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成教书先生后和盗帅he了[江湖恩怨]——与子绕花间

时间:2020-07-21 10:20:18  作者:与子绕花间

 

 
  文案:
  排雷:攻受有个一夜情。可能ooc。
  文案:病弱不明属性受×温润如玉风流攻 求助:没收了学生的武侠小说后穿书了怎么办!
  宋醉易:谢邀。人在古龙世界,刚刚遇到主角。
  谁能想到?只是尽职的没收了上课看小说的同学的书就会穿进去?对此宋醉易不屑一顾,就算到了武侠世界他也能拿起教鞭当一名好夫子。至于原书主角?管他呢,爱干嘛干嘛。
  一开始遇到楚留香,宋醉易一脸冷淡。 楚留香:宋夫子,帮我个忙?宋夫子,一起去划船啊?宋夫子,一起睡觉吗?
  宋醉易:抱歉,离我远点,我对主角光环过敏。
  后来发展迅速并且在一起后,楚留香才发现人前冷冷清清的宋夫子竟然是个爱撒娇的小作精。
  宋醉易:楚留香,抱抱我。楚留香,一起睡啊。楚留香,你去哪儿?
  楚留香:宝贝太粘人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第1章 宋大美人
  夜色正浓,风凉月明。
  当他一拳打在楚留香脸上的时候气已经消了。
  打完后还一丝不苟的擦了擦手。反观楚留香,倒是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脸上的□□都快掉了。
  时间回到一刻钟前。宋醉易特意半夜从城外赶了过来,只为一睹传闻中楚香帅的芳容。
  没想到刚到就看到浑身湿漉漉的楚留香略带狼狈的从湖中爬了出来。
  楚留香也没想到大半夜除了他和已经昏迷的中原一点红外还会有人来这里。
  一上岸就看到一个人身穿青袍站在杨柳树下,清冷的月光透过枝桠,斑驳地斜射在他身上,轻洒上一圈银色的蒙胧光晕。
  只是身型略显消瘦,再加上楚留香刚刚从水里出来。头发上不断滴落的水模糊了视线,一不小心将他错认成了女子。
  刚风度翩翩的开口询问了一声姑娘好,就被迎面而来的拳头打了个不知所措。
  缓过神来才发现,这那是什么姑娘,明明是一个相貌极其温雅俊美的青年。
  “抱歉,是在下认错了,还请恕罪。”
  楚留香连忙抱拳弯腰道歉。
  “无妨,我并不在意。”宋醉易微垂头颅,眼睑半敛,只看得见长长睫毛覆在清冷如雪的脸上投射出一片阴影。
  不在意还给了他一拳。楚留香暗地里叹息一声,这人可真真是口是心非。
  宋醉易抬头看了浑身狼狈的楚留香一眼,月光正直直的照在他脸上,此时正微笑着。
  “面具。”他伸手指了指楚留香的脸,“快掉了。”
  楚留香一愣,然后伸手撕掉脸上半掉不掉的□□。冲着宋醉易展颜一笑,他原就生得翩翩,这般神情更显温润如玉。
  之前看书的时候宋醉易就在想,楚留香到底有多帅才有那么多女子投怀送抱,有那么多红颜知己。
  现在看到真人时,脑海中立即蹦出一句“双目朗日月,二眉聚风云。”
  不亏是古龙笔下的人物。他心里默默想着,本来今晚就是好奇楚留香长什么样子,现在看到了也该回去了。于是微微欠身,“夜已深,在下就不叨扰了,先行告辞。”
  说完就转身离去,留下了满脸无奈笑意的楚留香。
  济南的五月已经有些炎热,村里只有一两户人家还没灭灯。宋醉易推开院门,隔壁听到动静响起来几声犬吠。
  屋子里只有一张床两张桌子。宋醉易解下披风放在床上,点亮了蜡烛坐在书桌前若有所思。
  他来到这里已经三个月了,今天还是第一次接触到与书相关的人。看情况这时候楚留香还未识破无花的真面目。
  宋醉易叹了口气,他高中老师做的挺好,没想到一觉醒来就到了这个地方。一开始他还以为是穿到了那个不知名的朝代,直到前几天听闻北京城金公子的白玉美人被盗。这才知道他原来穿到了楚留香的世界。
  想了想,宋醉易还是准备打算离楚留香远一点。如果非得走的近,那他估计也不会拒绝。他虽然只想安安稳稳的在这里当一个教书先生,但是楚留香的江湖恩怨,他有那么一点感兴趣。
  翌日一早,沉睡的村子苏醒过来。阡陌上往来的人交谈着,鸡犬也开始鸣吠。
  宋醉易推开门长吸一口气,薄薄的雾气弥漫在半空。昨晚他忘记关窗,吹了一宿的风。今早起来时就觉得浑身发冷,想来是有些感冒。
  宋醉易稍稍整理好着装就往城里赶。幸好原身是个饱读诗书的秀才,在城里的学堂教学。不然他指定会为了生计苦恼。
  不过半个时辰就到了城门口。宋醉易拢紧披风,默默地站在队伍末尾。正准备进城时,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骑马从远处奔来。
  不小心撞了宋醉易一下后扬鞭催马进城。侍卫倒也没拦着,对此不管不顾。
  城里逐渐热闹起来,不少摊贩大声吆喝着。宋醉易蹙着眉,伸手拍去衣服上的灰尘,加快了步伐往学堂赶。
  还未走到学堂,就听见平日里最为纨绔的孙费道:“你怕什么!宋夫子又不会发现!”
  “还是别了。”一道怯怯的声音回应着,“我听说那里都是江湖上的人,个个凶神恶煞!”
  “嗤!胆小鬼。”
  “那有什么?我爹可是这里的老大!谁敢不给他面子!只是去看看,又不会让你去赌!”
  宋醉易不动声色的站在他身后,冷冷道:“赌什么?”语气中带着几分寒意。
  “没……没什么!”
  孙费吓了一跳,回头就看见一脸冷意的宋醉易正低头看着他。
  “宋夫子。”一旁的人连忙站好,小声叫着。
  宋醉易扫了一眼,“怎么?书背下来了?”
  “没……”
  “那还想去赌场?”宋醉易冷哼一声,指着刚进来的学生说道,“你一会儿看着他们几个,谁没把书背下就别进来。”
  说完点了点孙费的额头,“这次再背不下来我就把你在课上干的事情告诉你父亲。”
  “宋夫子。”孙费苦着脸哀求,“我刚才只是说说。您可千万别告诉我爹,我爹知道了一定会罚我的。”
  宋醉易摇头拒绝,然后进去检查其他学生的作业。留下愁眉皱脸的孙费几人。
  讲完课后往门外一看,原本看似乖巧的三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宋醉易沉下脸冷哼一声,吓的上前问题的学生抖了抖身子。
  孙费家境显赫,父亲更是济南城太守,想来也不会去那些不知名的赌场。那么只有一个地方了。
  快意堂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这正是济南城里最大的赌场。
  此时正值中午,快意堂仍是一片热闹。
  三间宽阔的厅堂人声鼎沸,空气中弥漫着酒气女人身上的脂粉气,还混着初夏被闷出一身汗的男人汗臭味儿。
  每一个人脸上都泛着油光,只是有的人满面春风,有的人垂头丧气。还有的人镇定自若,有的紧张的瑟瑟发抖。生怕将全部身家都输了进去。
  宋醉易扫视一圈,并没有看到孙费。难不成在里面?他往里走了几步,里面有一间花厅,看起来很是高级,连人都少了大半。
  里面觥筹交错,少女端着果盘站在大腹便便的富商身边。果不其然,孙费正混在一群豪气阔绰的老爷们中间。
  强忍着浑身的不适,宋醉易抿着唇,上前拍了拍还在喊的酣畅淋漓的孙费。
  “大!我压大!”孙费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桌子上的骰子。
  站在他旁边的陈实余光中看到冷沉着一张脸的宋醉易越来越近,连忙捣了不知情的孙费一下。
  “干什么!没看见我在忙吗?”
  “在忙什么?”宋醉易伸手搭在他肩膀上,嘴角噙着一抹笑。
  孙费手一抖,碎银哗啦啦的掉了一地。
  “哟!孙费,这哪儿来的大美人啊?怎么不敢叔叔们介绍介绍?”
  孙费一听,脸都吓白了。回头一看,宋醉易果然面无表情。
  此时宋醉易长发微乱,因着受了风寒脸色略显红晕,就连眼角都洇了一抹红。偏偏他此刻面目严峻,眼中满是冷意。
  “宋……宋夫子。”孙费缩了缩脖子,不敢和他对视。
  宋醉易气极,伸手往孙费头上拍了一巴掌。然后抬眼看向方才调戏自己的那人。
  “美人倒算不上。”宋醉易面无表情,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屑,“找人教训你一下倒是不成问题。”
  “你!”
  那人恼羞成怒,他家缠万贯,那个人看到他不恭敬的喊上一声老爷。正摆手想让候在身边的侍从教训一下宋醉易,没想到从外厅传来阵阵惨叫。
  一名黑衣人手持长鞭独自一人闯了进来。拦着的护卫一个个倒在了地上,刚才还在趾高气扬的富商老爷吓的直哆嗦。
  孙费三人吓得躲在宋醉易身后。
  宋醉易面不改色,拉着三人正准备离开,前面想走的人被黑衣人一鞭子摔到了地上。
  他止住脚步,拉着孙费往临近门口的墙角站好。
  听到躁动的人咳着从里面走了出来。
  只见他一个脸色惨自,身穿翠绿长衫。脸色冷凝,“阁下不知这是我朱砂帮的地盘?”
  黑衣人嗤笑一声,甩了甩垂在地上的长鞭,“你就是冷秋魂?”
  宋醉易止住喉咙的痒意,眯着眼打量着冷秋魂。他就是快意堂的主管,朱砂帮的关门弟子,江湖人称杀手玉郎,粉面盂尝的冷秋魂?
  按理说冷秋魂武功也不低,应该不会怕了这人,没想到他看清楚黑衣人的面貌后,吓得脸色惨白。
  “不知阁下来我快意堂也何事?”冷秋魂强撑着问道。
  黑衣人并没有出手和冷秋魂打起来,只是说要和他赌上一句,就赌掷骰子。如果冷秋魂输了,就要和他走。
  躺在地上不断哀嚎的人渐渐没了声音。冷秋魂也不敢和他动手,只好应了下来。
  气氛一下子僵持起来。局势紧张得令人窒息,宛如箭在弦上。突然有一只手拍了拍宋醉易紧绷的肩膀,他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正是好久不见的楚留香。
  趁着两人掷骰子的空档,宋醉易扯了扯楚留香的衣袖。低声问:“你可看出来那人是谁?”
  楚留香伏下身在他耳畔低语,“看出来了。”
  他离得太近,说话间呼出的热气打在宋醉易耳畔与脖颈上。
  “是谁?”宋醉易摸了摸耳垂。
  楚留香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笑道:“你耳朵怎么红了。”
  此时他正站在宋醉易身后,因为站在角落的还有孙费几人,他不得不紧挨着宋醉易。
  楚留香一笑,宋醉易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胸口微微震动,不适的往外站了站。
  “你觉得谁会赢?”
  察觉到转移话题的楚留香好笑的怕了拍宋醉易的胳膊。“你觉得呢?”
  “冷秋魂虽然是快意堂老板,但也说不准那黑衣人会不会使什么花招。”
  说罢抬眼望去,只见冷秋魂骄傲而得意的笑着,他六个点数都是一,已经是最小了。
  黑衣人冷笑一声,抬手用长鞭卷起六粒骰子一一打到了墙上。直到最后一粒骰子嵌在墙上露出猩红的一点。
  “我赢了。”
  冷秋魂拍案而起,大喊:“你耍赖!这不算!”
  宋醉易没忍住咳出了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
  “怎么?你有异议?”黑衣人死死盯着他。
 
 
第2章 你……是不是傻?
  “怎么不算?”黑衣人一甩长鞭,在地上划出一道浅浅的痕迹。
  周围本就害怕的人被吓到瑟瑟发抖,连躺在地上□□的人也渐渐没了声音。
  “在下并无异议,阁下继续。”宋醉易点头示意。
  冷秋魂吞了吞口水,眼神有些涣散,“这……”
  黑衣人竖眉冷笑,指着冷秋魂道:“我赢了,你便要遵守约定跟我走。”
  楚留香一看,不得不推开宋醉易走了出来。他笑道:“阁下不如与我赌一把,还是赌大小。如何?”
  看着他气定神闲的样子,宋醉易往后撤了撤,在角落里静静的看着。
  “你又是谁?”
  楚留香一挑眉,拱手行礼,语气温柔,“在下楚留香。”
  躲在宋醉易身后的孙费瞪大了眼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语气激动不已,“他老人家就是楚留香!”
  “我/他就是楚留香,但是我/他不老。”
  楚留香和宋醉易异口同声道。说完抬头看了对方一眼,突然笑了起来。
  黑衣人冷哼一声,不屑一顾,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我凭什么和你赌。”
  楚留香唰的展开扇子,笑语晏晏,“我知道你想知道的。”
  趁着他们纠缠着,宋醉易压住喉咙的痒意。伸手拽着孙费几人偷偷走了出去。
  平日里人声鼎沸的门口此时空无一人,只有一匹全身上下都乌黑发亮的马在门口。
  孙费向宋醉易鞠了一躬,低下头偷偷看他,话里满是歉意,“宋夫子,今日是我胡闹了。还麻烦夫子过来,学生下次不敢了。”
  他身后的几人也见样学样的道歉。
  宋醉易咳嗽着冲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赶紧离开。
  看着他们作鸟兽散的跑开,宋醉易一阵困意袭来。刚直起身子打算找个医馆,恰好与一个面容姣好的男子擦肩而过。
  街上人潮攒动,不少女子时不时地扫宋醉易一眼。然后团扇掩面,羞涩的笑着,有些胆大的干脆走过来攀谈。
  宋醉易笑着摇头拒绝,惹得不少姑娘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医馆就在眼前,浑身发热没劲儿的宋醉易不改风姿的进了医馆。拿好药正准备离去,却被一人按住了肩膀。
  回头一看,只见一名僧人一身白色僧衣赤着双足,正脸上带笑的看着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