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变成人后我和影帝HE了[爽文]——牧冶

时间:2020-07-26 09:22:43  作者:牧冶

 

 
  文案
  易缪,娱乐圈颜值天花板,鼻梁上的一颗小痣勾了多少粉丝的魂,笑起来整个世界都沦陷在他翘起的猫咪唇中。
  顶级娱乐公司老板是他经纪人。
  各家资源争先恐后朝他投来。
  娱乐圈众大佬宠着投喂叫“崽”。
  但是鲜少有人知道,他曾经只是影帝成翊家的一只猫。
  变成人后的一段时间,一有机会他就往成翊房间钻,往他的床上爬,尝试往他的怀里蹭,结果换来对方的冷漠无情:你是谁?出去!离我远一点!
  易缪:……
  狗男人!你有必胜的决心吗?
  好不容易变成人何必受这情情爱爱的苦!工作他不香吗?
  于是,成翊发现从前只会黏人撒娇的小鲜肉,忽然风生水起,成了行走的荷尔蒙,移动的万人迷,最最最重要的是,他不理自己了!
  成翊:等等,我觉得你好像我家猫!
  易.爱工作.缪:勿cue未来影帝,谢谢!
  #易缪今天怼粉了吗#
  #缪缪今天更微博(划掉朋友圈)了吗#
  #今天易缪的机场照依旧是抽象派风格#
  1.妖修社会+同性可婚背景,受有一点金手指!
  2.苏爽娱乐圈小甜饼,无原型
  3.受慢慢学做人,它只是一只小猫咪呀
  4.微博:@牧冶
 
 
第1章 荔枝味相遇
  清晨下了场阵雨,虽说已经出了太阳,空气中依旧弥散着薄薄水汽。
  “还有十来分钟就到了我再叮嘱你几句啊。”一个长得有点凶的男人开着车,耳朵上别着一根烟,虽然穿的西装革履,但第一眼看了总让人觉得是道上的大哥。
  “一会儿到了节目组见到人记得问好,有礼貌点。记得之前来家里吃饭的程博吗?他是常驻嘉宾会照顾你,见面喊人家程老师,别程博程博的叫。”绕山路转弯,严晋按了声喇叭,“还有啊,成翊不一定来,别眼巴巴的蹲门口等着,如果不是他可能赶不过来,参加这节目的机会能落在你头上?如果真见到了,你….”
  “诶呀…”副驾驶上鼓囊囊的毛毯下传出一声响,易缪一把掀开罩在脑袋上的薄毯,皱着鼻子说,“你说了好几遍了,我耳朵都要起茧了。”
  快到中午了阳光渐强,透过车窗倾洒在他的脸上,过分白晢无暇的皮肤也被烤的暖洋洋的,他眼尾有些往下垂,眼皮上的褶皱深邃,眼睫长而翘,投射下一片阴影,鼻翼右侧有一颗明显的黑色小痣,光看上半张脸会觉得这是个又贵气又傲气的小公子,偏偏长了张可爱的猫咪唇,就是不笑也微微往上翘,配合着那双眉眼和表情,竟然人觉得有些稚气未脱,少年感扑面而来。
  “起茧子也得听,要是看到成翊也得给我把持住了,多念几遍清心咒,别把控制不住把你那猫耳朵露出来,真露出来你也不用进娱乐圈了,回去给我转呼啦圈!”
  易缪听着笑了下,“biubiu”两声,脑袋上冒出了一对毛茸茸的白色/猫耳,耳尖还有点粉,随之出现的尾巴骄傲的在半空晃了晃。
  “收回去!”严晋看着那尾巴就头疼。
  “biubiu”耳朵和尾巴应声消失,易缪打了个哈欠,补了一路觉这会儿精神头正好,他歪着脑袋,有些臭屁的开口道:“我控制的超级棒吧!”
  易缪不是人。
  他原本是影帝成翊的猫,在事故中丧生,一个星期后奇迹般的以人类的形态在影视基地醒来,身无分文又懵懵懂懂的他凭借过分亮眼的外貌被小剧组的制片发现,拉过去演了个小龙套,轻轻松松赚了三百块打车回了小区,在小区门口被保安拦下,又正巧被同是妖修的前邻居严晋捡了回去。
  严晋和易缪过去就有些渊源,把易缪捡回去后又带着他到妖怪办事处办理了证件,做了一系列身体检查,检查结果他是妖界唯一一个半进化的妖修,没法变回原形只能变出耳朵和尾巴。
  正因如此,易缪没有办法回到成翊身边,只能作为人在社会上生存。
  而易缪选择进入娱乐圈有一个原因是:易缪在小区里和老熟猫互怼的时候被人录了小视频传微博直接挂了两天热搜,全网在吹“猫语老师盛世美颜”的彩虹屁,易缪从查无此人陡然变成了一个香饽饽。
  严晋:“明天下午小齐来接你回去。”
  “你怎么不来接我呢?”车内空调温度有点低,“香饽饽”本人裹着毯子,鼻尖抵着车窗看窗外的景色,闻言随口问了句,“你不是我的经纪人吗?”
  经纪人...
  严晋没接手YT娱乐的时候确实是圈里的金牌经纪人,现在为了易缪这个小崽子重出山包吃包住还包接送,真的是面子里子全没了。
  “崽啊。”严晋瞥了眼还在愉悦看风景的那位,幽幽开口,“我也要工作的,你不是要独立要搬出去吗,这房子我不得帮你盯着?”
  严晋家房子太大了,易缪觉得空荡荡,预支了自己并不存在的工资要搬出去租房子住。
  听到严晋要帮自己找房子,他唇角一勾,小猫唇那漂亮的弧度更加明显,转过头的时候用手压了压嘴角,摆出一张酷哥的脸,拍拍严晋的肩老气横秋的安慰,“做的不错,我当大明星给你赚大钱。”
  严晋:“……”
  他总是理解不了易缪没由来的天真和自信。
  *
  易缪参加的真人秀叫“闲农简食”,拍摄地点为风景如画的少数民族聚居山村,是一档打着休闲田园名头的综艺,嘉宾们需要根据节目组给的菜单找食材做菜,断网劳作体会简单生活。
  常驻嘉宾有三位,著名节目主持人程博,老艺术家盛林还有当红的综艺咖武宇阳。
  作为曾经的猫中顶流,易缪面对摄像头并不紧张,瞥了摄像师一眼,微微一笑,拖着行李箱就开始狂奔。
  被甩在原地的摄像小哥:你拍逃生节目?
  易缪不是逃生,他现在有点激动。
  纵使刚才在车上答应严晋答应的好好的要冷静,但他的心脏一下车就开始剧烈跳动。想到可能会见到成翊,忐忑和喜悦就充斥着易缪的头脑,一路小跑到小屋外不远,易缪才堪堪停下,喘着粗气站在墙边定住了身子,向前小探半步又缩回去,抿着唇,瞅着地上的碎石子愣神。
  近乡情更怯,
  对于宠物来说有主人的地方就是家。
  在易缪心里成翊就是他的故乡,是他的所有思念和胆怯。
  不就是,不就是见个成翊吗?紧紧紧张什么!
  易缪在内心雄赳赳气昂昂的激励自己,一脚踢开碎石子,昂首挺胸迈步前进,走两步又停下,摸摸脸,转头红着耳朵问了身边唯一的活物摄像小哥:“我是不是特别帅?”
  摄像:“……”
  易缪点点头,“肯定帅的。”
  行李箱的轱辘摩擦着石阶发,成功引起了几位在院子里吃早午饭的嘉宾的注意。
  随着易缪的脚步上前,他的五官被一点一点地呈现在众人眼前,刚才还小脸通红的易缪此时,下敛嘴角,又是一副“我酷且无情”的样子。
  武宇阳离的最近看得最清楚,直男如他也被易缪的外貌惊艳住,倒吸一口气暗自想:这是哪位啊?素颜也这么好看?
  “缪缪!”
  程博的一声喊吓得武宇阳手中的筷子掉到了地上,他回了神,手忙脚乱的去捡筷子。
  他的反应把盛林逗乐了,打趣道:“阳阳看呆了?这么好看呢?”
  程博起身去接易缪,易缪一脸冷酷,但声音确实有点奶腔,乖乖叫了声“程老师好。”
  程博听到易缪软绵绵的问好,心一软,窝里横的小崽子在外头乖的不像话,抱了抱易缪,又接过他手里的箱子给大家介绍道,“这是易缪。”
  众人围过来欢迎,易缪每个人都问了好,人站着不动眼珠已经左右转悠,怎么只有三个?还有人呢?成翊…在吗?
  易缪委婉的问:“还有嘉宾吗?”
  “有,在屋里…”程博话还没说完,小屋的木门发出“嘎吱”的一声,有人要出来了,易缪嘴角开始上翘,连鼻梁上的一颗小痣也发散着喜悦的气息。
  门被拉开,走出来的却是个长相甜美的女生。
  “沐沐去屋里拿东西了。”
  柴沐,和易缪一样是这一期的飞行嘉宾,最新选秀出道的流量。
  易缪看到来人眼中要溢出来的笑意被失望掩盖,没有吗?成翊没来参加?他微垂眼帘,又向柴沐望了一眼,本来易缪眼尾有些向下垂,垂眸看人时眼尾的弧度自然让人感觉傲气和轻视。
  柴沐接收到这个眼神心里窝火,花了好大的功夫上了这个综艺,来的时候众人反应淡淡的,这会儿来了个网红就热情的围上去,这网红还看不上自己?算什么?
  虽然心里不舒服,她还是扬起了小脸,甜甜的和易缪打了个招呼。
  互相认识后,易缪把行李放了进去,程博给他盛了一碗面,易缪坐在离门口最近的座位上,无味的吃着面,耳朵敏锐的听着屋外的声音,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迅速转头。
  面还没吃完,节目组的任务卡就下达了,程博打开给大家念出来——今日菜单:菠萝咕噜肉、鱼香肉丝、麻婆豆腐、松鼠桂鱼。
  众人怼了几句节目组菜单日益无趣后,开始考虑食材来源。
  小屋里没有菠萝也缺豆腐和肉,盛林就提议几个人看家几个人去镇上用剩余的钱买点食材。
  呆在家的人镜头肯定不如外出的多,因为盛林刚提议柴沐就跃跃欲试要外出,讨论谁呆在家时,她状似体贴的开口,“易缪才到,这路上开车来回得六个小时,别累坏了,不如在家歇歇吧?”
  “我觉得不累。”柴沐说完,易缪抱着碗慢悠悠的回答。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成翊的易缪根本不想歇,没有成翊他呆在屋子里干嘛?谁听过让一只猫看家吗?闻所未闻!
  “不累就去镇上玩玩吧。”武宇阳帮漂亮弟弟说话,“我留着看家!山路绕来绕去,我坐程老师车后面跟玩蹦蹦车一样。”
  盛林也不想出去,留下来陪武宇阳。
  三个人分配的明明白白,柴沐也无话可说。
  *
  另一边,一辆车听在小镇集市门口,闻乾看了眼时间推了推副驾驶上的男人,“成翊,醒醒,刚才导演说程博他们来这买东西,你一会儿去跟他们会合吧。”
  成翊结束了浅眠,直起脑袋睁开眼,他的骨相立体,鼻梁高挺显得眼睛很深邃,眼型偏长却不是细长的那种,这个时候因为疲惫似乎变成了三眼皮,眼睑下也有点黑眼圈,右眼眼角有一个很明显的泪痣,嘴唇不算薄却恰到好处,他的整个五官长的精致却不显小气,大概上帝捏脸的时候过分偏心,五官每一部分单拎出来都称得上完美,完美的有距离。
  为了过来录节目,他连夜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从国外赶回来,几乎没睡。
  闻乾看着成翊略有些憔悴的脸,心里不是滋味,自从他的猫半个月前去世,成翊就把自己埋进工作里,像个永动机,平时不接的综艺也参加,这样下去身体会熬坏的。
  “咱不能这样下去了,这个综艺结束你给我休息一个星期,你…”
  “没事。”成翊拿了瓶水,摆手打断了闻乾的话,“我心里有数。”
  “行,你有数,前几天听你说家附近有个私生饭,怎么样了?”
  “保安说没有外来人员进来。”成翊拧开瓶盖喝了口水,脑中闪过那个私生饭的脸,他长得十分引人注意,让人在厌恶的情绪下也没法忘记他的脸,成翊甚至记得他鼻梁上有一颗小痣,可真算是疯了,“住户吧,不用管他。”
  “最近真的时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闻乾叹了口气,手机传来了微信消息的声音,他打开屏幕看了眼,“来了,你下去找他们吧,说在买菠萝还是买肉,前面就有水果摊。”
  *
  一路上,易缪蔫蔫的耷拉在窗边,柴沐在后面唱歌,程博认真开车偶尔聊两句,倒也莫名的融洽。
  到了小镇,三人分工,程博买肉,柴沐去买豆腐。
  易缪不会挑水果却谨记程博的嘱咐好好挑,装模做样地把整个摊位的水果摸了个遍,边摸边用余光打量小贩的微表情,小贩看出来他的为难,又见他长得好看讨人喜欢,从中挑了个个头适中又甜的递给易缪, “这个好,不糊弄你。”
  “去个零头,二十,要不要尝尝这个荔枝?”小贩剥开一个荔枝,递到易缪面前,抬了抬手,“甜呢。”
  易缪没吃过荔枝,当然他也没吃过菠萝,这些水果猫咪不能多吃,成翊明令禁止他吃,所以易缪现在是实打实的馋。
  没经得住诱惑吃了一个,甘甜的汁水爆在口中,易缪升华了,可是程博他们本来就只有二百多,还要以后用,给了他五十,只是买菠萝的,自己的钱早在下车的时候被节目组收走了...这荔枝他不能买。
  “甜吧?”小贩看他的表情就猜出来他的满意度,都准备动手帮忙装袋要称了,“我们价格最公道,你放心...”
  “别!我...我不喜欢吃这个!”易缪伸出一只手果断制止小贩,另一只恋恋不舍捏着荔枝壳的手出卖了他的心思。
  小贩困惑:“不好吃?”
  易缪委屈巴巴:“还好吧,就那样!”
  不,超好吃!
  这时,一只线条分明的胳膊从易缪的脸庞伸出,拿了一颗荔枝,阴影笼罩在易缪的身上,他闻到了熟悉的香水味,檀香混合着淡淡的葡萄酒香,少有的搭配,每一个都韵味深长,每一味都让易缪分外熟悉。
  “买吧。”男人的声音如同冬日里的雪滴落在热茶中,袅袅散出一缕烟,融化在听着心中,不算温柔带着点瓷质的清冷,把握着礼貌的距离。
  是成翊!
  易缪僵在一边,之前急切的想要找成翊,但不经意间人出现在自己身后,他却有一瞬间不知所措,甚至想缩到地底下,僵硬的扭头猛地扭头,易缪的唇微张,显得有点呆。
  成翊低头想看一眼嘉宾是谁,正好和易缪对视,鼻梁上的小痣,上扬的猫咪唇,不是堵在自己家门口的私生饭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