正是吉神月德合。大吉,诸事皆宜。
  申子辰三合,将将辰时。
  宋檀穿着喜服,面上一派从容由喜婆领着,向宋府大门行去。一路上能听到街头巷尾锣鼓喧天的乐器之声和沸反盈天的人潮之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肆狂,好似扯着耳朵硬要灌输此等喜气。
  盯着面前的半尺高的黑木门槛,宋檀知道今日跨出去就再也不是宋府的人了。
  有一丝悲悯爬上心头,不过一瞬,也不待情绪消化,宋檀便跨了出去。
  这排场,是他爹宋成平喜欢的虚华豪奢之景。
  高头大马拥簇着两盏大红色的花轿,担子上绑着红色的绉纱迎风而动,迎亲队伍穿着黑红二色的衣服整齐划一,一眼望不尽头。
  街头巷尾摆了流水宴,菜肴点心酒水时鲜果子,取之不尽。
  又搭了戏台子,武生在台上翻着跟头,花旦灵动的流转眼波,欢天喜地的好戏轮着番演,观者甚多,喝好声如沸。
  时不时有长得讨喜的小丫头将娇妍的花朵掺着铜钱大把大把地洒在地上,路人见之,说着吉祥语又是一番哄抢。
  今日盛况在他年之后一直为人津津乐道,言曰:“知道的是宋家嫁儿子,不知道还以为宋家是娶公主了呢!”
  四弟宋安松正抱着大娘的脖子不撒手,二人皆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个不停。
  宋檀瞥了一眼他二人的母子情深,相较于宋安松他倒是淡定非常,他娘去世的早,没有生母来给他送嫁说叮嘱之语,不必经历这等如同生离死别的场景,还有点松口气。
  但他看得见,自小伺候他长大的李妈妈、小厮青竹站在一旁的下人堆里悄悄的抹眼泪。
  说没有感情是假的,说愿意离开也是假的。
  对着他俩的方向,宋檀嘴角一扯,露出了一个笑容,让其安心,但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五味杂陈。
  宋檀回顾,朱红色的大门,挂着两排簇新的红灯笼,在夜里,灯火与月色交融,又是一番华灯初上盛世繁荣。
  门前两只神采奕奕的石狮子,一雌一雄脚下踩着绣球,他们活灵活现好似不知忧愁的肆意欢闹着。张着嘴吐纳着天地间的喜气。
  他收回这一眼,垂眸任由喜婆给他盖上了大红盖头,被牵引着钻进了花轿里。
  坐了一会儿,便感觉到花轿被抬起来了,约莫是宋安松哭够了也上了花轿。
  “出——嫁——喽——”话音落地,鞭炮声、人声、丝竹锣鼓声争先恐后的,全部噼里啪啦的炸开。
  一座十六个壮年抬的花轿自然是让他坐的稳稳当当,能感觉到微微晃动,但没有丝毫的不适感。
  他的眼前只剩下一片红,漫无边际的红,将他牢牢的裹住没有一丝缝隙,他原以为他会不安,会慌张,甚至会有怒意产生。
  然而到了今时今日,纵然声声入耳,但宋檀的心里如同静水深流,任由外面如何沸反盈天,他仍然没起一丝涟漪
  盖头之下宋檀自己送予自己一个笑,平静中夹杂着一丝苦涩。毕竟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了啊,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他,一个男人,以后是要嫁给另一个男人的。
  他的母亲是宋成平的三房,在他八岁时就去世了。
  庶出,生母早逝,他没什么资格继承宋家的家产,宋家也是不养闲人的,他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宋家通过联姻来巩固家业的一枚棋子。
  宋成平是要把宋檀嫁出去,相貌人品皆不考虑,考虑只有是对方的家世背景,是否与宋家有益。他野心太大,嫌这个官小嫌那个没有家世。
  挑了多年,宋檀都成了一个大龄未婚男青年了,也没跳到一个他宋成平顺心的。
  宋檀成日里在宋府吃吃喝喝,逗猫抓鸟,写诗做赋,日子过得快活,心想最好这辈子也别让宋成平挑到个遂心的。
  天不遂心愿,宋檀终于在二十岁的高龄的时候,他的画像鬼使神差的让太妃娘娘在几百幅世家公子的丹青中一眼就挑中了,让他嫁给当朝三皇子,做当朝三皇妃,还是正的。
  这桩亲事无异于是天上掉馅饼,宋家攀高枝。
  宋檀得知后,他没见过三皇子,也派人打听了一下三皇子的风评,提起三皇子世人大多是好评如潮。
  总结起来就是:清风明月,内外修能。喜好文墨,不理朝事。宋檀放心了,想来这三皇子与他志趣相投,宋檀当下表示满意满意甚是满意。
  尤其是知道自小与他作对的四弟宋安松的婚事,更是让他颇得意。
  正室所出又如何,还不是跟他这个庶出的一样被他们的爹用作联姻了,而且宋安松要嫁的还是京城有名的“活阎王”华易。
  宋安松是一哭二闹三割腕的闹了三天三夜,全宋府不得安生三天三夜。
  只有宋檀是磕着新炒好的瓜子,吃着精致的点心幸灾乐祸看他哭闹了三天三夜。
  而华易其人,宋檀是见过一面的。
  那年元宵节,春风楼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灯会,四处挂满了灯笼,特意移植过来的花树在暖融融的灯火里开的淋漓恣肆,宛如不夜天。
  是在春风楼里红木楼梯上,宋檀提着花灯下楼,华易上楼,不过擦肩之缘。
  宋檀后来才知道这人是华易,宋檀记性极好,记得那时的他衣袂生风唇边带笑,生的也是器宇轩昂,英俊不凡。
  而早些年边境北狄作祟,华易便自小在军营,跟着他爹带兵打仗,他爹去世后,便是他子承父业被提拔为大将。
  贵胄金甲在身,仕途不可估量。
  大家都知道的一个故事:华易曾经也是有过一个未婚妻的,那姑娘对华易可谓是痴心一片,知道华易在边境抗敌,她也跟着来了,结果误入敌营被敌军抓到了,将她绑至城墙上,以刀横在喉前,威胁着华易退兵。
  华易是一点也没纠结忠义两难全,鱼和熊掌能不能兼得的问题。倚在一旁听完了敌军的叨逼叨,然后他张臂弯弓,眼睛都不眨一下,一箭穿喉,死不瞑目。
  是华易带着笑亲手射死了自己的未婚妻。
  此一事例不足以被叫做“阎王。”原是因为他回了京城,年纪轻轻已经官拜刑部左侍郎,雷霆手段可想而知。
  传说他是一个酷吏,剥人皮挖人心等各种残酷的行刑手段他都亲自实施过。哪怕正在吃饭,恰好要去行刑,被溅一身血后,洗干净后,依旧可以面不改色继续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思及此,他知道宋安松肯定在他那座花轿里哭,宋檀其实觉得宋安松有那么一点点可怜。
  不过凭他们爹只是一个户部右侍郎,而能将儿子能嫁给军功和爵位在身,又家境显赫且前途无量的当朝大臣来说,无疑的又是攀上了另一个高枝。
  不知不觉间,宋檀方才还十分清明的意识开始一点点变得昏昏沉沉。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看看我的新文呀!
  《穿书后东北大哥成了团宠》
  大家动动小手点点收藏呀!!!
  文案如下:
  李秋常,大金链子大金表,一天三顿小烧烤。
  某天穿成了玛丽苏小说《全世界没有男人不爱我》里的自闭青年,每天遭受校园暴力,被万人迷女主当成工具人,结局只有三个字:失踪了。
  李秋常拍案而起:我血性东北虎从没受过这委屈!
  他肆无忌惮地开启崩人设之旅,热情似火,豪情万丈,收了一众男配小弟。结果岂料这些男配最后……
  都想搞他?
  女主:大哥还是你会!出书吧!想买!
  某次李哥花费重金,从论坛找了个期末作业代写,结果三科三挂,损失惨重。
  东北虎发扬其血性,分分钟上去扒人马甲,与人撕x。
  撕到一半的时候——
  大佬秦亭面无表情:同学,我是你新的代课老师,请多关照。
  ……晴天霹雳。
  #王八蛋老师代写作业 还挂自己#
  #反派大佬接单 欺诈炮灰消费者#
  *
  突然有一天李哥发现,他的小弟们不再围着他转,反而离他八百米远
  还恭敬地喊他大嫂……
  小剧场:
  李秋常时常在大反派秦亭面前展现自己的血性,然而——
  脚一滑,表演了个劈叉。
  手一抖,小黄片音量震破天际。
  秦亭愣了一秒,瞅他:宝贝儿你挺野啊
  漂亮虎比校霸大哥受x鬼畜腹黑反派大佬攻
  李秋常(受)万人迷东北大哥,鉴婊小达人,专治各种不服。
  秦亭(攻)纯正大反派,看热闹不嫌事大,专治李哥。
  ---------------
 
 
第2章 搞错
  迎亲队伍的马蹄和脚步将地面踩踏得一片泥泞。
  泥水溅到为了捡钱而蜂拥而上的路人的鞋面、裤管上,又显出这繁华绮丽背后拥挤脏污嘈杂的一面。
  不知过了多久,宋檀能感觉到花轿停了下来。
  盖着红盖头的他,只能低头看到自己的鞋子。
  他被人牵领着出来,但他现在觉得自己的头很沉很沉,周围的喧闹声入耳里都变得嗡嗡作响。
  脑内的一切都开始化作一缕朦胧的烟云,碰不得也抓不住,渐渐地渐渐模糊。
  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困惑,只是他却想不起来为何困惑,困惑什么。
  有人搀扶着他走了几步,他便站不住了,不只是头沉了,他的手脚都开始发沉无力。他微微倚在一人背上稍作歇息。
  下一刻,他感到双脚离地,一双手横在他的膝弯下,他被人打横抱了起来。
  宋檀顺势就搂住那人脖子,头歪在那人胸前,贴着那人的胸膛,宋檀听得见他一波一波的心跳,蓬勃有力的搏动意外的让他感到安心。
  像是过了很久很久又好像不过须臾间。
  宋檀听见一声近在耳边的低笑,随后他便被放下了。
  纵是浑浑噩噩,宋檀依旧记得他是来嫁人的。
  他努力的听着拔高了声调刺耳的像一只公鸡打鸣一样的男声的指令,任由人拨转他的身体,按着他的盖头。
  一敬天地,二谢父母,终成夫妻,如是三跪拜三叩首。
  公鸡又打鸣:“礼——成——”
  随后他被人带进一个屋子里,身下柔软煊和的触感让他知道他是坐在床上的。
  知道是床他反而越来越困了,忍不住的打瞌睡。他仅剩的那点清明的意识,犹如一点萤火,在他涣散的脑内起起落落,最后翩跹的飞远。
  于是宋檀也不管那么多了,他直接把盖头掀开,大红盖头被他掷在地上,是一块四四方方十分工整的布。把鞋一蹬,东一只西一只。
  他钻进被子里向床的内侧滚了滚,抱着被角寻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沉沉睡去。
  月上中天,新郎官终于被宾客放过,他从席间退下,脸上除了挂着笑还微带三分醉意,被人领去作他与宋檀新房的院子。
  院子坐落在大宅的深处,绕过几处由太湖石堆积而成的假山,内有一方荷花池,池上架有一条长长的回廊,正通往房门。
  一只只小巧、做工精细的红纱灯笼悬挂在廊檐下,风一过,都微微摆动着,在地上投下虚晃的影子。
  灯笼上贴有一张囍字,烛光从内中照出,使得囍字颜色深沉接近暗红。有飞虫扑落到灯笼上,细听之下,扑簌有声。
  这样的夜色,月色莹然下,很适合做点什么。
  宋檀进入一场蒙昧的昏睡中,浮浮沉沉间,便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力拉起,将他整个人都从被子里捞了出来,宋檀仍然闭着眼睛极不情愿的坐了起来。
  被扰了好眠,宋檀眉头刚一皱起,手里就被塞了一个物什。
  自己的胳膊被抬起,又被另一个人的胳膊圈挎住,宋檀的神识回来了一些,知道这是新婚之夜的大礼,他手里的物什是个酒杯,他们在行交杯之礼。
  这是大礼,理应严肃相待,而宋檀微微睁开的眼神是恍恍惚惚的,借着暖黄的灯色,不知是不是错觉。
  只是朦胧的感觉对面闪烁着两点柔和的光亮在安静的凝视着他。
  宋檀手仍也无力,微一抖,酒杯里酒倾溅了几滴在他的衣衫上。
  幸而被对方及时握住了手,稳住了酒杯倾斜的方向。
  宋檀作势要把酒杯往嘴边送,下一刻,手中的酒杯就被夺走了。
  那人在给他以口渡酒。
  宋檀是大大方方的接受全部吞咽入腹,只被对方渡了一杯,宋檀像是喝不够似的,又自己迎上去了。如是反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