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远古入侵[末世]——痴嗔本真

时间:2020-07-26 09:21:03  作者:痴嗔本真

 

 
  文案:
  全球升温,冰川融化,曾经冰封在冰川之下的远古病毒复苏。
  带给远古生物灭顶之灾的远古病毒,再次降临。
  “每个人的基因里,都蕴含着或多或少的远古生物基因。只有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才会被激发出来。”
  “博士,如果没被激发出来呢?”
  “那就死。”
  (研究狂魔·真远古生物·你祖宗·受x基因变异巨型毛绒怪·开镜必死人·攻)
  ---
  程声刚来研究院做研究的第一年,就看上了院里的一个大兵,年轻,健美,英朗,像一头体态姣好的猎豹。
  段奕在程声刚来研究院的时候,就看中了这位年轻的博士,纤细,苍白,漂亮得像是枯木上盛开的唯一的花。
  于是,在程声离开研究院的时候,他把大兵一起拐走了。
  *一见钟情的只是身-体,日久生情的是独立的灵魂
  *其实是兽人文放到了末世背景(划掉)
  *架空背景,伪科学不考据
 
 
第1章 入侵后的第一天
  入侵后的第一天·“他们在研究什么,大院失控了。”
  在帝京的研究大院里,一个长相斯斯文文、白皙俊秀的男人,正在打包他的所有东西。
  “程博士。”门外有人敲门,“我送您出去。”
  程声看向门口佩戴枪支的男人,嘴角扬起一丝嘲讽:“研究所是怕我把什么不该带的东西带出去么?还喊个武装来押我离开?”
  对方面无表情,没有说一句话。
  程声看门口那人没有丝毫反应,像个只听命令的机器人,“嗤”地翻了个白眼:“我收拾好了,你来推我出去。”
  “好的,程博士。”
  男人走进办公室,他身材高大,足有一米九的身高,肌肉紧实却不夸张,包裹在迷彩军服里,线条尽显。
  他一走进来,整个办公室的空间都仿佛变得压抑逼仄许多。
  男人走到程声身后,握着轮椅两边扶手,推程声走在大院的走廊里。
  走廊两边时不时能遇到共事过的前同事,这会儿却没人敢和程声打招呼。
  程声是个残废,虽然他是研究所里年纪最轻的古生物研究博士,虽然他在古生物研究领域里给出了诸多突破性的重大建议,但他仍旧是个残废。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残的,好像他天生就如此。
  甚至现在,因为在联合首脑会谈的会议上冲撞领导人、提出听起来不可思议的末日假说,被遣散回家。
  当然,更讽刺的或许是,那些领导人不信他的研究,却要留下他的研究数据,不允许他带走。
  男人推动程声离开研究所。
  他微微下撇目光,视线扫过博士线条流畅优美的脖子,再微微上移,是博士淡色的嘴唇,唇珠小巧精致,会习惯性地微微抿起,几乎不显,带了几分克制禁欲的诱惑力。
  “段奕,你在看我?”程声冷不丁开口。
  男人面不改色地挪开视线,随后“嗯”了一声,但也没有多余的解释。
  程声微扬嘴角,直到段奕把他送上车,他才开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赶出来么?”
  “知道。”
  “我从来不会错。”程声说道,深深看了对方一眼,“一个月后,来找我。”
  “好。”男人依旧言简意赅。
  -
  半个月后,在距离帝京一千多公里的某个城市里,一所大学府里。
  “教授教授!您真的认为我们的基因里有远古生物的基因吗?”尽管下课铃声已经响过,但仍旧有不少学生围在程声的身边。
  “我们会长出那些远古生物的显性特征吗?”
  “教授!……”
  程声被这一群半大的研究生小屁孩吵得头疼,他捏了捏眉心,说道:“去把我的书通读两遍再来问我问题。”
  “读完了教授!”
  “……留意身边的细节,你们会找到答案的。”程声顿了顿,给出一个答案来。
  他话音刚落,窗外忽地一声巨响,惊得所有人纷纷转头看过去,就见一只乌黑白嘴的鸟一头撞上了玻璃,鸟喙扎进了窗里,卡着直扑棱翅膀。
  程声眼色沉了沉,他沉默了片刻后,又补充道:“用好这些细节和你们大脑里的知识,或许会救你们的小命——如果你们的脑袋里不是空空如也的话。”
  学生们回神,听见程声的话,连忙应下来:“好的教授。”
  程声刚来学校不到半个月,却已经成为学校里出了名的脾气差、嘴巴坏的教授,但他的确有真材实料,听说原先还是在帝京的研究大院里搞研究的,这让学生们对他充满了好奇。
  ——就连程声的残腿,都在学生眼里染上了神秘的色彩。
  “教授,您有人找。”一个学生过来在教室门外说道。
  “我推您过去吧。”教室里有学生说道。
  “不必。”程声摆手,按下轮椅扶手上的按钮,调出行驶操作仪的界面,像是操作手机游戏一样,在仪器平面上滑动操控轮椅的行径。
  他来到门外,就看见段奕站在门口,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直直看着他:“我来了。”
  “提前了半个月。”程声挑挑眉,“去我办公室吧。”
  男人应了一声,极自然地双手握上轮椅椅背两边的扶手,推着程声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他们离开后,教室里的学生咬着耳朵议论开来:“那是谁啊?看起来好吓人,像职业杀手什么的。”
  “职业杀手……无语,职业杀手能这样光明正大来我们学校?我看像是保镖一类的,说不定我们程教授是有钱人。”
  “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程教授允许让那人推他的轮椅了?没拒绝?”
  “程教授那么要强一个人,从不许人帮忙推轮椅的,不可能不可能。”
  “不信你跑出去看啊,又没走远!”
  “……我靠还真是!”
  “……”
  程声的办公室里,程声看向段奕:“提前半个月来找我,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大院里有人开始陆续撤离了。”段奕说道,“我的几个手下在送一样密封物件的时候,都消失了,生命体征检测仪上的显示,变得很奇怪。”
  程声看着段奕:“你的直觉?”
  “他们在研究什么,大院失控了。BSL-4楼层被封锁,没有人能进去。”段奕说道,前半句是直觉之下的结论,后半句是现状。
  程声目光一冷:“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一群蠢货。”
  当初他提出的末日假说,就是建立在近期发现的冰川之下的远古病毒,极有可能在持续升温下复苏。
  这种病毒的传播速度极快,致死率极高,会侵占宿主的身体、侵蚀宿主体内所有健康完好的细胞,就像是寄生虫。
  程声在模拟了这种病毒侵蚀宿主后,就立马勒令所有人员撤离实验室,并且将这种病毒封锁在BSL-4内,不允许任何人在没有他的允许下进行研究。
  “在冰川下发现的病毒,就像是一把钥匙插进锁孔、附着在细胞上,它们闯入呼吸道、中枢神经系统……你能想到的人体的每一个系统里,都会发现它们。”程声冷声说道。
  段奕皱起眉头。
  程声想他或许听不明白,顿了顿又换了一个说法:“就在我研究它的短短几天内,它就已经发生了变化。它不断改变自己的形态、侵入占有改变其他完好的细胞。一个病毒有机体进来,五个小时后,变成几百万个病毒细胞,正常细胞全死了。”
  “它们在寻找正常的细胞,直到全部杀死。”
  程声转向段奕,沉声说道:“这种病毒的改变速度,远比我们去认识它的速度,快得多。”
  “现在它失控了。”段奕说道。
  “如果那群蠢货不顾我的设限、自说自话去开启这个病毒研究的话,失控是迟早的事情。”程声咒骂了一声,“原本我预估的爆发时间,大约是在三个月后的冬季,干冷的环境更适合这种冰川病毒存活、繁殖、发展。”
  “但是现在有这些研究所里的人插手,恐怕离爆发期甚至不到一个月。”程声看向段奕,往上指了指,放轻了声音,“他们不允许我提及、公开这些信息,但是公众需要有自我保护的准备和机会。”
  “公众会恐慌。”段奕否决了程声,“假设就像你说的,距离病毒爆发期不到一个月,那民众恐慌带去的崩溃只需要一周。”
  “迟早会崩溃的。”程声直直看向段奕,“谁都不知道这个病毒爆发后,除了死亡,还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但至少不该是人类之间的相互损耗。”段奕说道。
  程声沉默下去,半晌后闭着眼轻哼了一声:“你一个拿枪的大兵居然会说这样的话,行吧。”
  “我们可以做的只有提醒。”段奕说道。
  程声摆了摆手,示意知道了,也不想再谈这些事情。
  “你说你的手下失踪了,他们的任务是什么?”程声忽然想起段奕先前提到的事情。
  段奕沉默。
  “秘密任务?”程声了然,嘲讽似的看着他。大兵,嗤。
  “S级戒严。”段奕说道。
  他犹豫了几秒后,选择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诉程声:“押送的是一件密闭盒子,代号潘多拉,目的地是位于喜马拉雅山群里的秘密研究基地。”
  “潘多拉的盒子?谁想的代号?那么不吉利。”程声嗤笑了一声,“你的那些手下,都死了?”
  “他们的家人在这里。”段奕说道。他这次来,是为了抚慰殉职大兵的家属,“官方宣布他们已经殉职,但我知道他们的生命体征仍在。”
  “你知道?”程声想起之前段奕说的,“之前你就说他们的生命体征很奇怪,怎么个奇怪法?”
  “所有人的心跳在第一天停止、官方宣布死亡。然后第二天,检测仪上的显示忽然又恢复了,虽然几乎趋于一条直线,但是每隔几分钟就会有一下强健的波动,然后又趋于直线。”
  段奕说道:“另外监测到的体表温度,只有零下四十多度。还在不断下降。”
  “所有人,无一例外,都是如此。”段奕强调,他看向程声。
  “?”程声起了一点研究的兴趣,“几分钟跳动一次的心跳?体表温度降到零下四十还在降?这算是活着么?死而复生还是活死人?”
  段奕皱着眉头没有搭话。
  在他们对话的同时同步,远在另一处,死亡在向这个世界伸出爪牙。
  在喜马拉雅山群的某一处冰山腹地,晴空艳阳,远处的雪山尖尖不时滚落下大块大块的雪团,一座庞然大物,在无知无觉中慢慢塌落。
  白茫茫的雪地上,只看得见依稀几个小黑点,如果有无人机拍到这个场面,就能看见那是几个面色铁青、穿着雪地军服的人。
  他们迈着极缓慢又扭曲的双腿,胸膛凹陷、胸骨外刺。
  或许是遭遇了雪崩,又或许是掉落下冰川断裂的地方。他们身上的伤势,意味着绝不可能还活着。
  可他们仍旧在走,齐齐朝着某一个方向行进。
  ——是那个藏在雪山腹地深处的秘密研究基地。
  而在他们的身后,是一个被摔裂的密封铁盒,里面的玻璃容器被震碎,里头空无一物。
 
 
第2章 入侵后的第二天
  入侵后的第二天·“……入侵已经开始了。”
  “你什么时候回大院?”程声看向段奕,随口问道。
  “暂时不回去了。有任务。”段奕走到程声办公室的窗边。
  往外看,楼下就是大操场,有几个班的学生在上体育课,占据了大半个操场。
  ——这只是这所学校不到十分之一的人数。
  段奕看着窗外那些学生,说道:“如果爆发,这样的学校,这样的人群密集度,会成为第一个难城。”
  “如果爆发,第一个、第二个、第无数个难城之间没有分别。”程声操纵轮椅滑到段奕身边,与他一道看着窗外,接口道。
  段奕想说什么,但他腰间的通讯仪发出紧急戒严的警告提醒。
  刺耳的鸣笛声意味着没什么好事。
  段奕看了眼上头的数字代码显示,很快连接上通讯设备:“897493代号丧钟请指示。”
  “喜马拉雅基地,于昨天发现不明生物靠近,已击毙,需要你辨认一下这几人的身份。”
  段奕皱眉:“是。”
  通讯屏投射出现场的情景回放——
  四个穿着雪地军服的人,出现在喜马拉雅军事研究基地的远处。
  他们移动的速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快,像是适应了这样的环境。
  门口站哨人鸣枪警告,要求那四个快速靠近的人报告身份代号与任务代码,但没有一个人回应。
  ——那四个人直接赤手空拳地加速冲了上去!
  他们的身手还有些僵硬,却看得出极有默契,动作干脆利落狠厉,直指要害。
  站哨的大兵慌张了一下,抬手下意识格挡,却没想到,极厚的防护衣料连着胳膊上的大块皮肉,被其中一人血肉淋漓地撕了下来。
  大兵惨叫一声,急忙放枪防卫,周围哨兵见状,也反应极快地放枪掩护。
  那四个人连中数弹,这放在常人身上足以致命,可他们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更没有显露停止攻击的意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