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不许撒娇[情有独钟]——摇叁

时间:2020-07-24 09:26:51  作者:摇叁

 

 
  文案
  赵星禾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不该嫁给了司予,这人学生时代就是闭着眼睛都能考满分的学霸,到了成年时更成为了只顾工作的大佬。
  她等了一年,在一个醉酒与司予春风一度的夜晚过后,赵星禾将已经签好的离婚协议摆到了司予的面前:还好我们没有孩子,这样也好,分的干净。
  结果签完协议后就到了十八年后,跟刚满十七岁的女儿成了同学。
  而且——
  女儿不仅是个不学无术彻彻底底的学渣,还是个天天逃课打架令人闻风丧胆的校霸,就连男孩子干架都没她厉害。赵星禾很迷茫,这孩子随了谁?
  当看到自己女儿拎着棍子带着一群小混混把挑事的人踩在脚下的让人叫爸爸的赵星禾怒了:给你妈过来!
  女儿:?你骂谁呢?
  在几次摸底考试之后,一起考了倒数的母女两人被司予强摁在教室写卷子,不写完不准回家吃饭。校霸女儿被罚多次后掀桌道:为什么我写错了就要多写一张卷子,她就只需要跟你撒个娇亲一下?!
  司予:所以?
  校霸女儿:我也给你撒娇,mua~
  司予:再多写两套。
  后来——
  有人看到绝对无人敢惹的校霸在拎着棍子去打架的路上就被同班的校花一巴掌扇回去写卷子,最后又在同班学神的注视下,面无表情地在全校师生面前宣布: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不努力做一个社会主义接班人我就对不起祖国。
  全校同学:卧槽校霸这是喜欢上校花了还是喜欢上学神了啊???
  校霸女儿:……她们是我妈。
  -
  真颜狗x假高冷
  崽,不许撒娇,只有你妈可以。
 
  【本文快乐使用指南】
  1.本文又名:《不听话就妈见打》《我妈手把手教我考第一》《回到高中训崽的日子》《天天吃我妈狗粮的那几年》
  2.同性可婚可生子,一见钟情x情根深种
  3.苏爽甜甜甜甜保证,真香+追妻+逗崽。前期有沙雕欢乐修罗场。
  4.这只是一篇温馨逗崽的日常小甜文,真诚的告诉大家剧情逻辑约等于无,所以不接受写作指导/无故负分/人参公鸡/恶意粗口,不喜请点叉,文明你我他。感谢大家的喜欢~
 
 
 
第1章 
  如果不是这满地的酒瓶做证明,赵星禾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昨天到底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蠢事。
  是谁说的成年人酒后无记忆?
  床很软,被子很软,身边人的皮肤也很软。
  真实感受到的细腻肌肤触感时刻提醒着赵星禾,这一切都不是梦。
  没错,昨天晚上她把司予给睡了。结婚之后一年都没有办到的事情,在离婚的前一天却全发生了。
  准确来说是司予睡了她,因为自己才是下面那个,而且还非常的享受。她都不知道原来司予的水平如此之高,平时看上去那样冷清的人在昨晚却一直反反复复不肯放过她。不知道是不是早就在外面养了好几只金丝雀,不然怎么总是不愿意回家。
  不过这些也即将与她无关了。只要签了这个协议,她和司予之间那仅剩下的婚姻关系也会被切断。
  旁边的人翻了个身,微凉的手非常自然地就搭在了赵星禾的腰上,嗓音里面带着些刚睡醒时候的慵懒:“再睡会儿,我去给你做早餐。”
  说的就好像往日的每一天都是这么度过的一样。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听到司予这样说,赵星禾居然心里面还会有一点感动。她骂自己还真是不争气,以前不就是看上了司予的那张脸,而走上了一条错误的不归路。高中的时候就被那张脸迷得七荤八素,后来工作了几年,两人又机缘巧合遇见,恰好是适婚的年龄,司予的求婚来的平淡而自然。
  能和司予结婚的幸福早就把她给砸晕了,后来才有一个问号,司予到底喜欢自己哪里呢?
  结婚一年,两人的进展堪称龟速。别提你亲我一口我亲你一口这种腻歪的事儿了,就算是睡在一张床上都好像隔了银河。结婚的当晚赵星禾喝了个烂醉,只依稀记得自己好像抱着司予哭天抢地说自己好喜欢她,幻想中应当充满浪漫与湿润的对弈的夜晚不了了之。
  之后……之后赵星禾就很少看到司予了,大佬每天不是忙就是忙。她不由得想是不是自己酒后的模样太差,让司予当时就后悔娶了她。
  怪自己贪心,足足等了一年才想着要离婚。既然司予也没见着有多喜欢她,两人也就不需要这么耗着了。有时候赵星禾都觉得司予是不是人生太过于顺利了,所以想特意给自己出点错来作为生活的调节。
  高中时候答应自己追求,给学渣赵星禾留下的印象不是美妙的校园爱情,而是一张张的试卷和图书馆讲题,活生生把一个处在叛逆期喜欢逃课怼人的赵星禾治的服服帖帖。唯一的一次牵了小手还是自己主动的。毕业前两人分了手,赵星禾提的,理由是自己不再需要补习老师了。后来司予要么怎么说是学神呢,一点也没受影响,照样考上了名牌大学,全额奖学金录取。
  为此赵星禾还难过了好阵子。
  直到重逢后对自己的求婚。
  很明显,司予挑选出来为自己生活增加乐趣的错误就是她。
  将自己脑海中发散的思绪收回来的赵星禾也没看后面还躺着的人,直接从这边的床头柜里面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离婚协议,手往后一扬放在了司予的面前,说出了自己酝酿已久的话:“司予,我们离婚吧。”
  后头沉默了半晌才响起声音,“你认真的?”
  赵星禾能听到司予把被子给掀开了,坐了起来,声音里的慵懒也在瞬间一扫而空。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住,不要因为愧疚而又没有离成。如果这一次没有成功的话,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口。她鼓起勇气开了头说,“反正我们也没有孩子,这样也好,分得干净。”
  说完赵星禾扭过头——
  面前的司予的睡衣领子敞着,锁骨上的红痕隐约可见,上面的扣子也开了两颗,及肩的侧分黑发凌乱散着,垂着眸,眼神落在协议书上。
  司予平常浑身都透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劲儿,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自己突然要离婚而吓到,这样看上去没有往日的平静。
  一定是错觉。
  司予怎么可能会为了离婚而伤心?她应该觉得束缚被解除了才对,
  司予沉默的翻动着协议书,她看到下面的落款里赵星禾已经将名字签好了。她的眼神一黯,开口问:“理由是什么。”
  赵星禾就知道司予是不会说别离婚这种话的人,她将心里的那点小失落压下去,将被子一掀站了起来。司予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这让赵星禾感到自己在司予心里果然很微不足道,掀不起任何她情绪上的波澜。
  她放心了,司予是不会因为离婚而难过的,但同时她自己又有些难过,顿了顿才说:“你听上去一点也不意外,那把字签了吧。”
  司予这才将视线从落款处又重新回到赵星禾的身上,赵星禾与司予一对视差点没忍住就说别签了。
  赵星禾掐了自己一把,骂了声这该死的颜狗。不怪她,要怪就怪司予长得实在是太好。
  弧度与长度都刚好的眉毛下是一双桃花眼,眼尾有点往上扬。眸色如同点墨,永远是冷冷清清的没什么情绪,却更吸引人。眼窝很深,特别搭她那优越的鼻梁,嘴唇就像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柔软,这是赵星禾昨晚品尝后的感受。
  人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但司予骨相皮相都美,是那种极具有眼球攻击性的长相,令人过目不忘。加上她骨架修长,一米七四的个子从高中的时候就很拔尖,成绩还全校第一,甩第二名四五十分的那种。
  简直就是风云人物的标配,当时又是颜狗又是学渣还处于叛逆期乐于当大姐头的赵星禾不知道偷偷觊觎了她多久,就想着什么时候能摘下这朵高岭之花。
  “你想清楚了?”司予再一次开口。
  “很清楚。”心想着今天一定要彻底解决这件事的赵星禾笃定道,“司予,我说的不合适是真的,这样在一起也不会开心,我们其实也没什么感情基础,之前高中都多少年的事儿了,都是不懂事,早点分开我就不耽误你找寻新的幸福了。”
  “有。”司予声调很冷。
  “什么?”在说起这个问句的时候,赵星禾感觉自己有点不合时宜的饿了,都怪昨晚的运动量超标。
  司予手上还捏着那份协议:“我说没有不开心。”
  赵星禾摸着肚子:“我不开心。”
  司予不说话了,一双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看,神情也冷。
  赵星禾根本不敢看她,默默低下头,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就听到司予往边上的笔筒里拿了笔,笔帽都揭开了,她的心在一瞬间也跟着七上八下的。
  “我肚子饿了,出去找点东西吃,你把名字签了,等吃完早餐我就搬东西。”赵星禾觉得司予给的压迫感实在太强,干脆要逃到厨房去。这房子是司予买的,却写了自己的名字,赵星禾还是觉得房子是司予的。她的手刚放在门把手,就听到后头司予开口了:“赵星禾,吃完就跑就是你的作风吗?”
  “我哪有?”赵星禾反驳的时候下意识地转头,见到司予指间勾着笔,用笔帽的那一面点了点自己的唇,依次到脖子、锁骨的吻痕处,不疾不徐道:“这不都是你吃的?”
  赵星禾的脸刷的一下都红了,憋出一句话:“我是说要吃早餐。”
  司予又不讲话了,赵星禾总觉得气氛好像一下又到了冰点。她等了好久都没见司予再开口,倒是看到司予将笔尖那端转了过来,好像真打算签字。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看这一幕,半是惆怅半是逃避地开了门:“那我先出去了。”
  司予眼皮往上掀动了一下,浓长的睫毛颤了颤,还是没出声。
  赵星禾拉开门走出去的瞬间,眼前就亮起大片白光,她伸出手一挡,再把手放下来的时候面前已经不是自己本该去的厨房。
  熟悉的卧室,熟悉的摆设……赵星禾震惊之下唇都微微的张开,这不是自己上高中那年自己住的那套房子?印象这么深刻是因为那会儿她的楼上住的人就是司予,当时的她还偷着乐了好久。
  赵星禾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仿佛是来到了什么解密游戏。她只是环顾了周围一圈,赶紧又打开门走出去,果然是自己以前住的那个家里。而在前一秒……她才从司予身边离开。
  司予呢?
  在慌张之余,赵星禾只能想到这个名字。
  她身上还穿着那件单薄的睡裙,电光火石之间她顾不得看别的情况,直接开了门就往楼上冲,抱着一丝希望敲响了司予的家门。
  几乎是同时,门从里面被人拉开,司予出现在了赵星禾的面前,身上穿着昨晚上被赵星禾亲自丢开的睡衣。
  不,是司予,又不完全是司予。
  同样的一张脸,同样的精致与漂亮,但是却少了那份成熟。
  ……这是当年十七岁的司予的样子。
  “司,司予?”赵星禾声音都抖起来,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下意识地去抓着司予的手,“是不是你?”
  “是我。”司予的回答非常简洁,她看上去比赵星禾冷静太多了,赵星禾有点错乱,感觉下一秒人都要炸了,哆哆嗦嗦开口,“是刚刚和我在一起的司予吗?我……我怎么才能相信你?”
  司予看了下自己还被赵星禾抓着的手,慢慢开口:“刚刚和昨晚我们一直在一起,你的腰后侧有一个红色的小疤,那是你二十四岁的时候穿着露腰装和厨房搏斗奋斗失败的后果,你的屁股上有个小吻痕,昨晚我亲的,不信你可以看。还有更详细的,昨晚你抓了我的后背,并且说你很喜欢我这样。还要说吗?”
  “不许说了!”虽然也没别人,但赵星禾都想冲上去把司予的嘴给捂住。
  “赵星禾,说了让你不要吃完就跑。”司予将无措的赵星禾拉进了室内,顺便就与她十指紧扣,手上的温度令人心安不少,“我们一起穿越了。”
  赵星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我带着小赵和司大佬和大家如约见面啦。
  十六岁的赵星禾:叛逆烫头不爱念书,天天呼朋唤友,有局必到大姐头,遇事绝对不怂只对老婆怂的第一人。
  十七岁的司予:为什么总是会给一位坐在后排的同学讲题呢?因为那个位置可以看到赵星禾而不被发现。
  今日留评将有红包biubiubiu~
 
 
第2章 
  虽然司予已经解释了十分钟,但是赵星禾还只懵懂的抓住了两个关键词,穿越。
  “穿越到以前了?”赵星禾看着司予现在这个样子,猜测自己应该也变成十六七岁的模样了。至于为什么会穿越到这里的原因,现在她都还没搞明白。
  说来奇怪,虽然她与司予的婚姻关系名存实亡,但好歹是相伴有过这么久时间的人。大约是身边有司予在的原因,赵星禾在经过了最初的震惊后,竟然还有种反正有司予在自己什么都不用怕的底气。
  司予的冷静倒是很理所应当。像她那样智商的大佬,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就算是去了银河系都不用担心生存的问题。
  “不一定是从前。”等赵星禾的情绪已经都平复下来,司予才放开了她的手,说出自己的结论,“除了我们居住的这栋楼,外面都不是我熟悉的样子。”
  这个赵星禾根本就没注意,司予果然比自己要细心多了。她在这种迫切的时候竟没想着怎么回去的事,抬起眼睛问:“那……那协议你签了没?”
  赵星禾当年读书早,所以上高二的时候才十六岁,样貌是早已经长开了。巴掌脸大眼睛,皮肤白,眸子是浅棕色,看上去特别通透。十六岁时她一米六五,比例好,两条腿又细又直。初见她的人,实在会被她的外表所欺骗,觉得这是个温柔又软甜的漂亮小可爱。
  司予看着自己面前的十六岁模样的赵星禾有一瞬间的失神,过了会儿才说:“没有。”
  “啊?”赵星禾脱口而出,“那我们回去你就要签协议,等等……我们怎么回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