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剑三)君已缓缓归——海雾苍蓝

时间:2020-07-21 10:15:45  作者:海雾苍蓝

 

 
  文案:
  注:这是一篇剑网三同人文,CP为李叶,前面章节已修正完毕。
  此文的剧情主线,是翻查多方资料以及正史,修改各种官方穿越bug完成的,大概会有些不合以往观点的地方。
  虽然是以李叶CP为主,但整篇内容涵盖了剑三剧情,喜欢看剧情的各位可来大饱眼福。
  我们的叶英傲娇了整个八十年代,终于在李大统领的老窝陷入安史之乱后一改以往死傲娇的风格。
  嘤嘤硬真是情深意切,虽然你俩是我最爱的CP但是按媳妇儿的话说,“小虐怡情大虐伤肾【咦”,虽然我一向是爱的战士,但我决定还是给你俩一个完美的结局【老是让李局战死的李局都要一枪捅煞你们
 
 
 
第1章 楔子
  已经几个月没有收到回信了。发出的信件石沉大海一般,了无音信。
  叶英自桌案起身,摸索着向前走,长袖不慎触及桌面,纸笔砚台稀里哗啦扫落了一地。
  罗浮仙匆匆赶来,只看到跌坐在狼藉中的叶英,额发低垂,阴影中看不到表情
  “哎,大庄主,怎的如此不小心呢……衣裳都沾上墨迹了……”
  叶英默然。
  半晌,罗浮仙听到很低很低的,若不细听似乎就将散于风中的声音,“他的回信,仍是不曾来么?”
  “……”
  罗浮仙正费力的辨认纸上覆盖满墨痕的字迹,听闻此言,不免一怔。略一忖度,便刻意用欢快的声音说,“想必是军务太过繁忙,不能及时回信吧。”说着搀起叶英,“先去换了这脏衣裳,不然让弟子瞧见成何体统。”
  叶英随着她去了。
  “大哥……唉……”叶晖头痛的抚了抚额头,对上同样忧心忡忡的罗浮仙的目光。
  “事到如今,快要瞒不下去了……二庄主……”
  “我知道……”
  目光停留在那叶英方才书写过的纸上,“望承恩归”隐在斑斑墨迹之下,触目惊心。
  天宝十四年,安禄山起兵范阳,祸起萧墙。
  东都洛阳城,沦陷。
  天策府一夜之间成为战乱是非之地。
  这些……如何又能让叶英得知……
  叶英倚在湖边小亭,面向西湖。
  已是十二月中旬,虽是南方却也寒风刺骨。
  罗浮仙为他紧了紧大衣,看到他的脸上已经结了薄薄一层霜,心痛不已。他却仿佛浑然不觉。
  “大庄主,回屋去吧,别着凉了。”罗浮仙用手轻拭那层霜,只觉手指针扎般刺痛,冷到了心里。
  叶英恍若未闻。
  罗浮仙深知叶英的固执,知道劝不动,也只能由他去了。
  天地茫茫,迷烟沌沌,败花残柳,入冬千万美景已然不在。
  就在罗浮仙昏昏欲睡的时候,叶英说话了。
  “今日不该是天策来庄订购兵器的日子么,怎还不曾来。”
  一个激灵,罗浮仙几乎跳了起来,便看到叶英已把头转向她的方向,不由颤了一下。
  她明白,如果叶英会“看”着谁问话,那表示他一定要知道答案。叶英怕是,已经猜到了什么。
  许久,罗浮仙松开咬得发白的唇,艰难地开口。
  “大庄主……安禄山叛变,天策府已经兵荒马乱,李将军怕是……凶多吉少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背景安史之乱0 0
 
 
第2章 初见
  那晚,叶英深陷梦魇,往事的片段如流水般源源自眼前过往,或喜或悲。
  开元十七年,叶英身为新庄主,举办第三次名剑大会。那年,他年方二十有二。
  “大哥,你要亲自去送么?”叶晖摆弄着手里的名剑帖,转头问垂目品茶的叶英。叶英并未抬头,薄唇轻抿杯沿,而后点了点头。
  “这七秀坊,纯阳宫倒是好说,可我听说天策最近新上任了一位统领,也不知品行如何,大哥要是贸然前去,怕是不妥吧。”从未与天策府有过来往交情,按常理军人都是凶残可怖冷着一张脸的,唔,想想就吓人。
  “无妨。”叶英起身前往庄门外的马车,叶晖挠挠头只得跟随在后。
  马车平稳地疾驰在官道上,叶英一如既往地闭目养神,叶晖闲得慌,便又开始浮想联翩。这天策据说已有百年历史,说不定这新统领是个年近半百的老大爷,脸上灰白的胡须,说起话来气势汹汹,肚腩的肥肉也随之颤抖……啧啧……
  叶晖忍不住哧哧笑出了声,叶英秀目半睁,宠溺地瞥他一眼,“你兀自在那笑什么。”
  “大哥,你说,这天策的新统领会是什么样?”叶晖笑的愈发停不下,完全沉浸在想象中。叶英心知他又在胡思乱想,“能坐上天策府统领的位子,想来不是简单之辈,小心应对为好。”
  经牢武关缓缓驶入天策府,士兵们操练的号令声遥遥可闻,高大的府门正以雄伟的壮姿向他二人揭开传闻中大唐守护者的面容。从未来过天策府的叶晖初见如此气势,感叹之余便更加好奇这位新上任的大将军到底是何人物。
  “报!统领,有藏剑使者到!”
  藏剑使者?倒是听闻西湖藏剑盛名,就连天策府的军械都由徐长海兵马使负责从藏剑山庄进口,只是南北相隔甚远,不知所谓何事要经这般遥远的路途到此。李承恩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快屋里请。”
  “这……统领,来客说时间紧迫无需长谈,只面见统领即可,您看……”卫兵有些不知所措。李承恩翘起嘴角,看来这藏剑来的客人倒是蛮有个性,便合上书卷起身整了整下摆,往门口走去。
  远远望去秦王殿下立着两个人。
  右边的少年身材魁梧,浓眉大眼,年轻俊美,未脱的稚气犹存。左边的人竟是一袭华发,身材瘦削,气息如同随时都消散在风中一般谧静,垂首不见面容。难不成是祖孙二人?
  暗自腹诽着,李承恩走上前去。“在下李承恩,不知二位来我天策府有何贵干?”
  这就是新统领?叶晖一口唾沫哽在喉咙里险些呛住,瞪大了双眼打量着眼前这身着重甲的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剑眉微皱,狭长的朗目流转着虎一般灼灼的光,虽称不上俊美但却不由会被他不凡的气质所吸引。
  面前之人与想象中截然不同的样貌出现在面前,叶晖无法直视方才的幻想,涨红了脸不好意思再抬头。
  倒是白发的人开了口,“在下藏剑山庄庄主叶英,来送名剑大会剑帖,帖中已尽详述,将军来或否都可。”
  叶晖暴汗,大哥你好歹说句贺喜人上任啥的啊!
  李承恩则有些意外。
  从没想到藏剑山庄的庄主会亲自到访,一直与藏剑山庄打交道的也就是徐兵马使,自己倒真没正儿八经和他们来往过,自然对藏剑山庄的庄主也没什么概念。现在所见,这声音清澈动听,显然不是年老之人,低垂的额发缝隙间隐约露出小半张精致的脸庞,质感如瓷器般无斑点瑕疵,只是阴影犹重看不清楚。
  叶晖更加暴汗,将军你不要盯着大哥看了说句话啊喂!他忍不住咳了一声,打破了略显尴尬的气氛。
  李承恩收回视线,轻笑,“原来是叶庄主,既然亲自登门,那李某恭敬不如从命。”
  叶英抬起手将剑帖递到李承恩面前。理所当然的,李承恩盯着叶英的手,又在心里比划起来。
  细,长,白,骨节分明,筋脉清晰,纹络细腻,指如葱根,真不像是男子的手,倒是比那些个女子的柔荑都美上三分。
  叶晖快要没汗可流了,大将军你倒是接啊你难道没有感觉到大哥越来越危险的气压了吗嘿醒醒嘿!
  手似是提醒般动了一下,李承恩回神,下意识向前一瞥,冷不丁正对上叶英的眼睛。
  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浅色的眸子,竟不是常人那般黑色,好似玉石雕琢而成,清冷如霜。眼睫根根分明,眼神平淡无澜却如寒冰一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让李承恩顿觉后背一凉。
  “请收好。”叶英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很快又垂下眼眸,不再看他。
  李承恩怔怔的接过剑帖,仿佛连思维都被叶英的目光冻结了,叶英转身便走,也不曾多言任何。
  叶晖连忙打圆场,“将军既已收下剑帖,还望能光临寒舍,叶某与大哥还有其他剑帖要送,这便告辞。”
  李承恩眨眨眼,拱起手极力掩饰自己的失态,“好,李某定会登门拜访,再会。”
  直到他二人的背影消失在融融夕阳,李承恩才收回视线。这才想起,方才的对视,竟被叶英的双眼深深吸引,连他的样貌是如何都没注意到。
  坐在颠簸的马车上,叶英闭目小憩。
  “大哥,为何你能那般镇定啊,我虽操持家业不久却也时常头痛与人交道,你常年独居便能这般应对自如,好生羡慕。”叶晖双眼灼灼,言语间对叶英方才的从容甚是倾慕,想想刚才自己的窘迫,果然还是大哥厉害,大哥就是大哥。
  叶英笑笑。
  “看起来,那将军竟是如此年纪轻轻的样子啊。”叶晖感慨的说。转头看向叶英又叹气道,“唉,不过大哥你太过冷淡了,不擅于说些好听的话,多容易尴尬,万一结下梁子如何是好。我看那李将军也呆头呆脑的样子……”
  叶英略略睁开双目,并未答话,脑海中已映出李承恩的音容。半晌,他神色静谧,眼神却愈发锐利起来,“天策的军械可是山庄供应?”
  正找了个舒服姿势窝着的叶晖跳了起来,赶忙说,“是的,兵器,马鞍,蹄铁,贴身匕首都是从山庄订购的。”大哥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问题了?
  茫然间听到叶英说,“价钱翻倍。”
  “……”
  名剑大会开始的前几日,持帖者及各路宾客陆陆续续来到藏剑山庄。
  叶英向来厌憎繁琐之事,来往人杂,喧嚷吵闹,硬着头皮应酬几天感到身心疲惫,便躲在天泽楼中不肯露面,留下可怜的叶晖独自忙的鸡飞狗跳。
  犹记得那日,湖面荷花粉红白嫩,煞是好看。叶英独自一人倚在亭子里望着荷花发呆,远远驶来一船闯入视线,搭眼一看是扬州的航船,似是又有客人到来。只听得庄内喧闹了一阵,嘈杂声渐渐小了下去。
  阳光打在金晃晃的衣服上,光斑随着风起伏在褶皱的衣面有些刺眼。叶英抱住怀里的佩剑,慵懒地斜靠在柱子上,昏昏欲睡。
  恍惚间,有不熟悉的脚步声传来。既不属于罗浮仙,也不属于叶晖。平稳中夹带着莫名的沉重,似乎此人身负重物。
  转手轻剑出鞘,直抵来人颈项。
  李承恩挑眉。
  眼底翻腾着迷惘的睡意及被打扰的不快,叶英像极了受到惊扰的大猫。
  “叶庄主待客的方式真是别致,李某大开眼界。”李承恩侧头,微微避开剑锋刺在皮肤上不适的触感。
  “失礼。”
  李承恩注视着慢慢收剑入鞘,正眼都不看他分毫的叶英,眼中瞬间闪过一丝玩味。“此处倒是好风光,叶庄主是否介意李某也在此赏景?”
  “请便。”
  好烦啊这人。叶英心里默默吐槽。想扭头继续找回刚刚的睡意,对某人决定视而不见。然而……
  叶英相当不满的睁开了眼睛,不自在地瞪着面前这个目光恣意在自己身上游走的男人。这男人真是轻浮,前些日子在天策一见便那般放肆地打量别人,今次在他人家中也没有些许礼数么?
  李承恩本就是年纪尚轻,对叶英又充满好奇,此时正戏谑心大起,眼见叶英气鼓鼓的如同惹恼的孩童一样,甚是可爱,不由笑出声来。
  “李将军‘赏景’即可。”叶英忍无可忍地咬牙。
  “李某确是在赏景啊,在李某来看……叶庄主也是好景致。”李承恩目光倒是坦然的很,温婉的笑容与那阳光一般耀眼。
  叶英气急,不肯理他,把脸别过去盯着摇曳的荷花不再出声,但阳光下原本白的几近透明的耳朵有异样的潮红蔓延开来。
  流氓。
  作者有话要说:
  李局:我是流氓城管头子我怕谁!【。
 
 
第3章 扬名
  江湖中人但凡谈起藏剑山庄,都会不言而喻想起将铸剑之术发挥到顶峰的叶孟秋。那年,江湖上并无多少人知晓叶英。
  但同是那年,风起云涌的武林群豪中,叶英之名,如雷贯耳。
  清晨,天泽楼。
  罗浮仙用玉梳轻轻梳理好叶英的长发,看了看镜子中叶英沉静的脸,不禁莞尔。“大庄主真是好镇静,饶是奴都有些紧张呢。”
  叶英撩开垂下的一缕偏发,凝视自己的面容,淡淡一笑。
  此刻,李承恩正挤在谈天说地的满堂宾客中间,悠闲的品茗。
  当然,在别人眼里,李承恩相当的悠闲。因天策隐遁江湖数十年之久,并无多少人识得这位气宇轩昂的青年,然则,李承恩的目光已经落在了某处。有两个人并不像其他那般或笑或嗔,细看之下衣着服饰也不似中原样式,正四处窥视着,十分鬼祟。
  看来今天会有有趣的事情发生。
  李承恩笑笑,招呼管事又添了一杯热茶。西湖的龙井佳茗,不多喝点是傻子,天策府的军饷有时候都发不了,别提茶叶了。
  几个时辰后,众人各怀心腹事,聚在台下,神色各异的望着缓缓走上台来的叶英。
  “诸位远道而来,叶英在此谢过。本次名剑大会的彩头名为‘碎星’,是家父五年时间自寇岛火山底寻回的乌金陨铁,亲选西域精钢铁矿,淬以天山雪水,再五年精打细造而成。”说罢示意侍卫弟子将剑送上台来。
  一手紧握剑鞘,叶英发力,缓缓拉出宝剑。
  剑身长三尺五寸,通体散发着金色的光辉,阳光之下绚丽夺目,一时竟令人睁不开眼睛,细看之下好似天上的星辰一般闪闪发亮,又仿佛流光涌过一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