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神上先生今天交稿了吗?[天作之合]——七关

时间:2020-07-22 09:39:01  作者:七关

 

 
  文案:
  武装侦探社现任调查员,神上朔。
  人生信条干干净净地活着,本以为自己会在不知名的角落长眠,却被一朝丢入异世。
  异世哪里都好,有会“呼噜呼噜”撒娇的男朋友,有认真负责的眼镜框前辈,有散发着令人信服气场的领导……然而—————
  为!什!么!没有会产粮的文豪啊!没有粮的日子要!怎!么!熬!啊!
  这是什么噩梦模式啊!
  在一边自产粮一边与大大小小boss作斗争的日子里,只有男朋友还有一丝温度了QAQ
  #男朋友这么可爱,他想干什么都可以#
  #我到底是怎么从文员变成武斗派的#
  ———————————————————————————
  男主异能脆皮冰系法师异能名可以猜猜看。
  有原创文中文内容,篇幅不多,本数不过三。
  cp乱步
  以及,诸位食用愉快。
 
 
 
第1章 
  在一个平常的早晨,神上朔普普通通地睁开了眼。
  普普通通地坐起来,普普通通地打量四周。
  简陋到仅有桌椅和床的房间让他直接愣在了被窝里,而后猛地翻身坐起,迷迷糊糊地对着正面的那堵墙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看了个遍,都没找着他屋里的那个醒目的七层书柜,他整个人惊得睡意全无。
  这年头……居然还有偷书的人吗?
  活像只被端了粮仓的松鼠,神上懵在原地,水润濡湿的眼睛雾蒙蒙的,直愣愣地对着白墙,有种说不出来的可怜意味。
  他慢吞吞地从被窝里扑腾出来,跪坐在棉被上,脚趾小心翼翼从睡裤伸出一截,宛如初来乍到的可怜猫崽,爪子一点点扒拉自己发凉的睡衣。等等,毛绒睡衣为什么会发凉?
  他近乎呆滞地看着身上破烂的像完完全全变了个样的贴身衣物,指尖颤抖地抚上前胸,那里本是一段绒布兜袋,现在弹进去只能摸到袒露的雪白胸膛,被手指冰的颤了颤。
  这件看上去跟被菜刀剁过没什么两样的睡衣究竟发生了什么?
  有什么冰冷锋利的东西从他脑海闪过,银灰色的刀锋?还是刀锋的碎片?他抖着手哆哆嗦嗦地收拾自己,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物出来。
  神上朔左手扣着衬衫顶端的纽扣,右手推开窗子,正准备向窗外探出头去,看看这四周的环境——“轰!”地一声巨响,约十几米开外的地方一枚炸弹砰然炸裂,飞溅的弹片险些削掉他的脑袋脑袋。
  他整个人被吓软了腰,脊椎僵直,连不存在的飞机耳都出来溜了个弯儿。远方的黑西装们还在苟延残喘地拖着身体进行火拼,神上扶着窗棂,近乎无奈地想,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黑帮火拼居然还会威胁到平民的安全吗?
  花了一段时间检查现如今的躯体,又稍微整理了一下周围的信息,神上朔发觉这具身体与原来的高度一致,换而言之,这应当就是他自己的,然而背景生平却是大变样了。
  “我这是穿越了,穿成了一个坐拥遗产的无业者?”神上朔喃喃道,“这真是……再合适不过的身份了。”他的神色出现了短暂的迷离恍惚,眼睛像灯火一样重重叠叠,冷凄凄的。
  有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小筑,是多么难得的幸运。在这里,没有人会影响他干干净净活着的信条,可以独自在这里安安静静的活,无人可见,无人可知,堪称完美。
  他把身体跌入被褥之中,撒娇似的将一头白毛在枕头上乱蹭,留下几道浅淡的红痕眼睛却迷蒙地看着前方,就只是睁着,如同两颗失去光泽的嵌在脸上的玻璃珠。
  然而,人要活着,便要浪费约百分之九十的资源,因此那些不得不做的事情就像乱麻一般捆在身上,直让人喘不过气来。而栖息于此的神上先生就活似冬眠的小兽,蜷在重重筑起的柔软窝洞数十日后,将原本贮藏起来的食物消耗殆尽,为了活得干净些,便也不得不穿戴整齐,第一次于异世踏出大门。
  在路上慢慢吞吞走着的时候,他由着无所事事,自然而然地观察起这里的风土,第一天醒来的推开窗的瞬间记忆犹新。或许是想给自己一个安慰,他就像是机敏的小动物为了寻求保护色一般观察起了“自然色”。不管怎么说,这个地方未免寒峭的过分了。
  明明还是正午,路上的行人步速却不正常的急促,脸仿佛要深深埋着似的行走,如同颈后有一只寒森森的恶鬼在磨牙,他们不得不寒栗着前行一样。但这里的人到底是深深憎恶着恶鬼的窥伺呢?还是早已习惯了恶鬼的存在呢?这就不得而知了呀,他歪了歪头,抱歉地朝被盯得有些受惊的路人笑了笑,扭头走开。
  夹紧外套,白发少年按照规定好的步调前行着,走了约莫十几步,旁边的小巷猛然窜出了一个孩子,一团风一样的撞了出去,连带着神上跌了个踉跄,向一边倒去。
  他扶着墙,勉强稳住身躯。看着一言不发头也不回地冲过去的小孩,神上朔神色莫名地摸了摸风衣,指尖微顿,旋即抬起手来,一把攥握成拳,几个音节消隐于唇间,血管涌动,冰凌飞旋,一堵冰墙拔地而起,直直横在了那个孩子的前方,飞奔的孩子眼眶微微扩大,慌忙间想要调转方向,但为时已晚,过大的惯性使他猝然贯在了冰墙上,“哐当”一声跌倒在地。
  神上不慌不忙地上前,慢悠悠地在那个孩子的四周竖起了冰笼,他敲了敲冰刃,一双眼睛冰锥子似的对准地上的孩子,幽幽地说“小孩,钱包,还回来。”,语调是平的,吐字还算清晰,没多大起伏的句子却让眼前的小孩跳的像受惊的兔子。
  “还什么?我没拿你东西!”那个小孩剧烈地挣扎起来,双眼像对小铜铃一样鼓起来,胸脯剧烈起伏着,如同蒙受了天大的冤屈一般喊叫着。
  他本想让眼前的少年知难而退,哪知眼前的这个人根本不为他的声势所动,目光依旧清凌凌的,看着让人发怵。
  他隐约觉得眼前这个人并非看上去那么病弱又金贵,并不是什么好下手的肥羊,不由得慌张起来,“你,你想干什么!我可以是羊的成员,对,我,我是羊的一员!羊之王……羊之王听说过吧!你再不放我离开,你就等着羊之王的报复吧!”那孩子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急急忙忙喷出几个名字,随即像得了免死金牌一般洋洋得意起来,用一种仿佛他就是所谓的羊之王的口吻命令道“你,还不快放开我,只要你好好地给我道个歉,不,顺带交出你身上的钱,今天这笔帐就这么算了!听到了没有!”他鼓起勇气对上那人的眼,却被激得浑身一激灵。
  这个人的眼睛……简直空荡的可怕。
  神上朔却没好像感知到眼前这个小孩丰富的心理活动,也许是感知到了却不甚在意,他只是单纯地想把钱包拿回来去采购,出来一次已经足够麻烦了,如果还有第二遭,那简直就是晴天霹雳的存在了,因而使用最近发觉的异能力也纯粹是因为——他追不上而已,关起来已经是足够便捷的法子了。但这样单纯的心愿并没有传达给眼前的小孩,他看上去闹得更厉害了,一个劲儿地在笼子里扑腾。
  莫名经历了烦恼的一遭,他只觉得眼前的小孩聒噪得过分,一时间只想快点拿到钱包早早回去窝着清静一下。
  于是那个小孩惊恐的发现眼前的人不但丝毫没有放开禁锢的想法,反而用一种看嗡嗡乱晃的蚊虫一般的眼神瞧着自己,他眼睛半眯着,手指轻轻附上眼前的坚冰,细碎的冰凌“簌簌“地以他为中心在地面上蜿蜒着,自孩子的足部盘旋而上,蔓延至四肢,骤然锁紧构成冰柱,整个人被以大字行禁锢于寒冰,白发少年手指些微地摆动了几下,一刃冰刀”刺啦“一声划开了小孩的衣兜,一个浅咖色的皮夹应声而落,被冰簇推聚着送到少年手上。
  “这不是钱包么?那么,再见了。“像是了却了一桩麻烦事,神上收敛了眉眼,扑了扑皮夹,走得毫无留恋,留下一地冰霜。
  “羊,羊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身后羞恼的声音像被拴上链子幼犬一样狂吠着,发出无意识的”呼呼“声。
  那个小孩,也就是藤木伦太郎,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透了。他跟了那个怪人好一路,纤弱的身姿,不正常苍白的脸色,购物付账时随心所欲的举止,怎么看都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而已,谁知道,谁知道!他愤愤然的想,明明是一个异能不错的异能者,竟装出那副柔弱的样子引诱他,然后又那样恬不知耻地狠狠地羞辱了他!
  藤木伦太郎一身湿气,眼睛却瞪得通红,活像只落汤的公鸡,满脑子凶恶地想着怎么添油加醋地告诉中原中也自己是怎么被欺负的,那个人又是怎样怎样的恶劣,如何如何不把他放在眼里,不,是不把“羊”放在眼里,不把中原中也“羊之王”的名号放在眼里!他像是得到了什么依仗似的,喉咙里滚出几声哑笑,隐隐约约发出了“嘶嘶”的声音,让人起了一层战栗的鸡皮。
  “味增,咖喱,寿司醋……”他的怨念完全没传到神上耳朵里,此刻的他正像只小只松鼠一样,仔仔细细检查过冬的“坚果”。神上朔的神色是显而易见的认真,他以一种高度的专注仔细比对标签,品牌,生产和保存日期,对周围异色的带来的毛刺感视而不见。这没什么好分神的,他暗暗想,那是完完全全不相干的人。
  故而,虽然大包小包的日用品和食品与俊美少年搭配起来突兀怪异且吸引眼球,但视线的中心却依旧是浑不在意的样子,专心致志地往小窝敛食,勤勤恳恳地托着过分巨大的包裹往住所走去。
  “书店?“下意识绕开了来时路上的障碍,神上朔却发现了意外之喜,“这个世界的书,应当会与原来的不同吧,会有很多没看过的好书呢。”怀着这样的期许,少年径直走进书店,脚步轻快,像是找到了新毛线团的猫咪,平日几无波动的眼睛濡湿下来,透着波光,闪闪烁烁于书架之间,偶尔找到了符合心意的封面标语,踮脚,抬手,翻书一气呵成。
  然而这个流畅完美的过程却在细细品尝时戛然而止,神上朔被噎了个彻底,乃至呛了个泪眼朦胧。
  “这是……写的什么?”像是吃到了被做成鱼形的分子料理,内里满满填充着芥末酱,一口咬下去不仅耳尖鼻尖被刺激的通红,嗓子也哑得生烟,咳个不住,冲击过大之下不仅尾巴不晃了,甚至眼中也出现了一阵迷蒙,丽日消隐。
  “为什么这样的书,这样的三流文字竟然可以获得这等殊荣,大摇大摆地跻身所谓的名著……”神上朔求证似的翻看了一本又一本,寻求安慰之下,被接二连三的打击伤得的体无完肤,摇摇晃晃的闭上眼睛。
  这个世界的文豪……都遭遇了不测吗?明明都是日本背景,世界观也还算正常,环境异常度也不明显,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文学崩溃?难道这里有什么专门暗杀文豪的邪恶组织吗?“冲击之下,思维也出现了短暂的絮乱,出现了不可忽略的偏差。
  神上此人,对与人交往一事毫无兴趣,更称得上畏惧,但对于文字有着莫大的热情,毕竟人生在世不能像畜生一般仅仅应付生理上的需求了事,对于脑子的慰藉显然是必不可少的,但借用外力诸如酒精此类显然不符合他干干净净活着的标准,毕竟死泥一滩的存在既不风雅,又与脏污相伴。
  然而这个世界却是异类中的异类,如同天降了个冰河,“哗啦“一声倾泻到了的心坎上,浇得四肢冰凉,思绪僵直。
  他拖着脚步想,这个世界好难啊,神上君。
 
 
第2章 
  神上朔花了两天接受这个天崩地裂的事实,没有令人满意的口粮固然使人悲从中来,然而活还是要活下去的,慰藉也还是要有替代品的。
  替代品分成了两种,一是将那些名不符实的乏味文字生吞下去聊以充饥,二是——自己学着如何烹饪。
  毕竟神上朔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够幸运再度穿越,而天天啃压缩饼干的话不仅会嗓子干痛,连灵魂都会面黄肌瘦起来,这样比起来,如果,他是说如果他会“做饭“的话,看上去应该会活得体面一些。
  他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神上君,争气一些啊神上君。
  然而足够冰凉的现实直接就把他的信心当头一浇。刚刚的雄心壮志在他握住笔身的一刻起就“噗“的灭成了一道火苗,而他现在之所以还能够端坐在写字台前,做出一副艰难构思的神态,不过是因为他没有别的事可做。
  身体被饲养的很好,不困不饿,运作正常,所以思绪就被牢牢地锁在了躯壳里,缝在神经中动弹不得了。神上朔绞尽脑汁拉扯着思绪按照预想的模式继续运转,那么思绪也就只能不情不愿地流动起来了。
  好在被逼迫运转的思绪还是延伸到了应该去的领域,或许是这里的“自然色”太过独特,他慢吞吞地落笔——
  —————————————————————
  我叫筒井庆人,是个没有影子怪物。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有影子的,黑漆漆的一团附在主家的颈后。平日里黏液会蠕动成尖刺的样子,明晃晃地对着旁的人,尖端暗绿色的绒毛时不时会扫过别人的肌肤,那可是顶大的抱歉事,或是麻一会儿或是疼一阵,净是些让人不痛快的鸡毛蒜皮。
  不过奇怪的是,这种抱歉事经常是双方一同失手的,他们的脸上褶成笑纹,啊呀啊呀地互相握着手,说着道歉的话,不多久又亲亲热热地挨在一起了,活像一对儿亲兄弟。
  可这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我没有影子呀。我暗暗琢磨。
  是的,没有影子的我是个不能自保的废物,被误伤也是时有时的事情。这不能怪他们,这是我自己的缺憾,因而他们亲亲热热挨过来的时候我总是下意识地后移,挤出笑脸来说着“没什么呀,就是靠过来的时候扫到我了而已,不要紧的呀。”之类干巴巴的话,好在旁人似乎也不介意我语言的匮乏,依旧亲密密地同我讲话,眼神热切地像追逐恋人的身影。
  每每这时,我心上就如同有什么粘稠的东西糊了上来,紧紧地扒着心坎,让我一阵吸不上气来。
  好奇怪啊这些人,他们没听到我讲话吗?还是又忘记了?抑或是我记岔了?其实我并没有说过?种种猜疑使我心上一紧,不由得对眼前人生出几分歉意:原来是我忘了说呀,真是抱歉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