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人设之王——娜可露露

时间:2020-07-21 10:15:06  作者:娜可露露

 

 
  文案:
  娱乐圈文,声名狼藉黑红攻vs完美人设顶流受。
  祝以临是娱乐圈里的一个奇迹:他天赋绝伦,美颜盛世,刻苦敬业,私生活清白,出道五年没有任何黑点,是圈内公认的“人设之王”。
  陆嘉川是娱乐圈里的一个灾星:拍啥啥被骂,演啥啥扑街,原本家世显赫,资源不愁,然而他灾性太大,亲爹破产了。他本人还口无遮拦,在一次采访中,记者问到他最中意的女明星是谁,他脱口而出“祝以临”,被祝以临粉骂上热搜,收了几万条人身攻击。
  陆嘉川少爷脾气不知收敛,亲自在微博上和祝以临粉对线,火气上头的时候不小心爆了个料:“就你?真爱粉?我和祝以临谈真爱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儿玩泥巴呢!”
  吃瓜网友狂喜。
  临粉疯了。
  祝以临工作室紧急辟谣:陆嘉川先生,请你不要开玩笑。
  年下,年下,年下,1V1HE。
  注:本文无原型,请勿代入现实。
 
 
第1章 祝以临
  谭小清,女,二十三岁,三个月前通过面试,成功上任祝以临的新助理。
  祝以临的生活助理,一个羡煞万千女粉丝的职位。
  在工作开始之前,谭小清飘飘然了一整天,以为自己中彩票了,而三个月后的今天,她心里那些不着边际的幻想、惊喜和虚荣心已经全部死在摇篮里,转世投胎成压力,山一般扣在她头上,压得她天天窒息。
  比如现在——
  谭小清拿着一摞剧本,轻手轻脚地打开酒店房间的门。
  这是一个豪华套房,带厨房、卧室、客厅、浴室、健身房,还有一个露台可以晒太阳。不过现在是冬天,而且吸血鬼一般美丽却阴沉的祝以临也不爱晒太阳。
  谭小清略弯下腰,在门口换上软布底的拖鞋,保证走路时不会发出一丝噪音,才慢慢地走进客厅,来到卧室门前,从窄小的门缝往里瞄了一眼。
  果然,祝以临在睡觉。
  他连续工作四十多天了,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要不是今天滨城下暴雪,剧组被迫停工,现在也没时间休息。
  谭小清不敢吵他,默默地在客厅里等着,大约两个小时后,卧室里终于有动静了。
  先是几声咳嗽,随后传来掀动被子下床的声音。
  谭小清被训练得神经敏感,心立刻悬了起来——
  祝以临不会感冒了吧?这祖宗千万不能生病,他的档期排得满满的,未来半年都没有假期,如果因为生病状态不好耽误拍摄,后续一系列工作安排都要发生变动。
  好在是她胡思乱想了,祝以临从卧室出来的时候,状态看起来很正常,只是睡衣被压得有些皱了。
  衣服皱不要紧,他那张雕塑般的面孔依然完美得震撼人心,即使近距离看了三个月,谭小清还是被晃了眼,差点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临哥,快到晚饭时间了,你想吃点什么?”谭小清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去给祝以临倒了一杯温水。
  祝以临没吭声,示意她随便。
  “随便”的意思并不是真的随便,谭小清得和营养师沟通,还要考虑他的忌口。
  祝以临在沙发上坐下,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他的官方身高是186cm,没有水分,谭小清每次和他站在一起,都怀疑自己的腿还没有人家的一半长,不过这不是重点,她又走神了。
  谭小清把茶几上的一摞剧本推到祝以临面前,先铺垫了一句:“这是公司送来的剧本,温总让你有空的时候慢慢挑,没有喜欢的就算了。”
  “嗯。”祝以临应了一声。
  谭小清说:“那个,咳,今天出了点事,温总让我问问你……”
  “什么事?”祝以临睡了一天,对外界风声一概不知,他抬头看了谭小清一眼,刚起床的困意终于散干净,恢复到了平常工作时的专注状态。
  祝以临专注起来,气质有点慑人。
  谭小清干了三个月,不仅没和他混熟,还越来越怕他,说话很小心:“哥,你认识陆嘉川吗?”
  祝以临目光一顿:“怎么了?”
  “……”
  他不说认不认识,谭小清的态度就很难拿捏。做她这行的,官方称呼是助理,直白点说,她就相当于皇帝身边的大太监,要揣摩上意,谨慎发言,否则容易被开。
  据说祝以临的上一个助理就是因为某句话踩中了他神鬼莫测的雷点,被他炒了,他的经纪人温娴都劝不住。
  “今天你和陆嘉川一起上热搜了。”谭小清低声说,“你的粉丝和他吵了起来。”
  “因为什么吵?”
  “呃,他说你是女明星。”
  “……”
  陆嘉川,此人乃是娱乐圈中的一朵奇葩。
  他是一个演员,但出道不久,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作品。他比较广为人知的是另一个身份:一个嚣张富二代,全国网友都热衷于吃他的瓜。
  这样一个人,本应和祝以临毫无瓜葛。
  ——祝以临虽然是公众人物,但他每天住在剧组里,忙碌到几乎与世隔绝,连吃饭和睡觉的时间都很紧张,除非大事,他一般懒得去关注。
  但祝以临是现今最红的流量明星,“流量”意味着什么呢?只要是跟他有关的事,不论大小,都能吸引无数眼球,引来无尽的口水,哪怕这件事因旁人而起,最后话题中心也会变成他。
  今天这场闹剧便是如此,本来没什么大不了,但因为涉事主角是祝以临,问题就被无限放大了。
  起因是陆嘉川的一句玩笑话。
  众所周知,在吃瓜网友们编排的都市传说里,陆嘉川是一个“灾星”。
  他今年二十四岁,第一次公开亮相,是在去年,电视剧《秦王传》开拍,他凭借博光集团大少爷的身份带资进组,出演男一号。
  当时他好像为了要吸引谁的注意力似的,一举一动异常高调,喝口水都要买热搜,营销手段简单粗暴,天天头条刷脸,把网友们刷出了逆反心理,导致他的路人缘不太好。
  但大家即使不喜欢他,也不得不承认,他长了一张少女们都会心动的初恋情人般的校草脸,完全有资格靠脸吃饭,离奇的是,演技竟然也不错,而且家世显赫——博光是资本中的大资本,他将来的路必定一帆风顺,如果换一个懂套路的公关团队,接几部靠谱的戏,爆红是迟早的事。
  就在大家从逆反到麻木,渐渐发现陆嘉川的好,开始对他“转粉”的时候,《秦王传》突然出事了:女主角的扮演者出车祸,剧组被迫中途换演员,新女主是个情节恶劣的小三儿,插足一对圈内知名影帝夫妻,刚杀青就被扒光了黑历史,遭到全民抵制。
  《秦王传》轰轰烈烈地扑街了。
  原本网友们很同情陆嘉川,认为他无辜被连累,陆嘉川却逆着舆论为小三儿开麦,声称“她是被污蔑的”,一时间引得群情激奋,无数的“实锤”砸到陆嘉川脸上,更有甚者,公然造谣他和小三儿有一腿,所以才会顶风维护这个女的。
  陆嘉川是个不怕事的主儿,不道歉,也不知收敛,后来闹到所有人都在骂他,出轨的渣男影帝反而被人遗忘了。
  这仅仅是个开始。
  后来他又拍了两部戏,一部收视率创历史新低,一部主演吸毒被抓,又凉了。
  陆嘉川仿佛自带玄学体质,他走到哪里,哪里出事儿,他演什么剧,什么剧就没有好下场。
  他的知名度很高,却没几个真正喜欢他的粉丝,大多数人讨厌他,但是无论别人怎么骂,都影响不了他的好资源,这种“资本阶级特权”又把他推到了广大群众的对立面,招来更深的厌恶。
  直到上个月,官媒突发一条重磅新闻:博光集团董事长陆丰奎病逝,集团内部分裂,并被查出税务问题——陆嘉川的靠山倒台了。
  这是一件大事,引发了金融界大地震。
  但娱乐圈不关心经济,吃瓜网友的第一反应是:“嚣张的陆少爷,以后还能嚣张得起来吗?落难的凤凰不如鸡,看你还跳不跳了!”
  ——事实证明,陆嘉川还是能跳。
  他像个没事人一样,没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落魄,还有心情和祝以临粉吵架。
  今天的热搜第一:#陆嘉川最喜欢的女明星是祝以临#。
  点进广场,热门第一条就是他接受采访的视频——
  记者问:“我有点好奇哦,不知道方不方便回答,嘉川最喜欢的女明星是谁呢?有吗?”
  陆嘉川说:“有啊,祝以临。”
  记者:“……”
  视频里,记者的嘴巴张成“O”字型,这个喜感又有点一言难尽的表情被截成表情包,火速传遍了全网。
  祝以临粉丝火冒三丈——
  “我们临哥哥一向是男神标杆,哪里像女明星了?你故意侮辱人呢?”
  “强捧也不红的十八线糊咖,不要来碰瓷一线天才演员。”
  “祝以临和临迷锁了,小三儿不许插足。”
  ……
  最后一句明显是故意内涵陆嘉川的,但也没什么大不了。
  按理说,陆嘉川是一个拥有丰富的被网暴经验的人,一直在被骂,从来不在乎,可今天却不知怎么回事,他竟然亲自回复了祝以临粉丝,一本正经地和人家吵架。
  有个粉丝说:“临哥哥十级真爱粉来了!灾星莫挨我哥!别把我哥带衰!”
  可能是吵上头了,陆嘉川口无遮拦的毛病又犯了,不小心爆了个料:“就你?真爱粉?我和祝以临谈真爱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儿玩泥巴呢!”
  此句一出,惊掉一地下巴。
  更让人觉得意味深长的是,两分钟后,一贯硬刚不怂、死都不会服软的陆大少爷,不知有什么顾虑,竟然破天荒地把这句话删了。
  然而,晚了。
  热搜词条后面挂着一个鲜红的“爆”字,截图传得到处都是。
  陆嘉川和祝以临仿佛是两个极端,是两团刮不到一块的腥风血雨,从来没人会把他们联系到一起。
  今天,爱八卦的网友们站在瓜田里不知所措:“谈真爱”是什么意思?陆嘉川是gay?祝以临是gay?这两个人以前谈过恋爱?!
  ——真的假的?这个世界太魔幻了!
  谭小清也觉得很魔幻,但她不太相信。
  祝以临的经纪人温娴也不相信,所以才叫她来问祝以临。
  “临哥。”谭小清简单介绍完情况,把热搜内容给祝以临看了。她觑着后者的脸色,小心翼翼道,“温总说公关需要,她必须得了解,陆嘉川说的是真的吗?”
  祝以临瞥她一眼。
  谭小清肝都颤了:“你、你认识他?你和他以前有……有过一段?”
 
 
第2章 陆嘉川
  在谭小清的印象里,让广大少女们爱到发疯的临哥哥是一个性冷淡。
  他演过冷酷的角色,酷到没边儿。
  也演过性感的角色,浑身散发出的欲望气息令每一个观众肾上腺素飙升。
  他还演过心理扭曲的变态、在现实生活中摸爬滚打的普通人、没出过社会的单纯学生……他什么都演过,都能演好,但每一个都不是他。
  祝以临本人无悲无喜,宛如一个冰冷的花瓶。
  这个花瓶太美了点,像艺术品,但依然是花瓶,没有属于人类的感情。
  正因为如此,谭小清不相信祝以临和陆嘉川谈过恋爱,她想象不出身陷爱河的临哥哥是什么样子。
  而且,对象也不应该是……陆嘉川吧。
  果然,祝以临的回答在她预料之中。
  “没有。”祝以临否认了他和陆嘉川“有过一段”的说法,语气很平淡,“只是以前认识。”
  “以前认识?”谭小清不解。
  祝以临看着她,微微皱了下眉,谭小清立刻闭嘴,不敢再打听了。
  祝以临明摆着不想说,谭小清真的很怵他。
  以前她不太明白,这种事为什么要她当面来问?温娴明明可以亲自打电话问祝以临,更直接,而且能最大限度地保护隐私。
  可温娴不知怎么想的,什么都要她问,然后再让她这个小助理转述给自己,同时还要问她,祝以临回答问题的时候是什么状态。
  “状态”,这个词可太微妙了。
  谭小清第一次当“中间人”的时候,非常茫然,次数多了,她隐隐觉得自己有点明白了,温娴似乎很担心祝以临的精神状态——可能是怕他压力太大吧,公众人物很容易神经衰弱。
  但温总太忙了,不能一直盯着祝以临,只好远程遥控她,让她当大明星的保姆兼监视器。
  “监视器”完成了今日任务,暗中松了口气。
  热搜的后续处理跟她没关系了,祝以临背后有一个专业公关团队,二十四小时为他服务,从网上到网下维护他的形象。
  谭小清又瞄了祝以临一眼,再次确认,他的情绪很正常,看来他和陆嘉川以前的交情不值一提,至少不足以影响他。
  谭小清这才放心,又简单交代了几句有的没的,然后离开房间,为祝以临的晚饭菜单烦恼去了。
  此时,17点23分。
  女助理一走,客厅立刻安静下来。
  茶几上的水凉了,祝以临盯着水杯,没动。
  他突然有点想抽烟,但他早就戒烟了。
  上次抽烟是什么时候的事来着?
  好像是好多年前,他第一次演台词超过三句的角色,那天深夜,他把那三句台词默默背了几百遍,然后一边抽烟一边想:什么时候才可以呢?
  “可以”是什么意思,他不敢深思。
  太久远了。
  怎么又想起这些老黄历了?
  祝以临仰头靠在沙发上,按了按太阳穴。
  他现在不能抽烟,一是不健康,二是影响形象。“祝以临”早就成了一个品牌,上神坛容易下神坛难,他在粉丝眼里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只喝露水的天仙,又高贵又冷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