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小夫夫——香芋奶茶

时间:2020-07-23 09:09:20  作者:香芋奶茶

 

 
  文案
  ①:半年前,有人故意使绊子,想要夺走神医宁府的传家之宝。
  ——不过就是一本破书罢了。
  不过在这刀光剑闪的江湖中,谁家都被贼惦记过,这事确实算不上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只不过,比起宁家的事情,貌似世人更加好奇宁家嫡子宁隐与铸剑宗三公子左无寻的爱恨情仇。
  宁隐:“……多管闲事。”
  简介②:宁隐苦追左无寻多年,但对方却总是爱答不理。
  从爱而不得到家破人散,从你不爱我到你对我用情至深,从痴心一片到决绝断爱。
  宁隐放弃了。
  左无寻却后悔了。
  ==================
 
 
第一章 冷漠
  宁隐这些年,活的实在是寒碜,武功没学好,医术一般般,就连老祖宗传下的看家本领易容术都差点给外人偷去。
  不过,即便是藏好了自家的易容术,可宁隐也险些因此丢了半条命。
  但这也算不上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毕竟在这刀光剑闪的江湖,谁家的宝都被贼惦记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可惜的是,几百年前扬名天下的神医宁氏一族,现在却销声匿迹,沦为旁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几百年的风光,算是彻底砸在宁隐手上了。
  宁隐的烤红薯“啪”掉在地上,摔得稀巴烂,他无辜的朝四周摊手:“这神医宁家跟宁隐,现在就是这掉在地上的烂番薯,捡了会脏手,不捡就脏眼。”
  茶楼四周的正在讨论宁家跟宁隐的客人一副了然道:“这个比喻要是被宁家人听到,估摸着会当场跳起来吧。”
  话落,又是引起一阵的哄笑。
  宁隐耸耸肩膀,并没将这些人的碎语放在心上,他朝着嘟囔着不满的店小二丢了几枚铜板,大摇大摆的离开茶楼。
  他边走边抚摸自己的脸,谁说他宁隐不学无术的?瞧瞧,这帮人说了半天,可有人发现自己就是他们嘴里的那败坏宁家百年声誉的宁隐?
  宁隐正暗暗赞叹着自己易容术的高超时,结果乐极生悲,还没养好的伤突然又阵阵刺疼,他只好抱着药篓坐在屋檐。
  他这伤,是半年前所受的,伤他的是一群蒙面黑衣人,那些蒙面人要抢宁隐身上带着的易容术书,宁隐拼死一战,护好了宁家的祖传书,但他却因伤势过大,差点一命呜呼了。
  但就算宁隐捡回这条命了,可因给他治病疗伤,所以花完了神医宁府几百年来的积蓄。并且,宁氏族人们当时为了躲开黑衣蒙面人,直接变卖了宁氏祖宅,连夜离开河归城。
  而半年过去了,当宁隐再次回到这个生养自己的河归城后,却发现什么都变了。
  不过都还好,银子还能攒,宅子也能赎回来,但别的呢……唉,先别想了。
  正盘算着,宁隐眼前一亮,却见一个穿金戴银,一身花绿搭配的富态矮胖子在小厮丫环们的簇拥下,缓缓地,缓缓地,缓缓地朝着他这边走来。
  矮胖子站在茶楼前,斜斜地睨一眼宁隐,然后继续走,边走边吆五喝六的指使小厮丫环们,傲慢且无礼,鼻孔朝天看。
  看着就遭人烦。
  宁隐将身前的药篓背在身后,慢悠悠地跟上去,他在这茶楼等了三天,总算是将这穿金戴银的矮胖子给等到了。
  这矮胖子没什么特殊的,而若是半年前的宁隐,他定是不会把对方放在眼里,更不会特意等对方。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
  宁隐不远不近地跟着矮胖子走,这条街的摊贩很多,来往的商户跟行人也多,所以很拥挤吵杂,容易跟丢人。
  但那穿金戴银的矮胖子在人群中太过显眼,饶是宁隐想跟丢都不行。
  跟了一段路,等到贪嘴的矮胖子将丫环小厮们都支走去买吃喝的时候,宁隐趁机上前:
  “矮胖瓜,有人托我给你带句话: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若是再不还钱的话,莫怪他动粗了。”
  说完,宁隐就不动声色地挤进了拥挤的人潮中,而那矮胖子一脸茫然地环顾着四周,似乎是想找到在自己耳边说了这一句话的人。
  替人传话后,宁隐按照约定来到一处破旧不招眼的民宅前,伸手敲了敲门板,这敲门也是有技巧的,敲好了拿钱,敲错了白跑一趟,他低声说暗语:“院里的肥鸽已经喂了,掌柜可满意吗?”
  里面没说话,就在宁隐怀疑自己是不是敲错时,门板被打开一条缝,里面递来一张十两银票,也没说什么,给钱后就直接关门了。
  宁隐一手捏着银票,一手捏着药篓的背带,笑容僵硬。
  活该这小破作坊一世都混不出什么名堂。
  宁隐拿钱走人,正寻思着该怎么用这十两,却见前面拐弯处突然出现几个富家少爷,而其中有一位身穿一袭银灰色长衫,神态温和谦逊,嘴角噙着笑意,总是一副不卑不亢的君子姿态。
  这是左家的三少爷,庶子左无寻,也曾是宁隐的心头宝,意中人。
  可左无寻却始终没把宁隐的爱意当一回事,更没放在心上。
  但往事都成了过眼云烟了,而且他现在实在不愿再看到左无寻,免得心生不悦。
  宁隐提了提身后的药篓,顶着一张易容过后的脸,佯装欢喜的晃着手,大摇大摆地从左无寻等人跟前走过。
  而谁都没有发现,眼前这看似没心没肺的采药人,实则是半年前销声匿迹的宁隐。
  “嘎吱——”
  宁隐推开沉重的木门,他朝小院走进,随手将药篓放在地上,还没归整好,就听到了一位老者的声音:“大少爷,宁家虽然没落了,但还不至于让您亲自采药补贴家用。”
  宁隐漫不经心道:“管家年纪大了,家里的事,我该帮还是要帮。更何况,我今天出门还遇到了故人,也不算是白出这趟门。”
  管家当归自小就来到宁家,算是看着宁家风光,也是看着宁家没落的人。而在宁家落魄后,一大把年纪的当归也没离开,仍是选择留下来。
  当归帮他一起收拾:“少爷看到哪位故人了?”
  “左无寻。”
  当归眉头一皱,正要提醒宁隐小心对方,却不知从何开口。
  宁隐不以为意:“宁家在河归城已经掀不起风浪了,铸剑宗跟虎门镖局都不会再花费心思针对我们了,你放心吧。”
  他的语气仿佛仍是当初那吊儿郎当,对任何事都不屑一顾的宁氏嫡子,完全看不出现在的落魄。
  年老的管家看着宁隐陌生的侧脸,世人都道宁隐不学无术,生疏宁家传承了几百年的医术,却无人知道,宁隐的易容术却已经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宁隐突然扭头看当归,把他给吓一跳。
  却听到宁隐自言自语道:“半年都没动手了,手艺都生疏了,管家你瞧我这张脸,能不能认出是假的?”
  当归真诚道:“瞧不出真假。”
  宁隐半信半疑。
  不过,当宁隐在铜镜内看到自己这张易容后只能算是清俊的脸后,他勉强说服自己不用再担心自己会被认出来——毕竟宁隐原本的容貌也算是俊美无双,跟这张平平无奇的脸……实在是天差地别。
  当晚。
  夜阑更深,轻垂在湖面上的柳枝随着寒风的摇摆,惊起层层涟漪。下一瞬,林间的鸟鸣戛然而止,幽林深谷陷在寂静中。
  “叮——”
  一枚锋利的飞镖快、准、狠的刺在床前,直将床上那辗转反侧都睡不着的矮胖子给吓得一个哆嗦,连忙把飞镖上插着的纸条拔下来,粗略看一眼。
  登时,他就吓得魂飞魄散。
  ——明日午夜前不搬离宁家大宅,我就血洗了你这整个院子的人。
  而落款,赫然写着宁隐两个大字。
  但远在城西的一处小宅院的宁隐本人,此时此刻却酣然入睡,对这一切并不知情,更不知道有人利用自己的名字在外挑拨是非。
 
 
第二章 背黑锅
  两年前,宁隐传出断袖癖好,此事引起河归城众人的热议;而宁隐苦追左家三子左无寻的事,更是让河归城的百姓们看尽了热闹。
  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宁家嫡子一腔深情,注定是撞死在左无寻这个铜墙铁壁上了。
  而半年前,宁隐一夕之间花光宁家几百年积蓄,还把自家祖宅都变卖了的事,更是引起一阵轰动。
  谁都不知道,风光无限的宁氏一族为什么会沦落到变卖祖宅地步,更不知道,在变卖祖宅后,宁家人为何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离开了河归城。
  众人议论来议论去,一致认为是嫡子宁隐不会掌家。却并不知道,卖掉宁家祖宅的事不是宁隐做主的,而且,宁家人离开河归城内全是为了自保。
  不过外面的风言风语,对于现在的宁隐而言,这都不是什么大事。名声嘛,都是身外之物,没什么值得计较的。
  但是,神医宁氏一族的百年风光可不能葬送在他宁隐的手里。否则,等他几十年后下地狱了,肯定会被他家老祖宗们给掐着再死一次。
  于是,当半年前被黑衣蒙面人们伤的半死不活的宁隐,再次恢复生龙活虎后,他寻了机会,哒哒哒的就跑回了河归城。因为怕黑衣蒙面人们又再次找上门想抢走宁家的易容术,于是宁隐暂时隐瞒身份,只为暗中调查半年前伤自己的黑衣蒙面人们到底是谁派来的。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居心叵测的家伙如此卑鄙!
  当然了,宁隐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赎回宁家老宅。
  次日,碧空万里。
  宁隐背着药篓离开,他现在的身份就是个采药人,无权无势无钱无背景,容貌也不出众,所以这也就方便他每天到处晃。
  正当宁隐考虑着今天要不要再去一趟小破作坊,看看有没有什么容易的单子时,宁隐看到了昨天在街上碰见的那个矮胖子。
  矮胖子满面愁容的朝着一条小巷内走去,因为太过忧愁,以至于他并没有发现身后多了一个人。
  宁隐不动声色的跟上去,原本他没打算多管闲事,但是,明明昨天还趾高气昂的矮胖子,今天身边却没带一个丫环小厮的跑进了一条小巷内,而且神色还如此慌张不安……宁隐心里好奇不已,所以还是跟上去了。
  只是走着走着,当周边的景象越来越眼熟后,宁隐眼里的诧异也就更浓郁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条路是去小破作坊的。
  怎么,矮胖子也有事情要托人办?
  一盏茶的功夫后,走路慢吞吞的矮胖子总算是来到了目的地。
  真耽误时间。
  叩叩叩——矮胖子气喘吁吁地在门板房前停住脚步,按照规矩敲门后,报出自己的目的:“掌柜的,我想请你帮忙,帮我看看我家里有没有贼。”
  “嘎吱——”
  沉重的门板打开一条小缝,掌柜嘶哑的声音传出来:“不好意思了,店里的伙计都出去了,您还是明天再来吧,客人。”
  说完,他正要关门,门板外却“嘭”一声巨响,这动静惊的矮胖子跟掌柜都瞬间一个激灵。
  只见,一个穿着青衫,背着药篓的人站在门前,一只手还撑着门板,这动作既阻止了掌柜关门,又让失魂落魄的矮胖子停住了离开的脚步。
  三人都没说话。
  宁隐收手,他抖了抖衣襟,潇洒的拱手道:“在下久闲,武力高强,医术精湛,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管是什么任务,在下都能完成。要是阁下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掌柜的——”
  掌柜没说话,应该是被震撼到了。
  而矮胖子也没开口,他被突然从身后窜出来的宁隐给吓到了,魂都差点飞了,哪里还能听清他说什么。
  两位观众的沉默,让宁隐倍感失望,他掂了掂身后的药篓,百感交集。
  矮胖子突然意识到什么,他一把抓着宁隐的手臂:“你你你,你你你就是昨天在街上跟我说话的那个人吧!”
  宁隐心里咯噔一声轻响,他忘记矮胖子昨天听到自己的声音了,失策。
  却不料,矮胖子言语更激动了:“这位久闲侠士,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求您救救我!”
  ……这话说的,真让人舒心。
  宁隐意味深长的看着矮胖子,却不知道,宁隐这眼神差点让矮胖子以为自己命不久矣了。
  隔着门板,掌柜闷声闷气道:“久闲,这这位客人的任务就给你了,你记得给店里一份介绍钱。”说完,这黑心肝的掌柜就关门了,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宁隐:“……”
  言归正传,这矮胖子也确实倒霉的,他三个月前花高价买下宁氏的家宅,本来还打算沾一沾神医宁氏一族几百年的风光,改善一下自家的风水,结果却没成想,风水没改善多少不说,他昨天晚上还被威胁了。
  宁隐双手抱在身前,认真道:“你该报给官府的。”
  “就一张纸条跟飞镖,只要没人出事,他们根本不理我的。”矮胖子哭的都快撅过去了,一抽一抽的,忒丑。
  宁隐不忍直视,他心道,官府不理你,你不花钱去镖局,找几个镖师帮忙,却偏偏来这个小破作坊找帮手,可见你也真是够抠的。
  矮胖子捏着手帕,小眼睛努力挤出一条缝,拘束又羞涩的道:“侠士,您能帮我找出宁隐吗?”
  宁隐没反应过来自己被人扣了一口黑锅,但是黑衣蒙面人们的幕后主使还没找到,宁隐也不想现在亮明身份,所以随口道:“宁隐啊,他半年前就不在河归城了,现如今谁都不知他去了哪里。”
  啧啧,这要是被宁家的老祖宗们知道宁隐这大逆不道的小畜生,平日不好好学医术,反而却对说谎信手拈来,估计都能被气的从棺材里蹦出来。
  矮胖子目瞪口呆:“宁隐他没死啊!就是他昨晚给我扔飞镖的啊!”
  提到这事,矮胖子还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泄呢。
  这下子轮到宁隐皱眉了,这怎么回事?
  随后,他朝矮胖子要来昨晚的飞镖跟纸条,一看,宁隐气的眼珠子都瞪大了。
  这是哪个缺德玩意把黑锅扣在他头上的?!
  “绝无此事!”
  “绝无可能是宁隐所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