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论如何追到港黑劳模[异想天开]——莹纸

时间:2020-07-22 09:37:10  作者:莹纸

 

 
  文案:
  熏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如同污谭里的烂泥泞一样,糟糕而布满了污浊与黑暗,也即将很快要死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人生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俊秀橘发少年,他成为了自己的救赎,打破了自己的死局…他无可救药得迷上了他!
  ——
  求助!我该如何才能追到这个俊秀的橘发少年!
  条件一:不能比他高!
  条件二:成为干部!
  条件三:比他强!
  要不…我把腿锯掉一段?或者用钱收买老板?还是加强锻炼…好像我都做不到耶…啊啊啊(抓狂)
  ————————
  说明:
  1、更新时间晚上九点。
  2、原创男主,能力借鉴,超美超强设定,其他角色ooc,雷的就别点了。
  3、作者中厨,智商不太高,文斗戏看看就过,别放在心上。
  4、弃文不需要通知作者
 
第1章 
  “对不起,熏。”
  “可是妈妈没有办法呀,家里欠了很多债,已经还不上了。”
  “熏你就帮家里这个忙吧。”
  “港黑的首领想要身边有一个孩子,你过去了他一定很喜欢的,这样债主就不用我们家还债了。”
  面无表情的小孩子站在家门口,他有着卷曲的栗色短发,猫一样的金色双眼,婴儿肥的白皙脸蛋,面容可爱极了,第一次见可能还以为他是个小女孩呢。
  但是这样的孩子双腿被自己的母亲抱着,一步都挪动不了。
  母亲一脸泪水渴求第看着长泽熏,趴在地上祈求着自己七岁的儿子,好像他能拯救自己的一生。
  面对这样的情形,长泽熏却心如止水,毫无波澜。就算他知道,穿着黑色西装的港黑就在他家门口等着,等母亲亲手将他送出去。
  “没有关系哦。”长泽熏突然开口说道。
  母亲立即停止了哭泣和抽泣,一脸欣慰地看着长泽熏:“真的吗熏,妈妈好开心啊,你终于长大了,可以为家里分担了。”
  长泽熏垂下好看的金色眼眸说:“只要跟他们走就可以了吗?”
  母亲飞快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擦了擦眼泪似乎好像都没有发生过,立即跑到门外,招呼着外面的人进来。
  长泽熏看到她如负释重的表情和迅速的动作,小小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反应,只是慢吞吞地走到自己的房间里面,从枕头下面拿出了一个瓷制的小猫吊坠,将其慎重地挂在了脖子上。
  本来只是在卧室里面待了一会儿,但进门来的母亲看不见他的身影,立即就惊慌地叫喊声:“熏?”
  长泽熏转身坐在了床上,低声应了一句:“我在这里。”
  差点以为长泽熏不见踪影的母亲听到他的声音,很快平复了心跳,走进房间里面看见他小小的身影,松了一口气笑着道:“熏吓了妈妈一跳呢,还以为熏跑掉了。”
  长泽熏低着头握着手中的吊坠,并没有回复母亲的话,因为他知道这没有必要。
  他看见母亲身后走进来一群戴着黑色墨镜的西装男人,只见母亲朝着男人恭恭敬敬地鞠躬,就像是仆人一样将人邀请进了房中:“这就是我的儿子了。”
  长泽熏大大的猫眼看着走进门的男人,毫无反抗地让其中男人将自己抱了起来,然后一群人如潮水般涌来,又如潮水般褪去。
  只是带走了他,留下了一堆钱。
  他坐在车里转头看向自家门前,却一个人也没有看见,那个女人大概痴迷地抱着自己的钱傻傻地笑吧。
  这就是长泽熏对自己母亲最后的印象了。
  ——
  随后长泽熏就被送到了港黑总部,褪下了一身廉价泛白的T恤,换上了衬板舒适的衬衫制服,栗色的头发被剪掉了一些碎发,干干净净地露出他好看的金色双眸。
  整个人被打扮一下,就像个香喷喷的布丁,好吃又好看。
  然后他就一个人默默地呆在黑色的硕大房间里面,听送他来的人说,这里就是港黑现任首领的房间了。
  长泽熏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他还有些瘦弱的身体穿着好看的白色衬衫黑色马甲,头发被吹得蓬松,散发着香波的香味,整个人就是一个新鲜出炉的小王子,在黑暗之中闪烁着光芒。
  他等了很久,等到自己肚子都饿得咕咕叫时,终于从门那边传来了一阵动静。
  长泽熏被这一声响动差点吓了一跳,从床上跳下来,发现进门的是一个白发的面容狠厉的老头。
  身后的黑色西装墨镜的保镖恭恭敬敬站在他身后,那气势和腰间突出的东西,都让长泽熏心中猛烈跳动着。为首的白发老人面容布满了褶子,可以看出他的年龄不小了,当他目光触及到长泽熏的时候,狠厉的神情才柔和下来,然后在他的一个手势之下,保镖们十分有秩序地退了下去。
  但白发老人并没有走上来,而是伸手将身上的披风长袍脱下,并理了理袖子上的扣子,慢条斯理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长泽熏低眉颤了颤,最后小声说:“熏,我叫长泽熏。”
  老人扯着嘴笑了笑,然后对他招了招手:“熏,过来坐。”
  然而长泽熏发现,眼前的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目光所及之处并没有别的座位可以让他坐着。
  这个发现让长泽熏犹豫了许久,随后还是慢吞吞走了上去。
  老人一把将他抱到了腿上,就像是疼爱着自己的孙子一样,开始细细地问他问题,比如说几岁了,家里有谁。
  当听到长泽熏肚子再次发出咕咕声音时,大声爽朗地笑着:“是肚子饿了吗?”
  长泽熏羞红了一张脸,默默地低下头。
  老人很快叫人上餐,并陪着长泽熏吃了他有生以来最好吃的一顿饭。
  那虽然只是一碗海鲜拉面,里面的虾更是让长泽熏因为过敏,起了一身的红疹子,但也是他吃过最好吃的海鲜拉面。
  ——
  从那以后,长泽熏就一直待在了老人身边,老人会给他准备好看的衣服,帮他打扮地好好地,偶尔会带长泽熏出去玩一玩,就像是炫耀自己身边有一只漂亮的孩子。
  但是这个孩子并没有被老人承认为是他的养子,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港口黑手党,长泽熏就像是漂亮的玩偶,虽在被老人一个大手遮挡着,却一点立足之地都没有。
  于是每当首领召集手下开会时,长泽熏就会乖巧地离开,躲到外面去。
  “首领在吗?”一个温柔的声音在长泽熏身后响起,长泽熏转头就看见了白大褂模样的森鸥外站在他的身后。
  长泽熏低下眉说:“森先生,首领正在跟下属开会。”
  来的正是首领的专属私人医生森鸥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首领特别注重自己的身体健康,每周都要请私人医生上门检查身体,今天正是这周上门的日子。
  但是十分不幸居然遇上了首领开会。
  森鸥外语气中似乎很懊恼,但表情散发着笑意:“正可惜呢,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不如熏酱陪一下我?”
  他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较小可怜的少女身影,扯着森的白大褂,一张可爱的小脸恶狠狠道:“林太郎又在勾搭熏酱!不许当着我的面做坏事!”
  森鸥外无奈地朝长泽熏笑了笑,摸着身边个子小小的爱丽丝的金色长发。也不知道森先生每次上门问诊的时候,为什么都带着爱丽丝,这里可是港黑啊,带上自己的女儿上门真的可以吗?虽然每次见首领的时候,森先生都会将爱丽丝放在长泽熏身边,让他们两个一起玩,还理直气壮地说让爱丽丝多交朋友。
  比起穿着小洋裙,被打扮地漂漂亮亮的爱丽丝,长泽熏小王子打扮显得面容更加精致,和爱丽丝站在一起感觉就像是两个可爱的小女孩。
  不过森鸥外并没有将长泽熏放在眼里,他低声跟着爱丽丝笑了笑,也并没有打算再理会长泽熏的意思。
  长泽熏知道这是正常现象,港黑的人其实都看不起他,因为他是凭着一张还不错的脸蛋呆在首领的身边,首领不承认他是养子,没有将他认为是港黑的继承人,没有一点武力,没有异能,是个对港黑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废物。如果把他丢进港黑的下层,可能脱了一层皮都爬不上来。
  而港黑最看不上的就是废物。
  虽然很讨厌首领,任何时间都不想待在首领身边,但是长泽熏不得不承认,只有在首领身边他才能生存下去,现在的他没有任何的话语权。
  所以,无论让他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先好好的活下去。
  长泽熏想着,努力清理自己的头绪。一开始进入港黑的时候,他还只有七岁,那时候首领还有些理智,能够带领港黑更好的统领这个横滨。只是半年来,首领就越来越善变,情绪也有些不稳定了,这让手下有些苦不堪言,特别是下达的命令也越来越离谱,让人完全捉摸不透他的意思。
  可能这对于长泽熏来说是一个坏消息,作为时常待在首领身边的人,没如果没有清醒的头脑,说不定早就死在了黑色的枪.口之下,但这说不定对他是一种机遇,也许他能够从中争取到一些利益。
  他不会太贪婪,只要好好地活着离开港黑就好了。
  长泽熏忍不住握着胸口的那个陶瓷小猫,他心绪不安的时候,都会握着这个东西努力稳定自己跳动的心脏。最后下定了决心一般,小小的身影慢慢走进了黑暗之中。
  ——
  随着的时光越来越往前挪动,横滨在港黑的躁动下越来越混乱,到处都是杀戮和混乱,在这样盛大的情形下,首领的情绪也越来越疯狂。同时让首领担心的事情也发生了,他的身体越来越差,已经严重到躺床不起的地步,很多命令都是让长泽熏代为传达。
  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长泽熏已经隐隐有了不妙的感觉,他似乎已经知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而在见到那个黑色的绷带少年的那一刻,他心弦终于崩得紧紧地,似乎一拉就能扯断。
  那时候的森先生已经到了天天需要守在首领身边的地步,如果他离开了也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需要去帮首领配药。
  现在首领已经越来越多疑,导致了许多有用的港黑成员也慢慢在无谓的斗阵中丧命,但首领却十分信任森先生。
  可长泽熏从另一方面来看,就算首领如此折腾,港黑还是有很多成员无条件地支持首领的任何举措,而最想让首领死也最容易下手的只有森鸥外一人。
  在他提心吊胆忍不住时刻守在首领身边,生怕哪一天森鸥外忍不住下手的时候。
  他在首领房外的茶水间与那个绷带少年相遇了。
 
 
第2章 
  十四岁的少年身上缠着许多的绷带,好像年纪轻轻就带着许多伤痕,这样跟在森先生身边奇异的少年,长泽熏也听过他的不少传闻。
  听说他叫太宰治,是某一天由森先生带进港黑介绍给首领的。
  不说目前港黑十分缺少人才,加上听说太宰治特别聪明,可以说拥有像异能一样的读心能力,更有一个克制一切异能的异能,单单这一点就足够让首领将人留下来。
  长泽熏这个普通人并不知道太宰治拥有什么异能,却能够从简单的相处之中看得出来,这个人真的很聪明,似乎从他的双眼中就能够看出一切,在他的眼眸之中一切无所遁寻,自己已经被看破。
  但这太危险了,因为太宰治是被森先生带来的,肯定为森先生所用,这对长泽熏十分不利,所以每次跟太宰治相处的时候,长泽熏努力地让自己脑海中什么也不要想,什么念头都抛在脑后,且避免跟他独处。
  可是长泽熏没有想到,他想要避开的人却找到了他。
  长泽熏出来只是因为首领不想自己的病情被外人知道,就算是长泽熏自己也不行,所以在森先生检查身体的时候,长泽熏就自觉走了出来,准备泡一些红茶给森先生。
  只是没有想到转身他就看见了太宰治静悄悄地站在他的身后,顿时将他吓了一跳,手中的瓷器杯差点从手中掉落。
  十四岁的太宰治已经比十三岁的长泽熏高了一个头,两人同样是站立着,长泽熏只能抬着头看他卷曲的黑色碎发搭配着娃娃脸,他有着一双透视心灵的红色双眸,年纪轻轻就神神秘秘,让人猜不透心思。让长泽熏最觉得奇怪的就是他见太宰那么多次一来,他从来没有正式穿着自己的黑色披风外套,而是就这么简单地披在肩上,就是看上去比较帅气。
  掉落的茶杯在长泽熏反应过来以后,动作迅速地抓住,免去了打坏一个杯子,随后他回过神来道:“太宰先生,是想要喝点什么吗?”
  太宰治眯了眯双眼,他双手都打着绷带,长泽熏能够近距离地闻到消毒水的味道,更别说他好看的脸蛋上也用绷带贴了一个伤口。
  “长泽君好像很怕我呀,为什么?”看着长泽熏有些谨慎的表情,太宰治勾着唇笑问。
  长泽熏知道在聪明人面前,他的心思从来无处可逃,所以无论是面对首领和森先生,他永远都是坦诚的那个,一贯以来都没有展现什么野心,才让他顺利地活到了现在。
  在聪明人面前不要装聪明,这是长泽熏自己领悟的道理,所以他很坦然地说:“因为觉得太宰先生很神秘,而且很聪明,像我们这些普通人想跟太宰君保持距离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长泽熏看起来一点都不遮掩的嫌弃表情,让太宰治有些受伤:“原来长泽君是这么看我的吗?”
  长泽熏假装没有看见他虚伪的表情,转头将已经泡好的一杯红茶递给他说:“喝茶吗?”
  太宰治嫌弃地看着长泽熏手中的精致瓷器茶杯,问:“没有酒吗?”
  长泽熏顿了顿,随后一脸复杂地看着太宰,那表情透露着你只有十四岁啊少年,为什么还未成年的人会要问他要酒呢?
  “原来没有吗?”看长泽熏这个反应,茶水间是肯定没有酒可以喝了,太宰治有些失望。
  长泽熏不做声,这里是首领的房间,首领的酒自然是放在专属的酒窖里面,茶水间怎么可能会有酒呢?
  询问下来,见只有红茶可以喝,太宰治也不在意,接过长泽熏手中的红茶,并就这一口红茶吞了一粒看上去很普通的胶囊药。
  长泽熏瞄了一眼,虽然有些好奇太宰治在吃什么药,却很有自知之明地没有问出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