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还是娶了顾莞莞(重生)——轻欢轻爱

时间:2020-07-24 09:18:00  作者:轻欢轻爱

 

 
  文案
  齐玉祺是手握三十万大军的异姓王,她是西北三城百万老百姓心中的战神,她死在了三十岁,死在了顾莞莞手里。
  顾莞莞是齐玉祺娶回来的王妃,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一朝重生回迎娶顾莞莞的路上,齐玉祺发誓,她要让顾莞莞亲眼看着那小皇帝死在她面前,她要让顾莞莞带着悔恨苟且在这世上,过最低贱的生活。
  可谁能告诉她,那个揭了盖头横眉冷对拒自己千里外,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的人是谁?
  为什么?为什么顾莞莞,你也回来了?
  尘埃落定,前世因果,究竟是谁亏欠了谁?
  今生今世,我愿用尽我一生的宠爱为你编织一个美好的世界。
  ps:表面冷酷内心温暖的女王爷vs看似乖巧实则腹黑的富王妃
  双重生无逻辑小甜文,纯架空,勿考据。
  王爷不是王妃害死的,是误会是误会,都是坏人的错。
  小剧场:
  内心生气却不会说粗话的齐钰锦见顾莞莞那细长的手指正要接过那燕窝,长腿一跨,抢过那燕窝,盯了顾莞莞一会,见她无动于衷,便端着燕窝跑到窗台倒进了那栽花的盆土里。
  哼,叫你不哄我,我就倒了你的美肌粮!
  倒完她还挑衅的看了一眼顾莞莞。
  “小翠,去,再去熬两碗燕窝来,一碗给我吃,一碗给王爷倒。”
  “莞莞,你对我好一点,我很可怜的。算命先生说了,我生下来就五行缺金,这才取了字钰锦,好不容易才活到25呢。”(弱小可怜又无辜的星星眼)
  顾莞莞大手一挥,“那正好,我多金,下半辈子王爷就靠我活着了。”
 
 
第1章 
  大赢王朝,王城长都城,郊外,驿站。
  寒风吹得大开的木头门子吱呀吱呀响着,屋内只一张木头架子床,一张小圆桌配着两张椅子,桌上的茶水早已没了热气。
  桌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身着白色麻衣,满脸素色的姑娘。仔细瞧来,这一张未施粉黛的素脸,丝毫不影响她的如花绝色。那不知是被冷风吹的还是气血不足的唇将她的柔弱显露无遗。
  桌边站着的,是同样披着白色麻衣的胖丫。
  “胖丫,我如今这一趟,凶多吉少。”坐着的姑娘语气透着疲色,“你且还年纪轻,带着盘缠找个远些的地界安心过日子去。”
  这绝色姑娘皱起眉,又说道:“往南边去吧,那儿有我的一些故人,你带着我的书信去,能得到些庇护。”
  胖丫人如其名,身形比一般的女儿家都要胖上许多。
  她宽大的身子微微抖动着,低着脑袋,双眼噙着泪,摇着脑袋跪下,抽噎着恳求,“求王妃别赶奴婢走,奴婢得王妃仁慈,认得几个字,也知晓了义气二字。王妃是奴婢的主子,那奴婢就是死也要跟着主子。”
  那绝色姑娘无奈摇了摇脑袋,如今也就这丫头还诚恳的喊她一声王妃,这长都城谁不知道她顾莞莞是那高高在上的皇太后抛弃的棋子。
  顾莞莞起身上前扶起胖丫,拍了拍她的手,“我已将盘缠放于床榻上,你先收着,往后的日子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些什么,你要好好的。”
  胖丫是她当年嫁去西北的路上遇见的一个抢食的小乞丐,当年这丫头不过十岁,她便带着去了西北,这一晃丫头都十五了,原本来王城前,她还想着要给这丫头说上一门好亲事来着,如今倒是连累她了。
  她顾莞莞当真是这般无用之人,那些真心待她好的人,她都连累了。也包括那个十八岁便一战成神的齐王爷,她的女夫君。
  想到她还一个人躺在隔壁冷冰冰的客房里,顾莞莞便待不住了。
  “丫头,你今日就在这房间好好歇着,我去隔壁睡。”
  胖丫的眼睫毛上还黏糊着水珠子,她抬头去看王妃,只能模糊瞧见王妃面上的悲,想到隔壁还躺着一副棺材,她便不安心:“王妃是怕王爷一个人待着出什么事?那奴婢去守着吧。”
  王爷是怎么死的,胖丫心里头也跟明镜似的,也有些怕那些人会再对王爷的遗体做些什么。
  虽然王爷平日里冷冰冰的,可王爷是个好人,她救了很多老百姓,对王妃也很好。对她主子好,那就也是她胖丫的主子。
  顾莞莞按住胖丫的胳膊,不让她动,“我是王爷八抬大轿娶回去的王妃,守着她是应该。王爷要是见不到我,说不定要生气的。”
  说完她拍了拍胖丫的胳膊便踏出了房门。
  隔壁房间一样的简陋,只是在房间里头,与床榻并排的地儿,多了一副棺材。
  冷冰冰的房间里显得愈加阴冷,顾莞莞却像是没有感觉,搬了张椅子挨着那棺材坐着。
  她是想把棺材盖掀开来再看看里头那个年轻冷硬的人,然她的力气有限,这副棺木是长都城商铺里头最好的,重量也不是她可以承担的。
  没的惊扰了王爷,她生前最是喜静的。
  顾莞莞想着昨日这人还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她饮下了自己亲自斟的热茶,她只来得及生气的质问自己一句,便倒在了自己眼前。
  她从未见过王爷那样生气的吼自己,那双瞪着自己的眼睛活生生要将自己吃了。
  “我不是,王爷,我没有。”顾莞莞手轻轻搭上那棺木,喃喃的说着。
  她在回答王爷昨日里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说:“顾莞莞,你当真是那小皇帝的妃子?你当真是为了要我的命才会嫁到齐王府的?”
  顾莞莞当时不明所以然,正想解释,却只见前一秒还怒目圆瞪的人口喷鲜血,倒在了地上。随之掉落在地的还有那卷染了鲜血的明黄圣旨。
  上头清清楚楚的写着,江南顾氏小女莞莞,进封贵人。
  不过一夜,她就明白了,明白了所有的故事,明白了那一身正气的齐王爷,是为了救她而来。
  而要将她顾莞莞推入地狱的,便是自小将她养大成人的恩人姑姑,大赢王朝最尊贵的女人。
  心,隐隐作痛。那个冷冰冰的严厉的王爷,安安静静的伴在自己身侧与自己一同读书的场景还在眼前。
  是她的识人不清,认仇作母,才会害得那样好的一个人这样静悄悄的死在这长都城。
  “我齐家军,要么老死,要么战死。”当年她练兵时喊出的训诫犹在耳边。
  终是没忍住那两行清泪,既是伤心,亦是后悔。
  她轻轻抚摸那冷冰冰的棺木,“王爷,我后悔了,我不该对你藏着自己的秘密,我不该的。”
  “只要我能活着将你送回西北,我定会想法子回来替你昭雪,也替我一家四口报仇。”
  “我顾莞莞一定要活着,活着到那一天。”
  她有些语无伦次,双眼的泪却是怎么也止不住。
  “咯咯咯。”木门响起三声。
  顾莞莞立马警惕起来,用衣袖用力擦着双眼,擦疼了也不停下,直到双眼清明,才深呼吸了两下,“谁?”
  “大小姐,是奴婢们给您送膳食过来了。”
  顾莞莞起身将椅子放回原处,才不紧不慢的去开了门。
  进来的是两个清秀的丫头,与胖丫那宽大的身躯不一样,这两个丫鬟身形一个比一个苗条。
  顾莞莞坐着冷眼看着这两个人摆放着那两三个盘子,并不言语。
  其中一个穿着绯色裙子,胸前鼓的高高的丫鬟放好了便抬头看着顾莞莞,“大小姐,您赶紧吃吧。”她脸上的嘲意再是明显不过,丝毫没有一个丫鬟对主子的敬意。
  边上另外一个姜黄色裙装的丫鬟扯了扯她,“丁香,别这样。”说完又怜悯的看了眼顾莞莞。
  那丁香拍了一下扯自己衣裙的手,“绿莲你干嘛,别管我,以前咱们伺候她,现在她都这样了,我还不能说两句了。”
  顾莞莞闭了闭眼,不想再看这场戏,“你们下去吧。”
  丁香扯着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脸,有些怪调子,“那可不成,我们可是太后娘娘的旨意,得好生伺候大小姐,一日三餐,都要让大小姐吃好喝好。”
  她这副你不吃也得吃的“伺候”态度,总算让她找补回来一点优越感。
  顾莞莞抬起眼瞧了一下眼前这两个丫鬟,这曾是自她八岁被太后接进宫中便跟着自己的大丫鬟,十五年的主仆,原也只是一场恶心人的阴谋罢了。
  这两人是太后的棋子,自己亦是太后的棋子,即便是那一国之君也逃不过沦为棋子的命运。
  而这场棋的对立面,是齐王府,是齐家军。
  是了,齐王死了,她一定要活着回到西北,起码要替她保住齐家军。
  顾莞莞不再多看边上的两个小丑,拿起筷子,夹着那盘她自小便最厌恶的芹菜吃了起来。
  三盘菜,皆是她从幼年开始便不碰的,芹菜,羊肉,和她爹最爱的鲫鱼。
  她慢条斯理的吃着,足足花了半个时辰,才将筷子放下。
  那两个丫鬟似是真的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般,瞧着她用了不少,才收拾了碗筷一言不发的退出了房间。
  桌上只剩下了凉茶,顾莞莞也不介意,也是没法子介意,给自己灌了一杯下肚,有些昏沉的脑袋却是丝毫没有好转。她只觉得整个人都更重了。
  她撑了一下桌子,拖着把椅子挨着那棺木,轻轻摸了摸那棺木,“这两个丫鬟定是惊扰到了王爷,王爷别生气,等到了西北,我就想法子让她们闭嘴。”
  她说完已经支撑不住,整个上半身慢慢的趴在了棺木上,眼皮子也越来越重。她被迫闭起了眼,只觉得整个人都累的很,本打算不再与那眼皮子作斗争,先睡会的,可腹部的绞痛却是生疼的她歇不下。
  分明就是浑身累的跟千斤重似的,眼也睁不开,却偏偏那腹部的疼痛又让她意识清醒着。
  她中毒了!
  丁香那盯着她要将饭菜吃下的眼浮现,怪不得那样爽快的将碗筷收了就走,原是知晓自己没活头了。
  对齐王的歉意愧疚,她心头的不甘,皆是化作了无助的疼痛。
  她不能死的,她还要活着回到西北,她要替齐钰锦保住齐家军啊。
  老天,你真是不公平。为何坏人能处于高位长乐,好人却要年纪轻轻进了这冷硬的棺木中。
  你不公平啊。
  齐钰锦,对不住了,如有来世,我定会还你一命。爹娘,兄长,对不起,是莞莞识人不清,是莞莞错了。
  那腹部的生疼已慢慢变得麻木,十二月的寒亦冷却不了她额上的汗水。她终于开始不再清醒,感受不到那疼痛,眼前的一片黑让她的心慢慢静下来,静下来等待着那不能呼吸的那一刻。
  她隐约听见了外头的呐喊声,又像是吵闹声,后来好像还听着了刀剑相交的声音。
  是发生了什么?这驿站如此小,想来那声声音就在门外吧。
  又不知是过了多久,一声莞莞却清清楚楚的传进了耳朵里。
  “莞莞,妹妹,你醒醒,我是哥哥啊。”
  原以感觉不到冷热的顾莞莞最终好像是感受到被一片温暖裹着,她知道有人进来了,是谁呢?是齐钰锦?她只在齐钰锦的身上才体会过这样暖的温暖。
  可是齐钰锦,她死了啊。
  拼命用力睁着眼,却亦只是睁开了一丝缝。
  在那一丝白光中,她只见着了那暗橙色的戎装以及那一声“妹妹,我是哥哥啊”。
  她闭上了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那颜色的戎装是齐家军才有的,齐钰锦这个大英雄总算可以安生归家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求个收藏《初恋是我老婆(娱乐圈)》
  二十六岁的夏若华终于拿上了金龙奖,成为史上第一个抱齐十二生肖金座的人,是全球粉丝榜首。
  哪知媒体通稿都还没发,就被邀请到了顶级影后的婚礼,惊掉一地下巴。
  眼汪汪等着女神出来营业的粉丝们,都激动的掐自己大腿看是不是在做梦。
  她们看见了什么?女神的微博是不是被盗了?为什么女神穿着婚纱?还在亲另外一个穿着婚纱的女人!
  这是剧照吧,一定是剧照!
  微博卡了,论坛服务器开小差了,所有人都在叫嚣着让管理女神微博的助理出来挨打。
  就在此时,微博终于修好了,刷出了女神的最新微博,粉丝又沸腾了。
  这是我老婆。我是夏若华本人。
  眼尖的发现,另外一位新娘竟然是那个承包整年粉色热搜的花花女王安羲和。
  众粉丝集体在太纳娱乐官号下跪求安总放过女神,继续去祸祸你们自家艺人吧。
  一个今天勾勾小流量的腰上热搜,明天又因为与刚出道小白莲疑是吻照的照片变热字,竟然与她们最美最好的女神结婚了!粉丝过不去了。
  马上热榜前三就成了:#求安总放过女神#、#女神什么时候离婚#、#安总请你善良#
  后来,某综艺节目幕后。
  安羲和笑着说:“你的粉丝都叫我放过你呢,怎么的,哪天有时间?我们去一趟民政局。”
  夏若华抱着安羲和不愿松手,眼睛红红的说着我好想你。
  十八岁大吵一架,谁都没等到一句哄,而后错过八年,只有无穷无尽的思念陪伴她们。
  幸好,和我领证的人是你。
  阅读指南:内心温暖的毒舌影后vs分分钟炸毛的戏精总裁
  可婚背景。
  初恋修成正果系列。
  甜宠文,两个大傲娇将对方憋心里。
  另作者专栏有完结文乖巧坐等小天使食用。
  《殿下,你偷了我的心》
  《总裁,你别撩我》
  《三年之痒》
 
 
第2章 
  府内那走廊顶挂满的红灯笼让人见了就晓得这户人家,有大喜事儿。就连那穿着灰色粗布衣裳的小厮一个个的脸上笑开了花,精气神都与别家的不一样。
  “诶诶诶,长福,你怎的还在这儿挂灯笼,赶紧的去后院搬东西去。”一声清脆的女声喊来。
  那正与几个小厮谈笑的长福赶忙将手中的灯笼放下,小跑几步到那姑娘跟前,笑得一脸讨好,“丁香姑娘来了,我这就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