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影卫难当——云鹤锁朝堂

时间:2020-07-27 09:38:57  作者:云鹤锁朝堂

 

 
  文案:
  这年头的影卫不仅要会杀人能暖床,惹了主上生气还要面临被送人的危险。
  玄影不怕被惩罚,只怕被主上彻底厌弃。但他没想到,原来比被厌弃更可怕的,还有同床异梦、终了仍被欺瞒的绝望。
  伤透了心,用尽了情,再坚强隐忍的人也有受不住的一天,当玄影终于学会了放手,原本不屑一顾的人却开始纠缠不放。
  “你说过永远不会从本王身边离开的,你说过最在乎本王的,那现在呢?你的爱呢?本王命令你,继续爱下去!”“主上恕罪,属下不敢离开,但……属下认罚,属下做不到。”可是那句“不敢离开”最后也成了空话,大仇得报万事皆定,某人一边找着远走高飞的小影卫,一边只剩下悔不当初
  ……只可惜那跑掉的小影卫哪里知道
  ——早在不经意间,他那冷心冷情的主上也是动了心,所思所念,一点不比他少。
 
 
第1章 鞭刑
  “啪!”“啪!”“啪——”
  “一……”
  “二……”
  “三唔!”
  阴暗的房间里,高高扬起的粗鞭毫不留情地落在被吊绑起来的人身上。
  那人上半身的黑衣已经被完全打破打碎,粗硬的鞭尾甩在身上,一次又一次地留下狰狞的伤口。
  然而哪怕身上剧痛无比,玄影也不得不咬牙报数,忍不住一声哀嚎,只能换来掌刑者的一句“加罚十鞭”。
  玄影早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暗室受罚,除了第一次不经意地闷哼呼痛,后半程就算咬破唇角,他也不肯多喊一声。
  可是纵然如此……“啪!”“啪!”“啪!”
  随着落在身上的鞭数越来越多,玄影背后渐渐失去知觉,加上领罚之前受的内伤,他全然进入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所谓报数,也无知无觉地忘过去。
  但从来无心无情的掌刑者,面对此情此景却不会有一丝怜悯。
  连着数十鞭过去没听见报数声,天仞停下来,转身便是走向一处瓷缸,随手端出半盆水——哗!
  混杂着药物和盐粒的盐水浇在身上,玄影混沌之中猛地一个激灵,很快就是背后伤口一片火辣辣的疼:“呜嗷——”
  玄影再也忍不住了,他痛呼出声,死死咬住了牙关,却还是抵不住从嘴边溢出的破碎呻吟。
  专门用来惩罚失败者和违命者的药物,能在沾染后的第一时间把直觉放大数百倍,隐忍如玄影,也是受不了随之带来的加倍痛楚。
  掌刑者见状不见丁点动容,只管站定,一直到玄影稍微缓过一点大口喘着粗气的时候,这才开口。
  “余六十,翻倍一百二十鞭,再有未报数,翻三倍。”天仞冷冷地说完,不给玄影反应的时间,反手又是一鞭甩上去。
  “唔一!”从玄影嘴角溢出的一滴呻吟很快被他咽下去,转而变成一声沙哑的报数。
  后半程,暗室内的闷哼声和数字交织在一起,和鞭打声交相辉映,只溅得满地血色……
  一个时辰后,天仞最后“唰唰”两鞭,直接打断吊在玄影手腕上的两根麻绳。
  只听“噗通”一声,玄影直接扑倒在地,半天没能起来。
  就在这时候,天仞突然开口,冰冷的声音回荡在阴暗的暗室中,也震荡在玄影心尖上,
  “媚主犯上,抗命不从,自作主张,玄影,你真是行得很啊!”
  天仞说得咬牙切齿,望着玄影的目光中多是气愤,又难免多了几分恨铁不成钢的失望。
  “你以为主上的‘情毒’需要你吗?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主上再三强调任何人不许靠近,只你有主意!”
  “堂堂四大影卫之一去爬主上的床,去主动承欢,玄影,你现在还有命活在暗室受罚,可真是走了大运!”
  “你……”
  天仞有心继续责骂,可望着地上趴到的人形,脚下的血水扔在流动,他的话蓦然说不出口了。
  过了许久之后,暗室中终于隐隐响起一点声音:“属下……知错。”
  天仞闻言身体一震,再看玄影,先前的气势瞬间分崩离析。
  他不知想到了什么,望着玄影的目光里带了稍许怜悯,只这怜悯也只一瞬,随之天仞便是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句:“引以为戒,好自为之吧。”
  片刻,天仞单膝跪到暗室外,正前方的座位上,一个墨袍男子端坐,面容冷凝,平白给厅内加了几分寒意。
  “三百鞭执行完毕,加罚七十,请主上令。”天仞低着头恭敬地说道。
  坐于主位上的墨袍男子闻声手上动作不变,从容地将茶盏递到嘴边,轻抿过后,目光才倏尔转回到天仞身上,各中薄凉显而易见。
  “继续罚,连鞭三日,其余按影阁的规矩来!”
  说完,墨袍男子起身,把茶盏往桌上重重一放,冷笑一身转身离去。
  他身后的一众黑衣人齐齐跪地,无声注视着男子走远,只有天仞回道:“是,主上。”
  话语中的恭敬谦卑比之从前不带分毫减少,但细看他的眼神,其中却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悲凉。
 
 
第2章 你只是本王养的一条狗
  玄影被罚的事情可轻可重。
  瑞王府在编影卫一百三十人,唯天地玄黄四大影首为最,四人不论武功还是操行,绝对是在编影卫之中最强。
  四人又从刑医护杀四处分掌一权,领天地玄黄之称,再由瑞王赐名,分别命名天仞、地仁、玄影、黄魅。
  若是平时玄影的哪次任务有个小失误,天仞在警戒教训之余,也难免手下留情。
  偏偏这一回……
  从那天玄影被瑞王亲手拖到暗室后,瑞王亲自下令处刑,更是亲自监刑,但凡天仞甩鞭的力道轻一点,立刻就能被指出来。
  更别说玄影受罚后,按照影阁的规矩,不仅不得上药疗伤,还要断水断粮。
  再在伤口上撒上一层密密麻麻的蚀骨散,那种将痛楚放大数百倍、宛若万蚁噬心的滋味,当真让人生不如死。
  谢逸潜这回是铁了心要重罚严惩了,且没人能求得了情。
  整整三天,从掌刑的天仞到受刑的玄影,乃至一甘观刑的影卫,简直度日如年。
  当天仞落下最后一鞭,那双一向沉稳的手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天仞的背后已经一层冷汗。
  要不是谢逸潜特意嘱托了一句“别把人弄死”,只这几天的惩罚力道,天仞甚至怀疑,这是主上要将人虐杀抛弃了。
  天仞看着几乎失去全部意识的玄影,偏过头不忍再看。
  片刻后他正待蹲下去看看玄影的情况,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都退下。”
  天仞心头一颤,转身却不敢抬头,只管沉声应道:“是,主上……”
  再想说什么,可不经意看见主上面无表情的样子,他的三两句求情又不得不吞下去。
  天仞一面领着其余几个影卫退出暗室,一面忧心忡忡,但——
  既然主上能把人留三日,想来是不会要玄影命了吧?
  待无关人等全部退下去,小小的一方暗室中,终于只剩下玄影和谢逸潜两人。
  而此时,刚才还奄奄一息的人却已经挣扎几次,跌跌倒到半晌,到底强撑着跪在谢逸潜脚边。
  玄影的上半身全部赤裸,前前后后尽是鞭痕,翻起的血肉遍布上身,一眼望去根本找不出一块好地方。
  然而就是这样,不管前胸还是后背,玄影的身上还是撒了一层白色粉末。
  即便是玄影没有呼痛,但看他不断颤抖的身体,还有一声声粗重的喘息,以及那些和血水混杂在一起的汗珠,蚀骨散的效力还是一如既往。
  刚被粗暴的承欢一夜后,转而就是这样无穷尽的三日鞭罚,按理说此时的玄影,就是没有憎恨也该多少有些埋怨。
  可事实上,当他混沌中听见主上的声调后,他的第一反应还是挣扎着起身行礼。
  如今更是跪伏在谢逸潜脚边,声音嘶哑:“属下有罪,求主上责罚……”
  奈何谢逸潜几日来还是忘不了那荒唐的一夜,被他恭顺的态度弄得更是心烦意乱。
  他怎么也没想到,一直跟在身边的影卫,会暗中藏了那种不堪的心思。
  思及此处,谢逸潜的心中不觉暴虐起来,他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一脚踢向玄影。
  没收住的力道让本就虚弱不堪的人猛地向后一仰,玄影猝不及防,胸口正中一脚,直生生地倒在地上,又一滚重新趴到地上。
  “你不过是本王养的一条狗,谁给你的胆子,一条狗还敢肖想主人?”满是嘲讽的声音响起,一遍遍回荡在空幽的暗室中。
  一条狗又怎么可能配拥有人的情感,自然是不敢去肖想主人的。
  他这条狗,就该永远待在泥土里,对于主上只能遥遥远望,不得亲近不得亵渎。
  玄影闻言,嘴角流出一抹苦笑,紧贴地面的眼中,那抹绝望怎么都掩不住。
 
 
第3章 最信任的人
  只是玄影怎么也没想到,那些满是厌恶的话语,于他不过最简单的戳心,真正让人难以接受的……
  谢逸潜想起前几天夜里那具极尽纠缠,又极尽放荡主动的身体,曾几何时他所想象的,娶一个温柔贤惠的王妃厮守一生,也在那具身体的相拥下彻底破碎。
  谢逸潜的嘴角勾起一个满是恶意的笑:“既然玄影大人杀人暖床样样精通,那本王可要物尽其用才行。”
  “听说梁王殿下最近想要几个怜人琴师尝尝鲜,本王又正想和梁王殿下搞搞关系,几番细想都找不到合适的人,谁知道,原来最合适的人就在眼皮子底下。”
  幽幽的声音飘荡在玄影耳边,缥缈的声调似有若无,偏偏每个字又都打在玄影心尖尖上。
  “主上……”玄影的喉咙一阵阵发干,他忍不住偏过头,靠在泥泞的地面上,满身狼狈地望向高高在上的男人。
  只可惜谢逸潜冰冷的心不会为此颤动分毫,他死盯着玄影,继续说道:“前几日梁王殿下放在本王酒中的情毒还没来得及答谢,殿下好不容易有什么需求……”
  他完全明白玄影的弱点所在,想起那日夜里满是情愫的黑眸,谢逸潜利用得更是得心应手。
  他的话几乎让玄影找不出反驳的理由:“不知你可愿为本王分忧,到梁王府走上这一趟?”
  “玄影,本王可最是信任你了,就算你大逆不道犯下大错,本王都不忍严罚,你一定不会让本王失望吧?”
  听他说来,好像那个要求天仞务必鞭鞭尽全力的人不是他似的,而对于生死仇敌的梁王,他又如何企盼交好一般。
  说着说着,谢逸潜蹲下身,抬手捏住玄影的下巴,强势地扭过玄影的脸,和掩藏在血污下却仍旧晶亮的眸子直直相对。
  玄影清楚地听到自己心脏开始“噗通噗通”得剧烈跳动,尤其是在看见主上希冀的目光后,他甚至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
  明明……主上是说,要将他送给梁王的。
  “你愿意去吗?待到任务完成,你还是能回来本王身边的。”谢逸潜抛出最后一个诱饵。
  当下巴上的那双手开始无意识滑动,玄影被面前那双幽深的墨瞳吸引着,不自觉点了点头:“属下……听令。”
  终于骗到了想听的答案,谢逸潜顿时笑了,冷凝的面孔霎时宛若冬日冰莲,让玄影一时间看呆了眼。
  直到谢逸潜猛地抽回手,玄影的脸“砰”一声摔回地上,撞击震得他大脑一阵发昏。
  而谢逸潜也撕下伪善的表情,他烦躁地甩了甩手上的血水,嫌弃地看了玄影一眼,抬脚快步离开。
  只是离开的谢逸潜同样没看见,在他离去后,瘫软在地上的那具身体,在半晌的沉寂后,终于回过神来的人抑制不住地痉挛起来。
  玄影死死咬紧牙关,到最后再也忍不住心痛,一声声地呜咽出来:“主上、主上……”
  豆大的泪珠顺着玄影的侧颊滑落坠地,印染大片水花。
  “属下知错了,别不要属下……”
  当天夜里,终于被从暗室放出来的玄影不顾地仁劝诫,拖着破败的身体,执意领了守夜的差事。
  哪怕他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难受,连同身后难以启齿的地方都牵制着他的行动。
  玄影还是多余跑去谢逸潜院中,趴在屋顶,借着屋顶那个狭小的孔洞,近乎贪婪地看着下面的睡眼。
  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孔上,鬓若刀裁,眉如墨画,挺翘的鼻梁和殷红的薄唇交相辉映,明明是一副薄凉的面孔,但在雪白亵衣的映衬下,平添几分脆弱。
  玄影看得眼睛酸涩,忍不住闭了闭眼,可在稍微一缓过后,又连忙睁眼继续盯看,唯恐耽搁了丁点时间。
  就像濒死之人,死前也要了结余愿才行。
  玄影实在不知道,往后的日子里,他真的还能有机会回到主上身边吗?
 
 
第4章 自重点,别犯贱
  既是谢逸潜把话放出去了,基本没了更改的可能。
  以至于当天仞等人得知主上要将玄影送去梁王府做宠的消息时,玄影已然离开王府多时。
  王府后院,天仞负手而立,脸上的怒容难掩,他瞪着面前的影卫,掩在身后的双手紧紧攥起。
  “为什么不早来告诉我?玄影大人被主上遣派,领了任务出发不知道去影阁报备吗?玄影不清楚,你们也都是死的吗!”说到最后,天仞甚至用上了一丝内力。
  前面跪着的十几个人皆是战战兢兢,听着来自首领的训诫大气不敢出一声,看似无限恭敬,只不过——
  天仞猛然挥手,夹杂着内力的掌风直生生打向正前方的一人:“有什么不满说出来,背后使阴司,你算什么东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