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无忧(剑网三策秀gl)[游戏网游]——从不卖萌

时间:2020-07-24 09:18:50  作者:从不卖萌

 

 
 
 
第1章 
  -落笙
  “娘子长得好生俊俏~”交易所熙熙攘攘的人声中,忽然飘来这么一句。
  她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回头扫了一眼,一个粉衣少女站在那里。她微微皱眉,没有理睬。出了交易所大门,翻身上马。
  跑了一段,隐约感到头上有个影子,她抬头一看,刚才那少女正施展轻功追来。少女纤细的身子御风而行,巨大的红扇子一扇,光华流转,身后似有百花齐放。连轻功也要华丽得像演出的,只有七秀一门了。
  她停步。那少女在她面前降落,笑盈盈地看着她。少女约莫十六七岁,生的很美,皮肤水葱一般白嫩,头上挽了个高高的发髻,插着把小扇子,背后一对精巧的双剑。
  七秀弟子找自己做什么?她回忆了一下,最近似乎并未与她们结仇啊?
  “娘子不走了?”少女声音脆生生的,倒没有一般女孩子那样糯甜。
  “七秀的轻功真是名不虚传。”她骑在马上说道:“不知这位娘子跟着某有何贵干?”
  “小女无忧,七秀门下昭秀弟子。”少女施了一礼,道:“适才见娘子气度不凡,英气逼人,恍然间还当平阳昭公主现世。禁不住心下喜欢,冒昧前来结交。失礼之处,还望娘子海涵。”
  这马屁拍得真是明显。
  “过誉。”她抱了抱拳,道:“天策府纪律森严,某不便吐露真名,还请恕罪。若无旁事,某先行一步。”
  无忧一笑,侧身让开前路。
  “娘子请。”
  “多谢。”
  她冲无忧点了点头,扬鞭而去。
  这次无忧没有追上去。她望着快马激起的尘土,笑意越发浓,一扫刚刚天真无邪的表情。
  “可真是个美人呢。”
  -无忧
  烟花三月,冰雪早已消融,杨柳新生出枝叶,熏风拂面。
  七秀坊在这个季节里愈发娇艳起来。虽不似万花谷漫山遍野的花海,然而一色水粉、鹅黄、浅红的装饰,空气中脂粉的香气,还有如云的美女,无一不让人沉醉其中。
  瘦西湖水波不兴,时而有飞鸟掠过。无忧趴在湖边的石桌上,百无聊赖地摆弄着一片嫩绿的柳叶。她旁边的石凳上坐着一名黑衣少女。雪白的绫罗衬裙自缝隙露出来,让她的气质愈发恬静。少女完全无视无聊到即将打滚的无忧,正专心致志地读着书。
  “苓南,要不我们去万花花海躺尸吧!”
  黑衣少女看也没看她。
  “要不我们对打吧!”
  “你打不过我。”黑衣少女瞟了她一眼。
  “唉,师父去五毒了,苓南你这么冷淡,七秀坊又全是一调戏就脸红的软妹子,真是伤心死了。我干脆出家算了,哼!”
  “少林不收女弟子。”黑衣少女一脸鄙视,目光仍然停留在书上。
  “对了!”无忧忽然坐直,说道:“我想起来了,前几天我见到一个御姐军娘,美死了!我还跑上去搭讪来的!”
  “被打了?”
  “怎么可能!”无忧得意洋洋地说道:“我这种进可女王退可软妹,少女萝莉都不在话下的,总有一款适合她~”
  “她叫什么?”
  “她说天策府纪律森严不能说……”
  黑衣少女从书中抬起头,同情地拍了拍无忧的肩。
  “喂,这种表情是什么意思啊?!”无忧炸毛。
  “对了……”黑衣少女若有所思地说,“今天是不是你哪个姐姐妹妹的生辰?我记得前段时间有人给你递过帖子的。”
  “糟糕!”无忧一跃而起,“是海棠,忘记准备礼物了!”
  -苓南
  苓南把目光投向舞台中央。
  舞台上的少女戴着妖艳的面具,红衣胜火。一对晶莹的双剑在她手里舞动,时而凌厉,时而婉转,仿佛公孙大娘现世。
  苓南和无忧相识不下十年。最初是在万花谷的花海里。苓南背着小竹筐上山采药,遇见了被一群猴子追的无忧。
  她本着师父教的待客之道,帮她把猴子都赶跑了。
  说来也奇怪,这个无忧好像不论到哪里都能招惹到野兽。那段时间苓南在谷里遇见她好几次,几乎每次她都正被一群野兽追着。
  出手相救的次数多了,二人渐渐熟悉起来。
  后来苓南发现,无忧不止容易招惹野兽,也容易吸引人的视线。
  一阵喝彩声打断了苓南的回忆。
  一曲结束,舞台上的无忧摘下面具,向观众施了个礼。一名少女端了个白玉盘来,上面放了一杯酒。
  “海棠姐姐今日生辰,无忧仅献一舞,该罚该罚。”她笑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下次定为姐姐取颗龙王的夜明珠来。”
  端坐在众人中间的海棠笑出声来,纤纤玉手也擎起一杯酒。海棠的容貌,即使是在七秀坊,也是冠绝群芳。她身上月华般的气质,给她增添了一分温柔如水的色彩。
  “无忧的舞天下无双,这张嘴倒是该打。今天姐姐陪你喝这杯,下次不拿夜明珠来,定然不会饶你。”
  “姐姐怎么舍得呢?”无忧笑道。
  海棠招了招手,无忧走到她身旁。
  海棠让她俯下身来,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无忧一愣,随即勾起嘴角,点了点头。
  舞台上下一个节目开始了,无忧走到苓南身边坐下,有些心不在焉。
  苓南看了她一眼。
  “刚才海棠让我今晚去陪她说说话。”无忧把手肘撑在桌面上,托着腮。
  “哦。”
  恐怕不止说话这么简单吧。苓南暗想。
  不过这种事情,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几个少女围过来,坐到她们身边跟无忧说话。无忧几句就逗得她们笑作一团,还要忍着不能发出太大声音,个个小脸红扑扑的,眼泪险些憋出来。
  只要无忧在,就不缺追随者呢。
  少女擦的香粉气息环绕着她,让苓南有些胸闷。她站起来,走出房间透气。
  -无忧
  “春困真是种不治之症啊。”无忧一如既往地趴在七秀坊的石桌上,用手指不停挡住一直蚂蚁的去路。若是被别人看到这个七秀新一代最有潜力之一的弟子这副百无聊赖的样子,恐怕会大跌眼镜。然而七秀坊内部的姑娘们倒是已经习惯了她这样。要是哪天无忧用功了,那就不是无忧了。
  苓南拿着书坐在她身边,瞥了她一眼。“真是坊门不幸。”
  “……好恶毒!”
  “听说今天宫里来人,给小公主选师父。”苓南说道。
  “……为什么坊里的事情你比我知道的都多……”无忧撑起脸,郁闷地看着苓南。
  “关键在于……”苓南放下书,微微笑道:“来使是个军娘喔。”
  “嗷!”无忧一跃而起,迅速整理了一下衣服,换上一副神清气爽的“商用表情”,捧着苓南的脸,“啪嗒”亲了一口,随即飞奔而去,边跑还不忘大喊一句:“小南儿,我最爱你了。待我去去就来!”
  苓南抹了抹脸,一脸嫌弃。
  瘦西湖边的亭子里,七秀的副掌门萧白胭正与一名军装女子交谈。两名楚秀弟子守在亭外。亭内还有两三个七秀弟子,想必是推荐给公主的师父了。
  无忧悄悄凑近亭子。正巧军装女子转过脸来。
  看到她的脸,无忧一震。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笑意溢满无忧的眼睛,她调整呼吸,对守卫说道:“这位姐姐,麻烦你去告诉师叔,说无忧来了。”
  守卫走进亭子,过了一会儿,萧白胭在亭内冲她招手。她身边的军装女子也向这边看过来,看到她,微微挑了挑眉。
  无忧优雅地走进亭子,对二人施了个礼。
  “无忧,莫不是你也想当小公主的师父?”萧白胭微笑着说道。
  “正是如此。”无忧说道,“来得迟了,还请海涵。”
  “琴棋书画,仪态武功,倒都是无可挑剔。”萧白胭转向军装女子,“不知秦校尉意下如何?”
  军装女子饶有兴致地看着无忧。
  无忧的表情纯良极了。
  “那就有劳了。”
  作者有话要说:
  剑网三的背景是唐朝,作者历史无能,文中可能出现考证不足造成的雷点,请大家一笑置之~鞠躬~
 
 
第2章 
  -落笙
  天策府女将姓秦,名怀,字落笙。
  对天策府的女将来说,使命之一,就是守护皇家女性。因此,每个出身高贵的女将都要做三年后宫侍卫。
  此时,这位后宫中的侍卫长秦落笙,正把一粉衣少女堵在后花园一面雪白的墙上。
  暮春温暖的阳光透过树荫,在墙上投下摇曳的影子。少女站在粉红色的杜鹃花丛中,更显得肌肤白如初雪,吹弹可破。
  落笙紧锁眉头,居高临下地凝视那名少女。
  这少女正是一个月前入宫担任小公主师父的无忧。
  无忧抬着头,毫不紧张地欣赏落笙的脸。
  “无忧娘子,跟踪了我一个月,你想要什么?”
  落笙左手撑在墙上,看着无忧的眼睛。
  无忧笑而不语。
  落笙抬起右手,勾起无忧的下巴,脸慢慢凑近,微笑道:“想要什么,直接告诉我即可。”
  二人此时的距离很近,近到无忧的呼吸若有若无地打在落笙的脸上。不知是花香,还是少女身上的香气,柔软地缠绕着落笙,让她有种怪怪的,说不出的感觉。
  落笙有些纳闷,按说一般的少女在落笙这样调戏之后都会立刻脸红紧张,手足无措,这无忧却毫无反应。
  不,比毫无反应还糟糕,她的笑意加深了。
  “我想要……你啊。”
  “哈?”
  以思维敏捷著称的天策府女将的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当前的状况。她整个身子僵住了。一只手还抬着无忧的下巴,也不知是该收回来还是继续放着。
  不但调戏不成功,竟然还反调戏回来?
  无忧却动了。她手伸到落笙后脑,微微用力下压,踮起脚,扬着头,二人的嘴唇就这样碰到了一起。
  什……什么状况……?
  无忧亲完,看落笙还保持着原来姿势,索性又亲了一下。
  接着,未等落笙石化结束,无忧迅速撤退。
  “明天见哦,秦娘。”
  后来,好些宫女都在花园角落里,看到了石化状态的秦校尉,直到太阳下山,仍未离去。
  -无忧
  无忧打开窗户,让夜晚的风吹进屋子。她倚在窗棂上,手指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想到白天落笙娘子可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随即,她抽出双剑,电光火石般地击落两枚飞刀。
  “真是……一刻也不能怠慢啊。”无忧跃出窗外,执剑而立。
  心下默数脚步声,然后,剑舞开始。剑影如同浅粉色的落花,在夜晚闪着淡淡的光芒。
  “哪里的朋友,不妨出来一叙。”
  树荫下走出一个上半边脸戴着面具的黑衣男子。
  “想不到今日竟有幸欣赏七秀的剑舞。”男子微笑道:“果真是美人如玉。”
  “万花谷的郎君也真是温润儒雅。”无忧也笑了。
  男子微微一怔,随即笑意渐浓,“啪”地抖开扇子,摇了两下。“娘子好眼力。如此佳人,困于深宫,实乃人生憾事,不如今日随我而去罢?”
  “您过奖了。”无忧说道:“郎君可知擅闯后宫乃杀头之罪?”
  “这倒是头一次听说。”男子微笑,闪身躲开了无忧的剑气。
  “好身法。”无忧再次挥剑,周边响起了几声惨叫。隐藏在各个角落的敌人,逐渐显露出身影。
  “果真是好眼力啊。”手下被无忧发现,男子也不急,依然带着笑容摇扇子。“才色双绝,真是不忍出手,娘子,不如我们打个商量。你把小公主给我,我便不计较你伤我同伴性命。”
  “你想太多了。”一式剑主天地,正中男子面门。
  成功了?不对……
  明明被剑气击中的男子,变成了幻象。而无忧身后,却突然出现了男子的气息。无忧急忙跃开。黑色的浓墨紧随而来。她脚尖点地,即刻向后翻滚。男子的攻击落了空。
  几次交手下来,无忧的额头上渐渐冒出汗珠。来者不简单。果然苓南这种只会“泼你一脸墨水”的小万花不能比。
  现在只能凭平日和苓南切磋的经验,与他慢慢周旋。
  “七秀的身法真是赏心悦目。”男子依然面带微笑,攻击却逐渐加速。“不过一直躲闪可无法击退敌人啊。”
  担心吵醒小公主,无法施展全力的无忧,体力逐渐不支,与此同时,周围的敌人似乎比想象中的耐打。
  双眼一花,一柄漏网的飞刀径直刺入她的肩上。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一声怒叱,修长的身影挡在她的前面,□□一挥,击落了四面而来的飞刀。□□上有鲜红的缨子,银甲战袍在月光下泛着清浅的色泽。
  “落笙……”
  天策府的将士们涌入庭院。
  黑衣男子面色一变,双手挥动,纵身后跃,消失在夜色中。
  无忧松了一口气,脚下一软,倒下身去。落笙顺势把她抱入怀中。
  “抱歉,无忧娘子,我来晚了。”
  无忧脱力,昏昏沉沉地靠在落笙怀里,只想就此睡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