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高冷死对头总想追求我[仙侠修真]——二红熊猫

时间:2020-07-27 09:40:34  作者:二红熊猫

 

 
  文案:
  裴暮雪乃是天下第一灵修,他有一个死对头,名叫李无晴。
  李无晴高冷寡言,却行为古怪,单单爱在他眼前晃悠找茬。
  他们明枪暗箭,见招拆招。
  直到某日,裴暮雪不幸变成了一只鸟崽,被李无晴捡回了家。
  他支棱着一身柔软蓬松的白毛,眨着一双水汪汪圆溜溜的小眼睛,看着镜中自己头顶竖起的一绺呆毛,简直晴天霹雳。
  李无晴一脸冰山如故,在他面前摆开一些谷物,“来,进食。”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能不能好好当死对头了!
  李无晴手持《追求道侣一百法》,揉着自家白白软软的小鸟崽,道:“我觉得,裴暮雪喜欢我,我也喜欢他。”
  裴暮雪:???!
  他喜欢的明明是风度翩翩的魔教少主无凌!
  虽然无凌头戴斗笠,从未以真面目示人,可是他才不是颜狗,李无晴再俊美他也不会屈服!
  于是,他的日常变成了——
  无凌:“我喜欢你。”
  李无晴:“我比他更喜欢你。”
  后来,知道真相的裴暮雪眼泪掉下来,如何惩罚披马甲戏精老攻,在线等!
  1V1,HE
 
 
 
 
第1章 
  裴暮雪气势凌厉,眼中迸发出一道精光,和敌人对峙着。
  他,堂堂一个天才修者,千山派人人敬仰的小师叔,正经历着人生中最危急的生死攸关时刻。
  对面敌人体型庞大,目露凶光,恶狠狠瞪着他,气氛剑拔弩张,激战一触即发。
  “喵呜~”敌人终于按捺不住,吸着鼻子俯身扑了过来,它眼中映出一只炸着毛的鸟崽团子,利爪现锋芒。
  裴暮雪心提到了嗓子眼,“啾”一声后,扑扇着小翅膀艰难躲闪,眨巴着圆眼差点飙泪。
  一旁铜镜映出了他惊惶的身姿。
  一身柔软蓬松的白毛支棱着,一双滴溜溜的圆眼睛眨巴着,一对小巧孱弱的翅膀扇出了残影,额头上那一绺顽强翘起的呆毛颤抖着。
  他的翅膀软乎乎,奋力扑腾了许久,才堪堪避过那凶险利爪。敌人大花猫自然是不甘心的,调整了身姿,转头跃了过来。
  裴暮雪操控着不甚熟悉的身躯,笨拙地飞至房顶的横梁上,抖了抖羽毛,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时,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果真变成了一只可怜弱小又无助的鸟崽团子。
  天降大难,难以置信,简直是晴天霹雳!
  往日,他修为独步天下,一出手风华绝代,惊艳无数修者,被奉为求仙问道之路上的先驱楷模,是多么的意气风发。
  可谁能想到,如今竟落到了这样的境地,一朝落难被猫欺,那叫一个惨字了得。
  大花猫忙乱中撞倒了铜镜,一声巨响将它吓得抖了三抖,然后只能在下方望鸟兴叹。
  裴暮雪不再理睬大花猫,小爪子紧紧嵌进横梁缝隙,定了定神,仔细回想着自己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
  昨日是一年一度的祈缘之日,每年这日,许多修者们聚集在淮川尽头的结缘树下,挂上心仪道侣的名牌,以此祈愿。
  他就是在结缘树附近感到身体异样,意识突然陷入一片混沌。等再睁眼时,他就身处于这个陌生的房间中,而且还变成了一只鸟!
  是自己修炼不小心入了误区,还是有人特意暗算?
  他一边快速回忆着可疑之处,一边仰起脑壳仔细打量着屋子。
  陈列不多但很整洁,一桌一椅一榻,墙角放着一个红木架子,摆放着各种修谱剑法典籍。桌上的那个印花小薄毯,就是他刚刚醒来的地方。
  这里应该是一个修者的居所。裴暮雪定睛一看,架子侧面隐隐刻着一个三条纹图案,像是隔壁万水门的标识。
  此处是万水门?
  裴暮雪一愣,心中警铃大作。
  万水门和千山派比邻而居,同位于淮川峰。不过因为两位掌门之间的种种恩怨,两个门派完全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弟子们互相见了个个分外眼红,明里暗里卯着劲比拼,就算是夺妻之恨也不过如此了。
  要是被万水门之人发现了自己的身份,岂不是插翅难逃!
  想到这里,裴暮雪脑海里不由得浮现了一个白衣人影,他的死对头李无晴就是万水门的大师兄。
  昨日,他的确在结缘树前见过李无晴一面,还被对方狠狠嘲讽了。
  说到李无晴这个人,倒也是翩翩君子,模样上佳,完全不像万水门其他弟子那样暴躁又好战。但不知为何,裴暮雪总觉得这个人很讨厌自己,有事无事都要过来找茬。
  就比如昨日的结缘树前,写着李无晴三字的名牌飘飘摇摇数不胜数,写着裴暮雪三字的名牌却孤零零只有一个,大批的女修都莫名转投了李无晴名下,和往年完全不一样。
  这当然只是一件小事,裴暮雪一点也不介意,真的一点一点也不介意。
  偏偏当他偶遇李无晴的时候,这人还要特地拦在他面前,看着他似笑非笑,一副很高兴的模样,简直莫名其妙。
  裴暮雪就忍不住想了,自己最近之所以这么不顺利,难道也是这小子在背后作梗?毕竟他以前做过的坏事不止一件。
  前些日子他就装模作样约自己出去,结果放了个大鸽子,害他独自被一群魔兽偷袭。
  如今……自己之所以变成鸟,搞不好也是李无晴在暗算自己?
  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人影慢慢走了进来,打断了裴暮雪的分析。
  裴暮雪抬起呆毛头,一下傻了,背后的毛吓得蓬了起来,后退两步,在横梁上缩成一个球。
  白色的外衫、淡漠的神色、清冷的气场,这不是李无晴又是谁?
  裴暮雪欲哭无泪,孤身一只鸟深陷了敌营,简直不能更糟的处境。
  李无晴一把揪起大花猫的尾巴,在它嘴里塞了一块桂花糕,利落而熟练地丢出了窗户,然后抬起头,缓缓朝裴暮雪伸出了手。
  纵然变成鸟,裴暮雪的目力依旧极好,可以清楚地看到那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指,有着练剑之人特有的薄茧,宽厚有力。
  一人一鸟僵持着,裴暮雪在横梁后探出一根呆毛两只眼,一副可怜无助的模样。
  他怎么敢下去,如果分析的没错,现在下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他把李无晴当死对头,李无晴又岂会对他有好感,大家彼此彼此罢了。
  李无晴看了看他,从怀中掏出一个锡纸包,一层层打开。裴暮雪这才发现自己饿了,圆眼睛里不由得多了一丝期待。
  不行!
  他忽的清醒,就算是山珍海味也不能碰,万一他背后藏着刀呢。
  打定主意,他往后缩了缩,只露出半只眼睛偷偷观察着。
  锡纸完全打开,大敞着口子,露出了几根黑黑灰灰的玩意儿——
  似乎是烤熟的蚯蚓?!
  这小子果然不安好心!
  裴暮雪受到了惊吓,抖着嗓子发出一声细嫩的惊呼,翅膀颤了颤,差点一头栽下去。
  李无晴托着锡纸,再次冲他伸出了手。裴暮雪犹如看到了洪水猛兽,生无可恋的缩起细脖。
  他从未见过如此敬业的死对头!
  李无晴轻轻道:“来,进食。”
  裴暮雪白眼一翻,退到最里面,脑壳埋进微微颤抖的翅膀下,拒绝看到他的脸。
  然而,下面安静了。
  裴暮雪埋了一会儿脑壳,还是悄悄抬起翅膀尖,露出一个缝隙偷偷看下去。
  此时天色已晚,李无晴点燃了一盏油灯,面前放着一本厚厚的典籍,仔细研读着,似乎完全忘了他的存在。
  裴暮雪紧绷的神经松了一丝,悄悄倚在横梁上休息。小鸟状态的他太弱小了,稍微动几动,就消耗了大半体力。
  他歪着小脑袋,看着似乎已经不再搭理他的李无晴。
  那人正以最标准的姿势端坐在桌前,全神贯注做着批注。
  身为万水门的大师兄,李无晴乃是修仙界无人不知的才俊。他根骨绝佳天赋异禀,而且勤奋持正。同时,他又清冷寡念,既不在人前虚与委蛇,又不招惹是是非非——
  除了裴暮雪自己。
  裴暮雪看着那如豆的灯火,想着自己如今沦落到了这个境地,不禁悲从中来。
  时间一点一滴逝去,他逐渐感觉腹中空空,疲倦饥饿的状态将他席卷,不禁柔嫩尖细地叫了一声。
  他想说饿,可出口的只是一声弱气的“啾”。
  突然,后颈一疼,裴暮雪还没回过神,就发现自己巴掌大的身躯被提溜起来,被强行捉了下去。
  差点忘了,李无晴这小子会御剑。
  李无晴重新打开了锡纸,将他提溜到了蚯蚓前。
  裴暮雪惊慌失措,如今的自己只有小小一团,完全不可能和李无晴抗衡。
  他惊叫着,全身的毛炸起,徒劳地扇着小翅膀飞起,在屋子里极速旋了几道毫无规律的弧线,白毛四下翻飞。
  李无晴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不要怕。”
  “啾啾啾!”白色团子倏地飞至墙角,浑身颤抖着。
  他想大骂李无晴是个居心叵测的阴险狡诈之人,可一出口,只是一阵杂乱无章的叽叽喳喳声。
  “小鸟,我不是坏人,”李无晴扬了扬蚯蚓,尽力放缓声音,“你在野地里昏迷,不带回来会没命的。”
  “啾?”裴暮雪这才放下护着脑壳的小翅膀,将信将疑地盯着他。
  难道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捡自己回来纯粹是巧合……
  想到此,可他又看了一眼那蚯蚓,再度颤抖起来,“啾啾啾啾……”
  蚯蚓太脏了……
  李无晴无奈地看看他,将蚯蚓收起,换成了一碗稀粥,然后慢慢靠近,趁其不备抓住了这只颤抖的团子。
  裴暮雪逃脱无望,眼睁睁看着他稀粥推到自己面前,然后走开不知忙活什么去了。
  观察了一番,又闻了几闻,小瓷碗里的粥并无异样,他才试探着喝了一口。
  还挺美味的。
  他终于放下了戒心,小口小口地喝空了半碗。
  填饱了肚子,他看了看李无晴挺拔的背影,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先休息,待养精蓄锐之后再考虑逃走之法。
  这时,裴暮雪瞥见了桌上那本大部头,目光停留在书脊上,只见一行大字无比清晰——《追求道侣一百法》。
  这就实在意想不到了,李无晴看着一本正经挑灯夜读,结果读的不是修谱,也不是剑法。眼高于顶的他,居然动了追求道侣的思春心绪。
  裴暮雪清醒了大半,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跳起,欲靠近看个仔细。
  后颈又一疼,李无晴轻轻按住了他,另一只手里提着一只小巧可爱的笼子。
  裴暮雪一个激灵从他手指下跳开,看不出来啊,这小子想囚禁自己!
  “你的新家,”李无晴看见他害怕的模样,便活动了一下笼门,解释道,“随时可以出来。”
  平心而论,裴暮雪不得不承认,他的声音很好听,如泉水一般清冽,可由于他一向冷漠的性子,又微微带了一丝冷意。
  裴暮雪抖了抖,无力地抗议:“啾啾啾!”
  我不住笼子,更喜欢睡床!
  李无晴看了看笼子,慢慢向他走近。
  裴暮雪知道他听不懂自己的话,只能被迫接受这个事实,小声嘀咕着:“啾啾,啾啾啾!”
  灰不拉叽的,和外头卖的漂亮鸟笼差远了!
  李无晴脚步一顿,回头翻找着,很快拿来几根彩色绸带,缠在了四周,将鸟笼装点了起来,并在里面铺了一层厚厚的毛垫,放上了水碗。
  裴暮雪再次被揪起,他浑身扑腾着,几根白毛应声而落,然后被强行塞了进去。
  “呯”的一声,鸟笼关上,他的鸟身自由也没了。
  裴暮雪趔趄几下站稳,小爪子蹬在笼门上,可惜他的力气太小,笼门纹丝不动。挣扎许久,他的呆毛都落了下去,虚虚搭在额间,无力地叫着。
  可李无晴完全无视了他尖细柔嫩的叫声,裴暮雪认命地一头栽倒在毛垫上。
  这时,李无晴脱下了外衫,修身的里衣勾勒出了他劲瘦的身形,黑色腰带衬得腰线更加完美。
  裴暮雪仰着肚皮歪在毛垫里,此刻突然被晃了眼,不由得探起脑壳,多扫了那人几眼。
  入夜已久,李无晴洗漱一番,给裴暮雪换了水,熄灭了油灯上了榻。
  隐隐月色,一根呆毛悄悄伸出笼子,裴暮雪倾着身子探着脑壳暗暗观察。
  敢把他关进笼子?他得想办法找回一点场子。
  看着舒舒服服躺下的李无晴,裴暮雪闪着狡黠的目光,尖利的嗓音瞬间响彻在黑暗中,无比吵闹。
  可李无晴脑袋动都没动,手指轻轻一晃,一道静音咒反手打在了鸟笼上,隔绝了一切扰人清梦的声音。
  裴暮雪悻悻住嘴。
  月光透过窗子倾泻而下,给李无晴的眉眼里添了一分柔白的仙气。
  裴暮雪没别的事可做,就这么看着睡梦中那人。
  在这种时候,李无晴倒真是个安静的美男子。裴暮雪看着看着,不禁有些入神,难怪修真界会有这么多女修倾心于这个小子啊。
  不知道为什么,裴暮雪突然想起那本《追求道侣一百法》。
  李无晴居然已经有想要追求的道侣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女修这么幸运……呸,不对,是不知道哪个女修这么倒霉,竟然被这个惹人讨厌的家伙给盯上。
  裴暮雪突然炸起了浑身的毛,心里一万个不爽。
  思前想后了一阵,裴暮雪浑身的毛又软软地缩了回去。
  他如今成为这样的小鸟,被李无晴捉住了,这样的境遇其实也是一个机会。
  他可以和李无晴亲密接触,获得第一手绝密消息,迟早能知道那个倒霉的女修究竟是谁。
  哼。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预收《破产后巨佬装穷套路我》求收藏QAQ
  破产是什么体验?
  前霸总:谢邀,人在街头房已抵押,就剩下一条底裤。所幸被一个小白领捡回了家,他好看爱笑又居家。本人情绪稳定,甚至想来一场贫穷而浪漫的真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