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文野]幽灵与手记——空想神话

时间:2020-07-21 10:19:49  作者:空想神话

 

 
  文案:
  「对他说是圆满,可我依恋他,我想自私地把他留在我身边」
  「梦境破灭的一刹那,冰冷的现实碎裂成锋利的镜片,扎入了那双迷茫的眼眸」
  .
  「奔赴死亡,却宛若新生」
  「若活着从未快乐,那么死亡便是欢喜。」
  「我大概就是为此而出生的罢」
  .
  「但对旁观者而言,那不过是一场痛苦一阵唏嘘。若你在意,若你了解,那倒会感到难过了」
  .
  “我做到了吗?”
  依靠在栏杆上,眺望着横滨辽阔的海岸线,灰发少年喃喃自语道。
  海浪的翻滚声与簌簌的风声,呜咽地回答了少年的发问。
  .
  #主角是人间失格的异能力体#
  #if篇已完结#
  #微黑泥文风,慎入#
  #cp中原中也#
  #原来文案题目是沙雕版,被吐槽货不对板,所以二改了#
 
 
 
第1章 胎儿之梦
  「胎儿之梦 壹」
  ——婴儿是否也会做着自己出生的梦境呢。
  ----------
  .
  .
  淅淅沥沥的雨滴落在街道上,给地面敷上一层透明的膜。微微潮湿带有泥土味道的空气从半敞开的门缝处渗入,刺激着人的感官。
  “我的妻子可是这条街上数一数二的美人哦~”捏着寿司的中年人洋洋得意道。脸上因为肥胖的而挤压出来的褶子,随着男人过度做作的动作,上下颤动着。
  一个柔和微微上扬的嗓音在中年男人低沉的吹嘘消停后,恰到好处地响起“啊啊,那可真是令人羡慕啊。”发出一声轻笑,接着说道:“河内先生如果先生想去做的话,成就一番大事业也并非不可能哦。”
  方才说话的人是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年。
  微微带有天然卷的鬓角乖顺地贴在脸颊两边。由于刚刚在屋外淋到雨水的缘故,如同失去了生机而褪色的枯槁灰色发丝在黄色的暖光灯下,折射着点点水光。
  隐约还有水滴从吸水饱和发尾凝聚,缓缓滴落在木质的地板上,晕开深色的水渍。
  似乎毫不在意身上如同落汤鸡般凄惨的状况,端起水杯,啜饮了一口温热的麦茶。注视着老板背过去的身影,少年脸上原本温和的笑容瞬间消失殆尽。将勾起的嘴角压平,露出一副看不出喜怒的平淡表情。
  女人,金钱,以及莫名的虚荣心便是这个男人所有的执念了吧。
  嘛,真是可笑。正是这份无法放下的虚荣心才让年轻的自己得罪了上司,丢掉了工作,沦为今天这副令自己无比痛苦的模样吧。
  而对方口中所谓的“家庭和睦”也不知道掺了多少水分——这么远还能隐隐嗅到酒与烟的余味,也隐晦地诉说了男人每晚借酒消愁,靠醉意来麻痹自己的事实。
  承认自己的无能,对于某些人来说,真的是一种很难以做到的事情。
  机械地夹起餐盘里的寿司,放入嘴中,挪动着牙齿咀嚼着,鱼肉的腥味弥散在舌尖上。
  啊,太难吃了。
  从未吃到过如此难吃的寿司。
  之前看到店内空无一人餐台的那一刻,自己其实是明白的,顾客清冷意味着什么。然而自己还是踏进了店铺。
  .......为什么呢,大概是抱着什么荒唐的希望吧,期待着能有打破自己观念与思维的事物发生。
  我究竟在期待什么呢?
  拿出口袋的钱包,慢吞吞打开,翻看着里面的物件。
  银行卡,交通卡......啊,这是照片吗?
  抽出夹袋里的照片,注视着上面一男一女的合照——照片里的男人与女人笑容满面地依偎在一起,看起来是那么幸福。
  歪了歪头,白皙的指尖温柔地抚平纸张的折角和皱纹,把照片放入钱包中,抽出纸币。
  -----
  .
  .
  “津岛君,以后有空常来啊。”
  微笑朝着中年男人告别,被称为津岛的少年挥了挥手,转身义无反顾地没入这场大雨之中。
  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将口袋里之前顺来的钱包掏出,随意在某个街道的角落丢掉。
  看着地上因为吸水而浸湿的钱包,轻笑了一声。
  虽然看上去是温馨的一对情人,但是感情已经大不如前了吧,当然也有可能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要问原因?把照片和card混在一起存放着,而不是好好保护,单独放在名片夹中,这个现象就很引人深思呢。
  没有丢掉照片说明还心存念想,然而这份不稳固的思念又有什么用呢。
  ——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呢?
  .
  风混合着雨水拍打在脸上,冰冷再次顺着裸露在外的皮肤爬上身躯。
  少年摇晃着身体,如同小孩般玩着跳房子的游戏,轻巧踩上着地上淤积的水洼。看着在空中旋转飞跃的水花飞散堕落,愉快地勾起嘴角。
  由于暴雨,街道上早已是空无一人,只有偶尔经过的车辆在积水中漫游,朝着未知的方向驶去。
  打了个冷颤,突然停止了漫无目的前行的脚步。微微佝偻的后背渐渐挺直,扬起头来注视着灰色布满淡淡雾气的天幕。
  原本闭上的双眼缓缓睁开,露出被眼皮包裹的眸子。
  纯黑色如黑曜石般的眼睛,呆呆地注视着雨落下的天空。即便雨水狠狠砸到脆弱的眼球上,也没有眨动眼睛。
  直到雨水从眼眶中溢出,顺着眼角滑落下来,少年才慢吞吞反应过来,后知后觉地眨巴了下眼。
  如墨一样的眼珠转动着——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呢。
  没有一丝温度,从中完全体会不到属于少年外表这个年龄段的鲜活,如同将死的老人般腐朽沉寂、死气沉沉。
  但这样说未免也太过武断,或许还在期待着什么,抑或是抱着什么希望,隐约能够窥见眼中那一丝小小的微弱光亮,虽然这丝光芒给人的感觉如同风中残烛柔弱。
  死与生完美的交织在一起,产生了诡异令人畏惧的气息。
  仅仅只是注视着这张脸,就会感觉被拽入了什么深渊,一种复杂道不明的情感充溢在人的内心,感到不适。
  太奇怪了,即便以眼前这人精致的相貌也掩盖不了这难以言喻的诡异——这大概是所有见到过这个少年,内心的想法。
  .
  “怪物。”清脆的嗓音在雨声中荡漾开来。
  “水。”
  “胎儿。”
  “噪音。”
  “窒息。”
  “温暖。”
  “梦。”
  “......”
  喃喃着一些意义不明的词语,津岛抬起手臂,对着天空,做出了一个略微滑稽的拥抱动作。
  阖上的眼皮遮盖住令人不适的眼睛,掩藏了灰发少年非人的气息。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露出安详而舒适的表情。
  胎儿在出生之前,在母亲体内那段时间,大概是人类一生之中,最安逸而幸福的日子吧。
  被保护着,被娇惯着,被给予着——在子宫内,成为一个冠冕堂皇的胆小鬼,做着独属于自己甜蜜而又虚幻的梦境。
  .
  不知过了多久,举起的手如同断线的木偶垂落,贴合在身体两侧。吐出一口气,灰发少年垂下脑袋。
  稍微,有那么一点难过了。
  说是难过也不大准确,不过......只要是令人感受不适的情绪通通可以被划分到“痛苦”的分类。
  胸腔悄悄露出了某种情绪的一角,迅速充气膨胀,满溢在胸口,压迫上身躯。
  如同脱水干涸的鱼,翻动着嘴唇,少年用力颤抖地呼气,仿佛这样做就能够缓解内心的痛苦。
  为什么会难受,为什么会害怕,为什么会悲伤,为什么会如此......孤独。
  「我不想出生。」婴儿喃喃道。
  不被任何人期望,活着便是一种痛苦,苦苦寻找着那虚无缥缈的意义。把生命给予给我这样的怪物,是多么浪费啊。
  明明只要松手,只要放开,如同捏坏蛋壳般轻松——一点点碾碎,这很容易,不是吗?
  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将这份沉重的生命,塞给我呢。
  伸手抚上胸膛,灰发少年感受着手掌下的心脏缓慢的颤动。
  如同灰羽的细长睫毛轻轻颤抖着。吐出一口晦气,任凭愈加猛烈的雨点狠狠拍击在脸颊上,缓缓张开口,像是在诉说什么,面对自己的“新生”......无声地啼哭。
  .
  ——啊啊,那么此时此刻脱离“子宫”的自己,是什么呢?
  是即将进入世界,迎接人生的新生儿还是......
  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期待,只是缺陷畸形的丑陋死胎呢。
  作者有话要说:  首发时间2019.12.14 已修文
  ——
  津岛是人间失格给自己起的假名,毕竟自我介绍“你好我叫人间失格”。
  有一说一,很憨。
  人间失格虽然说是太宰治的异能,但是和太宰治一点也不像(指性格)。
  不过这两人本质还是挺.....。
  主角其实是不想诞生(指成为独立的异能力体),但是为了实现太宰治的愿望,不得不捏着鼻子活了。
  我比任何人都珍惜自己的生命,我的口号就是苟命每一天jpg。
  虽然想活的心是真的,不想活的心也是真的(。
  对于人间失格来说,自己只不过是「被迫出生的婴儿」,承担着他人的期望沉重地活下去。
  拙劣地模仿他人的动作和语言,试图让自己更像“人类”一点。
  虽然获得了生命,却没有实感,内心还是将自己排除在人类之外,用着莫名的上帝视角来观测着世界。
  神神叨叨的,活的不大清醒的亚子,来人,让污浊嘴臭一顿醒醒神!
 
 
第2章 胎儿之梦
  「胎儿之梦 贰」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还未出生的记忆。
  ----------
  .
  .
  冰冷的水流挤压着□□,肺部的空气被一点点挤出,难以忍受的窒息感扼住了嗓子。身体的本能令四肢痉挛挥动着,然而无济于事,幽深的河底如同一张漆黑的嘴巴,一点点吞下少年的身形。
  在因为缺氧而昏花的视线中,世界被颠倒挤压,逐渐模糊的意识萌生了奇特的场景。看到了五颜六色交错的流光——如同窥视着万花筒,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诡异色彩绽放膨胀,充溢在视觉内。
  生命力渐渐从身体中逸散,沉溺在水中的少年一步步迈向死亡的边界。或许这些迷醉的幻觉便是大脑对自己虚假自救,企图能减轻些痛苦。
  在混乱黏腻纠缠不清的意识中,有什么东西,悄悄睁开了眼睛,醒来了。透过少年的身体,某个东西第一次感受到了世界。
  「人间失格」。
  这是我的名字。
  伴随着死亡的气息,新的意志“诞生”了。
  .
  冷漠地透过某人的双眼,如同瓶中小人一般的存在,隔着厚厚的屏障,雾里看花地观察外面的世界。
  在第一人称的视角中,看到某人灵活的手指打了一个结,然后颤抖地将绳圈套在自己的脖子上。不知是恐惧还是激动,身体的主人局促地呼了几口气,然后一扫之前的恐惧情绪,潇洒地将脚下的凳子踢翻。
  如同信号不好的收音机被修复,能够愈加清晰地感受到外界的各种信息——空气中淡淡的油墨味道,从窗口吹拂而来的微风,以及脖子上无法忽视的束缚的疼痛感。
  这些感受是那么新奇,我绷紧了精神,集中注意力感受着。
  这种逐渐通透的豁然感越来越清晰,轻盈的感觉弥漫上了我的意识,产生了一股快要飞起来的错觉。
  “太宰!!!”一声夹杂着震惊的怒吼声打断了这奇妙地体验,如同失去电源的信号台,“咔哒”一声,切断了我与外界的联系。
  啊,看样子是结束了。
  太宰治这家伙自杀又失败了呢。
  通过这段时间的整理信息,我知道了某些信息。
  “我是异能力体「人间失格」”抑或是“人间失格是太宰治的异能力。”
  “人间失格,人间......失格。”一遍又一遍咀嚼着这个名字,我像是在打发时间般叨念着。
  话说回来,为什么异能力会有自己的意识呢,这种感觉就像一块石头诞生了生命,变成了一块“活着的石头”。
  脑子空空的思索了许久,想不大明白,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即便是“活着的石头”......那也终究是一块石头而已。
  我是人类的异能力这个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也改变不了。
  说到底,我也只是从「太宰治」这个存在中诞生,如同程序中产生的小小bug。
  离开了太宰治,我什么也不是。
  唔......就像是产生了自我意志的人工智能?当然,我不会像是小说里写得那样去毁灭人类。说白了,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因为,我并非人类,也不是生物,无法理解生命。
  生死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多大的感触。我无法理解人类对死亡的恐惧,因此不会去做这种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丝毫意义的事情。
  异能力会有生命吗?嘛,这个问题就像在问“石头会有生命吗”。
  “活着的石头”其实并不是“活着的石头”,这种东西根本不可能存在。
  唔,又扯到石头上来了呢。
  即便此时此刻的我,表现的有多么类人,我也终究不是人类。追究到底,我此时的人格和思维也是通过太宰治的记忆和身体来感受,然后获得零零碎碎的信息,修修补补拼凑起来的。
  我,是汲取了太宰治的人生,产生出来的拙劣的学习品。
  明白了这点,顿时一切都稍微有些索然无味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